肩膀處鮮血狂涌,噴灑而出。

他掙扎着咬牙摸出來一瓶療傷靈丹,一股腦的全部倒出來,分出一半塗抹在了傷口上,另一半,則是毫不猶豫的全部吞了下去。

鮮血很快止住。

他驚魂未定,知曉撿回來一條性命。

但是雙眸圓睜,卻依舊有些看不真切眼前的世界,整個腦海之中,都是迴盪着的那驚天動地的一刀!

他知道,自己的神魂依舊是在受到那刀意的影響,無法完全擺脫出來。

他唯恐楚一刀再度攻擊,雙手盲掐印訣,在身前飛快的佈下了一道幻陣。

這幻陣,與周圍的萬鬼招魂陣,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將他的身體藏匿其中,令得楚一刀無法探查。

不過,他不知道的是,在施展出來這一刀之後,楚一刀便再也沒有了攻擊的能力。

這輪迴三刀,以她如今的修爲,施展出來是極爲勉強的。

上次施展的時候,甚至還要燃燒精血,才能夠最終施展出來。

當初,那春秋門的大管事齊景春,面對着這如此恐怖的一刀,沒來得及作出任何的反應,便被秒殺了。

這高陽贊雖然要比齊景春強上一些,但也有限得很。

但是他藉助於萬鬼招魂陣,終究是勉強活了下來。

但是一條胳膊被齊肩斬落,元氣已是大傷。

整個法陣,也在失去了他的控制之後,開始亂了起來。

李少白眼睛一亮,找到了機會,右手鵝毛扇飛快的舞動,左手不停的打出一道道印訣,施展出陰符門李家祖傳的祕術,開始攻擊四周。

……

這一番變化,兔起鶻落。

宋子陽差點沒有反應過來。

雖然已經確定了被困在法陣之中的,正是楚一刀。

但是在真正的聽到了她的聲音時,宋子陽的心底,還是莫名的生出了激動之色。

“斬邪?”

原來那恐怖、霸道的長刀,名爲斬邪!

他心底暗暗感慨。

這一把長刀,實在太令人震撼了,單單其重量,就讓他震驚到無以復加。

就在此時,他再次看到了那驚天動地的一刀。

一刀劈開生死路!

恐怖的刀意,劈開了萬鬼招魂陣,讓他的神識得以探查進去。

然後他便看到,這無邊無際的刀意,凝聚在了一點,在高陽贊頭頂爆發,將他吞噬。

也看到了高陽讚的應對,以自身爲陣眼,集合全部的法陣之力,形成陰氣盾,來對抗這一刀。

但依舊無法抵擋。

最終被斬掉了一條胳膊。

而在施展了這一刀之後,楚一刀也耗盡了體內血氣,神色有些萎靡,但依舊在頑強的站着。

身體挺拔。

如同她那柄插在地上的霸刀斬邪。

似乎,沒有任何人,沒有任何挫折,能夠讓她倒下。

宋子陽的一顆心,在這一刻,似是漏了一拍,然後重重的跳動起來。

但馬上,強烈的戰鬥本能,使得他的注意力迅速的發生了轉變,落在了高陽讚的身上。

“好機會!”

“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

“趁他病要他命!”

他心念電轉,閃過了這幾個念頭。

隨後全部的神魂之力爆發,心底默唸法咒,眼前頓時有一根細長尖銳的長刺形成。

驚神刺!

緊接着,他雙手之中,各自出現了一枚黝黑長釘、

四級靈符,穿心釘!

隨着陰陽之力的爆發,兩枚穿心釘一前一後,飈射而出。

這還不算完。

他右掌一翻,手心裏再度現出一枚靈符。

單體攻擊最強的四級靈符,寒冰之握!

一道手臂粗細的冰箭,在這冰天雪地之中形成,威力增添了幾分,以高陽贊爲目標,激射出去。

嗚!

其速度之快,刺破了空氣,形成了一道刺耳的破空聲。

那高陽贊以爲自己躲在了幻陣之中,便能夠高枕無憂,但可惜的是,宋子陽對於法陣的造詣,絲毫不弱於他。

並且,他之前便已經被宋子陽的神魂鎖定,這匆忙佈置的最低級的幻陣,根本無法完全隔絕神識。

所以,當驚神刺直直的刺入了他的眉心時,他還沒有反應過來。 高陽贊完全沒有想象到,宋子陽竟然在會在這時候對自己發起攻擊。

這個時機把握的,實在是太好了。

妙到毫巔。

並且,最重要的是,他想不明白,這個該死的少年郎,是怎麼突破萬鬼招魂陣,突破幻陣,將神魂鎖定在自己身上的。

但此時的他,已經來不及思考太多。

驚神刺直直的在他識海之中爆發,他的神魂受到激烈的震盪,瞬間就失去了意識。

雖然很快就憑藉着強大的神魂之力,將這驚神刺壓制,但宋子陽後面的攻擊,卻已經又接踵而至,到了眼前。

兩枚穿心釘,一前一後,一左一右,向着他的眉心刺來。

他大叫一聲,右手揚起,橫在身前。

在這一刻,他幾乎來不及作出任何有效的防禦,只能夠憑藉着本能的反應。

納虛戒內是有着另外的護體玉佩的存在,浸淫多年的陰陽祕術中,也有所擅長的防禦術法。

但是統統都來不及施展。

沒有時間。

穿心釘近在咫尺。

噗!噗!

兩聲輕響,穿心釘一枚擊穿了他的手掌,一枚擊穿了他的手肘。

兩道血箭飛出,穿心釘上面已經沾染了血跡與碎肉。

它們的速度減弱了半分,再向後飛出時,被他勉強歪頭躲過。

“哧!”

但他的一隻耳朵,卻根本無法再躲避,直接被穿心釘掠過,然後變成一灘肉泥。

連頭皮,也被劃破,有一道血痕,深可見骨。

半邊頭顱瞬間被鮮血所覆蓋。

僅有的右臂,無力的垂下,鮮血滴答流出。

劇烈的痛楚,自他四肢百骸之間襲來,瞬間涌上頭頂,使得他的面孔,在這一刻都扭曲了。

“啊!”

他何時受過如此恐怖的傷勢?

難以忍受,發出了一聲淒厲的慘嚎。

在以往,看到敵人在自己的手底下,悽慘哀嚎,他心底涌起的是難以形容的快意和興奮。

但是當終有一天,這種痛苦落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他才發現,原來真的是無法忍受。

“啊……”

哀嚎聲淒厲綿長,他仰天向後倒去。

只不過,他還沒有摔倒在地,眼前便出現了一枚手臂粗細的冰箭。

寒冰之握!

他的瞳孔驟然放大,充滿了駭然。

他完全無法想象,這個少年是怎麼施展靈符的,爲何能夠一口氣施展出來這麼多枚?

即便是自己這個修煉了數十年的陰陽術士,都根本無法做到這一點,這個少年是怎麼做到的?

這可是一個只有搬山境一重天的傢伙!

他哪裏來的如此恐怖的陰陽之力?

他想不明白。

但眼下已經沒有足夠的時間,讓他去想了。

當高陽尊園說起這少年可以一口氣施展無數道靈符,將老五高陽禮的護體光盾,硬生生消耗乾淨的時候,他還不相信,嗤之以鼻。

覺得高陽尊園爲了擺脫自己的罪孽,洗清自身的錯誤,而誇大其詞。

但是現在看來,這個少年,是真的如此恐怖、變態!

他後悔自己沒有相信高陽尊園的話,否則一定會對這個少年多出十二分的重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