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中將事物看的如此的通透,這趙小川果然不簡單。

其實她不知道的是,這一切都是趙小川心中牧童的建議。

當然,除了軒轅鐵想到的外,牧童還有自己的打算。

“趙小川,這些詛咒之子你用現在的實力可以收服他們,這點絕對沒有問題!問題是你這樣收復了他們,那麼別人也可以用力量收服他們。”

“這樣的人如果成爲了自己的同伴絕對比強大的敵人還要可怕,你沒有時間去防備身後,那麼就讓自己的身後變的空曠吧!至少這樣你可以知道射向你的暗箭來源於哪個方向。”

趙小川聽到牧童的話,感覺有道理,因此才說出了這樣的決定。

片刻後,衆人沉默。

再片刻後,有幾人動了,慢慢地向着來時的方向退去。

不一會兒,所有的詛咒之子都動了,向着遠方慢慢撤去。

“大人,我.”

軒轅鐵見狀,走到趙小川面前,神情猶豫地看着趙小川,欲言又止。

“走吧!”趙小川沒等他把話說完,便開口說道。

軒轅鐵擡頭望着趙小川,看到對方臉色平靜,沒有半點波動,心中閃過一絲慚愧。

不過當他感受到天空中的龍威越來越濃郁時,咬咬牙還是向着遠處走去。

之前密密麻麻的場地,瞬間因爲詛咒之子的們的離去變得空空蕩蕩的,只留下了四人。

趙小川、李文淵、安希俊,還有虛弱的李若曦。

“你們爲什麼不走?”趙小川轉頭看向李文淵和安希俊。

“哼!”李文淵冷哼一聲,偏過頭去。

安希俊解釋道:“我的父親可能也會去裏面,所以我會去裏面找找他。”

“安希俊的父親?那不是安厲天麼?他不是早就死了麼?”趙小川愣了一下,回想起當初看到的安厲天的屍體,然後看着滿臉堅毅的安希俊,沉默了下來。

然而似乎所有人都並沒有注意到之前一直被安希俊揹着的顧媛夢不見了,就好像從來就沒有出現過一樣。 「我要跟大家說的就這麼多,至於其他的,就讓然哥跟大家說一下吧!」

劉嘯看著坐在一旁的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下面就讓然哥跟我們說一下接下來咱們龍鱗的具體部署!」

劉嘯坐下,秦穆然緩緩從凳子上站起身來。

他看著坐在位置上的眾人,在場的人基本可以說是龍鱗的核心人物了。

「首先,龍鱗現在的發展,超乎了我的預料。這一切,離不開嘯哥和在場諸位的共同努力!」

秦穆然看著眾人,道。

「現在,五年大比還有幾天就要到來,朝廷方面肯定會派人過來,地下拳賽也會如約而至。」

「地下拳賽,是決定中海這塊大蛋糕分割的問題,這一點,我倒是不懼,因為論單一戰力,我們龍鱗不輸於任何一個人!」

「小道,小白,老周,老徐,狐狸,你們這段時間都要全身心的閉關,一旦需要龍鱗上場,就要打出我們的士氣出來!」

秦穆然將目光看向道將行,白羽,周瀟,徐虎和狐狸。

他們幾個可以算是龍鱗目前比較拿的出手的力量了。

道將行,白羽都已經進入古武境界,成為古武者,而周瀟和徐虎,狐狸三人的實力都或多或少在一流高手巔峰或者宗師之境。

即便地下擂台賽真的要打的話,他們這邊足夠保持不敗了!

更何況,他們還有一個最大的底牌,就是秦穆然自己!

秦穆然一旦出手,無論是誰來,幾乎都不好使了!

化勁大圓滿,實力堪比沖氣境,即便四大家族的力量再雄厚,也請不到沖氣境的強者前來幫忙的!

幾乎可以說,在這一次的利益蛋糕分割中,龍鱗已經處於不敗的地位了。

不過,秦穆然其實心裡很清楚。

四大家族的位置,其實很少變動。

若不是這一次許家犯了如此不可饒恕的錯誤,四大家族的位置根本就不會換。

恰巧也正是因為許家的位置空缺了,不少的一流家族的才打起了這個主意,也才導致現在的中海的混亂局面。

「是!然哥!」

「是!老大!」

白羽,道將行,周瀟,徐虎,狐狸等人齊齊點頭道。

「除了這件事以外,其他的人務必要保證手下的人老實本分這段時間!」

「青竹。」

秦穆然看向一直沒有說話的蘇青竹道。

「嗯?」

蘇青竹抬起頭,看向他。

「你手下的龍爪得做好情報工作,不能夠懈怠,我總有一種感覺,這次中海的五年大比,不僅僅會有這群人,還會有國外的勢力滲透進來搗亂!」

秦穆然皺了皺眉頭,將自己心中的猜測說了出來。

「老大,你的意思是還會有其他的人?」

周瀟畢竟是當年孤狼傭兵團的副隊長,多多少少跟著秦穆然身後學到了不少的東西。

國外的那些勢力,諸如布國的圓桌騎士,淵國的第一組,堅國的海雕,光明教會,黑暗教會,以及戰國的極地之熊,這些可都是威名遠揚的異能組織。

若是他們滲透進來的話,恐怕還就真的夠中海喝一壺的了。

夏國一直以來都是,我們自己內鬥可以,但是你若是其他的地方的人想要插一手,那麼不好意思,我們會瞬間同仇敵愾,現將外敵給驅逐出去再說!

「嗯!不是會有,是肯定會有!我相信他們不會放棄一個這麼好的機會的!」

秦穆然點點頭,幾乎肯定地說道。

若是他站在對立的面,他定然也會抓住這個機會出手。

之前的血手幫不就是第一組在後面操控的嗎?若不是秦穆然聯合青幫,洪門一起出手,以雷霆之勢橫掃了血手幫的基地,恐怕現在的中海會更加的混亂。

有備無患,只有做全了準備,才能夠以必勝的心態迎接五年大比的到來。

「行,我知道了,我會安排龍爪的人出去,將搜集到的情報聚集起來,爭取在第一時間就將情報告訴你!」

蘇青竹點點頭。

「好!」

秦穆然相信蘇青竹,以她的能力,這些東西足夠完善的有條有理的。

更何況,現在蘇青竹跟她之間的關係已經突破了一些障礙,兩個人的親密程度,不用多說些什麼。

秦穆然將自己要囑咐的事情都跟大家說了下,龍鱗的眾人也是點點頭。

至於陳龍,他的任務更加的艱巨。

如今龍鱗已經不再是天狼堂那個小小的勢力了,手下的人馬更達千人,作為地下世界的三幫之一,陳龍需要在這段時間維持好,千萬不能出幺蛾子。

「然哥,你接下來幹什麼去?」

會議開完,劉嘯喊住秦穆然,問道。

「還有幾天就開始了,上面也要有人要來,我想先去會一會一些老朋友!」

秦穆然腦海里已經有了一些決定。

「好!」

劉嘯點點頭,隨後秦穆然開著車,徑直向著段家駛了過去。

上一次與段家相見還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不知道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一想起段念念那可愛的孩子,秦穆然的臉上就不由自主地綻放出了笑容。

「以後也要跟傾城生一個女兒!」

秦穆然喃喃自語道。

汽車行駛到段家門口,秦穆然從車上走下來,段家的管家見到是秦穆然以後,立刻迎了上去,將他請入到段家的會客廳中。

給秦穆然遞上茶水,段家管家便是先行離開,去通知段承志和蘇茹慧!

經過一些事情,段承志成功從眾兄弟中脫穎而出,掌管段家大權,成為段家的家主。

上一次忙著在國外執行任務,秦穆然沒來得及道賀,現在才算是真正過來。

「大哥哥!」

大約過了幾分鐘,一道爽朗清脆的喊聲傳來,秦穆然順著聲音看去,卻是段念念從裡面跑了出來。

這麼長時間沒見,段念念又長大了,個子也是長大了不少,不過唯一沒有變的,就是段念念還是那般的可愛。

「念念!」

秦穆然站起身來,臉上帶著笑容,看著段念念可愛的樣子,他的心中也很是開心。

不得不說,他與段念念這孩子還就是真的有緣,當初若不是自己機緣巧合到哪裡去,怎麼會順手救下段念念,要不是段念念耍小聰明,給了自己手串,怎麼可能會被段家找到。

一切,冥冥之中都在一起牽引著,他和段念念是真的投緣。 “星兒,你來這裏做什麼?”

“找人!”

“找什麼人?”

“我的兒子!”

“龍哥的兒子?”

“恩!”

“哦!”

被稱爲星兒的老婦人和李正義相互對答着,周圍人靜靜地看着兩人,眼中佈滿了好奇的神色。

同時一段對話後,兩人似乎都沒有了話題,彼此不約而同的保持了沉默。

萬副院長皺了皺眉頭,李正義當初他雖然沒見過,但曾經聽聞和星兒之間有些不清不楚的關係。

只是他沒想到今天會在這裏見到他,說實在的,星兒當年是他們這幫年輕小夥兒心中的女神。

所以萬副院長在年輕時也曾憧憬過她,因此他聽到兩人熟絡的交談着,心中有些不舒服。

“咳!李正義,你的大名我也曾經聽說過,只是不知道這次你來到這裏要做什麼?”

萬副院長乾咳一聲,插嘴說道。

李正義偏過頭,望着萬副院長,嗤笑道:“我要做什麼還需要像你打招呼?”

萬副院長微微皺眉,倒不是因爲忌憚對方,而是有些摸不清對方的來意讓他有些不踏實。

“莫非他也是爲了本源輪迴碎片而來的?不可能啊!向本源輪迴碎片的事情應該沒有人知道當年被那人藏在這裏啊!”

正當萬副院長暗自思考時,王醫師受不了李正義的挑釁,身前光芒一閃,靈體南丁格爾驟然閃現,猛然一揮手,扔出三枚針筒。

李正義眼中露出一絲輕蔑,身體動也不動。

一陣銀鈴般的笑聲傳來,沈菲兒身影一晃,然後輕喝一聲,她的身邊竟然也出現了一個靈體,也同樣甩出三枚針筒。

“叮叮叮~”

三枚針筒各自相撞,掉落在地,化爲點點光芒散落在空中。

王醫師驚訝地看着眼前笑顏如花的沈菲兒,不可思議道:“怎麼可能?你居然到達了信仰境?也可以催動南丁格爾的英靈?”

“呵呵!”沈菲兒嫣然一笑,道:“老師,你可不要忘記了!我的目標可是成爲一名偉大的護士啊!”

沈菲兒笑的很甜,王醫師眼中充滿了震驚的神色,她從沒想到在短短的時間內沈菲兒竟然會成長到這個境界。

不過很快她身體一顫,怒道:“原來如此,原來你進入貴族學校學習是軍方一早就預謀好的!那麼你說當初軍訓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主任他去了什麼地方?還有其他貴族學校的老師都在什麼地方?”

王醫師這麼一說,萬副院長目光一凝,看向沈菲兒,而其他人,包括康惠、崔美美也目光緊緊的盯着她。

“不好意思,無可奉告!”沈菲兒甜甜的說道,然後轉身向着來時的方向走去。

王醫師見狀,臉上一片漲紅。

她原本以爲對方會繼承自己的衣鉢,誰想到竟然最後自己養了個白眼狼?

“你站住,給我把話說清楚!”王醫師大喝道,上前阻攔,同時南格爾丁再次在她的眼前浮現。

不過還沒等她衝上去,李正義冷哼一聲。

一道無形的波紋向着四周擴散開來,王醫師身體一顫,半跪在了地上,嘴角流出一絲血跡。

“欺人太甚!”萬副院長大喝道,伸手隔空打出一拳。

一個眼窩中帶着兩團幽藍色鬼火的骷髏頭瞬間出現,長着大嘴向着李正義飛去。

尖嘯聲從骷髏的口中發出,李正義受到聲音的影響,眼中閃過一絲迷茫。

骷髏很快衝到了李正義面前,並且衝着他張開了嘴巴,然而當骷髏頭將要一口咬向李正義時,李正義的雙眼掠過一道紅光。

那紅光像是閃電一般劈出,直直的擊中了骷髏。

骷髏身體一顫,尖嘯聲瞬間停止,隨即化爲一噴黑煙消散在空中。

“哼,姓萬的,你當真是好膽!竟然敢主動攻擊我?即使是蘭天也不敢這麼做!”

李正義眼中恢復了清明,大聲喝道,身上猛然籠罩着一層厚厚的血霧。

“這是殺氣?不對,其中蘊含着一絲鬼氣!這李正義到底是人是鬼?怎麼感覺像是濁靈?”

不遠處,在地上還在惋惜着機器人全部報廢的教授感受到這個強大的氣息,震驚地看着眼前的一起,喃喃自語道,但緊接着眼中爆射出劇烈的火花。

“讓人擁有鬼物的氣息,可以動用鬼物的部分威能而不喪失人類的理性!這李正義當真是絕妙的研究對象啊!”

想到這裏,原本還在沮喪的教授從地上站起來,哈哈大笑起來。

瘋狂的他和周圍緊張的氣氛顯得格格不入,同時經過教授這一打岔,兩人眼中閃過一絲猶豫後,同時收手。

“打啊!爲什麼不打了?我還想看看人類掌控者濁靈的力量,究竟可以把這股力量發揮出多大的效力呢!”

教授見兩人不在爭鬥,連忙衝上前去,攔住李正義大聲喊道。

“媽的,搞科學的傢伙都是瘋子!”李正義嘟囔了一句,回到了人羣中。

教授還想繼續糾纏,但是卻被一旁的康惠給拉住了。

“教授,現在我們已經到了這裏,你之前不是說有辦法進入裏面麼?”

聽到康惠的話,周圍人的目光都投到了教授的身上。

教授依依不捨地望着李正義,李正義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蟬,罵罵咧咧兩句後,轉過頭去。

教授惋惜的搖搖頭,不再看他,而是擡頭望着天空,道:“辦法?我能有什麼辦法?這所實驗室可是傳說中的那人建立的!想要進去,除非得到他的允許纔可以,不然我能有什麼辦法?”

“教授,你之前可不是這麼說的!”崔美美急切道:“你說過有辦法可以進入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