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遙愈加吃驚了,

“怎麼會這樣?”

“這並非一棵普通的神樹,樹體之中蘊藏着震木之精,而一氣陰陽棍,其實就是一株天界神木所蘊藏的陰陽靈氣化生而成,若是感應到震木之精,只怕一氣陰陽棍將被這棵萬年神樹所吸收。”

“等等!震木之精又是什麼鬼?”

肖遙話音剛落,眼前立刻浮現出幾段文字介紹,他立刻認真地查看起來,

原來,震木之精與離火之精、坤土之精、乾金之精以及坎水之精並稱爲五行精氣,這五行精氣乃屬先天仙氣,也就是在天地形成之前,便已經存在於這浩瀚宇宙當中。

既然是先天仙氣,後天法寶便無法對其形成壓制,一氣陰陽棍雖然稱得上是一件無上神器,但終究屬於後天法寶,壓制不了先天形成的震木之精。

屹立娛樂之巔 看了這段文字介紹,肖遙心頭大驚,

瑪了個蛋!

真是沒想到,這萬年樹妖本事一般,來頭卻不小,居然沾上了先天仙氣。這尼瑪搞個毛啊!豈不是說老子別想從這兒出去了?

肖遙心裏正犯嘀咕,系統又道:“宿主勿急,你現在既然被困在樹體當中,不如趁此機會,吸收了這棵萬年古樹所蘊藏的震木之精。這樣一來,你不但可以脫困,而且還能大幅增強自身元氣。”

“有這種事?!”

肖遙頓時來了精神,急忙追問道:“那我該怎麼做,才能夠吸收這樹中蘊藏的震木之精呢?”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閉上眼睛,運用神識感應這棵萬年古樹所存在的氣場。然後才能感應到震木之精。”

肖遙立刻盤腿坐下,閉上眼睛,運用神識開始感應這巨樹所形成的氣場。

這畢竟是一棵萬年巨樹,枝葉十分繁茂,而每一片樹葉,每一根樹枝,都會形成獨立的氣場,所有的小氣場又融合成一個大氣場,這也就使得,其所形成的氣場不但極爲強大,而且十分複雜,要運用神識完全探查清楚,並非易事。

系統也告誡肖遙,一定要慎之又慎,因爲這麼做,甚至有走火入魔的危險。 肖遙運用神識小心翼翼地探查着巨樹的氣場,其實他並不是要將巨樹的氣場完全探查個遍,他只需找到傳說中的震木之精便好。

他仔細探查了好一陣,終於有了發現,在巨樹無比複雜的氣場之中,存在着一個靈氣漩渦,整個氣場,其實都是圍繞着一個靈氣漩渦在旋轉。

而在這個漩渦之中,蘊藏着一團呈淡綠色的柔光靈氣。

這團柔光靈氣呈橢圓形,似乎蘊藏着某種獨特的能量。

難道這就是震木之精?

肖遙立刻運用神識,欲將這團柔光靈氣探查個究竟。誰知他的神識剛靠近那個靈氣漩渦,竟立刻感覺到了一股極強的吸力,他的神識一下子被吸入了漩渦之中。

他頓時感覺神識進入了一片混沌虛空,周圍什麼也探查不到。

瑪了個蛋!

老子的神識該不會是被這漩渦給吞噬了吧!?

肖遙顯然沒料到居然發生這種事,心頭暗驚不已,他正欲睜開眼睛,以讓自己的神識脫離氣場漩渦,耳畔卻傳來系統提示:“宿主你不能這麼做,否則將有記憶喪失,甚至走火入魔的危險。”

“啥玩意兒!?”

肖遙嚇了一跳。

系統解釋:“現在,你的神識已經與震木之精所形成的氣場漩渦相通,如果你強行斷開與其之間的連接,你的記憶將有可能被其所抽取。”

瑪了個蛋!

合着老子做了個噩夢,還不能中途醒來,必須把噩夢做完了才能醒,否則就有可能被嚇死?

臥槽這尼瑪什麼奇葩邏輯啊!

肖遙心裏很是忿忿不平,但他也不敢貿然睜眼,既然邏輯已經存在,就算再奇葩,也得認啊。

他衝系統問道:“那我現在該怎麼做?”

“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儘快與震木之精相融合。”

“怎麼融合?”

“震木之精乃是先天神物,要融合它,你必須做到心無雜念,讓自己的神識與震木之精完全融爲一體。只有這樣,你才能將震木之精完全吸收。”

聽了系統所說,肖遙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然後再運用神識,仔細探查四周。

自從他的神識被吸入這氣場漩渦,他便什麼都探查不到,彷彿完全陷入了混沌狀態。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做到心無雜念,只有這樣,才能在這一片模糊之中,找到震木之精,然後再與之融合。

肖遙凝神聚氣,儘量什麼都不去想,運用神識全力探查着周圍。

不知過了多久,

四周原本模糊的景象漸漸變得清晰,他終於探查清楚,自己的神識現在其實正那在團呈橢圓形的淡綠色柔光靈氣當中,也可以說,他是被困在了這裏。

而且,就在不遠處,有一團散發着淡綠色光芒的渾圓球體。

難道那就是震木之精?

肖遙催動神識,慢慢靠近那團綠色光球,他的視野越來越清晰,綠色光球看起來就像一顆晶瑩剔透,不摻雜一絲雜質的翡翠,而且還是極品翡翠。

這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怎麼會出現在這兒?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耳畔傳來系統提示:“這就是震木之精,幸好這萬年樹妖尚未能完全將其融合,否則即便是無支祁,恐怕也不是它的對手。”

“那我現在該怎麼做?”

肖遙立刻追問。

“很簡單,你只需讓神識融入震木之精當中即可。記住,一定要心無雜念,只有達到無我的境界,才能與震木之精真正融合。”

“無我的境界?什麼鬼?”

“就是忘記自我。”

聽了系統所說,肖遙若有所思,在沉吟片刻之後,他決定一試。

他深吸一口氣,嘗試讓自己的神識與震木之精融合。

他的思維漸漸變得模糊,似乎一切記憶正在被抹除,直至大腦之中一片空白。

也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清醒過來,猛地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依然置身於樹體之中,樹縫並沒有張開,不但如此,他的身體又重新被無數樹藤給纏上了。

瑪了個蛋!

怎麼一切如常啊?難道說老子融合失敗了?可我的記憶好像沒啥問題啊……

等等!要是老子的記憶當真出了問題,老子恐怕也未必會知道吧?

肖遙心裏正琢磨着,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恭喜宿主,成功融合震木之精。

獲得經驗值2000000點,

法力值+1200,

陽氣值+18000。

獲得物品:震木之精。”

臥槽!居然已經成功了!

肖遙心裏一陣激動,立刻查看系統物品欄,發現物品欄中當中多了一顆通體碧綠的混元球體,正是震木之精。

他查看了一番震木之精的屬性:

震木之精,乃先天仙物,蘊藏着木性極氣,能夠控制世間木性之物。

臥槽!控制世間木性之物?

這尼瑪好像是相當牛逼的技能啊!

等等!

既然如此,老子怎麼還被困在這鬼地方!?

他剛想到這,系統提示道:“現在宿主你已經融合了震木之精,要離開此地輕而易舉,只需將震木之精當做一件兵器,然後運用御劍術技能,用意念控制它即可。”

何以笙簫默(顧漫七週年精裝珍藏版) 聽了系統所說,肖遙心頭一怔,

原來就這麼簡單?

他決定一試,於是立刻運用御劍術技能,嘗試去控制系統物品欄中的震木之精,片刻過後,他的右手食指指尖散發出幽幽綠光。

臥槽!這麼神奇?

肖遙心裏有些激動,他立刻用右手食指輕點了一下纏繞在他身上的樹藤,那些樹藤就像是得了什麼指令一般,立刻自行鬆開。

他站起身來,又立刻擡起右手,朝着那道不足0.5公分的樹縫一指,神奇的一幕出現了,樹縫緩緩張開了來。

哈哈!老子總算脫困了,不但如此,還獲得了震木之精這件神物,正是不枉此行。

肖遙興奮不已,眼看樹縫已經張開到足有半米多寬,他立刻鑽出了樹縫,並運用乘風御氣技能,飛到了半空之中,眼前頓時豁然開朗。

而就在這時,一聲極其震耳的咆哮聲傳來,肖遙循聲望去,不由得吃了一驚,只見阿祁已經化作體型無比巨大的無支祁的模樣,此時正與無數巨蛇糾纏在一塊。 見此情形,肖遙震驚不已,

臥了個槽!

這裏怎麼會有如此之多的巨蛇,那些巨蛇最粗的,身體直徑差不多得有丈餘,體型雖然不及他在那虛空幻境中碰到的幻蛇,但如此之大的巨蛇,也絕對是世間罕見。

關鍵是,居然還有這麼多,反正,身高達數十米的無支祁,此時身上已經纏滿了巨蛇,究竟有多少條,根本數不清。

老子可不能眼睜睜地看着阿祁身陷險境!

肖遙大喊一聲:“阿祁!我來幫你!”

他立刻朝阿祁飛了過去。

待他靠近後,這纔看清楚,纏繞在阿祁身上的,哪是什麼巨蛇,其實是無數巨大的樹藤!

而且他發現,整棵巨樹都在微微顫動,滿樹繁茂的枝葉瘋狂地搖曳着,掀起了陣陣大風。

肖遙這才恍然頓悟,

其實阿祁並不是在與一羣巨蛇打鬥,它的對手,就是眼前這棵萬年巨樹,那些樹藤,實際上是這棵萬年巨樹的根系。

這巨樹已經生長了上萬年,又長期得到震木之精的滋潤,根系可謂十分發達,弄不好這整個楓林苑下面,都已經遍佈其根系。

之前肖遙被樹藤拽入地下,其實也是巨樹遍佈地下的根系在作祟,只不過當時纏繞肖遙的那些樹藤與眼前這些無比巨大的樹藤想必,要細得多。

想必這些樹藤是巨樹的主根系,由於阿祁太過強大,這萬年樹妖不得不用它的主根系來對付阿祁。

阿祁正奮力撕扯着纏繞在身上的樹藤,它雖然擁有移山之力,但想要將扯斷直徑達到丈餘的萬年樹藤,也並非易事。

肖遙本想動用一氣陰陽棍相助,忽然轉念一想,老子幹嘛動用一氣陰陽棍呢!可以用震木之精啊!這萬年樹妖乃是木性妖仙,對付它,用震木之精最爲合適。

雖說以前震木之精屬於萬年樹妖所有,但它並未能真正將其完全融合,而如今震木之精已經爲我所有,那我就來一個“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想到這,肖遙立刻運用御劍術技能催動震木之精,片刻過後,他的右手手心之中凝聚了一團綠光。

那團綠光變得越來越強,

肖遙忽然一聲大喝,將右手猛地朝着纏繞住阿祁身體的樹藤一推,那團綠光以極快的速度飛向樹藤。

在被綠光擊中的剎那間,原本將阿祁龐大身軀死死纏繞住的巨大樹藤立刻鬆開了來,並迅速縮回到了地下。

肖遙又朝着巨樹樹幹射出了一道綠光,被綠光射中,巨樹樹幹停止了顫動,原本瘋狂搖曳的枝葉也漸漸恢復平靜。

他耳畔傳來了系統提示:

“宿主擊敗萬年樹妖,獲得經驗值500000點,

法力值+300,

陽氣值+4500。

總裁的搶錢甜心 獲得物品:木精石。”

瑪了個蛋!

總算將這樹妖擊敗了,而且還獲得了木精石,這玩意兒也算是件寶貝,也不知剛纔聶無雙是否有將真元靈氣輸入木精石當中。

肖遙顧不得查看木精石,因爲這會兒,阿祁正處於狂暴狀態,它衝到通天巨樹旁,大聲咆哮着,照着巨樹無比粗壯的樹幹便是一通猛捶,霎時間樹皮碎屑飛濺。

箏愛一心人 肖遙見狀,急忙喝止道:“阿祁!別打了。”

阿祁這才停手,轉頭看了一眼肖遙,又仰頭髮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

肖遙從半空中落到了地面,阿祁胖的身軀也迅速變小,很快又變成了可愛水貂模樣。

阿祁快速溜到肖遙身旁,問道:“主人,原來你沒事呢!本大聖還以爲你被這樹妖給弄死了,正打算給你報仇呢。”

“報個毛仇啊!區區樹妖能殺得了我麼。”

肖遙說着,衝阿祁問道:“對了,沐雨和蕭飄然,你見着她倆沒?”

“她倆被妖邪捉走了,姓聶的傢伙已經去追了。”

“什麼!?她倆又被捉了!?”肖遙心裏咯噔一下。

瑪了個蛋!

看來剛纔那一大羣蝙蝠當真有問題,難道是那位純元仙子變化出來的?

還別說,真有這種可能,畢竟,純元仙子纔是這整件事的幕後黑手,而他們從進入到這楓林苑到現在,這位幕後黑手一直都沒現過身,想必是一直躲在暗處伺機而動。

肖遙立刻衝阿祁問道:“他們往哪個方向去了?”

阿祁擡起一隻前爪,朝着不遠處一座山頭指了指,

“應該是捉到那座山上去了。”

肖遙二話沒說,立刻運用乘風御氣技能,朝着那座山疾飛而去,身後傳來阿祁的大喊:“主人,你飛慢點啊!等等我。”

肖遙扭頭瞧了一眼,發現阿祁正在林間奔行。

他不禁心覺納悶,阿祁可是千古第一奇妖,居然不會飛,這完全不合邏輯嘛。

哎!回頭再問問它是怎麼回事。

肖遙擔心林沐曦和蕭飄然的安危,沒等阿祁,加快了飛行的速度。

那座山離巨樹並沒有多遠,以肖遙的速度,不過轉眼間的工夫,他便已飛到山頭上方,

山上也都是楓樹,紅彤彤一片,乍眼一看,並沒發現什麼異常狀況。

肖遙又運用火眼金睛技能仔細探查,很快有了發現,山上似乎有一個洞口!

他立刻朝那個洞口飛去。

剛飛到洞前,便聽到裏面依稀傳來對話聲,他立刻在洞口停下,沒有貿然入內,而是趴在洞口前,運用六耳技能側耳細聽,

“純元仙子,你先把人放了。你終歸是妖仙,怎能與邪魔爲伍?”

“哼!別廢話,聶無雙,你乖乖獻出你的元陽,我就放了她。否則,我現在就讓她魂飛魄散,你就算有迴天之術,也救不了她。”

“純元仙子,你別衝動!不就是要我的元陽麼,我可以給你,只是方纔我已將大部分元陽給了楓林老仙,這一時半會兒,恐怕給不了你。”

“哼!那我不管!不給我元陽,我絕不放人!”

聽他倆說到這,肖遙心頭一怔,

原來聶無雙已經將真元靈氣輸入到木精石當中,如今木精石既然已經落到了我的手裏,那我拿木精石不就可以跟這女妖交換了麼。

想到這,肖遙立刻將木精石從系統物品欄中取了出來,一頭鑽入了洞內。 剛一飛入洞內,肖遙頓時被眼前的場景給震住了,

眼前是一個巨大的洞廳,真不是一般的巨大,面積估計能容下兩三個標準足球場,而且頂部距離地面有幾十米高,感覺整座山的山體都已經被掏空了一般。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