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輕舞嬌軀一顫,登時心裏生出了一塊陰影面積。

她幽怨地盯着白小鳳,姑奶奶這是遭鄙視了?

夭壽了啊!

這傢伙自己能開掛,他還以爲所有人都能開掛呢?

心,好累喲。

莫輕舞深吸了一口氣,道:“這樣吧,我回去上報家主,舉全族之力爲你鑄造這法寶劍,至於品階,能有多高就有多高吧。”

“可以。”白小鳳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得不到天階法寶,但舉干將莫邪世家的全族之力鑄造出來的法寶劍,品階也肯定低不到哪去。

至少,會比師父留給他的劍和碰瓷來的那柄玄階下品劍強吧?

有一把趁手的法寶劍在手,能將戰力全部發揮出來再說。

至於更高階的法寶劍,以後再想辦法就是了。

“不過……”莫輕舞頓了頓,有些猶豫道:“我現在也沒帶什麼東西,無法幫你鑄劍,這事情,還得你到我們干將莫邪家再行商談,另外,想要鑄造高品階法寶劍,所需要的材料也是無比龐雜且昂貴的,這些材料,都得你自己尋找。”

“沒問題。”白小鳳笑着擺擺手,他剛從天師聯盟的藏寶閣裏拿了一大堆材料呢,現在簡直富得一匹。

鑄劍的材料,完全不叫事。

和莫輕舞商量好後,問清楚莫輕舞的地址,約定好時間,然後白小鳳就離開了。

等白小鳳走後,莫輕舞冷若冰霜的俏臉上勾勒起一抹狡黠的笑容:“嘿嘿,項家和諸葛世家都想着請他登門一敘,還是姑奶奶技高一籌,三言兩語便是邀請到他去家族裏。不過,他能來找我,也是緣分呢。”

頓了頓,莫輕舞臉上的笑容越發的得意起來:“要是讓項天明那大猩猩和諸葛小騷蹄子知道了,不知道他們氣不氣呢?”

下了樓。

華青月忙湊了上來,一臉驚駭地看着白小鳳:“你,這麼快?身體不至於這麼虛吧?”

白小鳳虎軀一震,華娘娘這死娘炮,自己娘們唧唧,可腦子裏倒是污的挺像個爺們。

他白了華青月一眼:“本大爺是去說正事。” 骨錢令 說完轉身就走。

華青月眯着眼睛,嗤笑了一聲:“呵呵!口是心非的傢伙,睿智如我,還看不透你?嘖嘖,身體真夠虛的,上次吃的蛟龍腰子一點作用都沒有呢。”

說完,華青月忙跟上了白小鳳,問道:“現在你有啥打算啊?”

“回濱海,這地方待着也沒啥意思。”白小鳳邊走邊說,心裏又補了一句:還是和陳靈兒宋楠楠她們待在一起舒服。

然而。

讓他沒想到是,話音剛落,華青月就說:“好的,我這就回家收拾東西。”

白小鳳猛地一激靈:“你要跟我去濱海?”

“嗯。”華青月點點頭。

白小鳳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華娘娘,你丫不好好在家裏待着,跟着本大爺幹嘛?咋地,想着和本大爺一起過年呢?”

一聽白小鳳不帶他,華青月登時急了。

他狠狠地一跺腳,脫口道:“哼!家主說了,我都是你的人了,爲什麼不讓我跟着?” 轟隆!

白小鳳如遭雷擊,登時風中凌亂了。

娘希匹的!

華娘娘果然另有所圖,敢情華長生昨晚上喝醉了說的不是胡話,是心裏話呢?

白小鳳直接捏起了右拳,舉到了華青月的臉前:“華娘娘,你是不是想感受一下砂鍋一樣大的拳頭打臉的滋味?”

華青月一臉黑人問號???

緊跟着,他嬌軀一顫,忽然反應了過來。

該死!

自己在說什麼胡話?

他忙解釋道:“錯了,我說錯了!我的意思是,家主都把《黃泉寶藏圖》殘片給你了,你爲什麼不讓我跟着?今天早上家主登門道歉的時候,你可是答應過的呢。”

白小鳳神情緩和了一些,對嘛,這節奏纔是正確滴。

他放下拳頭,惱火的揉了揉發脹的太陽穴:“可華前輩說的是你危難時刻照拂你,不是讓你跟着我混呀。”

開玩笑!

他又不傻。

讓華青月跟着,完全就是利大於弊呢。

我靠種花洗冤發家 就華娘娘這顏值、身段、神態,簡直比女人還女人。

即便是陳靈兒那種極品大美女見着他了,都得自慚形穢。

死娘炮的戰鬥力簡直爆表了呀。

要是帶着他混,那以後還怎麼愉快地和妹紙玩耍?

白小鳳甚至腦補出了,以後和漂亮妹紙玩耍的時候,那些妹紙一看到華青月時的畫面,和她們將會說的話。

她們肯定會說:你都有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了,怎麼還在外邊拈花惹草?簡直禽獸!

想到這,白小鳳狠狠地一哆嗦,mmp,好絕望的畫面。

華青月跺了跺腳,嗔怒道:“我不管,反正以後就跟着你混了,不然你就把《黃泉寶藏圖》殘片還回來。”

“……”白小鳳。

好絕望。

好痛苦。

完全沒法拒絕呀。

《黃泉寶藏圖》殘片這樣的重寶,怎麼可能還嘛?

這輩子都不可能還的!

他狠狠地一咬牙:“成交,跟着我混,但你得先答應我,本大爺和小姐姐出去玩的時候,不許摻和。”

“切,誰稀罕啊。”華青月翻了個白眼,滿臉不屑。

身爲華家第一天才,地位斐然,別說在華家是萬衆矚目了,即便放在民間,那也是如同皓月繁星耀眼般的人物。

別說尋常女孩子了,就算是那些富家白富美、極品大明星,乃至陰陽勢力的一些絕色女道友,都上趕着往他身上撲呢。

要不是這些年沉迷修煉,真的在憑實力單身,他的孩子估計都開始打醬油了。

回到住宿樓,白小鳳就發現大長老在屋裏邊。

他正好要跟大長老告別,現在遇上了,也算是省事了。

沒等他說話呢,大長老卻早就知道了。

大長老笑着說道:“老夫已經從掌教那知曉了,也不留你了,你先回濱海,至於金陵分部那邊,老夫會和掌印人打招呼,你隔天帶着信物去金陵分部報個道就行了。”

白小鳳點點頭,和大長老告別後,就帶着華青月離開了天師聯盟總部。

……

回到賓館。

白小鳳先將豆豆和皮皮支走,畢竟等下還有天師聯盟的人過來送寶物。

他可不想豆豆和皮皮的事情也落到天師聯盟的眼睛裏去。

不說豆豆,光是皮皮這件事,就足以驚悚衆人了。

一隻蛟龍鬼做鬼僕,在陰陽界,可沒多少人能有這個資格。

等了半個小時,十個被塞得滿滿當當的行李箱便被天師聯盟的人送了過來。

華青月看得一陣咋舌,有些驚愕道:“你怎麼這麼多獎勵?”

“這不是第一名的標配麼?”白小鳳隨口說道。

華青月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你想多了,往屆召集令,哪怕是和真龍天驕令等級一樣的召集令,第一名獎勵也只有你的十分之七。”

白小鳳微微一怔,隨即就釋然了。

估計這也是風長卿的拉攏手段,收徒這件事就能看出來。

天師聯盟召開了那麼多次召集令,也沒聽說有幾人能拜到風長卿的門下。

“或許是因爲本大爺實力太強,天師聯盟覺得不多給點,心裏過意不去呢?”白小鳳笑着迴應道。

隨後,他便通過“魂血”將皮皮豆豆召了回來。

等到天色暗下去後,辦理了退房手續。

兩人兩鬼帶着十個大箱子找了個偏僻的地方,白小鳳讓皮皮變成了蛟龍本尊狀態,一股腦的馱着十個箱子飛回濱海。

晚上十點。

磅礴的陰氣從天而降,籠罩了鬼宅公寓。

轟!

夜深人靜中,一頭龐然大物從天而降,落在公寓天台上。

正是白小鳳一行!

“皮皮,你的速度可真夠慢的。”白小鳳伸了個懶腰,從皮皮身上跳了下去。

“怪我咯?”皮皮有些埋怨,“要不是你怕驚擾到人類,本龍直接一路狂飆,太陽落山,月亮初升的時候,咱們就到家了。”

身爲高貴的龍,被自己主人質疑速度這種事情,皮皮覺得很受傷。

夭壽啦!

不知道龍最擅長的就是遨遊九霄,騰雲駕霧了麼?

雖然本龍是低配版的蛟龍,但是龍,都很快的好麼?

白小鳳翻了個白眼:“你是怪我咯?”

正幽怨的皮皮隨口繼續埋怨:“你說呢?就拿降落這事來說,不是你怕驚擾到人,愣是讓本龍在上空盤旋了幾百圈,旋的龍都快暈了才落下來的麼?”

話音剛落,豆豆忽然說道:“皮皮,忽然發現你蠢萌蠢萌噠。”

咦!

大姐頭這是啥意思?

沒等皮皮鱔想明白呢。

白小鳳已經把所有行禮搬到了天台上,他笑着拍了拍皮皮龍,道:“既然你這麼會埋怨本大爺,那你再上天盤旋個三百圈?”

“……”皮皮。

好絕望。

好痛苦。

龍都要暈龍了啊喂!

轟!

磅礴的陰氣沖天而起,直貫雲霄。

白小鳳仰頭看着在高空玩着大風車的皮皮鱔,心滿意足的點點頭。

然後便和華青月豆豆帶着十個大行李箱回到了鬼宅。

忙活了這幾天,白小鳳也沒睡個好覺,明天一大早還得去金陵分部報道。

一進屋,他把行李箱往地上一扔,然後就自顧自的進臥室睡覺去了。

後邊跟進來的華青月一見滿地裝着寶物的行李箱,忙對白小鳳喊道:“這裏邊可都裝着重寶呢?你這麼隨地亂扔,不怕被人偷走了?”

白小鳳淡然一笑:“哪個小偷膽子這麼肥,敢跑鬼宅來偷東西?”

啪嗒!

說完,便關上了門。

華青月覺得白小鳳說的很有道理,下意識地扭頭看向豆豆。

然後,他整個人就不好了。

此時的豆豆已經飄進了銅棺,一揮手,陰氣翻涌,棺材板咚的一聲合上了。

從縫隙中,還吊落出一塊紙牌,上邊寫着:沉迷睡覺,請勿打擾。 隨着“真龍天驕令”結束,一場風暴瘋狂的席捲着整個陰陽界。

雖然,此次的“真龍天驕令”算是舉辦失敗了,但,正因爲失敗,所以在陰陽界造成的轟動比往屆都要巨大。

其一是因爲天師聯盟舉報召集令,居然會失敗。

其二,自然是召集令失敗的原因!甚至,最後逼得掌教風長卿親自出手。

祕境內的陣法爆炸,因爲青城子長老和掌教風長卿的及時鎮壓,所幸並沒有造成巨大傷亡。

也正是因爲這些參賽天師的存在,所以一夜之間,白小鳳之名便是傳遍了整個帝都。

繼而,擴散向整個陰陽界。

一時間,帝都的各方勢力抱着近水樓臺先得月的想法,迫切的想要見一面白小鳳,但等他們反應過來時,白小鳳之人居然已經不在了帝都。

天師聯盟對白小鳳的去處,也絕口不提。

這導致白小鳳的名號雖然傳遍了帝都,但,見過他真容的卻少之又少。

畢竟,祕境內的時候,白小鳳雖然露臉了,但,上萬天師被“震雷四象禁絕陣”困住,所以見過他面目的,只是極少數而已。

祕境內白小鳳的種種事蹟風捲殘雲的擴散向整個陰陽界,很快,一個響亮的稱號,便是從被他坑過的萬人天師中傳了出來萬人坑神,白小鳳!

當然。

這一切,回到濱海就悶頭大睡的白小鳳並不知曉。

一覺睡到第二天上午九點多。

白小鳳睜開眼,洗漱了一番,然後就打算去金陵分部報道。

豆豆和皮皮留在家裏看家,華青月和他一起。

……

“你確定,這真是天師聯盟的金陵分部?”看着面前的酒吧,華青月有些茫然。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第一次來的時候,我和你想法一樣。”然後就走進了酒吧。

此時正值中午,酒吧裏冷冷清清,甚至連服務員都看不到。

呼!

陰風襲來。

“小心!”跟在白小鳳身後的華青月登時臉色一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