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姨丈夫作爲一個活人,怎麼能去百鬼夜市的?

難道說,他現在死了成鬼了?

可是那個聞七看起來法力不弱,都去不了百鬼夜市,就算芳姨丈夫死而化鬼,一隻新鬼的法力也不會高到哪裏去,怎麼去的百鬼夜市?

一直到走出小巷,都沒想出來結果,和寧寧一人買了個椰子捧着喝,決定還是不管這事了。

等墨寒出關了,再問問他吧。

然而,當我和寧寧在雲霧鎮玩了一天,天黑準備回去的時候,走在夜路上,看着一座石牌樓突然出現在面前,我的內心是崩潰的!

暗青色的石牌樓上,寫着四個滴血的大字——百鬼夜市!

這回連寧寧這種看不見鬼的體質都清清楚楚的看見了這幾個字,一臉譁了狗的表情:“冥後大人……靠你了……”

平時偶爾撞鬼一兩隻,寧寧膽大還有反抗的能力。

這百鬼夜市,光是聽名字就知道來來往往的全是鬼了,她膽子再大也不夠用!

退路已經沒有了,身後只有一片黑暗,無論我們怎麼往回走,一轉頭,那寫着百鬼夜市的石牌樓始終都在不遠處等着我們。

寧寧一怒之下,轉身朝着石牌樓走了過去。

我也忙跟上去,兩個人才走進石牌樓下的門洞,就宛如進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從外面看起來黑漆漆的石牌樓門洞,進入之後,張燈結綵,到處都掛着滴血的紅燈籠。街道上鬼來鬼往,叫賣聲不絕於耳。

寧寧抓緊了我的手,我抱緊了懷裏的小黃雞,小黃雞興奮的盯着裏面的鬼。

一直站在入口處會顯得非常突兀,我帶着寧寧找了個看起來沒鬼的小角落,正要思索是在鬼市溜達一番,還是先想辦法逃走,小小忽然從我懷裏跳起來,竄到了屋後的一個鬼影身邊。

我追過去,看見聞七躲在那裏。

他胸前掛着芳姨的木牌,想來就是靠着這個進來的。

他認得出小小,尷尬的跟我打了招呼。

寧寧這回總算是能看見他了,興奮的跟他打了招呼,並且表示,既然混進鬼市來了,就一定要幫芳姨把女鬼負心漢打死!

提起這個,倒是說到了關鍵點上。

“對了,芳姨老公是怎麼能進鬼市的?”我問聞七。

聞七一臉嫌棄:“還不是靠着他新找的那個女人!”

其實,你也是靠着女人混進來的……

寧寧一臉氣憤:“聞七叔你加油!我和紫瞳給你精神支持!打的那個負心漢生活不能自理!”

聞七鄭重點頭表示絕對沒問題。

我嘆了口氣,問聞七:“給我講講有關百鬼夜市的事情吧。”白天的時候,芳姨肯定跟聞七說過我活人的身份了,我也不需要隱藏起自己的無知。

聞七倒也不含糊,說了不少。

百鬼夜市,如名字那樣,就是許多鬼聚集在一起形成的集市。每個地方的夜市出現的時間和地點都不一樣。

每次夜市開放的時候,當地的鬼便聚集於此,擺攤的擺攤,易物的易物,與人間的集市無二。

只不過,偶爾有陰氣重或者時運低的活人,也會看見百鬼夜市的入口。

一旦進來……沒被發現還好,一旦被發現……百鬼食之……

我和寧寧齊齊打了個寒顫。

聞七表示:“冥後大人身份貴重,這些小鬼不敢造次!”

可是你們家是活人的冥後大人表示很心虛……

於是,我和寧寧決定還是跟着聞七混,等他教訓完那個負心漢,我們就一起離開鬼市。

因爲,聞七說,離開鬼市的路上,有許多窮鬼會埋伏在路上,搶劫那些身上有好東西的鬼。

我和寧寧要是自己離開鬼市,差不多就是去找死了。

聞七人倒是不錯,雙手奉上了一大沓冥鈔,表示隨便花。

寧寧接了,路過一個小攤的時候,看到一個圓形的紅石頭,扔了一大疊冥鈔後,歡歡喜喜的捏着紅石頭走了。

“那是什麼?”我問寧寧。

寧寧搖搖頭:“不知道啊,只是覺得這麼圓的石頭,很少見誒!”

走在前面帶路的聞七默默回頭看了眼,似乎是掙扎了一把後,纔出聲道:“那是活人的眼珠子……”

寧寧飛快的將手上的石頭丟了出去。

聞七還在說:“在人活着的時候將眼珠挖出,然後取那人的心頭血,將眼珠放在心頭血裏養着,一直到眼珠從白變紅……”

“可以了……”我看着臉色慘白,正在不斷拿溼巾擦手的寧寧,打斷了聞七,同時抱怨了一句:“弄這種東西幹什麼……”

聞七以爲我是在問他,盡職的答了:“可能是因爲好玩吧……”

以折磨活人爲樂趣的變態鬼!

正說着,聞七突然停在了一家店鋪前。他死白的臉上,此刻因爲憤怒而凸顯出道道青筋來。

“冥後大人,那負心漢就在裏面,我去去就來!”

“去吧。”我衝他揮了揮手,正打算和寧寧去對面的地攤上看看,店鋪內突然傳來了一個熟悉的聲音。

“怎麼纔來就要走?”

我轉身,看見穿着漢服的小唯香肩半露的倚在那間鋪子的門框上,正望着我:“小唯見過冥後大人。”

(本章完) 沒想到在這裏還能遇見熟鬼。

小唯拖着長長的裙襬走到我身邊:“怎麼不見墨寒大人?”

“他忙。”我道。

“那還勞煩冥後大人轉告墨寒大人,小唯有要是稟告。”

“什麼事?”我順口問了一句。

小唯示意我看了眼周圍絡繹不絕的鬼,我會意,沒再問下去。

一旁的聞七殺氣沖天,正死死盯着小唯:“那個男人呢?”

小唯這纔看了他一眼,眼神落到他胸前的木牌上,詫異了一下,問道:“哪個男人?”

“曹朋興那個王八蛋!”這一臉那個王八蛋辜負了我最愛的女人的表情是什麼情況?

小唯手指拖着下巴思索了一下:“我店裏這兩天就一個男人,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

她說着轉身進了店,聞七立刻追了進去。

我和寧寧跟在後面,一進屋,撲面而來一股血腥味。我低頭捂鼻子,這纔看見在門口的地方,畫着一道法陣。估計就是這道法陣,隔絕了店內血腥味的外溢。

不然的話,血味飄散出去,鬼市上的鬼得衝過來把小唯的店拆了,找到這活人分吃了!

擡頭,就看到店裏的牆上,一具男屍靠牆坐在地上,左胸膛錢還有一個碗口大的洞,正在流出暗紅色的血液。

聞七衝過去拎起了那具屍體,一看他的臉,罵道:“這王八蛋怎麼死的?他的魂魄呢?”

“吃了。”小唯舔了舔嘴脣,踩着妖嬈的貓步走到一邊的架子上,取下了一個盒子。

“他的心臟!”聞七立刻衝過去想要搶過來,小唯一個完美的轉身,閃過了他的搶奪,將盒子舉到了我面前:“這是我要孝敬冥後大人的!”

“我不要……”小唯你看看盒子的左下角還在滴血啊!

小唯嘆了口氣轉過身:“這花心男人的心啊,最好吃了……可惜冥後不吃……”

你慢慢吃……

聞七倒是聞言看向了我:“冥後大人,請把那顆心臟賜給屬下!”

“那是小唯的,你找她要。”你們開心就好,這種血淋淋的交易不要找我。

聞七去找小唯交涉了,小唯不同意,當着他的面把心臟吃了下去。

小唯,說好做彼此的天使,你就給我看這麼血腥的畫面?!

聞七一臉菜色的走了回來。

寧寧安慰道:“好歹小唯也幫芳姨報仇了嘛!”

“也是……”聞七覺得似乎還挺有道理的,一臉的菜色又消了不少。

小唯吃完了心臟走到我面前,我有些好奇:“你怎麼在這裏?”

我不會是不知不覺又到了陰街吧。

小唯一臉苦惱:“還不是生意難做,只能來人間的鬼市擺擺攤了。”

趁着寧寧和聞七都不注意,她悄悄塞給我了一個小圓珠,同時還不斷的朝我使眼色。

要是我沒猜錯的話,那應該是她要我轉交給墨寒的,我點了點頭,不着痕跡的將東西放進了口袋。

正打算招呼了寧寧和聞七離去,一聲響亮的鑼聲突然從店鋪外傳來。

小唯臉色大變:“遭了!”

這畫面、這聲音,我怎麼這麼熟悉呢?

那滲人的鑼聲接連響起,我看向小唯,嘴角抽搐:“冥王冥後?”

小唯點頭。

寧寧咋舌:“紫瞳你不是冥後呢?”

“另一個……”

寧寧誤會是墨寒的冥後,一聽就炸了:“冥王大人還有其她女人?紫瞳你能忍?”

我無奈:“是墨淵……墨寒弟弟……”

“哦,那就好。”寧寧淡然了。

聞七和小唯的臉色都很菜,紛紛看向我,估計是都以爲墨寒墨淵兩兄弟勢不兩立,現在他們和我站在一起,怕被墨淵看見了連鍋端。

我揮了揮手:“你們該幹嘛幹嘛,我在哪裏墨淵又管不着。”

小唯和聞七鬆了口氣,兩人走出了店鋪,和其他鬼一起跪在了街上。

看着那頂紅紗幔軟轎越飄越近,我覺得,我也許有見小唯必遇墨淵出行裝逼的屬性。

反正墨淵被他哥揍成豬頭的模樣我都見過,我也不怕他在這裏裝逼,便打算和寧寧在店裏靜靜的等着他的轎攆過去後,再和聞七一起離開鬼市。

然而,那頂軟轎卻和在陰街時一樣,停在了小唯的店前。

冷墨淵你故意的吧!

寧寧見過墨淵一回,倒也不是太期待這另一位冥王。但是,當她看見軟轎裏下來的身影時,拼命的看我,又看外面,又看我。

“紫瞳,你怎麼在外面?不對!那隻鬼怎麼長的跟你一樣!”寧寧無比詫異。

我這纔想起來,凌璇璣和我是同一張臉,給寧寧解釋了一番:“那是凌璇璣,墨淵的妻子,冥後。不過,至於臉的問題,我也不知道爲什麼和她一樣。”

寧寧覺得不可思議。

隨即,我聽到了凌璇璣的聲音:“怎麼還有活人?”

我背對着她,她第一眼看到的是寧寧,便問了跟在她身後進來的小唯。

小唯是個不講義氣的,以爲墨寒不在,當即就賣了我:“那是墨寒大人妻子帶來的活人。”

不用回頭我都可以看見凌璇璣那一臉生氣的表情。

“慕紫瞳!”凌璇璣大喊一聲。

我轉過身去,望着那張我和自己一模一樣的臉,勉強擠出一絲笑意:“好久不見。”

要不是今天撞見,我都快忘了她了。瞥了眼上次在冥宮看見的傷口,只見凌璇璣脖子以下的皮膚已經完全好了,怪不得大搖大擺的出了冥宮。

“怎麼哪都能遇見你!”凌璇璣不快道。

“你以爲我想看你麼?”我同樣嫌棄道。

不過,這裏只有她一個人,墨淵怎麼不在?

也許是我看向屋外尋找墨淵的眼神被凌璇璣發現,這個愛吃醋的女鬼當即就發作起來:“墨淵不在,你不要妄想勾引他了!”

“你真的想多了……”我只是覺得墨淵比凌璇璣理性的多,有他在,至少我和寧寧的安全不是問題。

然而自以爲是的凌璇璣大人並不理我,反而是鬼鬼祟祟的打量了眼附近後,問:“墨寒不在嗎?”

這種時候當然不在也說在啦!

“在!”我道。

凌璇璣獰笑一聲:“你撒謊!墨寒肯定不在!”

“他真的在……”我善意的提醒着她。

“他不在!我感應不到他的鬼氣!” 許你一場愛情盛宴 凌璇璣堅持。

那你還問我幹什麼!

忽然,她拍了拍手,兩隻高大的牛頭鬼竄進屋內,站到了她身邊:“冥後大人有何吩咐!”

凌璇璣指着我大聲命令:“殺了她!魂飛魄散!”

牛頭鬼就要攻來,我將眉心的印記顯出,他們看見,一愣。

從紅鬼依舊是大統領就可以看出來,墨淵雖然繼任了冥王,但是,他並不猜忌冥宮裏墨寒帶出來的那批人。

而那些人,至今仍對墨寒心懷敬畏。

“事先說好,你們要動手,後果自負。”我特意指了指眉心的紅色曼珠沙華。

“冥宮……墨淵居然把冥宮給你了!”

“是墨寒!”我糾正。

“我不管!冥宮是我的!誰都不許給!啊啊啊啊啊……”凌璇璣抓狂的尖叫着,屋裏的人紛紛捂住了耳朵。

原本在我包裏睡覺的小小被吵醒,帶着一股起牀氣,化作憤怒的小鳥衝向凌璇璣,要把這個罪魁禍首燒成灰燼,我忙喊住了她:“小小回來!”

小小一個急剎車,撲騰着小肉翅憤憤看向了我:“麻麻……”

我生怕她一個不小心就把凌璇璣給燒了,招呼她回到我懷裏抱着後,安撫了她:“乖哈。”

小小撇撇嘴巴,打了個哈欠,蹭了蹭我臂膀,閉眼又睡了過去。

凌璇璣的尖叫聲在小小被我喊住的那一霎那就停了,現在一眼不眨的盯着我懷裏的小小,滿是不可置信:“三足金烏!”

“哼唧!”小小翻了個身。

我嘆了口氣,看了眼那兩隻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的牛頭鬼:“出去。”

牛頭鬼們如逢大赦,忙不迭出去了。

凌璇璣更是氣的直跺腳,一柄血色的長劍當即就握在了手中:“反正墨寒不在,我殺了你再殺了他們,墨寒要查也查不到我身上!”

我將小小塞給寧寧,幻出長劍相迎,實在是想不明白凌璇璣爲什麼這麼恨我!

兩人將小唯店裏掛在牆上的人皮毀了不少,又從店裏打到了店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