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嬉神色凝重,其實她怕的事情是西北的不安穩,讓成國起了內訌。

「阿嬉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宋司卓敏銳地發現葉嬉的不對勁,若只是巧爾的轉述,她定然不會這麼緊張。

「是。」葉嬉承認,「前世就是西北的礦洞,促使西北大亂,這一世北漠的戰爭提前了,王爺提前去了北漠。」

「可實際上,北漠的戰爭和西北大亂是同時發生的,皇帝先是讓王爺去了北漠,又升了郭伯父的職位,讓他率領兵馬前去西北平亂,王爺在北漠的戰爭毫無疑問是大獲全勝了,可是作為王爺左膀右臂的郭伯父……卻是永遠地留在了西北。」葉嬉閉上眼,神色痛苦。

她記得她作為太子妃的時候,得知這個消息召了郭盼盼去東宮,郭盼盼和她之前見面的樣子判若兩人,她都不敢相認。

後來她才知道,原來得知郭伯父的消息之後,郭盼盼小產了。

即使二夫人全心照顧郭盼盼,葉元也是一直陪在她的身邊,身邊的人無一人敢提郭將軍,郭盼盼肉眼可見的消瘦下去。

原本話就不多的她,更加沉默寡言。

郭夫人身份特殊,又被人趁機揭穿了身份,一時間才升了將軍的將軍府,頃刻間倒塌,原本應該追封郭伯父的,皇帝硬是撤回了所有的追封,還降罪於郭府。

若不是郭盼盼有二房護著,侯府靠著,又是葉嬉這個太子妃的嫂子,皇帝或許都不會放過她的。

「他竟然能下得如此狠手。」宋司卓眉頭緊皺,心中卻也明白,這是皇帝能幹的出來的事情,連他這個皇弟都下的了手,還有什麼是他不敢的呢?

「王爺,我已經努力的讓事情的走向不一樣了,就是為了想改變他們的結局,你能不能幫幫我?」葉嬉緊緊攥住宋司卓的手臂,滿臉的祈求。

「阿嬉,你放心。」宋司卓安慰她,「郭將軍是我的人,我自然會護著他,不會讓他受到迫害。」

「可是這礦洞的事情如今已經發現了,此時的你不在京中,若是礦洞的事情一旦別暴露出來,皇帝無人可用的時候,他還是會選擇犧牲在京城的郭將軍。」葉嬉並沒有因為宋司卓的保證而鬆懈下來。

「而且我總覺得西北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郭將軍去世之後,皇帝僅僅是派了一個文官前去西北,此時就完美的解決了。」葉嬉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武力鎮壓都沒有作用,怎麼就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文官就解決了呢?」

「所以你覺得這件事背後的始作俑者是皇帝?」宋司卓看向她。

葉嬉點點頭,「我只是懷疑,並沒有實質性的證據。」

「你是對的。」

葉嬉,「……」

這話是什麼意思?

「其實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宋司卓再次坦白,「那時候我還在北漠,章紹一邊會向你送一封信,也會給我送信,讓我知道江南的情況。」

「他和巧爾發現礦洞的事情之後,我便知道了,也讓他動用暗樁去查這件事了,不出你所料,就是皇帝的手筆。」宋司卓說著。

葉嬉,「……」

合著她又是最後一個知道此事的人了?! ,

第704章

「嗯,是啊」

「你還點頭?」

等換好衣服,宋三喜便帶她去四維彩超室那邊。

這裏的實驗室設備全進口,非常的先進。

蘇有晴還感慨的說:「三喜啊,你真能幹。」

「我也覺得。」

「別得瑟!我是說,咱這檢查,多大的便利啊!別的孕婦,想做個四維彩超,還得提前預約、排隊,錯過了也就不給做了。想知道孩子性別,還得找關係,花錢。你這倒好,分錢不花,職務之便。」

「呵呵」宋三喜笑笑,「這倒也是哈。反正,你這懷的,就是個兒子。一會兒,咱就能知道,我的喜脈水平有多高。」

說着,宋三喜還把了一下脈,說身體狀況很良好啊,胎位正,胎心穩,你這兒子發育健康著呢!

蘇有晴撫了撫肚子,滿臉溫情,「寶寶,你啊可好好的長啊,長的像媽媽呀」

宋三喜笑笑,也理解她,「來,躺這裏。不管什麼樣的結果,總會有辦法的。看到牆壁上的大屏幕沒有,一切都能真實的顯現出來。」

蘇有晴躺下來,點了點頭,盯着大屏幕,眼神還是控制不住,有些焦灼。

宋三喜,開啟了儀器。

大屏幕,亮了起來。

彩顯的,什麼也沒有。

宋三喜很專業,撩起病號服。

輕柔的,抹上醫用超聲耦合劑,也就是做B超、彩超的那種油膩滑滑的東西。

蘇有晴只感覺涼涼的,沒有別的不適感。

看着肚子,宋三喜不禁也含笑,「某人的兒子,這長的挺快啊,剛滿五個月沒幾天,都這麼大了。」

蘇有晴一臉苦澀與溫情交織。

整個事件,她是苦的。

但孩子,這脆弱又健康發育的小生命,又是讓心頭柔·軟,母性泛濫。

之後,宋三喜便操作超聲成像探頭,檢查了起來。

他,就坐在蘇有晴的旁邊,很專業。

一手探頭,一手電筒腦操控畫面。

蘇有晴瞪大了雙眼,看着屏幕上特別清晰的畫面。

聽着,宋三喜講解。

「看,這裏是胎位,胎盤根植的地方」

「不錯,這宮·壁,已經增厚許多,說明,懷的很穩,意外流·產的可能性,降低很多。」

「看來,我的中藥和給你的葯膳飲食,還是有用處的。」

「這小傢伙,轉過來啊,看着二姨父!別抱頭嘛,害羞呢小公子」

「呵呵,還蹬腳呢,準備踹媽呢,還是踹爹」

「聽到沒,他的胎心,跳動好健康,這兒子太穩健了」

「看到沒,看到沒,這裏這裏,這小傢伙,是兒子不?是!就是!百分百是,哈哈」

「」

宋三喜磁性溫和的嗓音,說着,都開心笑起來。

蘇有晴看着,如此清晰的寶寶,激動,心跳加速。

眼角,緩緩的淌著清淚。

她的內心感慨:誰能想到,曾經的人渣,敗家子,醫術這麼高明。那時候,孩子才多大啊,把個喜脈,愣生生的把性別識別出來了。

此時,彩超上的顯示,真的是個兒子。

而且,標誌性的遺傳了父親——那個令人恐怖的男人。

宋三喜倒是沒有注意到她的淚,只是認真的檢查著。

「看,這大腳,以後啊,腳大江山穩。咦?又在蹬,不怕你媽媽難受?」

「呵呵,看這小拳拳捏的,很有力量感,像他爹」

「嗯,看這個地方,更像他爹」

蘇有晴知道他說的什麼地方,忍不住給了他一拳。

「死傢伙,別說了啊!我真是哭笑不得,心裏難受啊」

「沒事,沒事。咱等一等,他這會兒在動腳,在慢慢翻轉身,很快,會動手的」

「來來來,小乖乖,小手兒移開開,二姨父看你帥不帥」 「素素是本王的准王妃,便相當於本王。聖女既然是有話要說,不妨直說。」蕭奕辰不知何時竟站在了入口處,走過來之時身上明顯泛著冷意。

借著素素來求他,這會兒讓素素避開,這聖女莫不是在說笑?

「王爺來了?」黎素沒被聖女的話弄得心情不好,看向蕭奕辰唇角微揚。

她便知道,他處理事情一向是讓人滿意的。

蕭奕辰應了聲,看向黎素眉眼間滿是笑意:「安安可是睡下了?」

「睡了,不過也快醒了。所以聖女若是有事就儘快說,我兒子醒來見不到我可是要著急的。」黎素前半句話還帶著淺笑,可轉而看向聖女,整個人的態度頓時冷了下來。

她本就不喜歡這個聖女,如今偏偏她還提出讓她避讓的請求。不好意思,她不讓。

既然是有求於她男人,那她作為他的愛人,聽一聽也沒什麼大不了不是嗎?

「王爺,此事是我的私事,怎好讓郡主旁聽?」聖女面帶錯愕,看向蕭奕辰的眼中似是有著幾分委屈。

黎素本以為自己看花了眼,可她自己看了看,卻險些被氣笑。

她忍不住反問道:「聖女既然是私事不方便說,便該知道男女有別這四個字。怎麼,大月國是沒有這種規矩?」

聖女被她的話說的臉色青一陣白一陣,隱忍著沒有開口反駁,而是楚楚可憐的看著蕭奕辰。

這眼神,莫說是男人,怕是女人看了都要心疼一二。

可蕭奕辰目光卻只落在有些不悅的黎素身上,冷聲道:「若是不便,聖女就不必開口了。」

「王爺,您怎能如此說我?」聖女紅了眼眶,說話間似有眼淚掉落。

這模樣若是讓人看到,指不定要腦補一場負心漢的戲碼。黎素看著,卻不免笑了。

她秀眉微挑,毫不留情道:「我念你可憐讓你見王爺一面,可不是讓你在這裡裝模作樣的。既然你有為難之處,那就不要說!」

「翠玉,送客!」

黎素的怒氣驚了聖女一下,下一刻,她卻驀然起身給黎素跪了下來。

上次在寢殿之中求她幫忙之時,也是如此場景。

「你這是什麼意思?」黎素的臉色越發低沉。

她最討厭別人威脅,當然,道德綁架同樣也一樣。

這聖女或許是真的可憐,可她又不是她的爹娘,憑什麼要因為她可憐就去同情她?

是,人要有同理心。但是,她的同情卻也不是無限的!

「郡主,並非是我防著郡主不願意跟你說實話。而是這事兒,確實是不能同郡主說。」聖女眼淚啪嗒啪嗒往下落,肩膀也因為哭泣而微微顫抖起來。

不等黎素再開口讓她走,聖女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蕭奕辰,似是下了多大決定一般,咬牙道:「我求王爺給我一個名分。」

「你說什麼?」黎素氣的牙癢,要不是如今腿還在恢復中,她指定一腳將人踹出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