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可嘉下意識的向着宋壹的方向望去,急急的說道:“你不要在宋壹哥哥面前血口噴人!宋壹哥哥是不會相信你的!”

謝文雅冷笑一聲,“你裝了這麼多年的白蓮花,難道說智商也隨之一點點變低了嗎?你以爲我若是沒有證據,能當面將這話說出來嗎?”

謝文雅似笑非笑的揚起眉毛,早在莫可嘉往她這裏安排眼線的時候,她也順便將她的心腹安排在莫可嘉的那裏,莫可嘉自認爲自己可能有多麼的瞭解她,但是實際上她對莫可嘉的瞭解也並不算少。

宋壹對這兩個女人的吵鬧依舊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模樣,一雙視線一直在曲雨欣的身上,自從他看到曲雨欣之後,便感覺有一股暖流緩緩進入到了自己的心田。

他現在完全不想理會莫可嘉和謝文雅這兩人,就想找個機會抓住坐在沙發上的這個女人好好的將任何事情問個明白。

而曲雨欣同樣沒有功夫去想他們的事情,眼下她代孕的事情已經被宋壹知道,若是宋壹打算要將孩子打掉,那麼她父親的賭債將如何是好?

謝文雅和莫可嘉依舊吵得不可開交,莫可嘉見謝文雅當真有種孤注一擲的模樣,心中忍不住有些擔心,萬一謝文雅手中當真攥着她的把柄,被宋壹知道,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莫可嘉抽泣了兩聲,立刻躲在了宋壹的身後,一副受人欺負的小白花的模樣,“宋壹哥哥,姐姐對我實在是太兇了,我們還是走吧,再在這裏待下去,說不定嘉兒會被姐姐壓制死的。”

莫可嘉拽了拽宋壹的袖子,宋壹纔回過神來,莫可嘉揚着腦袋用一雙水汪汪似哭非哭的模樣看着宋壹。

宋壹對這兩人的話多多少少的聽到了一些,剛剛還一副盛氣凌人模樣的莫可嘉轉眼間的模樣就變成了溫柔可人的模樣。宋壹也不想深想,在他的印象當中,莫可嘉一直是一副溫柔的樣子。 宋壹伸出手來拍了拍莫可嘉的肩膀,輕聲說了一句,“不會的,你想多了。”

他雖然對謝文雅沒有什麼好印象,但是莫可嘉在他這裏的地位謝文雅可是清楚的。

而且毫無疑問,謝文雅是一個聰明的人,她當然不會讓莫可嘉在這裏太過難堪。

看着宋壹的模樣有些不爲所動的意思,莫可嘉臉上的神情頓時更加的委屈了,“宋壹哥哥,我們走吧!嘉兒實在在這裏待不下去了!”

莫可嘉現在在宋壹面前所表現出來的一幕可憐異常,完全就是一個隨時都可能被風摧殘的小百花的模樣,但是在謝文雅看來宋壹這個男人就偏偏吃莫可嘉這一套。

站在莫可嘉對面的謝文雅見莫可嘉這麼一副求安慰的模樣,噁心的翻了一個白眼。

不過今天莫可嘉還算是識時務,謝文雅也懶的再和莫可嘉糾纏,畢竟如今最重要的事情已經解決了。

宋壹就按莫可嘉實在委屈,而且滿臉淚水,被莫可嘉拉着就離開了頂樓臥室。

宋壹和莫可嘉這兩人前腳剛走,後腳謝文雅雙腿一軟就癱倒在了地上,好險好險,差一點她的人生就要被莫可嘉這個賤人給毀了。

謝文雅長長的舒出一口濁氣,感覺直繃緊的弦終於可以放鬆了下來。

而從前到後觀看了這一出大戲的曲雨欣,心中的感受卻是異常凌亂。

這些人,不管是謝文雅莫可嘉和兩個女人還是宋壹這個男人,他們都是感情的爭奪者,而她就是被捲入這個風暴的無辜受害者。

等這個孩子生下來,她定然要離開這裏,和這裏的人再無一點關係,她可以繼續上她的大學,她的美好人生完全可以重新開始。

“夫人,我們要不要把曲小姐送到別的地方去?”謝文雅的助理突然開口問道。

因爲助理的突然出聲,不管是癱倒在地上的謝文雅還是思考今後打算的曲雨欣紛紛緩過神來。

謝文雅藉着助理的胳膊從地上站了起來,想到今天的局勢蹙了蹙眉毛,“不用,派幾個人寸步不離的保護曲雨欣,不能讓曲雨欣出任何的差池,若是有可能的話,少讓曲雨欣出去。”

現在曲雨欣的存在已經完全暴露在了宋壹和莫可嘉的眼前,若想要確保孩子的安全,只能將曲雨欣放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否則誰也護不住曲雨欣以及曲雨欣肚子中的孩子。

宋壹雖然知道了實情,但如果這個孩子真的生下來,爲了家族的面子,他斷然也不會把這件事情公諸於衆。更何況,這是他的孩子。

……

“砰!”

“嘩啦——”

“這個該死的賤人!”剛回到自己住所的莫可嘉胳膊一甩將桌子上的東西統統摔在了地上,一雙眼睛透着凜冽的寒光,那樣子恨不得將謝文雅挫骨揚灰。

“謝文雅!爲了宋家少奶奶的位置你竟然算計到了宋壹哥哥的身上,竟然敢威脅我!說什麼我也不能放過你!”莫可嘉的眼中閃過一抹陰鷙,拿起手機直接給一人打了電話。

半晌之後,一個帶着墨鏡帶着帽子穿的嚴嚴實實的人出現在了莫可嘉的院落。

“你要解決的人,身份是個大問題,恐怕這些錢不足以讓我跑一趟。”這個男人壓低了聲音,直接和莫可嘉說道。

莫可嘉視線環顧四周,“錢不是問題,只要你乾乾淨淨的幫我解決了這個賤人,錢隨便你說。”

次日一早,一條新聞傳遍了街頭巷尾,徹底在整個上流社會的圈子熱鬧了起來。

“宋氏集團少夫人於昨晚遭遇車禍,肇事者已逃逸,據悉宋氏集團少夫人傷勢沉重,現已住院進行搶救。”

新聞發佈內容之下還有一個監控視頻,視頻中清楚的記錄了謝文雅的行車過程。

昨晚,謝文雅自己一人開車去宋家別墅的半路上突然被一輛超速的車撞下了車護欄,送到醫院急救時,醫生髮現謝文雅的肝臟已經被撞裂了,情況十分危險。

宋壹是早上得到的消息,對謝文雅突然發生車禍這件事情很意外,放下手中的工作便去了醫院去看謝文雅。

不管謝文雅做了什麼,不管他喜不喜歡謝文雅,謝文雅在名義上都是他的妻子。

宋壹到醫院的時候,謝文雅已經醒了,罩着氧氣罩,看起來整個人很虛弱的樣子。

對於宋壹出現在病房,謝文雅完全沒有預料到,看到走進來的人,謝文雅有些艱難的扯了扯嘴角,“沒有想到,現在你竟然還願意見我。”

宋壹蹙了蹙眉毛,看着虛弱的如同風一吹就會消失的謝文雅,一時之間還沒有緩過神來,昨天謝文雅一副喋喋不休盛氣凌人的模樣還在他的眼前,他實在很難想象今天一見這個人就到了病危的時刻。

宋壹過來的時候已經聽謝文雅的主治醫生說了,謝文雅的情況很不好,恐怕今天就是他們夫妻最後一面了。

宋壹坐在了謝文雅的病牀邊,目光沉沉的看着謝文雅,“不要擔心,我會想辦法的。”

謝文雅苦笑一聲,沒有想到她一腳已經踏進陰曹地府了,宋壹竟然還跟她說想辦法,這是在擔心她嗎?還是不想讓她害怕?

“我的身體我自己清楚,現在一分一秒過去,對於我來說流走的就是生命,不過宋壹,我們夫妻兩年,我又追求了你這麼多年,你有沒有喜歡我一點點?”

謝文雅一臉期待的看着宋壹,希望能從宋壹的口中聽到她大半輩子所追求的答案。

宋壹沉默,雖然謝文雅已經是瀕死之人,但是他無法做到在這種情況開口騙她,哪怕是讓她安心也不能,宋壹沉默了半晌,在謝文雅期待的眼神慢慢轉爲晦暗的時候,宋壹緩緩開口,“抱歉。”

謝文雅輕笑一聲,她就知道,即便她現在已經離死不遠了,也不應該期待這個男人騙一騙她,或者對她有些改觀。

謝文雅不由得想到自己走過的一生。

小的時候,她一直遠遠跟在宋壹的身後,宋壹留給她的從來都只是一個背影,而長大後,她如願成爲了宋壹的妻子,但是等來的是宋壹更爲深刻的厭惡,她這一生都在圍繞着這個男人,但是這個男人卻從來沒有爲她停留。 謝文雅的雙眼不由得有些溼潤,早知今日,她根本不會喜歡上宋壹。

謝文雅的視線又落在了即便到了如今臉上的神色也沒有什麼變化的男人的身上,“能答應我一件事嗎?”

“好。”

謝文雅輕笑一聲,心臟突然的疼痛感覺身體就要裂開了,謝文雅連連咳嗽幾聲才說道:“放過….那個孩子….”

說完這句話之後,謝文雅感覺自己的口腔、鼻腔中滿是血腥味,就連呼吸也有些困難,閉上了嘴等着宋壹的回答。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

宋壹聽見謝文雅提到的事情竟然是那個孩子,不由得怔愣了一下,自從他知道那個孩子的存在之後,他從來沒有下定決心要將那個孩子打掉。

雖然說那孩子是謝文雅算計來的,而孩子的母親的身份他也不知道,完全可以說這孩子來的不清不楚,也理應將那孩子打掉,但是每每想到這裏,心中就極爲不舒服。

宋壹注意到謝文雅有些期待有些忐忑的眼神,淡淡的點了點頭,“我答應你。”

而謝文雅在聽到宋壹的回答之後,心中的大石頭驀地放進了肚子,像是心滿意足般的緩緩閉上了眼睛。

謝文雅離開了,宋壹看着病牀上漸漸變得冰冷的謝文雅,一雙深邃似海的眸子浮浮沉沉。


“少爺,夫人的後事….”

“該怎麼辦怎麼辦,順便查一件事。”

謝文雅的葬禮辦得十分莊重盛大,宋壹一身黑色的西裝出現在禮堂中,臉上的喜怒不形於色,沒有半分的表情。

參加葬禮的都是些上流社會的人,有宋壹工作上的人,還有不少都是謝文雅的圈中好友。

而謝文雅的表妹莫可嘉哭得上氣不接下去,原本跟在謝文雅身邊的助理一直感覺謝文雅的車禍有問題,自莫可嘉出現在禮堂中的時候,助理就一直將似有似無的視線往莫可嘉的身上瞟。

監控錄像早已曝光,能十分明顯的看出撞向謝文雅的車是一輛報廢車,駕駛座上的人蒙的嚴嚴實實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件事情是預謀出來的。

果然就看見莫可嘉一直低着頭乾打雷不下雨,臉上半滴淚水都沒有。

見此,助理心中已經有了幾分的確定,這件事情很有可能是莫可嘉的手筆。

“宋壹哥哥,姐姐怎麼會…明明前幾天姐姐還好好的,怎麼就出了車禍呢!宋壹哥哥你一定要幫姐姐找到那個肇事者,讓姐姐得以瞑目。”

莫可嘉見宋壹往她的方向走來,哭得更厲害了,頓時鼻涕眼淚全都出來了。

莫可嘉像是一個沒有骨頭的蟲子一軟軟軟的粘在了宋壹的身上,宋壹蹙了蹙眉毛,伸手拍了拍莫可嘉的後背。

“不要太難過,不管誰是殺害你姐姐的兇手,我定然不會放過她。”

正在哭嚎的莫可嘉的動作微微一頓,心中突然打了一個寒顫,但是想到她僱的那人辦事趕緊利落,根本查不到什麼蛛絲馬跡,心中就又平靜了下來。

隨即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開口說道:“宋壹哥哥,姐姐現在已經走了,那個女人肚子裏的孩子更不能留下,宋家的孩子不能這麼不清不楚,而且宋家少夫人去世是衆所周知的事情,突然冒出一個孩子出來實在難以向外界交代。”

“那孩子,我有自己的打算。”

宋壹淡淡的回了莫可嘉一句,先且不說他已經答應了謝文雅要留下那個孩子,就算謝文雅沒提這個要求,那個孩子他也,不會輕易說打掉就打掉。

而莫可嘉如同聽到了什麼難以接受的事情一般,驀地瞪大了眼睛,“宋壹哥哥,那個孩子萬萬不能留下!他會給宋家給你蒙羞的啊!”

莫可嘉說話的語氣近乎崩潰,她費盡心機將那個大的解決掉了,萬萬不能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還有一個小的擋她的路!

“那是宋家的孩子,你以爲旁人有資格置喙孩子去留的問題?”宋壹看向莫可嘉的眼神微冷,現在謝文雅走了,但是那個孩子也是他宋壹的,他宋壹的孩子什麼時候輪到旁人說三道四!

莫可嘉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模樣的宋壹,宋壹的確爲人冷漠不易接近,但是對她卻十分寬厚溫柔,從來沒有用這樣冷漠的語氣同她說過話。

莫可嘉的眼淚頓時就流了出來,“宋壹哥哥,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說我也是旁人嗎!”

宋壹有些疲憊的嘆了一口氣,語氣微緩的說了一句,“這件事你不要插手。”

“少爺,有結果了。”

就在這時,宋壹的手下突然走了過來,低頭和宋壹說了幾句話。

宋壹轉身看向莫可嘉,“我還有事情,你自己回家。”

話落,立刻擡腿離開。

原本莫可嘉還打算和宋壹說的話就這麼被噎了一下,莫可嘉看着直接丟下她徑直離開的宋壹,冷哼一聲擦了擦臉上的淚水。

幽幽的目光落在了謝文雅的靈堂,略微陰森的一笑,“當初你乖乖的將那個位置讓出來不就好了?何苦走到這一步,還有你那千方百計讓人懷上的孩子,任何一個絆腳石我都不會讓他留在世上!”

宋壹到了宋家別墅之後,他那個手下將調查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彙報給了宋壹。

“少爺,我們已經查到撞向夫人的車子,車子出自當地的一夥黑幫,這個黑幫的成員是受到了僱傭纔出手撞死夫人的。”

僱傭?

宋壹略微眯了眯眼睛,這和他預料到的的確分毫不差,但是僱傭黑幫成員的人是誰呢?

謝文雅的交際面廣,有時候又擺出一副盛氣凌人的模樣,說不定恨上謝文雅的當真會有幾人。

宋壹擡眸看了一眼自己的這個手下,“你繼續說。”

“是,經過我們的威逼利誘,黑幫的人供出了背後的金主…”說到這裏,那人臉上的神情有些猶豫。

宋壹蹙眉,“說,是誰!”

“是莫可嘉小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