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家雖然也是世家,而且在眾多世家中也是頂尖的那一批,但是俠以武犯忌。艾家的勢力大多在軍區,這也需要意味着很多情況下都會受到牽制。

自古廟堂就是這樣一個狀況,手裏有着軍隊的掌控權,表面上是很威風,但暗地裏的心酸又有誰知道?

沈明得罪的不是一個兩個世家,沈明真的成了四人眾的接班人,那麼意味着艾家必須去站隊。

如果只是國內的問題,艾江山願意去賭一把,畢竟如今時代不同了。早就過了世家一手遮天的時代,應該尋求新的格局。

但是沈明是個安分的人嗎?葉心夏代表着帕提農神廟那邊的麻煩,伊之紗如今復活了,帕提農神廟即將迎來大清洗,沈明如果是爺們兒的話,葉心夏出現危險不可能放任不管。

到時候兩面難,沈明除非有分身之術,否則很難兼顧的過來。

「除非我死了,否則沒人可以動我身邊的人!伯父,請你相信我!」

沈明搖了搖頭,他不笨,知道自己還有很多潛藏的麻煩。但是沒相信自己可以一一解決!

「你憑什麼?」艾江山態度依舊堅定。

「憑實力!」

沈明同樣是堅定且自信的看着艾江山,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困難麻煩,只要人活着這些問題就都存在。總不能因為魚有刺就不吃魚了吧?

……

一番交談之後,艾江山既沒同意,也沒否定,但沈明卻知道對方已經在給自己機會了。

沈明離開之後,別墅內無比的沉默,艾江圖甚至連咽口唾沫都要小心翼翼,生怕打擾到正在深思的老爹。

艾江圖知道自己老爹雖然是個武夫,但絕對不是一個沒腦子的武夫。艾家能夠發展到如今這般地步,除了老一輩拚命的建功之外,自己老爹這個頭腦也是智謀如妖。

「江圖,你們曾經在一個隊,他還是你的副隊長,你對他了解多少?」艾江山突然開口說道。

艾江圖先是一愣,隨後恭敬的說道:「兒子覺得,沈明雖然有些時候做事讓人摸不著頭腦,但從來不在關鍵的時候掉鏈子。甚至好幾次生死關頭,都是沈明力挽狂瀾。呃……」

艾江山眉頭一皺,有些不滿的說道:「想說就說,男子漢大丈夫,我是你老爹,你都不敢和我說話,那以後和那幫難纏的狗雜碎鬥智斗勇,你還不得把頭藏到褲襠里?」

「不怕爹你笑話,我雖然是隊長,但隊伍里,沈明說些什麼,絕對比我說的管用!莫凡和沈明關係最好,但是莫凡和隊伍里的祖吉明等人關係可以說是惡劣也不為過。按理說沈明應該也會被遷怒,但就算是祖吉明這種紈絝子弟對於沈明也是心服口服。」艾圖圖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看法,這也是他對沈明刮目相看的地方。實力是一方面,人格魅力又是一方面。

「這才是真正的聰明人啊!」艾江山嘆息著搖了搖頭。

「江圖,你做事沉穩但缺乏果斷。不說他和圖圖的關係,就談他這個人。我非常的欣賞,不僅僅只是因為他的天賦和實力。

而是他的魄力和膽識!雖說他如今的位置很尷尬,世家對他是又恨又怕。但卻沒有一個人敢真正對他出手的,學府賽期間穆家就算被沈明搞了,也只能打碎牙往肚子裏。

你以為只是因為那四個老傢伙?多少人想要保他!如果只是明面的四個老傢伙,就算手眼通天,沈明依舊面對着不小的阻力。」艾江山站起身來拍了拍艾江圖的肩膀,繼續說道:

「就憑他在帕提農神廟干出的那些事兒,只要不夭折,前途簡直不可限量。可關鍵就在於,帝都的那些掌握真正實權的世家真的能一直放任他成長下去?

閎午回來三天,魔都的四個小家族就曝出了不少臟事。一夜之間,昨日還風光的人,今日已經淪為喪家之犬。

他這是在撒氣呀!

可他這氣是撒出去了,心裏舒服,但是讓世家開始害怕了。你說說這如今,那些根深蒂固的家族有幾個底子是乾淨的?

等這波風頭過去了,又或者,閎午真的把人逼急了。拿他閎午沒辦法,對付沈明還是綽綽有餘的。」

「那父親到底是想讓妹妹離開沈明,還是……」艾江圖一時之間也不明白艾江山到底是個什麼態度了。

「那丫頭性格倔得很,我說就有用了?走一步看一步吧。這臭丫頭最近估計是不想見我了,你告訴那丫頭,讓她別怪我。我是她老爹,總不可能放任她不管吧?但我也是艾家家主。

我今天也是想看看,沈明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艾江山說着,拎起來沈明留下的那個麻袋。

「還挺沉!不會是一麻袋馬鈴薯吧?」

「我靠!一麻袋土系元晶!好女婿!」

艾江圖:「……」

……

……

明珠法師塔頂。

蕭校長和閎午相對而坐,兩個人都有些面紅耳赤,顯然是剛才吵了一架。

「午……差不多得了,我知道你心裏難受想要找地方撒氣,但你總得為大局考慮吧!」蕭校長長嘆一口氣,他向來性格穩重,可是王日天的離去讓他心思有些亂了,所以閎午回來這幾天乾的事,他是一件也沒管。

可如今再不管,魔都就要真出亂子了。閎午已經開始拿那些犯過事兒的小世家撒氣了,這可不是什麼好兆頭。

「我心裏有數!」閎午搖了搖頭。

「該說的利害關係我都和你說了,你要真的想把沈明往死路上推,你就繼續搞下去吧。」

蕭校長說着,拿出了一包茶葉,推給了閎午。

「你知道我不喜歡喝這玩意!」閎午皺了皺眉頭說道。

「試試吧!這茶葉是沈明給我的,對你有好處,治可以治一治你的暴脾氣。」

蕭校長說完也不打算多留了,其身邊要走,可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停了下來,轉身又沖着閎午說了一句:「人總不可能一輩子都吃雪糕吧?午……這不是當年的西湖畔,我們也不是當年的毛頭小子了。」

說完這些,蕭校長便開門離開了。

空蕩蕩的房間,只有閎午一個人,看着桌上擺着的茶葉。閎午淡漠的起身,拿起了茶葉,剛打開袋子的一瞬間,一股沁人心脾的茶香味瞬間鑽入他的鼻子,似乎連那顆躁動的心都因為着茶香平靜了下來。

抓了一小撮茶葉,泡上了一壺悟道茶,閎午微微的抿了一口。此刻的他,面無表情,就像是一片汪洋,深不見底。

走到窗前,閎午看着這繁華的魔都,喃喃自語的說了一句:「你說的對,人總不可能吃一輩子雪糕。」

閎午掏出了懷中的通訊器,撥出了一個號碼,他的聲音變得從未有過的滄桑。

「明德,所有行動暫緩。」

7017k趙燁聽到這話,肆意的大笑起來,好似並不把胖子的話放在耳里。

宋梵見趙燁這般模樣,眼神一冷,淡淡道:「躲在暗中的人也出來吧!」

此話一出,胖子臉色巨變,心裏一緊。

還有其他幫手?

難怪這孫子這麼囂張!

原來是有備而來啊!

……

《蓋世殺神》第753章冥羅殿! 嘩啦啦的雨,終於停了。

雷聲、閃電也消失了,天空之上重新恢復了寧靜。

此時——

整個營地,倒塌的住所、風雨打斷的植被、零零星散落著的那些殘肢斷臂沒個完整的長耳兔屍體……

一片狼藉。

漆黑的夜裡,有兩個學生,一高一矮、一前一後走出臨時住所。

矮個那位走在最前面,腳步很急,眨眼的功夫,就躥出去老遠,待她回頭一看,發現自己的隊友竟然沒跟上,立時罵罵咧咧道:「辣眼,你能不能走快點?」

盛清顏其實也走的很快,但他懶散慣了,走路習慣閑庭信步慢悠悠的來,哪裡像4444號這個死窮鬼,跟趕著投胎似的。

盛清顏嘴裡打著哈欠,沒好氣道:「你到底拉著人家出來幹嘛哦?」

季柚不回答,邊走,邊四下查看。

忽然——

她眼睛一亮,一溜煙兒躥到了前方的一撮雜草從裡面,蹲下來。

「找到了。」

盛清顏喘著氣趕過來,嘟囔道:「找到什麼哦?」

然後——

一看見季柚手裡拎著的玩意兒,盛清顏的瞌睡蟲一下子沒了,他立時跳起來,捏著鼻子驚叫一聲:

「好噁心哦。」

「你撿長耳兔的屍體幹嘛哦?」

季柚將斷了脖子的長耳兔扔給他,「別廢話,趕緊裝起來。」

盛清顏嚇一跳:「你休想哦!休想讓人家裝這些臭東西哦。」

季柚翻個白眼:「哪裡噁心了?哪裡臭了?你沒看它從頭到腳都散發著信用點的光輝嗎?」

盛清顏:「……」

盛清顏捂著嘴角,指著被扭斷脖子的長耳兔,翻個白眼道:「它沒有頭哦。」

「啊哈~」

「忘記了。」季柚咧嘴一笑,說:「這點細枝末節的東西,就別計較了,趕緊給我裝起來!」

盛清顏捂著胸口,一副抵死不從的模樣,抗拒道:「休想哦。」

季柚:「……」

要不是看這貨空間鈕足夠大,她會帶他來?帶小州州不香嗎?

大兒砸可是又乖又聽話阿!

於是——

季柚黑下臉:「青釉大師——」

盛清顏一聽,立馬放下緊抱著胸的手,一臉委屈道:「你這個人哦……你怎麼能欺負宇宙第一的小可愛哦。」

說著,不情不願地將斷頭長耳兔收起來。

季柚哈哈一笑,說:「小夥子,組織看好你!再堅持一下,你就能得到青釉大師的……咳咳……的售貨員的青睞了。」

盛清顏:「……」

於是——

接著的一段路,季柚帶著滿臉生無可戀的盛清顏,沿途一路尋摸,又撿到了5頭長耳兔的屍體。

其中一頭,還是一隻3級的,可把季柚高興壞了。

這次圍攻學生們的長耳兔群,約莫有150來只,其中有3隻3級的,另有2級的約莫20左右,等級越高,實力越強,它身上的材料也就越有價值。

長耳兔身上值錢的地方,是它的牙齒跟爪子,另外血液也有用,不過血液已經無法收集,季柚就放棄了。

現在沒時間剝爪子跟牙齒,季柚才打算把屍體給收起來,待會兒抽空讓大家一起剝。

……

季柚帶著盛清顏出來,當然也不僅僅是來撿屍的,信用點雖香,但還是小命重要。

她現在出來主要是——

這時,聯絡號響起來。

季柚接起來,問:「小青,談好了嗎?」

沈長青四個人去找於頌、於易等隊伍商量加強周邊巡視的事情,且已經談妥,大家商量好的方案是每個隊伍派出2人加入巡邏隊,以100人為單位,每半個小時輪一班……

這樣,其他人都可以得到適當的休息,受傷的人,也能專心治療。

沈長青把談好的事,跟季柚一一說完,隨後,又道:「剛才,我們藉機了解了一下我們戰鬥系目前擁有的治療儀,一共是11台,另外有大概有90個人帶了設備齊全的醫療箱。」

季柚:「咦?」

11個治療儀,包括了佩妮的那台,季柚之所以知道佩妮有,是佩妮上交物資時,她無意間看見穆老師竟然沒把它收走,於是就留了個心眼。

這也是季柚見到任安傷勢嚴重,還淡定的原因。

倒是沒想到沈長青出去跟其他組談事,還把這些重要的信息收集了。

季柚忍不住笑了:「你還抽空了解了這些啊!很有用。這麼說,受傷的同學應該不會有大礙了。」

她最欣賞的就是沈長青這一點,為人心細,辦事穩妥。

沈長青蹙眉道:「這些醫療物資,應付眼下的情況勉強夠,但——要是還有星獸襲擊,就遠遠不夠了。」

季柚道:「所以,巡邏的隊伍絕不能馬虎。還有,大家千萬不能單打獨鬥,一定要整合所有的戰力,一起作戰。」

這些,沈長青當然知道,他說:「其他隊的人都知道輕重,倒不用擔心。」

接著,沈長青道:「我們隊第一班派去巡邏的人,就由我跟徐州去,我讓嬌嬌、蘭斯先歸隊了。」

沈長青辦事,季柚很放心,點頭:「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