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濃濃有點尷尬,她和孟星辰閃婚閃離。

雖然現在住在一起,卻並沒有名分。

她只是含糊地應了一聲。

「我們要給我爹地買衣服!」小太陽大聲地說。

小太陽三歲半,馬上就要四歲了。

小臉精緻可愛,穿著一身卡通衛衣,肉乎乎,軟綿綿的。

簡直都要把人的心給萌化了。

店員看到這麼可愛的孩子,馬上就露出了姨母般的微笑,「原來是給你的爹地買呀?那你爹地喜歡什麼款式的衣服?」

小太陽想了想,隨手指了一件,抬頭看艾濃濃,「媽咪,這件怎麼樣?」

艾濃濃看了看,覺得還可以,就決定買了。

店員在旁邊問道:「請問您要什麼尺碼的?」

「啊?」艾濃濃被問到了。

她臉上的表情有些尷尬,她還真不知道孟星辰穿什麼尺碼的。

「媽咪?」小太陽仰著小臉看著她。

艾濃濃有些尷尬地笑了下,「那個,我打電話問一下。」

「好的,那您先問吧。」店員禮貌地退開了。

艾濃濃拿著電話有些糾結,最後在小太陽期待的眼神下還是撥通了孟星辰的手機。

等待電話接通中的時候,聽到手機聽筒裡面傳來的嘟嘟嘟的聲音。

不知道怎麼的,她的心竟然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心砰砰的跳,完全沒有辦法鎮定。

艾濃濃暗暗吐槽自己,不就是給孟星辰打個電話嗎?

她這是在瞎緊張什麼啊!

星期天還在加班的孟星辰,正坐在會議室裡面開會。

下面坐的都是苦逼的被孟星辰叫來加班的高管們。

會議正在進行中,忽然,孟星辰的手機發出了嗡嗡嗡的震動聲。

孟星辰淡然地拿過手機看了一眼。

是艾濃濃?

她居然給他打電話了?

孟星辰錶面高冷,其實內心有個小人在跳舞的接起了電話。

「嗯,什麼事?」

電話那頭傳來艾濃濃小心翼翼的聲音,「孟星辰,你現在在忙嗎?」

孟星辰抬起手,做了個暫停的手勢,示意會議暫停。

所有人都停止說話,心裡猜測這到底是誰打來的電話。 整個會議室安靜如雞。

所有人都等待著孟星辰打電話。

孟星辰看了眼會議室里坐得滿滿當當的一眾高層,又看了一眼面前厚厚的一疊文件,語氣非常淡定地說:「不忙。」

眾人:……

你他媽不忙叫我們周末過來加班?

孟星辰連看都沒有看錶情扭曲的眾高層,起身離開了會議室,走到了外面空蕩蕩的走廊上。

他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揚,不過開口的聲音卻依舊高冷淡定,「你不是和兒子在外面逛街嗎?給我打電話有什麼事?」

孟星辰想,說不定是他們逛街累了,想要讓他去接他們。

要不然就是想讓他一起出去逛街。

陪女人逛街這種事情聽起來就好麻煩,如果是艾濃濃極力要求,說很多好話求他的話,他還是可以勉強同意的。

不得不說,孟星辰的內心戲豐富的一批。

「那個……」艾濃濃支支吾吾半天,都說不出來。

孟星辰也不急,就安安靜靜地等著。

一分鐘之後。

艾濃濃還在支支吾吾,「就是那個……」

氣氛真是尷尬啊!

小太陽實在看不下去了,湊過來拉了拉艾濃濃的衣角,示意她彎下腰。

然後小太陽對著電話大聲說道:「大壞蛋,你的尺碼是多少?」

「幹嘛問這個?」孟星辰下意識地問道。

同時心裡快速掠過一個不可思議的想法。

難道艾濃濃是打算給他買衣服?

但很快,孟星辰就否認了這個想法。

這是不可能的。

他嘲諷地扯了下嘴角。

但孟星辰還說了自己的尺碼。

拿到了尺碼之後,孟星辰還想說點什麼,艾濃濃就飛快地掛了電話。

孟星辰:……

艾濃濃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事,心一直砰砰砰的跳個不停。

不就是問個尺碼嗎?

她為什麼這麼會這麼緊張呀?

看到自家媽咪在那裡走神發獃,還時不時地捂一下胸口。

小太陽翻了個白眼。

趁著艾濃濃不注意,小太陽跑到了賣內褲的架子那邊。

小手一抓,抓了好幾條內內。

又趁著艾濃濃還在發獃,統統丟到了她的購物籃裡面,還塞在了最下面。

「媽咪,買好了嗎?」小太陽做完這一切,才拉了拉艾濃濃的衣角。

艾濃濃這才回過神來,「買好了。」

付賬的時候,艾濃濃也是心不在焉的,根本沒注意到塞在最下面的幾條男士內內,一起付賬買了。

買好了衣服回家,艾濃濃就覺得孟星辰今天特別奇怪。

他今天的心情好像特別的好,還時不時對揚唇對著艾濃濃笑一下。

那笑容慎得慌,笑得艾濃濃一身的雞皮疙瘩。

一直到晚上,艾濃濃給小太陽洗了澡,又把他給哄睡著之後,她回到了房間。

孟星辰坐在那裡,抱著電腦好像是在看什麼郵件。

艾濃濃拿了換洗的衣服準備去洗澡。

孟星辰心想,這女人還真是沉得住氣。

之前是當著兒子的面不好意思,等到她洗完澡出來,就該把給他買的衣服拿出來了吧?

於是孟星辰繼續滿懷信心的等著。

艾濃濃洗完澡出來,穿著睡衣坐在梳妝鏡前面開始抹護膚品。

孟星辰的房間里,以前是沒有化妝台這些東西的。

都是這半年來,一點一點的加進來的。

比如她的粉色牙刷,並排和他的藍色牙刷放在一起。

她的粉色毛巾,和他的毛巾掛在一起。

在他的剃鬚刀旁邊,放著她的洗面奶。

房間里一開始多了一張梳妝台的時候,艾濃濃也是愣了一下。

不過她覺得有個梳妝台還是很方便的,就也接受了。

不知不覺的,屬於她的東西竟然滿滿佔據了他半個房間。

他們的東西放在一起,彼此生活的空間重疊,就像是兩個人也慢慢融進了彼此的生活。

這是一個緩慢的過程,卻讓人覺得安心。

艾濃濃坐在梳妝台前,對著鏡子抹著乳液。

她從鏡子里看到,孟星辰總是時不時的看她一眼。

和她的視線對上,又若無其事地移開。

艾濃濃:???

孟星辰有點鬱悶的想,等到她抹完那些瓶瓶罐罐的東西,總該記起來了吧?

終於,艾濃濃抹完了護膚品。

她走到床的另一端,拉開被子,躺了上去。

還戴上了眼罩,表明了結束營業了。

孟星辰:???

他用力推了推她。

艾濃濃取下眼罩,「怎麼了?」

她今天逛街好累,現在只想睡覺。

孟星辰板著臉,「你這就睡了?」

「對啊。」回答得可以說相當理直氣壯了。

孟星辰:「那你睡吧。」

「哦。」

艾濃濃重新戴好眼罩,剛剛躺下一分鐘都不到,孟星辰又推了推她。

「怎麼了?」她坐起來。

孟星辰嚴肅臉,「你今天的事情都做完了?」

「都做完了啊!」

「那你睡吧。」

「哦。」

艾濃濃覺得孟星辰今天真的乖乖的。

這回躺下不到三分鐘,艾濃濃剛剛進入淺眠,孟星辰又開始作了。

他推了她一下,艾濃濃實在是太困了,不想理他。

孟星辰又推了她一下,艾濃濃還是沒理他。

這下子,孟星辰怒了,用的力氣大了些。

呯的一下,把人給扔到地上去了。

佩服佩服!

果然是憑實力單身的一條好狗!

咚的一聲,艾濃濃的瞌睡去了大半。

她正怒氣沖沖地爬起來,就對上了孟星辰泛著冷光的眼眸。

艾濃濃:……

確認過眼神,是惹不起的人。

她只想安安分分睡個覺而已,怎麼又惹到他了?

正想爬上床去接著睡,孟星辰就重重地冷哼了一聲。

艾濃濃試圖講道理,「你今天到底怎麼了?」

「沒事。」

孟星辰說這兩個字的時候,臉上的表情是「我他媽真有事你趕緊來哄我」。

艾濃濃:「哦,沒事那就睡覺吧。」

「你看我的樣子像沒事嘛!」孟星辰咬牙。

艾濃濃真是無語了。

這男人是大姨夫來了嗎?

剛剛問他,他自己說沒事的。

「那你有什麼事?」艾濃濃打了個哈欠。

孟星辰一把把她給抓起來坐好,大有她不好好問,就不讓她睡覺的架勢。

「你說我有什麼事?」 艾濃濃是真的無語了。

以前怎麼沒發現,孟星辰鬧起脾氣來和小太陽一模一樣?

看來小太陽是遺傳了孟星辰某些脾氣了。

「好吧,你到底有什麼事?」艾濃濃把面前的幼稚男人當成是小太陽來問。

看著眼前女人「你好幼稚跟兒子一樣」的表情,孟星辰的俊臉險些沒繃住!

「哼!」他冷哼了一聲,斜睨著她,「這還需要我說?」

艾濃濃嘆了口氣,繼續問:「你今天有什麼事情不開心?」

「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