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我的話之後,她才慢慢的把頭從被窩裏面探出來。以前每次看囡子的時候,都不太敢看臉,那雙大眼睛讓我都有些發怵。這次我纔算是第一次認真的看她的臉,如果不是她眼睛裏面黑眼仁過於大,正常一些的話絕對是個高顏值的小美女。

等了差不多有十來分鐘,就聽到警笛的聲音,李隊長他們終於趕了過來。我立刻拿起手機給李警官打電話,告訴他們那紙人的方位,讓他們趕緊去那邊看看。

紙人是抓住了,但是並沒有發現任何趙全的痕跡。李警官他們也去調查了關於附近的幾個監控錄像,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八點多,還是沒有任何的發現。就好像,那個紙人是憑空出現在那裏的,而周圍有好幾個地方,都是監控的盲區。

“初步判斷,目標應該不是你們,只不過湊巧你們出現在了那裏。”李隊長拿着一份資料分析了好半天,才轉過身來朝着我說道。

聽到這話,我也算是鬆了一口氣。這次我們所去的賓館,並不是之前跟方大師常去的那家。如果今天的目標真的就是我們的話,那麼只能說明,我的一舉一動都被人盯上了。

“目標是誰?”我有些好奇的朝着李警官問了問。

“是他。”李警官直接遞給了我一張照片。看着照片中的人,覺得有些眼熟,就是不知道在哪兒見過想不起來。

經過李警官的提醒我纔想起來,他就是附近死人店的一個老闆,當時趙全在他那邊買過紙人。而這次,竟然也成了趙全的目標。更讓我匪夷所思的是,昨天晚上,李警官他們去搜查趙全的時候,那個死人店的老闆還給他們開門的。

但是開完門之後,就倒在了門口。把屍體帶回來經過檢查發現,這人竟然已經死了兩三天時間。死因不詳,但是屍體看上去有被水泡過的痕跡。

聽到這兒,我立刻想到了楊家墳的大勇以及趙全的父親老趙。這兩個人,都是死後屍體像是被水泡過的。而且,也是死了兩三天之後,才被人發現的。

說完後之後,李警官就去忙自己的事情了,把我跟囡子撂在這兒不管不問。

看到這一幕,我只能夠安慰自己,有人死了,李警官作爲隊長會非常的忙,肯定最近壓力大才這樣的。看見整個警局都沒有人理我們倆,我只好帶着囡子走出了警局。外面的天陰森森的,看上去就好像要下雨了。

趁着現在還是白天,我帶着囡子再次到了範老頭留給我的那個鋪子裏。

在鋪子外面,我先讓囡子看了看裏面那幾個死人是不是還在。囡子說不在了,我才鬆了一口氣把門打開。門一開,一股潮味就鋪面而來,好像是被水泡過了一樣。

進屋之後,我把所有的門窗都打開讓先把氣味散掉,然後再去看範老頭的骨灰盒。範老頭的骨灰盒還好,並沒有什麼事情。只不過骨灰盒旁邊不遠處,有一些水漬,看上去好像是誰的腳印一般。

那水漬有一種潮溼發黴的味道,聞到這個味就讓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囡子所說的,有幾個死人圍着骨灰盒在轉。看樣子,應該是它們留下來的。但是,它們想要幹什麼呢,我也解釋不清楚。

爲了不打擾範老頭的安歇,我直接在骨灰盒的周圍貼上了驅鬼符,而在牆上也擺下了八卦陣。接下來,整個房間裏,都被我貼滿了各種各樣的符,而且整個放家裏,都被我用銅錢擺下了陣法。

等這一切都弄完之後,忽然覺得屋子裏面整個都亮堂了起來。

開門之後,鄰居的一些大嬸兒大媽都過來看我聊家常。當年範老頭在這兒的時候,跟街坊鄰居處的都相當好,所以這些人都認得。寒暄的應付走這些人之後,我又變得百無聊賴起來。囡子進屋子之後,眼睛就一直在尋找着什麼。當她看到那個電視機之後,就坐在那裏如同被點了穴一樣一動不動,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電視看。

也就在這個時候,潘曉瑩忽然打電話給我了。

看到潘曉瑩的電話號碼,我也是愣了一下,今天應該不是週末吧,這個時候潘曉瑩不是應該在上課嗎,怎麼會這個時候打電話給我。難不成,她經過上次那事兒過後,還沒去上課。

潘曉瑩打電話的時候,約我上午放學在校門口見面。我問她怎麼上課還打電話,她說自己有些不舒服,所以跟老師請假出來了。

對於見面到底幹什麼,潘曉瑩並沒說,不過我推斷估計跟她所說的這個不舒服有關。而且,聽到她不舒服的時候,我心裏也有些忐忑,她可是之前那些野炊的學生中唯一活下來的一個,千萬不能再出什麼事兒了。

看了看時間,現在離中午下課還有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雖然這個鋪子離學校不太遠,但是我現在不太適合出現在學校門口,所以把見面的地方約在了學校後門外不遠處的河堤上。

在那裏見面會好一些,避免被其他同學認出來的尷尬。

但是那裏離鋪子又有些遠,把囡子一個人房子鋪子裏我也着實不放心。昨天晚上鋪子裏出現的情況,就已經說明這邊並不是特別的安全,所以最終很無奈的,我決定還是帶着囡子一起去見潘曉瑩。

到了離放學還有半個小時的時候,我帶着囡子開始朝着學校後門外的河堤上面走去。爲了避免在校門口遇見相熟的老師學生,我帶着她繞了一大圈才繞到了那邊。遠遠的,我就看見潘曉瑩趴在河堤的欄杆上,雙目無神的看着緩緩流過的河水。

清風吹起她的頭髮,看上去畫面十分的和諧。

不過當我往那邊走的時候,又被囡子一把給抓住了。囡子幾次拽我,都沒有什麼好事兒發生。這次我心裏又是咯噔一下,難不成,潘曉瑩這邊也有問題。

“囡子,怎麼了?”我低下頭,看着有些緊張的囡子問道。

“那個姐姐,在村子裏就死了,她是個死人。” 仙界最帥贅婿 囡子指着前面的潘曉瑩朝着我說道。聽到她這話,我略微的鬆了一口氣,當時進村子裏的那些人“命”都丟了,最後還是我跟方大師把他們的“命”找回來的。

可惜的是,那次去野炊的學生,就只剩下了潘曉瑩一個人還活着。

對於潘曉瑩,李警官那邊可是佈置了很多人盯着,我相信潘曉瑩應該會是絕對安全的。

我拍了拍囡子的頭,示意沒事兒,繼續朝着潘曉瑩那邊走了過去。囡子整個人都躲在我的背後,怯生生的看着潘曉瑩那邊。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原本在村子裏那麼神祕的小女孩兒,竟然現在變得這麼膽小。

潘曉瑩看見我過來之後朝着我揮了揮手,臉色有些蒼白。

“有什麼事兒不能在電話裏說,還有,哪兒不舒服,病了嗎?”我看見潘曉瑩蒼白的臉,有些擔憂的問道。

“我被人盯上了,而且最近老是做夢。”潘曉瑩朝着四周看了看,然後低聲的朝着我說道。

“沒事兒啊,那些警察在保護你呢,你現在很安全。還有,做夢而已,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朝着潘曉瑩安慰道,估計是李警官派人保護潘曉瑩的事兒,沒有給她說清楚,我乾脆就直接給說了出來,也免得潘曉瑩疑神疑鬼的,這樣只會自己嚇到自己。

“不是,那幾個保護我的警察我都認識。每到半夜,我都感覺有人盯着我在看,醒來之後什麼都沒有。再睡就開始做惡夢,而且這幾天都做的是同一個噩夢。”潘曉瑩說到這兒的時候,整個人也開始害怕起來。

聽到她這話,我就意識到有些不對勁了,趕緊朝着她問道:“做的是什麼噩夢?” 樂天也不知道偷偷將這項鏈藏在哪了,反正錢小楠最後連這項鏈的屍體都沒見到……

「我可提醒你,這條項鏈不正常……這次的酒會裡面很可能有一些你想不到的壞人,盡量少和你不認識的人接觸!盡量留在我的身邊。」樂天叮囑。

錢小楠無語,這傢伙墨跡的要命。

「是!我就跟在你身邊好了吧?你把我拴在褲腰帶上吧。」她哼了一聲。

樂天比劃了一下,搖搖頭。

「你的腦袋太大,我的褲腰帶系不上!」

「我呸!誰稀罕你似的。」錢小楠啐了樂天一口。

反正這個傢伙也不會生氣,這傢伙被警察從自己家拖走的情況她還記著呢,那種情況下這傢伙都沒和自己生氣!

「怎麼了?你還真的別說大話!任由你風度翩翩,舞如妖媚,我也是你在這個世界上唯一得不到的男人!」樂天哼了一聲。

「嘔……有沒有袋子,我突然好想吐。」錢小楠誇張地說道。

兩個人一邊打嘴架,一邊開著車。

車子開進了一個高檔的別墅小區,保安進行了詳細的登記之後才放行。

最終錢小楠將車子停在一棟別墅的前面,這裡已經停了十幾輛車子了,無一例外都是豪車,別墅的大門大開,可以看到裡面有人走動的影子,還有一些人好像在跳舞。

樂天看了看,咂了咂嘴:「事實證明……吃飽了的人太可怕了,這麼無聊的活動居然還玩的這麼興緻勃勃。」

錢小楠瞪了樂天一眼。

穿成炮灰每日都高能 「這才是上等社會人們正常的社交!你個窮光蛋就不要多加評價啦。」她頂了一句。

「我窮?我窮怎麼了?我雖然掙不了那麼多錢,但是我會省啊。」樂天反駁。

「哼!就你那點錢,你能省多少?」錢小楠撇了撇嘴。

「我給你舉個例子,我今天看到了一輛法拉利,我沒買!我這一下就省了七百多萬!」樂天義正言辭的說道。

「噗!」

錢小楠直接笑噴了!

「那是你省的錢嗎?你這種阿Q的精神倒是蠻不錯的。」

一個女人突然從別墅里跑出來,她看到錢小楠面色一喜,急急忙忙的跑過來。

「小楠!你怎麼才來啊……我們都開始了呢。」她親熱地說道。

「小甜啊,你怎麼也來了?」錢小楠彷彿很意外的看著這個女子。

樂天的目光也落到了這個女子的身上,這個女子的身材高挑,模樣也非常的甜美,特別是她笑起來,兩隻大眼睛彎彎的,看起來非常的可愛,薄薄的嘴唇看起來誘人極了。

「是呀,嚴總也邀請我了。」女子很自然地說道。

她的目光不經意的落到了樂天的身上,樂天毫不掩飾的目光讓她微微一愣。

「這位是……」她又看了看錢小楠。

「哦,這是我的朋友,跟著我一起過來的,他叫樂天。」錢小楠給樂天介紹了一下。

「你好,我是莫小甜。」女子對著樂天伸出手。

樂天點點頭,伸手和她握了一下。

莫小甜看起來對錢小楠非常的熱情,她拉著錢小楠的手就往別墅裡面走,兩個女人笑著邊走邊聊。

樂天看了看自己的手,他將自己的手放在鼻子上聞了一下,依稀有點陶醉。

錢小楠不經意的回頭看到樂天的這個動作,她吸了口氣,這個傢伙……還真的是個變態嗎?

只是握了個手就聞個不停?

樂天長長的吐了口氣,這才拿起自己的紙板跟了上去。

走進了別墅,樂天就驚住了。

這可真是富人才能住得起的地方啊。

特意挑高的門廳和氣派的別墅大門就已經讓樂天有點震驚了,光是這份氣派就比錢小楠的別墅高了一個檔次!

別墅的造型採用的是古典、現代相結合的方式,尖塔形斜頂,抹灰木架與柱式裝飾,自然建築材料與攀附其上的裝飾藤蔓相映成趣,經典而不落時尚。

站在庭院里,樂天環視四周,這個地方設計的還真的是精妙異常,依稀像是有高人指點過一般。

進門之前樂天也看過別墅周圍的形勢,坐西南、朝東北,可以說是坐金鑾,納盤龍,鎮寶塔,聚寶盆之地,是一個靠山高硬、前景開闊、位子顯赫、廣納財源、永保安康的一塊樂土,從風水的角度來看,真算是一塊不可多得的寶地。

樂天有點興趣了,他很想看看是什麼人會住在這樣的地方。

這塊地是風水寶地無疑,但是也要看是誰住!

如果住的人自身的運勢壓不住這塊地勢,那麼這裡的主人必定會因為地勢的影響出現一些異常的現象。

要麼疾病纏身,要麼突然散財,要麼突遇危險……

這就是風水的兩面性了,如果這裡作為墓葬之地,那一切另當別論,可如果作為活人的居住之地,那可真的是要小心再小心了。

樂天走進了別墅,他再次吸了口氣。

這特么……這裡面堪比皇宮啊!

極盡奢華的大廳,繁複的燈飾卻發出冷冽的亮光,四面高高的牆壁在柔軟的地毯上投下暗沉的陰影,寬敞的長長走廊,兩面的名畫里名人的眼睛逼真的像是能攫住人的心靈。

樂天怎麼看都感覺這裡有著一種莫名的突兀,有一種非常讓他不舒服的違和感。

一些打扮入時的男女在別墅里交談,他們的臉上掛的成功人士特有的笑意,手裡拿著紅酒或者香檳。

樂天看了看自己,以他現在的穿著,好像現在看來……自己才是這裡最大的違和感。

錢小楠正在和幾個人不知道說著什麼,這個女人看起來對這樣的場合非常的適應,馬上就融入其中。

沒有人來管自己,樂天自己到處亂竄,看到好吃的就吃,看到好喝的就喝,反正不花錢。

不少人奇怪的看著他,樂天也不在意。

錢小楠不經意發現樂天就像是餓死鬼投胎一般的大吃大喝,她頭痛的轉過身,眼不見心不煩。

可是她不想看樂天,樂天卻主動過來找她了。

錢小楠看著這傢伙手裡端著一大盤高級糕點遞到自己的面前,她的腦袋都要炸了。

自己當時是怎麼想的,居然會提議帶著這個傢伙…… 樂天完全忽視錢小楠那難看的臉色,他依舊舉著手上的糕點。

「吃呀,味道很不錯!你空著肚子喝酒會傷胃的。」他催促道。

錢小楠看了看四周,許多人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她簡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這些東西只是擺著看的!這裡是酒會,不是飯店!」她壓低聲音無奈的說道。

「那又怎麼了? 一拳皇者 不能吃嗎?」樂天反問。

錢小楠無語,吃肯定是能吃,但是來這裡的人可不是為了吃東西的,酒會的目的是為了拉關係的……

看著樂天的目光,錢小楠無奈的拿起了一塊糕點,她知道這傢伙堅持的很,如果自己不吃,這傢伙指不定還能鬧出什麼事。

「那個莫小甜……是你什麼人?朋友嗎?」樂天問。

因為樂天這一身打扮實在太普通,所以那些成功人士沒有一個過來搭訕的,錢小楠趁機不顧形象的大吃了兩口糕點。

糕點的味道的確不錯,她也沒吃晚飯,正好餓了。

「是我的發小啊,哦……上被你拿走的小像就是她送給我的,她前幾年一直在國外,就是前不久才回來的,我也沒料到她居然也會來這裡。」錢小楠說道。

她看了看四周,發現沒人看自己,忍不住又從樂天的盤子里拿了一塊糕點。

「放心吃吧,面子是別人的,身體才是自己的。」樂天哼了一聲。

錢小楠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傢伙時不時的蹦一句話聽起來還蠻有道理的樣子……

樂天吃光了面前的東西,看起來也不想再吃了。

「我去和別人聊一會天,你可千萬不要亂來啊,這裡的人都是一些有錢有勢的,你可不要弄一些丟人的事出來。」錢小楠叮囑。

樂天看著她,那種目光就像是在看一個大傻姑。

「你自己小心點,你那個發小……不是好人!」他淡淡的說道。

錢小楠一愣。

「你說小甜?上一次我就忘了問你了,那個小像是小甜送給我的沒錯,但是小甜是我從小長到大的朋友,我們只是自從她出國后這幾年才失去了聯繫,她是什麼樣的人我還是知道的。」她看起來很不喜歡樂天這樣評價她的朋友。

「是嗎?你可真是天真,別說幾年時間了,就是幾個月的時間,人也是會變的。」樂天哼了一聲。

錢小楠無語,她索性不去理會樂天。

這裡的成功人士有很多她都是陌生的,這樣的交流機會她是不會錯過的,一個成功的女強人不但要在自己的公司管理上要拿得出手,對於和外界的交流同樣也很重要!

樂天好像也發現了什麼感興趣的東西,他拎著手裡的紙板就湊了過去。

莫小甜正在和一個男人輕聲的說著話,看得出來她應該是一個非常有修養的女人,和她交談的是一個……

樂天盯著這個男人看了很久,他突然有種奇怪的錯覺,這個傢伙是不是投錯胎了?

這男人長得也太美了吧?

用美麗這個詞來形容男人幾乎算是一種侮辱,但是用在這個人的身上可一點也不過分,樂天甚至拿這個男人和錢小楠對了一個對比。

結果發現這完全是一個不相上下的局面。

「嚴總……這一次我們的合作實在是太愉快了,我的珠寶公司很難遇到向您這樣的大客戶的,希望以後我們可以繼續合作!」莫小甜淺笑著。

「這是當然,你也看到了……我的這些朋友里不少的女性,我對挑選禮物可是一竅不通,以後我但凡是舉辦一些活動,禮品環節就交給你們了!錢多錢少我不在乎,但是東西要拿得出手!」這個男人點點頭。

雖然莫小甜的胸口拉得比較低,但是這個男人看起來對那白花花的事物毫不感興趣,他的目光反倒是落到了樂天的身上。

莫小甜也發現她的交談對象的注意力不在她這裡,她扭頭看了看,看到不遠處的樂天,她微微一愣。

「那好,莫小姐你玩得開心點,這裡的人都是本市的富豪,你可以多多和他們接觸,我還有一個電話要接,就不陪你了。」男人很客氣的說道。

莫小甜的臉上掛著得體的笑意,對這個男人點點頭。

男人轉身離開,去了別墅樓上。

莫小甜看了看樂天,居然慢慢的走了過來,她從經過的服務生手裡拿過一杯紅酒。

「你是小楠的朋友?」她主動和樂天搭話。

樂天倒是毫不客氣的觀賞了一下這一對高聳的山峰,唔……依稀比錢小楠那個傻妞還要更雄偉一點。

果然是一山更比一山高。

「我是她的保鏢。」樂天回答。

「哦?小楠……最近還好嗎?」莫小甜彷彿不經意的問了一句。

樂天看了看這個女人的眼睛。

「如果我說不好……你會不會很開心?」他反問。

「當然不會了,小楠可是我的發小,我們從小長到大的……」莫小甜有點誇張的攤了下手。

「唔……看得出來!你們的關係真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