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大海是個熱血青年,見到此情此景,不由感覺一腔熱血往上涌來。

他不傻,相反,他很聰明,一眼便知道這是在幹什麼。

這是在賣人。

牢籠裏的這些女人,便是商品。

什麼時候,人也可以作爲商品來買賣了?這些修士,這些在凡人眼裏是神仙的修士,竟然在這裏買賣人口。

胡大海正在不知所措的時候,突然,又一個衣不蔽體的女奴跑了出來。

她的身後,跟着一大羣追兵,這些追兵當中,還有錢思聰,他上身光着,下身只是圍了一條白布,白布也被鮮血染紅了。

“抓住她,快抓住她。”呼喊之聲四起。

眼看這女奴走投無路,竟然直接向胡大海衝了過來。

胡大海頓時將身子往前一擋,替女奴擋住了追兵。

“住手,不許追。”胡大海喝道。

“你又是幹嘛地?”追兵見一個凡人竟然大咧咧地擋在了面前,頓時大怒。

胡大海掏出那塊監察玉牌,晃了一晃道:“看見沒有,這是監察玉牌。”


“我呸,什麼監察玉牌,滾一邊去。”錢思聰喝道,胡大海的身份他是知道的,若不是有懾於胡大海的身份,他甚至直接就動手殺了胡大海了。

便是他同樣也不把胡大海當回事,一個凡人,還真拔根雞毛當令箭了啊。

現在胡大海手拿着玉牌,竟然擋在了錢思聰的面前,然而錢思聰卻拿他也沒有辦法。

只不過一個凡人,又沒有修爲,如何能擋得住一大羣修士呢?

錢思聰冷笑兩聲道:“別管那個凡人,給我抓住她。”

胡大海到了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沒有修爲實在是不方便,也是生平第一次對修爲有了一種渴望。

可是要他不幫那個女奴,卻也是不可能的,因爲他是個男人,天生對弱者有着保護欲,這種保護欲與他自身實力的強弱都沒有關係,單純是男人 想要保護女人。哪怕這個女人跟胡大海沒有一點關係。


“六少爺,若是你肯放過這個女子,我便不將今天這個拍賣場事情往上報告。”胡大海沒有修爲,卻有頭腦。

“哼,凡人小子,別嚇唬本少爺,本少爺可是嚇大的。”錢思聰道,“不怕告訴你,我們已經買通了歐陽長老,歐陽長老是誰你知道嗎?”

錢思聰有修爲,卻沒有腦子。

胡大海拿起玉牌,威脅道:“既然這麼說的話,那就沒得談了,要知道,只要我現在啓動這塊玉牌,這個拍賣場的一切都會立刻被傳給歐長老。”

“你是傻啊還是聽不懂人話啊?我不是說了嗎?歐陽長老是我們一夥的。來人,給我把那個小娘皮抓起來,我要一邊玩她,一邊剮她。”

“可是六少,您那兒都被割了……還怎麼玩?”

一個不開眼的手下竟然問出這麼笨的問題,錢思聰頓時大怒,一掌將那人給揍飛了出去,那人只有合體初期的修爲,哪經得起錢思聰合體期巔峯的一掌,頓時整個人在空中翻了好幾個跟頭,最後還是一頭栽進了那血紅色的池子裏。

這血紅色的池子當中,卻是養着許多食人妖魚,這些食人妖魚雖然修爲每條都只有元嬰期,但是它們的牙齒卻足以咬得開大成期修士的皮肉。

頓時這個不開眼的手下便被一大羣食人妖魚包圍了,轉眼便成了一具白骨。

錢思聰發狠道:“若是這個胡大海還敢擋你們的路,就連他也一起給我殺了。”

“可是少爺,他可是神衛的人。”

“這可是我錢家的商會。來人,若是將他殺了,我便賞三千玄石”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頓時有膽子大的你向胡大海發起了攻擊。

他們不知道的是,洪武既然安排神衛的人入駐各個長老與執事家,那豈會不給他們一些防身的東西?

一受到攻擊,胡大海身邊頓時升起青色的陣法光芒來,一個小形的護身陣法包圍在胡大海的身周,竟然也將他身後的那個女子也包在當中。

大成期的執事試着上前攻擊,這青色陣法卻只是輕微的搖晃了一下,根本沒有絲毫損傷。

“六少,這怎麼辦?”

“笨蛋,蠢貨,一個個都蠢得像豬。”錢思聰大叫道,“來人,將他們兩個都推進血池之中,我就不相信了,他們在血池之中,能堅持多久。”

這血池之中有食人妖魚,而這食人妖魚的牙齒,比大成期修士還要厲害,這麼一來,這青光陣法在血池之中說不定真堅持不了多久。

可是胡大海又有什麼辦法呢?

就在這時,突然有一道青光降落,隨着青光降落下來的,卻是一條巨大的青蛇,這青蛇之上,坐着一個絕色女子。

這胡大海救的女奴,已經算是絕色了,已經是錢思聰見過最漂亮的美女了,可是若是跟青蛇頭頂上坐着的絕色女子相比,那這女奴勉強也就算得上中人之姿。

錢思聰頓時傻眼了,也忘記了襠下隱隱的傷痛,睜大眼睛死死盯着那絕色女子。

其他人也是如此,竟然有好多人忘記了呼吸,差點沒把自己給憋死。


胡大海這個凡人,竟然看了一眼這絕色女子,活活被這美麗給迷暈了過去——是真的暈了過去。

那女子冷冷盯着錢思聰看了一眼道:“區區合體,竟然敢抓走我的族人,找死。” 錢思聰見這美人兒生氣,竟然還在傻笑,附和道:“是啊是啊,我是該死。”

那美人兒道:“這可是你自己找死的。”

說罷,只是淡淡看了錢思聰一眼,錢思聰頓時彷彿被大錘子往心臟之中釘了一下,整個人一震,旋即便昏了過去。

而其他人,竟然還是沉迷在這個美人的美色當中,對於錢思聰的死活,根本無人關心。

“你們互相打打看,最後獲勝的某個人,或許可以得到我的一個飛吻哦。”這個美人突然嬌笑一聲,說出了這樣一句話。

頓時這些人們開始瘋狂地打起架來,不但男修們打架,甚至女修也開始大打出手,竟然只是爲了得到這個絕色美人的一個飛吻。

這絕色美人這時候才駕着青蛇,先飛到平臺之上,將牢籠之中的女奴們全都解救出來,然後將青光陣法之中的胡大海與絕色女奴也一併帶走。

正當她要轉身離開之時,卻聽到一聲冷笑:“既然來了通神商會,何不多呆一會兒?”

絕色美人回頭,卻見一個青年男修,修爲是大成期巔峯,這青年男修望着絕色美人,卻並沒有受絕色美人的影響。

“可是人家還有急事嘛,求你了,小哥,放我走吧。”

這嬌滴滴的聲音一出,那些在打架的男女,頓時有好幾個鼻血狂噴,竟然止都止不住。

可是這個青年男修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媚功對我沒有效果,你就死了這條心吧。”這青年男修正是洪武。

“人家這可不是媚功,更不是幻術。”絕色美人突然展顏一笑道,“人家這叫真心的魅力。”

突然洪武手一擡,一張符紙被拋出來。

這符紙在空中焚化,頓時一個與絕色美人一模一樣的人出現了。

“這……這是怎麼回事?”這回連那個絕色美人都驚呆了,“你怎麼會有我的畫像?”

“所以嘛,我讓你多呆一會兒再走。”洪武一笑道,“請吧。”

“那這些人我要帶走。”絕色女子說道。

“自然隨你,而且我還會替你收拾這個攤子。”洪武說着,突然手一揚,一沓符紙飛散開來,化成一隻只老鼠,這些老鼠向着還在瘋狂互毆的修士們撲去,爬滿他們的身體,最後一口一口地咬起來,將這些人全都咬成白骨。

老鼠們並沒有停息下來,而是將這些白骨全都推進了血池之中,這才消失不見。

“你,你不也是通神商會的人嗎?”

“正是。可是通神商會的人也分好壞,像這種買賣奴隸的敗類,死有餘辜。”洪武道。

“難怪了,難怪今天我算到了有人相助,才能安全脫身,想不到這個人竟然是你。”那絕色美人說道。

“現在跟我走吧,這裏的祕密,就讓它永遠封存好了。”洪武轉身離開。

絕色美人快速跟上。

出了小屋,絕色美人收了青蛇,和洪武步行着離開。

洪武的閉關密室之內,絕色美人與洪武相對而坐。

“你怎麼會有我的畫像的?”

“我先問問你,你可認識一個叫王冕的人?”

“那個畫癡?我倒是見過一面,確切說,是他死皮白賴地想要見我一面。因此他竟然橫穿過大海,來到我的島上,最後我才同意讓他爲我畫一張畫像。”

“原來如此。”

“可是按說王冕應該對這張畫作十分喜愛才對啊,爲何將它贈給你了?而且你這一招又是怎麼回事兒?依我看,好像是畫法當中有心力,有陣法,有符法還有煉器,相當複雜啊”

“這是我自己創造出來的戰法,其實也是一種畫法,名叫墨靈畫法。我也是受了王冕的啓發纔想到的。”洪武見這絕色美人兒竟然只看了一眼,便將自己這墨靈畫法說個七七八八,頓時也生起一絲敬佩來。

“難道說,王冕那個呆子,竟然將我的畫像畫出來,供他使喚了?”這絕色美女果然冰雪聰明,竟然一下子想到了這個點上。

“這個嘛……還真是這樣的。”洪武笑笑。

“回頭我再去收拾他,說吧,你找我過來,肯定不會只是想和我說說墨靈畫法這麼簡單吧,一定還是另有目的。”

“是的,我感覺到你的身上有一股熟悉的氣息。”

“你是認真的?”

“你難道覺得我是在和你套近乎嗎?雖然你長得不像人間所有,如此美貌也是天下無雙,但是你覺得我會因爲你的美色而跟你套近乎嗎?”

“那你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知道,只是感覺你很熟悉,可是在這天元大陸之中,有我這麼熟悉氣息的人,應該不多。”洪武說道。

“難道你也是來自朱雀大陸的?”

“是的,我也想到了,我來的時候,所帶來的朋友不少,但是你身上的氣息卻和他們任何一個人都不同,卻似乎是很久之前,我接到的一個任務當中所熟悉的氣息。”

“你所接到的任務?難道你是那個人派來尋我的?”

“不,我現在來到天元大陸,卻並不是來尋你的,當初我是去了意識空間尋你,因此我對你的神識十分熟悉,所以今天你一出現,我便已經感覺到了你的氣息。想不到竟然在這裏遇見了你,更想不到你雖然只有合體期的修爲,竟然擁有了大成期的神識。”

“你真不是那個人派來找我的?”

“你不是會盜天機功法嗎?怎麼不預測一下?”

“我有盜天機功法有什麼用?那個人纔是天機閣主,他完全可以屏掉我的盜天機,而且我雖然會盜天機功法,但是我的神識現在在意識空間應該是被通緝了吧。”

“這倒沒有,因爲你溜走的那條路上的守衛,好像被我給吞了。”

“啊?真的?那我又可以使用盜天機功法了?”絕色美女高興地大叫道。

“淡定,淡定點。”洪武說道,“咱倆雖然從未謀面,但好歹也算他鄉故知了吧。那麼就請你說一說你到底爲何在通過這種方式投胎轉世到天元大陸來吧,劉姬兒小姐。” 絕色美女竟然就是劉姬兒,是天機閣主讓洪武尋找的女兒。

洪武曾經去了意識空間,就是爲了尋找劉姬兒的意識體,因此對劉姬兒的意識體的氣息還是十分熟悉的。

劉姬兒嘆一口氣,說道:“這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那時候我便是天元大陸的人,我們生活在一個海島之上,世代都在海島上生存着。”

“我們的修煉方式,卻十分奇特,可以通過不停地轉生,不停地積累靈魂的經驗,因而越來越快地提升自己的修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