聽到仙皇的話,大家的心忍不住咯噔一下,他們還以爲仙皇要對他們動手,一個個嚇得戰戰兢兢。

“你們立即派人給我去把張權和高戰給我找出來,我要你們給我殺了他們。”仙皇憤怒的說。

“遵命!我們馬上就去。”大家如釋重負,沒想到仙皇只是這麼一個要求。

不一會,大家都跑了。

第二天清晨,當仙皇坐在自己的寶座上後,突然發現今天的人好像又少了幾個。

她擰起眉頭問王貴:“這是什麼情況了?怎麼又少了幾個人?”

王貴嚇得大聲說:“陛下,我也不知道。”

“趕快給我去查一查,到底是什麼情況。”

王貴點了點頭,轉過身就跑,雖然王貴此刻身受重傷,但是他卻強行壓制住了身上的傷勢。

經過一番調查,原來今天沒有來的幾個人也都跑了。

王貴嚇壞了,他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恢復仙皇。

他現在非常後悔,自己爲什麼沒有跑,而是待在這裏繼續當仙皇的走狗。

猶豫了片刻,王貴嘆了口氣,轉過身回到了大廳。

“怎麼就你一人回來了?其他人呢?”仙皇冷冷的問。

“報告仙皇陛下,他們昨天尋找張權和高戰的時候,全跑掉了。”王貴戰戰兢兢的說。

“什麼?全跑掉了?你不是在開玩笑吧?”仙皇勃然大怒,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是的,陛下,我已經問過了。”

“你們這些叛徒,沒有一個是好人,給我去死。”說罷,仙皇揮掌拍在王貴的胸口上。

“砰”的一聲,王貴被仙皇一掌拍的向後倒飛出去,然後又撞在了牆上。

王貴本就身受重傷,被仙皇這麼一拍,立即魂飛魄散了。

看到王貴的樣子,所有的人都戰戰兢兢,被仙皇嚇壞了。但是仙皇卻不以爲然,滿眼陰冷的看着大家,將所有的人都當成了叛徒。

“你們這些叛徒,實在是太令朕失望了,我辛辛苦苦的將你們培養起來,你們居然這樣報答我。”

仙皇囉裏囉嗦的說着,就像是一個得了神經病的人。

此刻的仙皇已經被氣蒙了。

這主要是仙皇最近接連被秦巖打敗,讓他失去了對形勢的判斷,而且變得極度敏感,用現在的話說,那就是得了抑鬱症。

可是仙皇對此卻全然不知。

“你們給我滾,我不想再見到你們。”仙皇大聲咆哮起來。

他的手下當即跑出了大廳。

與此同時,秦巖收到了這裏的消息,秦巖看着通信符上描述的情況,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真是搞笑,我還將仙皇當成了強勁的對手,沒有想到他居然如此不堪一擊。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自我崩潰了。”

秦昌齡好奇的問:“家主,信上說了什麼?”

秦巖將通信符交給秦昌齡:“你看看吧!”

“嗯!”秦昌齡應了一聲,拿起通信符看了起來。

當他看完通信符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家主,想不到仙皇居然瘋了,真是搞笑。”

秦巖點了點頭:“我也沒有想到,看來我們可以動手了。沒有必要再等了。”

秦昌齡也覺得該動手了,因爲仙皇現在對於他們來說不具有任何危險性。

當天晚上,秦巖立即傳令,集結所有的軍隊,開赴戰場,準備殺向仙皇的皇宮。 夜裏五更時分,卞良虎、高長老、狐小仙等人將他們麾下的軍隊全部召集起來。

隨着秦巖一聲令下,所有人直奔仙皇的皇宮。

搶婚厚愛:生猛老公我怕怕 像秦巖這種大規模行軍很容易引起仙皇細作的注意。

仙皇的細作立即將這裏的情況通過通信符傳給了仙皇。

仙皇收到通信符後暴跳如雷:好啊,居然敢來和我決一死戰,既然這樣,那我就讓你有來無回。

想到這裏,仙皇立即通知自己的屬下,讓他們來聽候調遣。

但是仙皇身邊的護衛離開後,隔了好長時間都沒有回來。

仙皇等的有些煩躁,立即又叫來幾個護衛,讓他們將各個將軍召集來。

但是這一批護衛離開後,依舊沒有將各個將軍叫來,這令仙皇十分氣憤。

他轉過身問另外一個貼身護衛:“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他們爲什麼還不來?你馬上給我把他們叫來。如果他們還不聽,就說我要殺了他們。”

“遵命!”這個護衛領命而去。

但是十幾分鍾後,護衛依舊沒有回來,這讓仙皇動了肝火,他決定自己去找這些屬下。

令仙皇意想不到的是,當他來到這些將軍居住的房屋時,這些將軍都跑掉了。

原來仙皇因爲殺掉了幾個得力屬下,致使其他人心中十分恐懼,所以他們就都跑掉了,生怕自己也變成仙皇的掌下亡魂。

仙皇沒有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他整個人都呆住了。

就在這時,又一張通信符飛到了仙皇的手上,信上說秦巖的大軍再有兩個小時就要趕來了。

仙皇冷笑起來:你們逃走了,我就自己去殺了秦巖。

想到這裏,仙皇直奔軍營,他準備組織自己的部下和秦巖決一死戰。

但是令仙皇意想不到的是,當他走進軍營後,他發現軍營裏面一片灰暗,那些士兵也全都不見了。

嗯? 百億豪門千金 這是什麼情況?他們跑哪裏去了?

原來這些士兵都被他們各自的將軍帶走了,這些將軍覺得仙皇大勢已去,所以他們準備自立爲王。

仙皇整個人都矇住了,他直到此刻才意識到屬於的自己的時代過去了,他變成了一個衆叛親離的對象。

爲什麼會這樣?爲什麼會這樣?仙皇在心中大聲的吶喊起來。

他覺得自己對屬下不薄,可是屬下卻爲什麼要叛逃?

與此同時,秦巖安插在皇城中的奸細發現了這裏的情況,當即將這裏的情況告訴了秦巖。

秦巖收到通信符後,特別詫異,萬萬沒有想到不可一世的仙皇就這樣失敗了。

這讓他想起了一句話:兵敗如山倒。

現在仙皇就是這樣。

“看來我們沒有必要再去皇宮了,因爲仙皇已經不戰而潰了。”秦彥斌一邊說着一邊將手中的通信符交給了狐小仙他們。

狐小仙等人看到通信符後,一個個也感慨無比,曾幾何時,仙皇對於他們來說那簡直是龐然大物,但是此時此刻,仙皇居然倒掉了,就像是一座巍峨大山在瞬間崩塌了一樣。

“掌教,我覺得仙皇雖然失敗了,但是我們還是應該去一趟皇宮,我們只有將皇宮佔領下來,才預示着我們徹底擊敗了仙皇。否則的話,我們永遠也無法對外宣誓我們擊敗了仙皇。”

秦巖覺得高長老說的很對,其實他也是這個意思,只不過秦巖剛纔那樣說是在嘲笑仙皇罷了。

“既然仙皇的兵馬都逃走了,我覺得我沒有必要帶着這麼多士兵過去,帶兩隻軍隊過去就可以了,其他的人立即去收服皇城四周的城市。這樣我們可以儘快的拿下皇城。”

卞良虎首先請命:“王爺,我去收了詹干城。”

“王爺,我去收了邊貿城。”童貫緊接着說。

“那我去收了康德城吧!”高長老緊接着說。

接下來很多人都向秦巖請命,秦巖毫不猶豫的接受了他們的請求。

不過仙皇管理的區域極大,總共有幾十座城池,而秦巖派出去的人只有十幾個,也就是說,他們不可能一次性全部將仙皇管轄的城池收了,只能在佔領皇宮後再一點一點的收復其他的城市。

兩個多小時後,秦巖率領兩支大軍來到了皇城。

皇城上站着一個人,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仙皇。

仙皇站在城樓上,顯得十分孤獨,但是他畢竟是仙皇,那霸氣的樣子依舊令無數人心生膽寒。

看到秦巖來了,仙皇冷笑起來:“秦巖,我等你很久了。”

秦巖點了點頭:“我看出來了,只是你等我這麼久,是想送死嗎?”

“沒有錯,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仙皇此刻已經做好了必死的決心,他決定不成功便成仁。

“咦?今天怎麼就你一個人?”仙皇發現除了秦巖外,狐小仙他們都沒有來。

但是通信符上說,秦巖帶着十萬大軍殺來了,而且是傾巢出動,將身邊的所有將領都帶來了。

“殺你有我一個人就夠了,我讓別人去收服其他城市了。”

“我就知道我的身邊有奸細,果然沒有錯。”仙皇冷笑起來,覺得自己沒有殺錯人,他卻不知道正是因爲他的多疑,才使得他走到了這一步。

如果不是因爲衆叛親離,仙皇至少還能撐一段時間甚至是幾年。

聽到仙皇這樣說,秦巖十分想笑,他覺得真是應了那句話,不作死就不會死。

“仙皇,廢話少說,受死吧!”

秦巖大喝一聲,飛身而起,念動咒語向仙皇指去。

天空上立即閃過一道道閃電,這些閃電原本只有頭髮絲細,但是它們很快就聚攏在一起,形成了胳膊粗的閃電,然後“咔嚓咔嚓”的向仙皇劈下。

仙皇冷笑起來,伸手一抓,將這些閃電抓在手中。

這些閃電立即沿着仙皇的胳膊纏繞上去,將仙皇五花大綁。

仙皇大喝一聲,身上迸射出滔天的魂力,立即將猶如繩子一般的閃電全部崩斷了。

隨着一聲大吼,仙皇將這些崩斷的閃電用手揉捏成一個光球,“嗖”的一聲向秦巖拋去。 秦巖身形一閃,險之又險的躲過了光球。

光球“轟”的一聲砸在秦巖剛纔所站的地方,地面被砸出一個大坑。

仙皇趁着秦巖向後倒退的時候,當即飛身而起,揮掌向秦巖當頭拍下。

秦巖揮掌和仙皇硬接了一招,只聽見“轟”的一聲,兩個人同時向後退開。

與此同時,雙掌激發出來的氣浪向四周擴散出去,將地面上的塵土吹起,形成了一場沙塵暴。

秦巖向後退了十幾步,穩穩地站住了。

仙皇向後退了三十多步才站住。

他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睛,滿臉驚訝地看着秦巖。

他記得清清楚楚,之前秦巖的實力差了他整整一截,但是現在秦巖的實力居然高出他一截,而這才幾天的時間。

秦巖看出仙皇十分驚訝,笑着說:“你沒有想到吧!”

仙皇點了點頭:“我很好奇,你的實力爲什麼晉升的這麼快?”

秦巖笑着說:“這是一個祕密,等你死後去問閻王吧!”

說罷,秦巖大喝一聲,突然消失在原地。

等到秦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仙皇的背後。

仙皇早就預料到秦巖要在他的背後攻擊他,立即轉過身對着秦巖指去。

一個半透明的防護罩立即出現在仙皇的面前,“砰”的以上,秦巖一掌拍在了防護罩上。

防護罩被秦巖拍的佈滿了裂紋,但是很快這些裂紋就癒合了。

然後整個防護罩就像一張網似得,將秦巖罩住了,然後緊緊地收縮,就像一層薄膜貼在秦巖的身上,控制住了秦巖的行動。

“哈哈哈!秦巖,讓你嚐嚐我無縫天衣的厲害。”仙皇得意的大聲笑起來。

原來仙皇剛纔施展出的不是防護罩,而是祭出了他的法器無縫天衣。

無縫天衣剛剛被祭出,就像是防護罩一樣,但是一旦和人接觸後就會立即將人罩住,就像給人穿了一件衣服。

秦巖念動咒語,催動魂力,想撐破無縫天衣,但是秦巖發現無縫天衣太結實了,他每次將無縫天衣撐的快要崩裂了,但是無縫天衣很快就又自行修復了。

那感覺就像是氣球一樣,明明被吹的快要爆裂,但是一旦露了氣又恢復到原來大小。

“秦巖,我這無縫天衣可不是一般的無縫天衣,你還是不要掙扎了,給我去死吧!”說罷,仙皇接連揮掌拍在秦巖的胸口上。

秦巖當即被打的吐出好幾口鮮血。

原來仙皇之所以敢單挑秦巖,就是因爲他手中有無縫天衣。

秦巖也沒有想到無縫天衣這麼厲害,他大喝一聲,念動咒語催動千年桃木劍。

千年桃木劍“嗖”的一聲被釋放出來,但是當千年桃木劍刺在無縫天衣上的時候,就好像用刀割在了肉皮上,無論怎麼割都無法將無縫天衣割斷。

與此同時,秦巖的大軍看到這一幕,立即組成陣法,一步一步的向仙皇逼近,準備攻擊仙皇。

雖然這些士兵還沒有達到天仙,但是量變會產生質變,因爲人數衆多,他們釋放出來的魂力是仙皇的幾十倍甚至上百倍,仙皇根本無法抵擋。

仙皇一把抓住秦巖的肩膀,“嗖”的一聲飛馳而去。

“快追,仙皇把王爺帶走了。”其中一個將軍大聲吼起來,當先向仙皇追去。

其他士兵跟着將軍也向仙皇追去。

不過他們的實力和仙皇相比差距太大,根本無法追上仙皇。

仙皇眨眼間就跑掉了。

該死的,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帶隊的將軍一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緊接着,他覺得自己應該將這件事情通知給狐小仙等人。

想到這裏,他立即拿出十幾張通信符分別傳給了狐小仙、周小雨、慕容雪菡等人。

這些人看到通信符後,全都臉色大變,特別是狐小仙等幾個女的。她們當即毫不猶豫的帶着各自的軍隊直奔皇城,準備將秦巖從仙皇的手中救出來。

剛開始他們離開秦巖的時候,覺得秦巖應該沒有問題,因爲現在秦巖的實力已經超過了仙皇,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仙皇居然還有無縫天衣這種法器。

秦巖被仙皇抓到了皇宮後面的一座假山上。

“砰”的一聲,仙皇將秦巖扔到地上,冷冷的看着秦巖:“你一定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吧!”

秦巖不屑一顧的笑起來:“你這無縫天衣雖好,但是隻要給我一定的時間,我肯定能破開你的無縫天衣。”

秦巖一邊說一邊用千年桃木劍不停的割無縫天衣。

看到這一幕,仙皇哈哈大笑起來:“秦巖,你的想法太天真了,我這無縫天衣乃是天仙巔峯級的法器,很少有其他法器能破掉它,可以說我這件無縫天衣在這裏是無敵一般的存在。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秦巖卻不這麼認爲,再厲害的法器也有缺點,現在他就是要找到無縫天衣的缺點。

緊接着,仙皇笑着說:“更何況我現在就要殺了你,你沒有機會再破開我的無縫天衣了。”

說罷,仙皇揮掌向秦巖當頭拍下。

秦巖雖然被無縫天衣束縛住了,但是他依舊可以還擊,只不過有些束手束腳。

這就像一個人雖然被五花大綁,但是他依舊可以用頭頂對方,用腳踢對方,甚至可以用身子撞對方。

秦巖大喝一聲,彈跳起來用腳和仙皇對了一掌。

仙皇被踢的向後倒飛出去,而秦巖也被拍的向後倒飛出去。

爲了逃出仙皇的魔掌,秦巖在被拍飛的同時趁機借力向後飛馳而去。

仙皇看到這一幕,立即追了上去,並且不停的念動咒語召喚出一道道閃電向秦巖劈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