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臨天這時候正在仔細全神貫注的給凌雪薇施法,他沒有顧得上和葉龍說話。

等他做完了這一切后,他才鬆了一口氣,然後拿過來被子給凌雪薇蓋好了。

然後,葉臨天站了起來轉過身去,他看着葉龍,眼裏有很沉重的情緒,他開口問道:「你就是,我的爺爺葉龍嗎?」

此時葉龍正站在門口,他看着葉臨天笑了笑說,:「沒錯,我就是葉龍,你的爺爺。」

而這時他們爺孫之間也沒有多說什麼話。

所有的情感都在不言而喻中了。

「走吧,我們不要打擾雪薇休息,我們去外面說吧!」

葉臨天說完以後就往出走,他找了個人去幫凌雪薇把衣服換了。

過了一會兒在客廳里。

葉臨天也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然後讓客廳里所有的人都出去了。

接着就聽到一聲清脆的撲通!

葉臨天跪到了地上,給葉龍磕了個響亮的頭!

「孫兒葉臨天,拜見爺爺!」

這一刻葉龍也是熱淚盈眶,他看着葉臨天不由自主的傷懷了起來。

葉龍立刻上前扶起了葉臨天,拍了拍他的後背說:「好孫兒啊,你真的很不錯,有如此大的作為。如果你的父母親都還在的話,他們看到你現在這樣一定會感到很高興的。」

葉龍轉過了身,悄悄的把眼裏的淚擦去了,然後又轉過頭來對着葉臨天說:「對了,你剛才成功破了境嗎?」

葉臨天聽到這話,臉上都是遺憾開口說「差一點,差一點就成功!」

聽了這話,葉龍他全部都明白了,他眼裏都是震驚之色!

其實,剛才葉臨天是有可能會破了二境的,只不過為了凌雪薇他還是放棄了,因為那樣會傷到凌雪薇!

這樣看來,他真的是很在乎凌雪薇了。

他都是為了江雪薇,才放棄了進入到二境的機會的。

這可是多少的人,日思夜想也沒有機會的呀!

不過,這些在葉臨天看來,都比不上一個凌雪薇重要。

葉龍因此點了點頭,他從心裏讚歎葉臨天,並沒有過多的去糾結,然後。開口去問葉臨天:「那麼你接下來是怎麼打算的?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正式的天王高手了!」

聽了這話,葉臨天心裏又是騰騰的怒火。

他一瞬間想到了戰死的龍鱗,心裏十分的憎恨:「當然是要為我死去的兄弟而報仇了,我一定要讓四大家族的人知道,他們欺負到我們屠龍殿的人,是什麼樣的下場!」

。 「我叫喬安,你可以叫我安安姐姐。」喬安繼續說。

婷婷抬頭看了看她,並沒有馬上叫人。

「現在你知道我的名字了,我也知道你的名字了,我們不算陌生人了。

既然我們不是陌生人了,那姐姐手中給的東西你可以吃了吧。」喬安再次將手上的麵包和牛奶遞了出去。

這回婷婷沒有拒絕,皺着小眉頭思考了10秒鐘后,便說了聲謝謝姐姐,接過喬安手中的食物,撕開包裝紙就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喬安幫她插上了吸管,然後把牛奶遞了過去。

婷婷乖巧的接過牛奶喝了幾口,然後又接着繼續吃手裏的麵包。

喬安給她的麵包不算特別大,但也不小,小孩子是肯定夠吃了。

大概是餓極了,婷婷吃得很快,還被麵包噎到了一下,不過她喝了幾口奶之後就咽了下去。

一個麵包吃完了,再加上一瓶牛奶下肚,婷婷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

「謝謝姐姐。」吃飽喝足之後,婷婷再次向喬安道謝,看着喬安的眼神都親近了不少。

「吃飽了吧?」喬安問。

婷婷點點小腦袋,表示自己吃飽了。

「既然吃飽了,那你要不要跟姐姐一起出去走走呢?」喬安朝着婷婷伸出了手。

喬安覺得自己現在的樣子,好像有點像人販子。

婷婷遲疑了一下,還是伸出小手交給喬安。

喬安牽着婷婷的小手,一起到了附近的一個小公園。

到了公園門口,婷婷卻停步不前,小臉上滿是抗拒。

「走吧,不用害怕。」喬安帶着婷婷,一直走到了公園的人工湖旁邊。

站在湖邊上,婷婷的表情變得更加不自然,那樣子好像迫不及待的想逃走一般。

「別怕,你弟弟沒有怪你。」喬安對她說。

聽到這句話,婷婷猛然抬頭看向了喬安,一把甩開了喬安的手。

「你也覺得是我害死弟弟的對不對?」婷婷很慌,她的眼睛裏有肉眼可見的慌亂。

「是你把小文扔下去的不是嗎。」喬安並沒有因為她的慌亂而退縮,而是接着說道。

「不是我,不是我!」婷婷轉身想跑,可喬安並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在婷婷轉身的瞬間,她就拉住了婷婷的衣領。

「姐姐不是想要怪你。」喬安蹲下身,將面前的小孩兒轉了一圈,讓她面對着自己。

小孩兒眼眶含淚,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樣,不斷的往下掉落。

「來,跟你的弟弟道個別吧,這次可能是你最後一次見到他了哦。」喬安用手輕輕在婷婷的腦門上一點。

「小文!」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弟弟,嚇得婷婷驚呼一聲。

「姐姐~姐姐~」小胖子抓着他姐姐的小裙子,整個人都扒在了周婷身上。

婷婷看着依舊天真可愛的弟弟,眼淚掉得更凶了。

「對不起,我是壞姐姐,是我把你扔掉的,對不起!」婷婷看着弟弟天真的笑容,眼睛裏滿是自責。

她並不是成心想害死弟弟的,她只是希望爸爸媽媽能夠愛她,她以為弟弟不在了,爸爸媽媽就會像以前一樣愛她了。

她是壞孩子,她害了弟弟!

婷婷抱着小文哭得傷心極了。

「你說什麼!我就知道果然是你,是你把你弟弟丟到湖裏去的是不是?

你弟弟才不到三歲,你這個做姐姐的怎麼能這麼殘忍!

要是早知道你是這種性子,我就不該生你下來,你就是個禍害,你就是個禍害!」

周濤夫妻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冒了出來,夫妻二人一出現,就一臉激動的沖向周婷。

那充滿怨恨的眼神,像是要把周婷撕碎一般。

周婷看着一臉瘋狂的父母,整個人害怕的顫抖。

「我錯了爸爸媽媽,不要打我!我錯了!」周婷害怕的抱着弟弟哇哇大哭。

「你是誰?給我讓開,別攔着我們!」周濤想推開喬安,可喬安哪是他一介普通人能推得動的。

不管他怎麼用力都無法撼動喬安分毫。

「你們兩個到現在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嗎?」喬安真的有被這對夫妻氣到。

本來小文可以不用死的,他們夫妻二人完全可以擁有一個兒女雙全的幸福家庭,可就因為這對夫妻的偏心。

不但逼得女兒出現了心理問題,更造成了另一個孩子的死。

這個家庭的悲劇,完全就是這對夫妻自己作的。

他們二人倒好,完全不覺得自己有問題,反而把一切責任推到了女兒婷婷身上。

這樣的人,根本沒有資格為人父母!

「對,我們有錯,我們最大的錯就是不該生下這了逆女,如果沒有生下她,我的小文還活得好好的!

她殺死了我的兒子,我要讓她給小文償命!」周濤的老婆李如一臉瘋狂的沖着婷婷哭喊道。

喬安忍無可忍,「直是冥頑不靈!」

說着喬安在這對夫妻的腦門上點了一下,周濤夫妻就像被人點穴一樣瞬間閉眼不動了。

喬安退開幾步,走到婷婷面前,讓婷婷不用害怕。

有她在,就算是婷婷的父母,也休想傷害這孩子。

「別怕,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喬安摸著周婷的頭,對這個孩子產生了一絲憐憫之心。

雖然這孩子是因為心理問題才殺害了自己的親弟弟,但殺人就是殺人。

這孩子死後,地府一樣會按她生前的所為對她進行審判。

謀殺血親在地府可是重罪,更何況小文還只是一個不到三歲的孩子,這個罪就更重了。

等婷婷到了地府之後,只怕這刑罰輕不了。

值得慶幸的是,哪怕被親姐姐所害,小文也沒有怨過這個姐姐。

小文肯原諒婷婷這個姐姐,等她到了地府之後應該會有一定的減刑,不過牢獄之災是免不了的。

喬安雖然憐惜這孩子,卻也沒有打算插手去過多的干涉這件事。

畢竟每個人都該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價,不管原因是什麼,不管她當時多少歲。

只要做了錯事,就都會受到公平的審判。

這就是地府的律法,沒有人可以例外。

「姐姐,爸爸媽媽不會要我了,他們不會要我了。」婷婷哭得很傷心。

。 洛桑垂放在身側的手慢慢蜷緊,很快密集了一層細汗。

傅時寒伸手,揉了揉女孩的發頂,並沒答他是如何知道的,「明天早上許野城會把溫博士的藥劑送過來,你打算接下來做什麼?」

洛桑一怔,「拿到藥劑了?」

傅時寒:「嗯。」

洛桑沉默片刻,「先拿去研究院,確定好可以用的話,就試著給他用藥。」

這個他,不用想就知道是厲慎年。

傅時寒頓了頓,突然問了句:「我和厲慎年,你喜歡誰?」

「……」

洛桑眨了眨眼皮,盯著男人漆黑的雙眸,不知道他為什麼會突然問這麼幼稚的問題。

似是她遲遲不應聲,他擰起了眉頭,黑曜石般發亮的眸子盯著她,冷冰冰地開口:「說話。」

洛桑眼珠子轉了轉:「要是我的回答你不喜歡的話,還聽嗎?」

傅時寒注視著女孩,聽著她的回答,眸光變得深邃:「你覺得呢?」

洛桑將頭往上抬了抬,理直氣壯的說:「別用這眼神盯著我,我不怕你。」

剛才緊張的神情一下子怔鬆了下來。

「不怕我?」沒得到回應,他將人兒按入懷中,低頭聞著她的發香,語氣隱忍壓抑:「不聽,除非是我滿意的話。」

洛桑彎了下唇角。

還沒等她反應過來,毫無徵兆的吻落了下來。

他湊近她的唇,吻的很粗暴,似乎是在懲罰。

洛桑被他咬的有點疼,報仇似的咬了回去。

這招很有用,傅時寒放開了她。

但洛桑沒想到自己下口重了些,不小心把他的唇角咬破皮了。

她盯著他的唇角,想解釋一下:「厲慎年他……」

突兀的,他趁虛而入,強勢撬開了她的牙關,血腥味蔓延在口腔里,他雙手毫不分說的按住她的雙肩。

鬆開她的唇瓣,低聲道:「不許喊他的名字。」

洛桑不輕不重地推了他一下,「我把他當朋友,你在亂想什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