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簡汐的心都要被揉碎了。

慕洛琛抬眸,對上她激動的眸子,伸手將她攬入懷裡,「只是表面上的傷,其實沒那麼嚴重的,如果真的傷到了,我也不可能好端端的站在你跟前,簡汐,你別自己嚇唬自己,一切都過去了。」

「阿琛,我求求你,別騙我了。我都知道了,你身體上的傷,你的心臟……為什麼你不肯告訴我?你是不是,非要等我瘋的那一天,才肯告訴我真相?」

哪怕到了現在,他還在瞞著她。

葉簡汐哭聲越來越大。

半是責問半是害怕。

她真的好怕……

歷盡艱難才好不容易找到他,她怕自己不知道什麼又把他丟了……

葉簡汐用力的扣住慕洛琛的身體,連碰觸到他傷口都沒有察覺到。

疼痛從後背那裡傳來,慕洛琛卻一聲也沒說,只是輕輕的抱住她。

任由她宣洩心裡的感情……

他的簡汐,他的寶貝。

他極力掩飾的東西,到最後還是被知道了。

接下來……

他該怎麼辦……

心底里一個聲音輕輕的問,可得不到答案。

慕洛琛沉默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以為自己度過了一個世紀。

再度開口的時候,他把葉簡汐拉開了一些。

望著她的眼睛說,「簡汐,別哭了好不好?再哭就不好看了。」

葉簡汐紅腫著眼睛,淚簌簌地落下。

慕洛琛低低的嘆息了一聲,從桌子上拿了毛巾,將她臉上的淚一一的擦拭乾凈。

「瞞著你是不想讓你擔心,其實我的病說嚴重也不怎麼嚴重,只要換個心臟就好了。我之前幫安老做事,作為回報,安老答應我,會幫我找一顆合適的心臟。現在那顆心臟已經找到了,等過一段時間我的身體達到一定的條件,做了手術就可以了。原本這些我都打算在私底下進行的,等手術結束后,再告訴你的,可是沒想到……你最後還是知道了。」

慕洛琛握著毛巾,悵然所失。

「真的?」

葉簡汐不敢輕易地相信。

她怕自己再次被他騙了。

慕洛琛這個大騙子,尤其在她跟前,謊話連篇。

「當然是真的,你覺得我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慕洛琛嘴角噙著淡淡地笑,抬手颳了她的鼻子一下,又道:「還是……你希望我出事,好換一個新的老公?」

「不許說不吉利的話!」

葉簡汐臉色突變,捂住他的嘴。

慕洛琛輕拉下她的手,握在手心裡:「好,我不說,總可以了吧?看你怎麼總一驚一乍的?剛才不過跟你玩笑了幾句,你就哭的驚天動地,估計外面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老公……」死了呢。

餘下的話,慕洛琛自動的咽了回去。

葉簡汐瞪了他一眼。

慕洛琛面上掛著討好的笑容。

葉簡汐皺了皺鼻子,心裡的擔憂源源不斷的湧上來,「阿琛,手術的成功率有多少?還有那個心臟現在在哪裡?醫院保存的妥當嗎?我們還是先別回A市了,A市那邊的醫療條件不如帝都這邊的,等你做完手術,我們再回去。我不著急的,我在這邊陪著你,讓子澈、如意他們先回去……」

「簡汐。」

慕洛琛握著她的手,沉聲道。

葉簡汐抬眸看著他,茶色的眸子里掩不住的慌亂和擔心。

慕洛琛嘴角彎了彎,說:「手術成功率達到百分之九十八,加上主刀的醫師是這方面的泰斗,不會出事的。現在他已經回了A市,我們用不著留在帝都這邊。還有……別慌亂,只是一個小手術。」

葉簡汐望著他的面容,七上八下的心,漸漸的鎮定了下來。

快穿獵捕黑化反派 是啊……

她不能亂。

現在她只有沉靜下來,才能更好的掌握事態,為洛琛安排好手術的事情。

葉簡汐鄭重的點頭,「好,洛琛,我不慌亂,我們回A市。」

「嗯。」

慕洛琛輕輕的摸著她柔軟的頭髮,漆黑的眸子里情緒浮浮沉沉。

接著——

葉簡汐仔細的問慕洛琛,關於病情需要注意的事項,以及手術的安排。

慕洛琛把所有的都說出來。

葉簡汐怕自己忘了,都記在了手機上,不停地默念。

慕洛琛目光一瞬不瞬的望著她。

兩人靜靜的相處,直到醫生過來查房。

見他還沒睡下,醫生吩咐道:「慕先生,您應該早點休息。」

葉簡汐看了眼時間,發現已經晚上九點半了:「醫生說的是,阿琛,你趕緊休息吧。」

「好。」

慕洛琛答應,但一點睡意也沒有,腦子清醒的很。

葉簡汐送走了醫生,關上門回過身,監督他去睡覺。

慕洛琛讓她一起上床休息,可葉簡汐搖搖頭,表示不肯。

「剛才那麼著急的想親近我,怎麼現在不肯了?」慕洛琛調侃。

葉簡汐一本正經的說,「我怕碰到你傷口。」

「沒關係的,小心一些就好。」

慕洛琛新開被子,讓她躺到自己身邊。

葉簡汐卻怎麼也不肯上去:「不行就是不行,你好好睡覺,我陪著你。」

「這房間里就一張床,你不上來,怎麼陪著我?」慕洛琛說。

葉簡汐沒立刻回答,走到窗前,把兩張沙發對成一張簡單的床,然後從衣櫃里,拿出備用的被子,鋪在了上面,「我今晚睡這裡,明天再讓醫院加張床就可以了。」

慕洛琛面露不悅。

葉簡汐把燈關上,躺到了沙發上,說:「聽話,快睡。」

慕洛琛望著她,薄唇微動,想說什麼,可最後什麼也沒說。

一時間,房間里除了兩人的呼吸聲,再無其他。

——

鐘錶的指針滴滴答答的轉到凌晨一點鐘的位置。

葉簡汐原本閉上的眼睛,緩緩地睜開。

睡不著……

怎麼也睡不著……

只要閉上眼睛,眼前就不由自主的浮現一些可怕的場景。

重生之鬥白蓮 嘭——!

整艘船都被炸開,火光衝天,染紅了海洋。

而洛琛被炸得渾身鮮血淋淋的漂浮在海上。

……

葉簡汐望著天花板,側著身體,對著慕洛琛的方向。

借著房間里壁燈昏暗的燈光,她看到他的眼睛閉著,一副熟睡的模樣。

怔怔的看了好一會兒,她輕輕的起身,從沙發上下來,走到了病床前。

打開一盞檯燈,掀開被子。

輕輕的撩起他衣服的一角,看著他身上的傷疤,默默無聲…… 第683章他還可以陪著我多久

天邊泛著魚肚白。

葉簡汐紅著雙眼,回到沙發上窩著,微微的閉上眼睛,假裝熟睡了一整夜。

而她不知道——

在她的身後,慕洛琛一直瞌著的眼帘,緩緩地睜開。

他望著她的背影,漆黑的眸子仿若籠著寒煙的幽譚,讓人無法看清他此刻在想什麼。。

早上起來,郭嫂打過來電話,說是天寶有些哭鬧,好像是發燒了。

葉簡汐讓她把天寶抱過來,到醫院看一下。

趁著她離開的時間,慕洛琛撥通了安老的電話。

「喂,安爺爺是我。」

「阿琛,什麼事?」

電話那邊安老爺子有些意外洛琛會在這個時間打電話給他,因為這段時間,洛琛已經差不多把安家的事情安排好了,現在他隨時可以回A市了。

慕洛琛握著手機,視線落在門口,「昨天簡汐知道我的病情了。」

「這是好事,你早晚要跟她坦白的,洛琛——」

「我沒跟她坦白,安爺爺,我若是告訴了她真相,這件事會摧垮她的。」

安老爺子一頓,說不出話來。

慕洛琛緊接著說道,「我跟她說,已經拜託爺爺找到了適合的心臟,所以她最近兩天,可能會去找你證實這件事,到時候希望安爺爺能幫我圓這個謊言。」

「阿琛,你這又是何苦呢,該來的早晚會來。」

安老爺子長長的嘆息。

「安爺爺,該說的我都說了,這件事我會做最妥善的安排。」

「嗯,我老頭子知道。你放心,雖然我不贊同你這麼做,但我會按照你說的跟她說的。」

「謝謝你,安爺爺。」

掛斷了電話,慕洛琛又撥打了周文達的電話,讓他把剩下的事情安排妥當。

他不能讓簡汐知道真相。

一旦她知道了,他昨晚說的那些都是謊言……

後果不堪設想。

他想讓她好好的活著,剩下的時間,他會為她安排好一切。

葉簡汐陪著天寶檢查完身體。

醫生說,「沒什麼事,可能有些著涼了,小孩子早晨的體溫會偏高一些,不用吃藥,多注意保暖就好了。」

葉簡汐懸著的心,定了下來,「謝謝醫生。」

「葉女士客氣。」

離開了診室,葉簡汐讓郭嫂去買一些早餐回來。

自己則抱著天寶直接回病房。

到了病房,她發現房間里已經多了一張小床,恰好夠她一個人睡的。

葉簡汐把天寶放在小床上,幫他掖好被子,扭頭問慕洛琛:「是你讓護士搬來的?」

「嗯。」

慕洛琛淡淡地應了一聲。

葉簡汐走到她跟前,握住他的手說,「你現在還生著病,別操那麼多心,有什麼事情,我會去做的。」

「只是一點小事,沒關係。」

「一點點的小事積累起來,可就是大事了,我不想你累垮了。」

慕洛琛想說什麼,但抬眸對上她充滿擔憂的眼睛,又把餘下的話咽了回去,改而說:「我答應你,以後都不做任何事,乖乖聽你的話。」

葉簡汐嘴角微微的上彎,露出一道淺淺的笑容,「好。」

吃過早餐,慕洛琛說有些犯困。

葉簡汐坐在一旁陪著他。

兩人說著話,說著話,慕洛琛漸漸的沒了聲音。

葉簡汐俯首看他的時候,他已經安穩的睡著了。

葉簡汐幫他整理了下被子,又找了兩個護士,讓她們看著慕洛琛,別讓他在睡覺的時候,翻身壓到傷口了。

做完這些,葉簡汐悄悄的退出了房間。

門外——

郭嫂在等著,見到她出來,站起來叫道:「少奶奶,有什麼事情吩咐嗎?」

「我出去一趟,你在這裡看著,我很快就回來。」

「少奶奶準備去哪兒?」

郭嫂有些不放心的問。

葉簡汐含糊道:「有點小事要去辦,你放心,不會出事的。」

說完,不給郭嫂問話的機會,她匆匆的走了。

郭嫂看著她的背影,蹙了眉頭。

坐在車上,葉簡汐對司機說,「去安家。」

「是,少奶奶。」

司機發動了車子。

葉簡汐望著窗外,心事重重。

她沒辦法放心洛琛的病情,哪怕他跟她親口說了沒事,她也沒辦法放心。

因為他已經跟她說了一次謊話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