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歡回過神來,聽着周瑩瑩的話,心裏也明白了,這個周瑩瑩啊,是真的不打算給自己介紹面前的這位姑娘了,也不知道周瑩瑩到底是什麼意思。

不過,這都不是重要的,既然這個姑娘能出現在這裏,那就說明她跟周瑩瑩是很熟悉的那種了,自己現在閒跟周瑩瑩說明白了,回頭關係緩和了,再認識也來得及。

“是這樣的,我吧,前幾天做了個夢,是我家老一輩的那些傢伙,說是他們到了下面啊,見到你家的那些長輩,就又吵架了。”

這些說辭都是董歡來的路上臨時想的,總是要有個理由啊!或者說,總是要有個話題啊!

老一輩的這都死了多少年了,再者說來,做這行的,一般都會相信託夢什麼的,雖然也有假的,但是誰真的會去取證呢?

“吵架?呵呵,那不是很正常的嗎?他們活着的時候就沒少吵架了。”周瑩瑩陰陽怪氣的說着,心說這個事兒也值得來跟自己說一下嗎?

想來,從自己記事兒開始,就沒少聽說兩家吵架的事兒了,這都不新鮮了,雖然後來兩家不怎麼吵了,但是關係也一直是有些尷尬的。

要是他今天來跟自己說這個事兒,那就沒必要了,自己也不想聽他們是如何吵架的。

“呵呵,是啊,他們一直都在吵,但是我想說的是,我家老一輩的告訴我,說是這兩家都吵了這麼多年了,但是實際上,也真的沒什麼太大的過節了,就想把這些不好的事兒啊,到他們那一輩截止了,讓我老找你說和,說是到咱們這一代啊,就不要再那樣了!”

本章完 第231章求求你,放過我吧

謝半雨明明只喝了一杯香檳,但是為什麼她感覺眼前都出現了幻影?

看來這酒的後勁挺大,謝半雨一邊想著一邊朝自己房間走去。

就在她要推開門的瞬間,一雙有力的手直接將她帶入隔壁的客房。

一片漆黑的環境下,謝半雨只覺得渾身好熱,她有些不安的扭動著身體。

「謝半雨,回答我,你剛才想去哪裡?」

「你是不是又要和段威廉見面!」

段景霽將謝半雨禁錮在客房裡面的牆上說。

「唔?為什麼不能和威廉見面?」

謝半雨軟軟糯糯的問,威廉比他好多了,起碼不會讓自己掉眼淚。

「該死的,你難不成看上他了嗎?」

「我告訴你,在兩年前的一場宴會上,那個混蛋就試圖想要強//暴半晴,那種人不值得你託付終身,聽明白了嗎?」

謝半雨愣愣的看著段景霽,他說話的樣子很認真,但威廉不是那樣的人。

謝半雨想要出口反駁,可身體綿軟的提不起一絲力氣,而且好燙極需要有人能夠替自己澆滅這團火。

「想你的臉怎麼這麼紅,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段景霽摸了摸謝半雨的臉頰說。

他掌心微涼,讓謝半雨覺得舒服極了,不過這些還是不夠,她需要更多的肢體接觸。

謝半雨踮起了腳尖,準確無誤的含住那片薄唇。

「要我。」

天旋地轉間,她已經被一把抱起來到床上。

喝了酒的男人禁不起撩撥,更加禁不起喜歡的女人撩撥。

雖然嘴上不承認,但段景霽的內心始終都覺得謝半雨是他的私有物。

火熱的大掌開始肆意點火,不一會,床邊堆滿了男人和女人的衣物。

謝半晴在一樓逛了很久都沒有看到段景霽卻看到了他的侍衛。

「你怎麼一個人這裡,景霽呢?」

「半晴小姐,少爺上樓了。」

謝半晴臉上血色全無,慌慌張張的跑上樓,但願事情不是她所想的那樣。

來到二樓,謝半雨立刻去看謝半雨的房間。

她安排的人正老老實實的等待在一旁。

「半晴小姐,我都等兩個小時了,一個人都沒有上來。」

「不可能,我親眼看著謝半雨喝下那杯酒,親眼看著她上樓的!」

謝半晴不敢置信的說,她看不慣段景霽對謝半雨似有若無的關心已經很久了。

本來打算趁著這次派對徹底弄髒謝半雨,這樣景霽看到她就只剩下厭惡了,可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在朝著相反的方向狂奔。

謝半晴緊緊咬著下唇走出謝半雨的房間,卻在隔壁的客房聽到一陣男人的悶哼聲。

「求求你放過我吧…」

裡面傳來女人嬌滴滴的求饒聲。

謝半晴盯著客房的門,她不會聽錯的,那就是段景霽和謝半雨的聲音,他們兩人睡在這間房裡了!

嫉妒,憤怒,這兩種情緒不斷地交纏在一起,謝半晴很想要衝進去狠狠地扇謝半雨兩個巴掌,她怎麼可以這麼賤的勾引段景霽。

段景霽是她的男人,是她未來要共度一生的老公!

但最終謝半晴還是強撐著忍了下來,她的嘴角咬破了皮,鮮血滑落在下巴上,看起來格外的滲人。

茉莉匆匆跑過來看到這樣一幕,心裡一顫。

「小姐,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客房的鑰匙有嗎?」

「有,但現在景霽少爺還在那女人身上,我們進去……」

「誰和你說我要現在進去了,錯誤已經造成,只能將錯就錯,畢竟我和妹妹長得一樣不是嗎?」

謝半晴說著說著開始癲狂的笑起來。

另一邊姜南初放學后,直接前往醫院,自己的老公必須看好了,絕對不能給任何女人可乘之機!

「究竟有多大的把握?」

在醫院,路過醫生辦公室時,姜南初聽到了陸司寒的聲音。

「司寒?」

姜南初敲了敲門問。

陸司寒見姜南初來了,立刻開門。

此刻辦公室內站著好幾位眼生的外國醫生。

「你們再說什麼呢?」

「這位是我的未婚妻,繼續進行剛才的問題吧,不用避諱她。」

「好的,陸先生。」

「根據目前所掌握的資料,以及陸小姐手術情況來看,由我來操刀,手術的成功率由百分之六十。」

「是陸薰茵雙腿的手術嗎?」

「沒錯。」

姜南初立刻露出了笑意,這是這幾天以來最好的消息了,只要她的腿可以行走,那麼就不能纏著陸司寒了。

「麻煩湯姆醫生了,如果能夠治好我妹妹的腿必有重謝。」

「如果能治好,我也會有重謝的。」

姜南初信誓旦旦的說,她存下了不少私房錢呢。

話音剛剛落下,沈承拿著一隻手機,走進辦公室。

「先生,東西我已經取來了。」

「好,湯姆醫生,你們先出去看看薰茵吧。」

「是。」

姜南初聽的出來陸司寒是有意支開湯姆醫生,想必接下來要說的話應該很重要。

「那我是不是也迴避了比較好?」

「不用,你留下來聽著。」

陸司寒圈住姜南初的腰說。

讓湯姆醫生走,是因為手機內的錄音關係到陸家內部鬥爭醜聞。

而姜南初早晚都會嫁給自己,也應該讓她了解豪門的陰暗面了。

沈承打開那段錄音,姜南初聽到內容,睜大了眸子。

「這聲音好耳熟,好像是……」

「不是好像,就是於梅以,沒想到她也會把主意打到我身上來。」

「太可惡了,司寒,我們絕對不能輕易放過她,接下來該怎麼做?」

「和我一起去趟老宅,我要讓陸泰經過這次事情之後,再也不敢輕易出手。」

「嗯。」

陸司寒勾起邪魅的笑,他要把陸泰所有寶貝的東西通通搶過來。

兩人抵達陸宅是在傍晚,陸泰,於梅以夫妻正陪著陸丞吃飯。

「司寒,你們怎麼來了,我讓管家添兩雙筷子。」

「不用了。」

陸司寒陰沉著臉打量於梅以。

別人不懂,但於梅以怎麼可能不懂陸司寒這個凶神的意思,他是懷疑到她的頭上來了嗎?

不會的,他沒有證據,這種事情光憑一張嘴可說不清。 周瑩瑩聽着董歡的話,心裏覺得好笑了。

“呵呵,當年是你家開始找事兒的,現在你一句話,想說和了?”

記得爺爺當初說過,要不是他們家裏沒事兒找事兒自己家裏纔不會跟他們爭吵的,這些年,全都是他們家的錯!

這都對着掐了這麼多年了,他現在一句話,想要把這個事情解決了?這樣真的合適嗎?

看着周瑩瑩沒有要答應下來的意思,董歡也不意外。

“我知道,這個事兒不是那麼好說的,但是吧,這都什麼年代了,是不是,家和萬事興!到這一代了,只有你和我了,你覺得,咱們倆有必要吵架嗎?你看看,你這麼好一個姑娘家的,怎麼可能會找我吵架是不是?我這種人,雖說我算不是什麼大善人,但是我也是受到過高等教育的,也是懂得尊重別人的,所以,我想來找你說和一下,把這個事兒啊,給他過去,你覺得呢?”

董歡是很努力了,把能想到的話,全都說了一遍,還不忘記順帶着誇讚一下週瑩瑩。

這些話到了周瑩瑩的耳朵裏,倒是覺得還算是可以的。

雖說這些事兒很麻煩,但是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既然人家都來這麼說了,那自己要是再不好好的給個面子,那自己成什麼了?

還有了,也真的像是他說的那樣,到了這一代,也只有自己和他了,別的不說,說吵架這個事兒,算是自己和董歡真的遇到了,也不見得真的能吵起來了。

事情都過去這麼多年了,當年到底是什麼情況,其實也都不重要了,什麼找茬不找茬的,事情都過去了,老一輩的人都已經不在了,自己要是再糾結下去的話,也沒什麼太大的意思了。

但是算是這樣,爺爺之前說過的,這些都是他家裏的事兒,都是他們家的問題,所以這個道歉,是肯定不能少了的。

周瑩瑩在心裏默默的合計着這個事情,並且還在研究着如何讓董歡給自己好好的道個歉,現在這個時候,要是讓他去爺爺那邊道歉也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權當是自己代表了。

但是這個事兒,周瑩瑩還真的是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了。

這些話說的要是太重了,董歡弄不好會以爲是自己故意刁難,但是要是說的太輕飄飄了,自己又不好意思面對爺爺他們。

在周瑩瑩糾結的時候,董歡坐着都覺得尷尬了,“那個什麼,我知道這些個事兒啊,都是我家裏的問題,所以我在這給你道個歉。”

說着這話的時候,董歡還從沙發站起來,衝着周瑩瑩鞠了個躬。

這可把周瑩瑩嚇懷了!

“你這是幹什麼呢?”雖然周瑩瑩是真的很想讓董歡道歉,但是這也太主動了一點吧!

還有,人家這一個一米八十多的大小夥子,這麼給自己鞠躬道歉,也是不太好意思的。

“我不是說了,這是道歉。”董歡看出來周瑩瑩臉的不好意思,心裏覺得還算是不錯,還有,今天這個事兒啊,怕是要成功了。

此時張昊天和周偉光正好商量完事情,開門從房間裏出來。

當他們看到董歡,還是鞠躬的董歡的時候,周偉光是沒什麼反應,但是張昊天,還是覺得十分驚訝的。

“你怎麼會在這裏?”這個董歡,張昊天也是認識的。

很小的時候,董歡家裏和周瑩瑩家裏爭執的樣子,張昊天見識過好幾次,所以從小到大,雖然沒說過話,沒聊過天,更沒一起做過什麼事兒,但是這個人,自己還是認識的。

董歡看到張昊天,心說這小子居然在家啊!之前還以爲他不在家呢。

不過,這也沒所謂了,他在更好了,當是給自己做個見證。

“正好了,你也在,那你來個見證吧,見證一下我道歉了!”說着,董歡又衝着周瑩瑩舉了個躬,也又說了一次道歉的話。

這一次,不僅僅是周瑩瑩愣住了,連張昊天都愣住了。

心說今天這是什麼情況啊,好好的,這個董歡竟然來道歉來了!並且看的出來,這小子不是敷衍了事的那種,是真的打算來道歉了!

這是什麼情況?或者說,這個董歡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了?

這些想法一個接着一個的在腦袋裏面轉悠,想要找到出口,想要問出來,但是也正是因爲問題實在是太多了,所以,根本不知道應該從什麼地方開始問纔好了。

周瑩瑩心裏這會兒更覺得尷尬了。

這小子到底是會讀心術還是怎麼的,爲什麼自己心裏想的事兒,他竟然是知道的?剛纔自己心裏在想,要是這個小子能給自己鞠躬道歉,那這個事兒,自己算是原諒他了。

可原本以爲,這樣一個大小夥子,根本不可能低眉順眼的給自己道歉,可誰又想到,這些話,自己還沒等真的說出來呢,他已經做到了!

“怎麼樣?可還滿意嗎?要是還不行,那我再來一個。”董歡本着周瑩瑩又鞠躬一次。

這一次,可讓周瑩瑩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說是手足無措都是好的,這會兒周瑩瑩都覺得這個事兒是自己的錯了。

“那個,你別這樣。”周瑩瑩真的很想說了,這樣真的不太合適啊!

要是按照年紀算,自己的年紀還在董歡的後面呢,如果兩家當年沒吵架,自己多少還要喊董歡一聲哥哥,這當哥哥的給妹妹這麼道歉,真的受不住啊!

張昊天看着事兒不太對,但是有句話說的好,浪子回頭金不換啊,想來,這個董歡是有些事兒想明白了,所以纔有這一出的。

“行了,過去的事兒啊,這都過去了,以後咱們都是好朋友,如何?”

張昊天是來說和事老說的話的,左右人家都道歉了,還是這麼個道歉的法子,總也不能欺人太甚不是?

周瑩瑩一聽張昊天的話,也趕緊看了看董歡,“行了,行了,你先坐着,我去給你們拿點水果啊。”

這會兒周瑩瑩是真的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真能躲進廚房裏,也好讓自己稍稍冷靜一下。

一進了廚房,周瑩瑩聽着外面張昊天和董歡尷尬的聊天,趕緊深呼吸了幾下,想知道自己現在要怎麼辦。

真的要原諒董歡嗎?

按說這個事兒一開始不是自己的事兒,這都是祖的那些老人的事兒,自己也是聽說了一些內容,但是具體的,自己也不是太知道。

要是說真的原諒董歡他們家,這個事兒也得跟面的那些人彙報一下,這個事兒全是他們的事兒,他們如何看?

可這要是不原諒,那這個事兒人家都說到這個程度了,也都做到這樣了,自己也真的沒什麼必要繼續糾結了。

還有,這冤家宜解不宜結,實在是不行的話,自己和解好了,這往後還不知道誰能用誰呢,多個冤家,倒是不如多個幫手來的好。

周瑩瑩在廚房裏糾結,張昊天和周偉光倒是不斷的尋找話題,讓場面不至於太尷尬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