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幹嘛,當然是歡迎妹妹你啊!”

雲齊冒了個煙泡,眼神飄向衝身後的莊客。

那些莊客鷹一般鋒利的目光在秦羿身上掃蕩着,然後同時微微搖頭。

雲齊一見就放心了,原本以爲雲瀟瀟會請厲害角色,卻不曾想只是個沒啥本事的玩意。

“是嗎?那就有勞大哥關心了。”

雲瀟瀟並不想跟他糾纏,轉身就要走。

雲齊確實橫裏伸出手,攔住了秦羿,皮笑肉不笑的伸手道:“這位是妹夫吧,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還未請教高姓大名?”

“雲少爺,進門便是客,以後有的是時間熟悉,不差這一刻吧。”

雲叔趕緊搶過來,當在秦羿跟前,拱手作揖。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雲齊這是鐵了心要給秦羿一個下馬威。

雲叔是怕這個能打敗拳擊手的“高手”吃了暗虧,畢竟好歹也是大小姐領進門的人。

“你個老東西,不過就是家主的一條狗而已,我跟我妹夫說話,哪輪到你插嘴,給我滾!”

雲齊暴怒,擡手扇了雲叔一巴掌,推開了他。

“你!”

雲叔頓時雙眼一紅,好不惱怒。

他好歹也是雲家的老管家,可以說是看着雲齊等人長大的,誰能想到這傢伙會如此無禮。

“想知道我是誰?你還不夠資格!”

秦羿冷冷一笑,伸手相握。

“是嗎?”

雲齊雙眼一寒,手上的內力猛吐。

雲家作爲大海之子,歷代家主有龍王之稱,家傳極其淵博。

雲子龍在未昏迷之前,年僅十九歲,便已是華夏十少排行第五,遠在柳仲之上。

雲齊作爲雲家人呼聲最高的下任家主,修爲自然不低。

他與幾位莊客剛剛確認秦羿就是一俗人,估摸着是雲瀟瀟找來的濫竽充數之徒,正好借這機會,打狗給主人看。 然而讓他失望的是,兩手一交!

雲齊頓覺秦羿那白如玉壁的手掌,竟然硬的像鋼鐵一般,而且透着一股子刺骨的奇寒。

他知道這是遇到狠茬了,下意識就要鬆手!

然而已經晚了!一股排山倒海的巨力狂涌而來!

“雲少,久仰了,早聽說你愚蠢如豬,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獨許深情 秦羿臉上瀰漫起一絲陰冷、邪氣的笑容,手上的力道一點點的增加。

一旁的雲瀟瀟忍俊不禁,笑了起來。

雲齊平時飛揚跋扈,自命不凡,誰敢罵他是豬啊?

今日遇到秦侯,還敢猖狂,活該他倒黴。

但聽到骨頭摩擦開裂的脆響,雲齊痛的額頭密佈冷汗,咬牙切齒道:“小子,這裏是雲家,你這是在找死!”

“既然知道是雲家,還不守規矩?”

“我令你向這無知老兒道歉!馬上!”

秦羿瞳孔滿布死亡殺意。

一旁的莊客見勢不好,想過來幫忙,雲齊趕緊大叫道:“都他娘別過來!”

他從秦羿毫無色彩的瞳孔中,看到了殺意。

他見過這種眼神,那是殺人如屠豬狗一般的絕世狠人,纔會有的!

這小子不簡單!雲瀟瀟搞不好請了尊神來啊!

“雲叔,是我不對,我向你道歉。我他媽就是條狗,你別跟我計較!”

雲齊疼的呲牙咧嘴,連話都說不利索了。

“有點誠意好嗎?”

秦羿聲音愈發的冰冷了。

“媽的,老子剛剛打了你一耳光,現在還給你,還不行嗎?”

雲齊擡手狠狠抽了自己一耳光,向雲叔痛聲道。

“秦先生,你的心意我領了,你快放了雲少爺吧。”

雲叔知道雲齊一脈勢大,哪敢得罪,連忙拱手向秦羿作揖求情。

“好,給你老兒一個面子。”

“雲齊是吧,你給我聽好了,收起你那些歪心思,老老實實給我在狗窩裏盤着,否則有你好看!”

秦羿一甩手,傲然冷喝道。

雲齊如出生天,捂着手痛苦的蹲下了身子!

他的整個右手掌骨,只這一握,已經碎了大半。

這還是秦羿手下留情,要不然,整條胳膊都得碎了。

“姓秦的,算你狠,咱們走着瞧!”

雲齊恨然放出一句狠話,領着人狼狽而去!

“痛快!好久沒看到雲齊吃癟了!”

“雲叔,我找的人,還不錯吧。”

雲瀟瀟欣然大喜,說不出的自豪。

“何止是不錯,簡直就是太厲害了。”

“小姐好眼光! 一品女相 咱們雲家有福了!”

“姑爺,您,您請!”

雲叔顯然聽岔了,把秦羿當成了雲瀟瀟的男朋友,趕緊高興的在前邊引路。

“姑爺?”

秦羿摸了摸鼻樑,頗是詫異。

“姑爺先生,你還愣着幹嘛,趕緊走吧。”

雲瀟瀟這會兒哪裏還像個大明星,挽着秦羿的胳膊,就像是領着夫君回孃家的小娘子。

秦羿微微皺眉,想要掙開。

雲瀟瀟卻是抱的更緊了,鼓鼓的酥胸緊貼在他身側,喃喃細語道:“秦侯,我爸最大的希望就是我能嫁個有本事的人,你權當陪我演一回戲好嗎?”

“我知道你是絕世高人,不會在乎這些對嗎?”

雲瀟瀟說到這,衝秦羿眨巴着雨露般的眸子。

她長的本來就楚楚可憐,讓人心生憐愛,這一撒嬌,更顯媚態。

兩人隨雲叔進了家主大宅!

大宅有些年頭了,顯得很陳舊,門可羅雀,顯得比較冷清。

wωω •ttκΛ n •C〇

足見這位雲家家主,確實已經失勢,他如果不來,被取代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了。

到了內宅!

只有一個雲家本族子弟,在門口候着。

“家主呢?”

雲叔進門便問。

那人謹慎的看向秦羿,欲言又止。

“無妨,這是新姑爺,不是外人!”

雲叔道。

“來了幾位神醫,在內室爲子龍把脈,老爺交待了,閒雜人等,一律不許入內。”

那人回答道。

“既然是治病,那就更需要我出馬了。”

秦羿對雲子龍的怪病也是十分感興趣。

要知道,雲子龍昏迷前的修爲可是相當了得,與他未獲龍血丹之前,應該是相差無幾的。

什麼詛咒能把這麼厲害的高手,整成了活死人。

“哦?姑爺還會治病?”

雲叔驚訝問道。

“雲叔,秦先生呢,除了會打人,還是江東有名的神醫,這麼說吧,天下間沒有他不會的。”

“到時候你們就知道了!”

雲瀟瀟晃了晃秦羿的胳膊,喜不自勝道。

秦羿現在是她的一張護身符,如果連他都救不了弟弟,只怕天下間也沒人能成了。

“那就一起看看?”

這姑爺是不是也太全能了?雲叔將信將疑,在前邊引路。

到了內室,一股濃郁的中藥味極其刺鼻。

裏間除了供奉着雲家崇拜的龍王神像,便只勝藥爐與牀、椅了。

牀上躺着一個穿着白色長衫,腰懸寶玉,眉目明朗、英俊的青年。

青年的神色很平靜,就像是熟睡了一般。

秦羿只掃了一眼,便在他的眉心看到了一團烏青之氣!

青氣濃郁,封住了三魂七魄,單從面相來看,生門無光,應該是個死人了。

但奇怪的是,在他的丹田依然有白色的氣息存在。

那是一種有別於罡氣、內力的氣息,正是這股氣息維持着他的一線生機!

這就奇怪了!

如果是有人突然下手,以雲子龍的修爲,至少會有所掙扎,絕不會如此淡然。

他應該是在一個很平和的境地,突然遭到這種類似詛咒的青氣襲擊,以至於來不及作出反應,便陷入了昏迷。

秦羿在打量的時候,還有三個氣場較爲中正的人,正圍繞雲子龍,把脈的把脈,探眼、聞息,應該是雲家請來的大夫。

“咳咳,瀟瀟回來了,這位是?”

屋子中,一個身材魁梧,滿臉病容的中年人走了過來,沉眉發問。

雖然老病纏身,但不難看出此人年輕時,魁梧英氣,也是一號人物!

“老爺,這位是咱們雲家未來的姑爺,蠻有本事的小夥子。”

江州軼事 雲叔笑着介紹道。

“爸,這位是我的……朋友秦羿!”

雲瀟瀟拉着秦羿,走到中年人跟前,羞澀的介紹道。

“原來是瀟瀟的朋友,一表人才,不錯,不錯!”

雲闊海看了一眼女兒,再打量了秦羿一眼,淡笑道。

那笑容中,滿是無奈與苦楚。

女兒帶回來的這個青年,雖然氣質不錯,但卻無半點武道氣場,應該是俗世家族子弟吧。

他本就沒把拯救雲家的希望壓在女兒肩上,對他而言,雲瀟瀟找個俗世子弟,遠離雲家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並不像雲叔剛剛見面那般失落。

“爸,秦羿可是江東有名的神醫,他的醫術通神,一定可以救子龍的。”

雲瀟瀟深知父親的心酸,趕緊介紹道。

“神醫,什麼時候神醫二字這般廉價了?”

“哼,一個毛頭小子也敢稱神醫,小姐莫要被人騙了啊!”

雲瀟瀟話音剛落,那三個大夫同時停住了動作,望了過來。

其中一人撫着山羊鬍須,眼中滿是敵意,極是不悅。 雲瀟瀟這一聲神醫,對在場三位嶺南極有名氣的醫生來說,那絕對是一記響亮的耳光。

這話要是別人說的也就罷了,你堂堂雲家大小姐說出來,他們的臉往哪擱?

“瀟瀟,三位名醫在此,不得胡亂說話。”

雲闊海懂這裏面的人情世故,臉一沉,故作責備。

“爸,秦先生真的是神醫,他能治療絕症,腐骨生肉,起死回生,在江東很有名氣的。”

雲瀟瀟認真的回答道。

她並未親眼見證過秦羿的醫術,但卻聽林蒹葭說過,而且秦羿見她一眼,便知她弟弟有難,這都是實打實的啊。

“老夫行醫數十年,在嶺南一帶也算是有點名氣,掛羊頭賣狗肉的見過不少!”

“要說神醫,在咱們整個嶺南也只有胡太一先生!”

“小姐口口聲聲說這小子是神醫,請問師出何門啊?”

老頭走了過來,一撫山羊鬍須,眯着眼凜然問道。

“無門無派,不過雲小姐倒是沒說錯,腐骨生肉,死人再生,秦某這點小手段還是有的。”

秦羿淡然笑道。

他這一出口,三位本地名醫,更是氣的鼻子都歪了。

就是華佗再生,也不敢有這麼猖狂的口氣吧。

這分明就是跑來踢館、找茬來着!

“各位,請大家到這來,是爲了給犬子治病,還請精誠合力,勿生嫌隙啊!”

雲闊海手一揮,打了個圓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