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叢中立刻一道光束射出將黑皮仆獸和戰將罩住,嗖的一下,黑皮仆獸和戰將消失不見,黑皮仆獸和戰將進入了一個一萬立方米的空間。

空間裡面較熱,溫度至少有三百度,並非常明亮,充斥著強烈的赤色光芒,三百度炙熱,黑皮仆獸和戰將倒無所謂,但強烈的赤色光芒卻是入一時不適應,感覺十分刺眼,下意識的眼睛閉上。

接著眼睛眯縫著適應了幾秒鐘后這才睜開眼睛,一看驚訝了,更是有些迷惑,空間中央部位,五行靈火燈變成五米巨大的燈,燈芯發出的赤色火焰達到三四米高。

符天正全身光溜溜閉著雙目懸空盤膝坐立在燈芯發出的赤色火焰中央,赤色火焰不斷的被符天吸納進入身體,似乎在修鍊特殊的什麼功法。

三個戰將垂首虛空而立在空間邊緣,黑皮仆獸十分輕聲沖著一個戰將問道:「老六,主人這是幹什麼?」

「呃,黑皮大哥,主人在修鍊呢,對了,主人說了,不是太大的事,不得打擾他!」戰將老六又道。

「這可怎麼辦?符魔界的所有工廠和屠宰場正在遭受大規模破壞,那個失蹤了兩天多的江帆被五行水獸控制了,這應該算是大事吧!」黑皮仆獸頓時鬱悶糾結道,有些不知所措。

「黑皮,說說外面什麼情況!」符天忽然眉頭皺起,停下吸納赤色火焰,睜開眼睛問道,雖然黑皮仆獸的聲音十分的小,但符天實力強大,還是聽到了,同時黑皮仆獸進入,他也察覺到了。

黑皮仆獸立刻將情況講述一遍,符天頓時面色變得難看起來,十分惱火道:「我靠,那個五行神器又出現了,五行火獸竟然追不上!呃,符陽珠竟然被江帆融合了!」

「主人,這該怎麼辦?要不要小的立刻召喚符神界的五行水獸過來相助?」黑皮仆獸提議道。

「不用了,讓符地的五行水獸過來相助很麻煩,也會被符地那傢伙譏笑!」符天想了想否決道。

「那小的要不要把江帆被控制的情況通知給符地手下的三屍凶?或者通報給陸飄羽符神主?」黑皮仆獸又問道。

「也不用!」符天神情變得古怪的搖頭道。

「呃,主人,符神界那邊不知道這情況,豈不是難以防範那被控制的江帆破壞工廠和屠宰場了?」黑皮仆獸呆了呆,忙提醒道。

「被控制的江帆融合了符陽珠實力強大了很多,再加上空間獸、五行獸,局面有失控的危險,這該怎麼辦?」黑皮仆獸十分擔心的問道。

「呵呵,不管了,讓他們去折騰吧,工廠被破壞也沒關係,反正以後可以重建!」符天面色陰晴不定,思索半晌后忽然怪異的笑道,竟是不放在心上了。

「呃,主人,現在才產出兩萬多斤血魂封印漿,距離您要求的三十萬近還差老遠,這工廠要是都被破壞了,那您的計劃豈不是無法實施了,您不是急著要嗎?」黑皮仆獸驚愕,十分不解道。

哈哈哈……符天沒說話,卻是發出的震耳欲聾的大笑,黑皮仆獸看著空中的符天莫名其妙,等符天大笑消停,這才訕訕道:「主人,您這是怎麼了?小的看不懂了!」


「嘿嘿,這幾日我終於領悟了五行靈火燈的真正妙用,再有五天,我身上被植入的封印不說全部解封,至少能解封一半,我的實力會暴漲,還怕什麼威脅?」符天十分得意的笑道。

「是啊,太好了,笑小的恭喜主人了!」黑皮仆獸頓時大喜,旁邊幾個戰將也是興奮不已跟著道賀起來。

「對了,主人,您剛才說日後再重建工廠,這是何意? 盛妻淩人 ,不懼怕威脅了,還需要重建工廠?」黑皮仆獸忽然想起什麼,驚訝道。

「五天後我可以出關了,是不懼怕威脅了,但還是需要血魂封印漿,不把五行繭房中的空間隧洞徹底的封死,日後麻煩會源源不斷,這豈不是令人煩惱!」符天悻悻道。

「哦,這樣啊,那這幾天小的需要做什麼?」黑皮仆獸恍然,問道。

「這幾天什麼也不用管,就在這裡,也不用出去了,把爛攤子扔給符地,讓他也急一急,讓他難受去,等我出去了再收拾他!」符天略一沉吟道。

「該死的符地,你不是得到了五行獸場嗎,還有五天的時間,了不起也就再煉製出兩隻五行獸而已,沒什麼了不起去的,五行獸算個屁,你最終還是難逃一死!」符天惡狠狠道。

「呃,還有那個江帆,嘿嘿,希望這幾天他能找到符陰珠,最好兩珠能成功融合,到時殺了他拿到陰陽二珠,就更加有利用價值了!」符天陰險的笑道。

「主人,江帆只是被控制了,沒必要殺了他吧,江帆其實能力蠻強有些本領的,收復他還是有不小的作用的!」黑皮仆獸猶豫了下替江帆說話求情道。

「這個到時再說,黑皮,你去立刻把五行火獸喚來!」符天不置可否,命令道。

「好的,小的這就去把五行火獸喚來開,對了主人,您說這幾天什麼都不用管了,那蟲子怪物還在繼續進攻符神界和符魔界呢!」黑皮仆獸應下,想了想提醒道。

「讓他們繼續全力抵抗蟲子怪物,必要時靠沿海的區可以撤離放棄,往內陸收縮集中不力量,已經給他們派去了五個魔神主,三個符神主,五天的時間應該能扛過去!」符天思索了會道。

「主人,那這幾天不理會符地那邊了嗎?要是符地那邊聯繫您也不搭理?」黑皮仆獸應下,問道。

符地冷笑道:「不管!」接著閉上雙眼不再說話,意念發出,開始繼續吸納五行靈火的赤色火焰,黑皮仆獸看了看立刻出了封印空間去召喚五行火獸回來。

江帆在山中等了分分鐘便收到女僕閃星的信息,心中大喜,五行水獸果然出現在海洋邊緣了,立刻從符咒世界喚出混沌神獸,交代幾句,混沌神獸帶著雙頭裂體獸飛離。

江帆立刻取出符訊球給陸飄羽發去訊息,略等了兩分鐘,江帆帶著納甲土屍迅速飛到工廠上空虛空而立。

納甲土屍很是興奮,不等江帆有所行動,裂空奪魄槍在手,一個猛子紮下,裂空奪魄槍揮動,轟的一聲便將工廠大門擊毀,搶著動手了。

納甲土屍動手了,江帆自然不去爭,風之眼遙視環視周圍萬里虛空搜索起來,等待屍凶到來。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已經翻臉,符天和符地都沒出來,趁機趕緊的動手,削弱他們的勢力,反正這些傢伙沒任何正面作用,要是能抵抗蟲子怪物的話,還不不一定會動手。

江帆一直有個疑惑,為何這些強大的傢伙不去消滅蟲子怪物,符天的手下是這樣,符地的手下也是這樣,包括獨立的人形骷髏蟲也如此,其中必定存在什麼特殊的原因,但一直沒有得到答案。

納甲土屍很快摧毀工廠,江帆和納甲土屍來到附近幾十裡外的屠宰場,納甲土屍繼續破壞,江帆繼續盯著周圍的虛空,納甲土屍才將屠宰場搗毀,一個屍凶便出現在江帆的視線中。


「傻蛋,屍凶來了!」江帆道。

納甲土屍更是興奮了,他喜歡搞破壞,更喜歡找到一個差不多的對手大戰一場,立刻道:「主人,小的來迎戰!」

「好吧,不過我要先和屍凶說兩句,等我指令再動手!」 無敵撿漏系統 ,話才落音,屍凶便出現在空中。

屍凶一眼便看到江帆,怔了怔驚訝道:「江帆,你怎麼在這?這裡是怎麼回事?」符地已經將江帆的氣息烙印在屍凶的記憶中,雖然不認識,但通過氣息還是辨認出來了。

「江帆?江帆是誰?你是誰?」江帆裝糊塗的反問道。

「你不是江帆?」屍凶愕然,質問道,詫異了,難道自己弄錯了,不對啊,感覺氣息並沒錯。

「你神經病吧,莫名其妙!」江帆罵道。

屍凶氣結,更加糊塗了,「我靠,什麼情況,怎麼不承認?這傢伙的氣息和主人烙印給自己的氣息一摸一樣啊!」想不明白,暫時壓了壓怒火,看了看一地狼藉,喝問道:「這裡是你破壞的?」


「你到底是誰?好像符天和符地都兩個傢伙都沒有你這種手下吧,你要與符天和符地無關就立刻滾蛋,不然滅了你!」江帆不答,而是兇狠的喝道。

「我靠,你瘋了吧,我是主人符地的手下大屍凶,你真的不是江帆?難道您忘了你是主人符地的僕人的身份了?」屍凶氣憤之餘更多的是驚愕,十分的困惑的問道。

主人交代了,江帆是安插在符天那邊的姦細,自己人,怎麼這廝情況不對?要說反水投靠符天說得過去,但怎麼都翻臉了,兩邊都不認,這不是找死嗎?

「呸,我怎麼可能會是符地那老狗的僕人?我是五行水獸大王的僕人,五行水獸大王有令,命我和空間獸兄弟搗毀工廠!」江帆叫囂道。

「五行水獸大王的僕人!……呃,你腦袋沒問題吧,五行水獸與我是兄弟,也是主人符地的手下,怎麼可能搗毀工廠搞破壞?與空間獸也扯不上關係啊!」屍凶頓時驚詫了,簡直不敢相信了。

「我靠,真是莫名其妙,遇上黑皮仆獸,黑皮仆獸那傢伙說我是符天的僕人,現在好,你這傢伙蹦出來也說我是符地的僕人,全他娘的瘋了!」江帆故意感慨道。

「呵呵,真滑稽,五行水獸大王是來執行消滅符天和符地的任務的,怎麼會是符地的手下?」接著江帆十分好笑道。

「不和你扯蛋了,你既然是符地的手下,那你就去死吧!」江帆惡狠狠道,身形爆閃後退幾百米,朝著納甲土屍揮手,接著迅速取出符訊球給陸飄羽發出訊息。

「刺破天!」納甲土屍早就不耐煩了,看到江帆的手勢,立刻撲向屍凶,催動黑色墓碑,裂空奪魄槍揮動大吼,狂暴的黑色氣芒襲出。

屍凶嚇一跳,急忙手一揮,一道綠色光芒射出,轟的一聲巨響,屍兄倒退十餘米,納甲土屍也是被震退十餘米,勢均力敵。

「我靠,竟然有些本領,再來,螺旋碎裂殺!」納甲土屍有些驚訝,更是激起了戰意,怪叫一聲,再次撲去,裂空奪魄槍揮動全力攻出。

屍凶更是震驚了,沒想到納甲土屍竟然這麼厲害,似乎與自己實力相當,看到納甲土屍兇猛的撲來,也是凶性大發,怒吼一聲全力迎上。

轟的一聲巨響,強勁的能量氣旋蔓出,地面飛沙走石,颳得江帆身上衣服撲啦啦作響,不是催動符咒能量,根本就站立不穩。

屍凶倒退二十餘米,一張口噗的一聲吐出大口綠色鮮血受傷了,納甲土屍退出十幾米停下,也不好受,渾身氣血翻湧,但沒受傷,佔了上風略勝一籌。

「螺旋衝擊鑽!」納甲土屍看到屍凶吐血,頓時大喜,精神百倍,大吼一聲揮動裂空奪魄槍快如閃電的撲去。

屍凶大驚,沒想到竟然被納甲土屍打傷了,頓時心生寒意,看到納甲土屍又來了,這次沒敢硬拼,急忙閃身移出三四里遠躲避。

納甲土屍撲了個空,屍凶才站定,觀戰的江帆發動了,意念發出,使用穿越石位移驟然出現在屍凶身側七八十米,催動符陽珠,轟出一道白芒。

屍凶沒想到江帆會發動襲擊,也沒想到江帆實力暴漲,一個躲避不及,倉促間釋出護體能量,砰的一聲被擊飛,一大口綠色鮮血飛濺虛空,重傷了。

納甲土屍立刻飛撲過去要發動致命攻擊,卻是收到了江帆的傳音,「傻蛋,不要弄死它,做做樣子把它嚇走!」

「刺破天!」納甲土屍驚訝,十分不解,但還是依言放慢了些速度,大吼道,裂空奪魄槍揮出,只使用了五層力道。

屍凶噗通掉地上,一個翻滾爬起,一看納甲土屍來了,嚇得魂飛魄散,急忙閃移消失逃走,轟的一聲,站定的地面被納甲土屍擊出一個深達三四十米的深坑。

「主人,為什麼要放走這個大屍凶?」納甲土屍閃身來到江帆面前,傳音問道。

「我也不想啊,但是沒辦法,符天那邊好像並沒有將我被控制的消息通報給符地這邊,只有靠屍凶來傳遞這個信息了,不然符地有可能會對我其他界的親朋好友下手報復!」江帆無奈的嘆道。

「呃,難怪主人要和這個屍凶說那些話了,小的一時還莫名其妙呢!」納甲土屍恍然大悟,想了想有些懷疑道:「主人,符地會相信嗎?」

「問題應該不大,我已經通知陸飄羽了,他會告訴大屍凶,說黑皮仆獸發來通報,我被空間獸抓住用控魂蠕蟲控制了!」江帆道。

「傻蛋,吃蛋那邊正和另一個屍凶處在僵持中,我們趕緊過去,這個屍兄不能留!」江帆又道,說出地點,納甲土屍馱著江帆全力飛去。

群山中的一座山頭上空,混沌神獸小嘴巴大張,發出強大的吞噬之力攝住了三十餘米外的一個屍凶,屍兄在苦苦掙扎,混沌神獸貪心不想殺死屍兄,而是想吞噬了,故此比直接殺了難度大不少。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這個被混沌神獸攝住的是二屍凶,此時十分的驚恐,渾身被強大恐怖的吞噬之力包裹著,連魂念傳輸都無法發出求援,死撐著,在緩慢的飛向混沌神獸的口中。

納甲土屍馱著江帆很快趕到,納甲土屍道:「主人,小的去助吃蛋一臂之力!」

「不用,我說幾句話就可以解決了!」江帆笑道。

閃身飛到屍凶附近三十餘米遠懸停,大喝道:「屍凶,你的大屍凶已經被我殺了,你還不老老實實的被吃,這樣撐著有意思嗎?」

本就扛不住的屍凶看到江帆和納甲土屍驚愕,聞言大駭,頓時一鬆勁,嗖的一下便被混沌神獸給吸入口中吞下。

「我靠,這樣也行!」納甲土屍驚訝了,江帆笑道:「屍凶已是強弩之末,心理上一恐慌自然就徹底歇菜,這是心理戰!」


「吃蛋,雙頭呢,有雙頭幫忙也不用半天的吃不下啊?」江帆看了看左右問道。

「媽媽,是吃蛋讓雙頭去繼續搗毀其他地方的夠工廠的,吃蛋能對付這個屍凶的!」混沌神獸答道,確實,江帆不來打岔分神,再有頂多分分鐘也能吞噬屍凶。

「好了,我們現在抓緊時間破壞其他地方的工廠和屠宰場!」江帆笑了笑道,忽然江帆面色一變,眉頭皺起,納甲土屍忙問道:「主人,怎麼了?」

「被神器閃星吸引的五行水獸回撤了,應該是收到了大屍凶的訊息趕過來了!」江帆答道,一邊給女僕閃星發出指令,讓神器閃星尾隨五行水獸,隨時彙報方位。

「呃,雙頭已經分出裂體去各處的工廠了,要是遇上五行水獸就危險了,是不是召回雙頭?!」納甲土屍吃了一驚,忙提醒建議道。

「不用,讓雙頭繼續,該和五行水獸照個面了,正好五行水獸對五行水獸!」江帆腦筋急轉迅速做出決定,符天那邊沒有通報情況,五行火獸也應該不會過來。

「傻蛋,吃蛋,我們走,朝著北方飛!」江帆吩咐道,拍了拍混沌神獸的小腦袋,混沌神獸立刻變身五六米高大,馱著江帆和納甲土屍全速飛行。

一路上江帆根據女僕閃星傳遞來的信息修改飛行方向,兩三分鐘,還有三萬餘里便相遇了,江帆腦筋急轉,喚出神火不滅分身,接著意念發出,調動水元素包裹全身堆積,變成五六米高大黑人。

「放慢速度,傻蛋,吃蛋,待會你們兩個全力對付屍凶,速戰速決,五行水獸我來對付!」江帆叮囑道,神火不滅分身由納甲土屍馱著。

「好的,主人,等小的和吃蛋拿下屍凶再幫助主人對付五行水獸!」納甲土屍應了聲提議道。

「呃,不要你們幫忙,只會越幫越忙,拿下屍凶你們立刻進入神器閃星,你們的實力還是遠不及五行水獸,無法承受一擊的!」江帆立刻反對道,一邊風之眼遙視前方。

納甲土屍悻悻無語,混沌神獸沒吭聲,倒是有自知之明,分分鐘,前方一隻屍凶趴在五行水獸背上出現在江帆視線,在七八千裡外急速飛來。

「傻蛋,吃蛋,你們留在這等待機會,待會我攻擊五行水獸,五行水獸必然要甩開屍凶,你們立刻對屍凶下手!」江帆道,接著閃身前飛百餘里虛空懸停。

很快背著屍凶的五行水獸出現,在江帆前方十餘里遠的位置停下,看著江帆不住的打量,十分的驚訝,五行水獸背上的屍凶也是震驚了,怎麼又來了一隻五行水獸?

此時神器閃星在五行水獸後面六千里停下,等待機會,女僕閃星已收到江帆的指令,一打起來便接近過來,盯住五行水獸,必要時對五行水獸發動能量攻擊進行干擾牽制。

「你怎麼和我一摸一樣?」五行水獸看著江帆忽然發問道。

「我靠,這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既然和我一摸一樣,那我們就是同類了,你做我的小弟吧,跟著我混!」江帆聽的好笑,這五行水獸有些憨啊,一副神氣活現的樣子喝道。

「切,你做夢去吧,我的主人是符地,你跟著我混怎麼樣?」五行水獸皺皺眉斥了句,反過來要求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