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雲天慈愛一笑,低頭看向她。

“爹爹本想讓你託生在普通的人家,可萬萬沒有想到,司徒若嫣在出嫁之前會愛上納蘭文昊,這誤打誤撞的讓你成爲了黎夏國的二公主去了,本來爹爹是算到六年前你的劫了,只要你到了無底崖,爹爹便會讓你以簡陌的名義重活,從此世上再無蘇紫陌這個名字,可是讓爹爹想不到的是,你居然懷了沐雲軒的骨肉,這可是爹爹未能算到的,這也許就是命吧!”

莫雲天心裏嘆氣,不過現在這樣也挺好的。

“所謂時也,命也,說的就是這個吧!”

蘇紫陌都有些迷糊了,她只能感嘆,這個世界太神奇了。

莫雲天抿了抿,所有失去的,都會以另一種方式歸來,包括他的妍兒也會。 “爹爹,你既然來了,就在明月山莊多住些時日吧!也讓陌兒好好孝敬一下爹爹。”

蘇紫陌眼眸,眉眼開笑的看着莫雲天。

所有的事情想通以後,她的心裏豁然開朗,心情特別的好。

“陌兒,你有這份心爹爹已經心滿意足了,爹爹還要去見你師兄,他出去也快有五個月了。”

莫雲天寵溺的點了點頭她漂亮的鼻翼,以前的陌兒,在木塔族時,非常的喜歡粘着他,這一世回來,也是一樣,也喜歡對着他撒嬌,這些已經讓他很滿足了,即使是讓他立刻去死,他也沒有任何的遺憾了。

“子蘇師兄不是要一年纔會回來嗎?爹爹要去哪裏找子蘇師兄?”

“不管他在哪裏,爹爹都有辦法找到他,好了,爹爹出現的時間太久可不好,你和雲軒都要記住爹爹的話,不管發生任何事情,都不能懷疑對方的感情,不然,你們這段感情是不會得善終的。”

莫雲天再三強調到,他已經單獨和沐雲軒談過了,可現在有了慕容邵峯的介入,這事事難料,他現在很多事情也是有心而無力的。

“岳父,雲軒記住了。”

沐雲軒柔情的看向蘇紫陌。

莫雲天寵溺的輕輕敲了敲蘇紫陌的額頭,一道白光劃過,已經沒有了莫雲天的身影。

只是他剛走,沐瑯豫一身白衣的出現在明月軒裏。

莫雲天,他終於出現了。

看了一眼蘇紫陌和沐雲軒,他又快速的離開。

“陌兒。”

沐雲軒走到她身邊,緊緊的擁着她,他閉眼,貪婪的吸着屬於她的味道,這是失而復得以後,他心裏第一次有了稍微一丁點的滿足。

陌兒,你永遠都不會知道,我到底有多害怕失去你,你是我沐雲軒唯一真心愛過的女人,沒有你,我真的活不下去。

“雲軒,我知道你很擔心我,以後不會了。”

感覺到他的害怕與不安,她拍了拍他的背。

“嗯!”

沐雲軒放開她,額頭輕輕的靠在她的額頭上,彼此的氣息交匯,一股甜蜜的氣息在彼此的心裏蔓延。

沒有遇到她之前,他從來不相信世上會有真愛,可也因爲第一眼看到她,那一點點動心,他便奉上了自己的一生,他希望他們的以後能活成他想要的樣子。

“陌兒,你在睡一會,我讓青蓮準備了你喜歡吃的膳食,一會就讓她送過來。”

他扶着她到牀榻上坐下。

“嗯……”蘇紫陌搖了搖頭。

“雲軒,我睡太久了,我讓青蓮注意這那兩個人,難道今天還沒有動靜嗎?”

“我已經讓敬淮暗中盯着他們了,不過陌兒,你是怎麼發現他們兩個有問題的?”

沐雲軒到了此刻還是不明白。

“很簡單,因爲杜憶萱的表情,她當時提醒你小心的時候,卻把目光看向了賀蘭君,我當時也不確定,可回想之前,我讓尤溪去殺她們解恨,尤溪卻告訴我,他不是她們的對手,前後對比,便看出了一些端倪,我見過真正的賀蘭君和尤溪,而這個假的,氣勢上,還是比真正的賀蘭君遜色了很多。” “你這份細心,到是讓人無與倫比,敬淮在暗中盯着他們呢?一有動靜就會立刻過來通知,你好好休息。”

沐雲軒讓她躺下,拉過被子給她蓋上。

“都依你!”

總裁大人關燈吧 蘇紫陌甜甜一笑,她已經開始依賴他了,他會成爲她的習慣,也會成爲她的精神支柱。

獨立行走的這些年,在找到了一個能陪伴自己左右的人,她真的心得很開心。

她突然想起了一句話,生命裏,一定會有一個對的人在等你,你遲早會遇到。

莫雲天一路出了明月山莊,他知道有人在後邊跟着他。

他抿脣一笑,往玉龍村的方向飛去。

他的速度很快,轉瞬間,已經到了玉龍村後邊的山洞裏。

山洞裏,水晶棺材裏。

莫雲天目光觸及到那一抹靜靜的如睡着了的身影時,眼眸默默的流下。

“妍兒,爲夫來看你了。”

猛的,水晶棺材上出現了一道靈光,一個透明的身影漸漸形成。

一看,居然是穆欣妍。

莫雲天寵溺一笑,只是那脣邊的笑意,卻越發的痛苦。

穆欣妍隨着光芒走到他的身邊,脣角邊漸漸盪漾出一抹絕美的笑意。

“一百年了,只終於願意來看我了。”

穆欣妍的聲音很好聽,只是那聲音裏,沒有絲毫的埋怨,反而有淡淡的喜悅!

“你的聲音,依然一如既往的好聽。”

“你讓我看到了我們的小陌陌,這已經足夠了,你,做到了。”

穆欣妍眼中散發着母愛的光輝,就如看到了她心心念唸的女兒一樣。

“你把玉龍珠給陌兒吃下了嗎?”

“嗯!上次她來,我已經給她吃下了,養我的精元不易,會消耗小陌陌的玄氣的,有玉龍珠的幫助,小陌陌就會容易很多,爲了不讓她在來這裏,上次我用了幻術,這會她以爲這山洞已經塌了呢。”

莫雲天一聽,苦澀一笑。

“妍兒,她和你一樣,都很調皮,不過妍兒,我已無力救你,不過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我知道,爲了我們的小陌陌,你已經付出了全部,因果循環,能救我的人,不是你,而是和我因果的那個人。”

穆欣妍柔柔一笑,又走近莫雲天幾步。

“欣妍,是誰殺了你?”

想了很久,莫雲天還是問了。

他看着她,一雙溫潤的眼眸裏,滿是痛苦。

“你呀!都一百年,這樣子還和以前一樣的俊,雲天,我穆欣妍嫁給你,從來沒有後悔過。”

穆欣妍轉移話題,她低頭,似乎也想斂去眼裏所有的情緒。

“不曾後悔,那便好!”

看着他轉移了話題,莫雲天苦澀一笑,她還是不肯告訴他。

“你是要自己走,還是向上次小陌陌來的那樣,用幻術把你攆走。”

“和我多說一會話不好嗎?我好想你。”

莫雲天柔情似水的看着她。

以前,他一直不敢來看她,那是因爲陌兒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去找欣妍的精元,現在只要等待時機就好!

“回去吧!保護好自己和我們的小陌陌,你們是我唯一能存執念的人,如果是你們其中的一個人出事了,我也會魂飛魄散的。” “妍兒,我知道,我先走了,你不用耗費玄氣設幻術。”

莫雲天柔柔的看了她一眼,脣角顫抖了幾下,那清明的眼眸裏,滿滿的全是不捨,微微一斂眼,所有的痛苦瞬間嚥進肚子裏了,一陣白光劃過,莫雲天消失在了原地。

連同穆欣妍也消失了。

沐瑯豫進入山洞,看到水晶棺,他快速的走了過去。

“妍兒,你果然在這裏。”

沐瑯豫目光裏盈滿的喜悅,隨後便是滿滿的痛苦。

“妍兒……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庚樂羽那個女人,我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重生七零:軍妻也撩人 沐瑯豫俊顏上淚光閃爍。

而這一刻,他陰暗的心靈裏,就如看到天邊的曙光。

權少豪寵小寶貝 他知道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燦爛的東西在覺醒。

多少年來,他一直盼着這種微光能出現,乘他不備,突然從朦朧的黑夜中隱隱地顯現出來,它的魅力,絕不是言語所能形容的。

沐瑯豫柔情一笑,那是一種在期待中偶然流露的迷離惝恍的柔情。

“妍兒,我終於找到你了。”

沐瑯豫一點一點的觸摸着冰冷的水晶棺材,目光緊緊的鎖住那靜靜的睡着的人兒。

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他那很少惹起的連綿的夢想。所有的純潔感情和所有的強烈慾念都集中在這這靜靜的睡着的人兒身上。

她就像一股魔力能使他靈魂深處突然開出一種奇香異毒,她笑,他笑,她痛,他痛,她的一顰一動都影響着他。

沐瑯豫的眼底,醞釀出一抹越發溫柔的笑意。

他柔情的對着冰棺訴說:“妍兒,我帶你回去,很快我就能讓你醒過來了。”

沐瑯豫一揮廣袖,水晶棺材進入了他手指上的空間指環戒裏。

莫雲天站在不遠處,看到沐瑯豫的一舉一動,他沒有阻止。

妍兒,你說的因果就是他嗎?

他就是殺了你的那個人,是不是?

沐瑯豫心痛的看着沐瑯豫帶走了水晶棺材。

他靜靜的站在原地,任痛苦撕裂全身。

沐瑯豫,他爲什麼? 冷酷總裁下堂妻 他那樣的愛妍兒,怎麼可能會是他。

莫雲天痛苦的身影有些站不穩,他快速的扶着一旁的牆壁,任痛苦撕扯着她的心。

“爺爺。”

莫雲天猛的轉身,看到蘇櫟,他猛的一怔。

“櫟兒,你是跟蹤沐瑯豫過來的?”

“嗯!”蘇櫟點了點頭,他今天有機會便跟着他過來看看。

“傻櫟兒,你知道這樣做有多危險嗎?他的心裏除了恨在無其他的,以後不許這樣做,會讓你孃親擔心的。”

蘇櫟脣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爺爺,櫟兒自有分寸,不會做讓孃親擔心的事情。”

莫雲天抱起他,柔柔一笑。

“爺爺知道櫟兒是最心疼你孃親的,不過櫟兒以後不用跟蹤他了,櫟兒你要儘快修好煉乾坤印,沐瑯豫現在有很多事情要做。”

“爺爺,櫟兒知道了。”

莫雲天抱着他往外走。

“對了,櫟兒,你稍後回明月山莊一趟,告訴你孃親,如果沐瑯豫到她那裏取你奶奶的精元,告訴你孃親,別讓你孃親和沐瑯豫硬碰硬,讓你孃親把精元給沐瑯豫。” “爺爺,櫟兒知道!”

“嗯!櫟兒先回去,爺爺還要去其他地方。”

莫雲天放下蘇櫟,他抿脣,慈愛一笑,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原地。

蘇櫟看了看周圍,也快速的飛身離開。

蘇齊的乾坤藍寶瓶裏。

終於等到了三日後了。

蘇齊只覺得自己在待着裏邊,一定會發黴的。

看着落霞笑意絕絕的進來。

蘇齊瞬間來了精神,他邁着小短腿,歡快的走到落霞的面前。

“落霞姨,你的修爲可是恢復了?”

落霞低頭,看着蘇齊笑了笑。

“嗯!這都要謝謝小公子的溫泉,對我們蛟龍的傷口有很快的治癒功效,這寶物,可是水族之物?”

“落霞姨感覺到了嗎,這的確是水族之物,是美人魚姐姐送給齊兒的。”蘇齊到也不隱瞞。

“果然是,這是由水族美人魚用自己的精元養育出來的,真是太不可思議了。”

時光與你,皆是毒藥 落霞眼底劃過一抹流光溢彩。

“落霞姨,那我們現在是要出去還是明天在出去?”

蘇齊實在是坐不住了。

小舅舅新契約了魔獸,這幾日無事,他都興奮的騎着他的魔獸在裏面玩,他早已經過了那好奇的勁了,只覺得無聊。

“齊兒,我們明早天一亮就出去,夜晚的蛟龍城很危險,白日出去要安全一點。”

“好,這次就看落霞姨的,解決這裏的事情以後,齊兒帶落霞姨去找黎小暖。”

蘇齊能理解一個孃親對女兒的思念,就像他,白天不會太有感覺,可一到了晚上,他就會非常的想念孃親。

“太好了,謝謝你!小公子。”

落霞一臉激動,她真的好像見一見她的暖暖。

四年沒有見了,都不知道暖暖長多高,她的暖暖,有一雙很漂亮的眼睛,特別的明亮。

明月山莊裏,蘇櫟在沒有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回到了明月軒裏。

“孃親,爹爹。”

蘇櫟看到孃親躺在牀榻上,他急急的走了過去,一臉擔憂。

“孃親,可是身體不舒服?”

“櫟兒,你孃親沒事,櫟兒你怎麼回來了?”

沐雲軒看着蘇櫟,心裏一驚,櫟兒莫不是跟蹤沐瑯豫了吧。

“櫟兒,孃親沒事,看你的樣子,是從外邊回來的,櫟兒,你告訴孃親,你是不是去跟蹤沐瑯豫了?”

蘇紫陌急急的問道。

蘇櫟上前一步,微微勾脣一笑。

“孃親,爹爹,你們不用擔心,櫟兒雖然跟蹤了他,可沒有被他發現,莫爺爺讓櫟兒過來告訴孃親,如果沐瑯豫過來取穆奶奶的精元,讓孃親給他。”

“給他,爲什麼要給他?”

蘇紫陌一臉不解,而且孃親的精元她還沒有聚齊呢?

“莫爺爺沒有說,不過他帶走了穆奶奶的水晶棺材,他只是讓孃親給他就好,孃親,不要和他鬥,我們暫時對付不了他,而且莫爺爺說,他現在會有很多事情要做,暫時不會對我們下手。”

孃親的屍體被沐瑯豫帶走了,沐瑯豫去了玉龍村,蘇紫陌蹙眉,想到剛纔爹爹來過這裏,他是故意把沐瑯豫引過去的。 “櫟兒,孃親知道了,不過櫟兒,你還要回去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