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紫陌風涼的說完,赫雲霆瞬間一臉苦相,暗道自己是不是高興得太早得報應了。

“雲霆,櫟兒很聰明,這兩年來,她跟着我走南闖北的,學會了很多東西,你這段時間帶着櫟兒和我哥哥四處去走走,有什麼決定不了的事情再來找我。”

蘇紫陌冷眯着危險的眼眸,她現在要做的就是對付蘇家和君臨天,既然回來了就不能什麼都不做。

“咚咚……。”

這時,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

“何事?”

“莊主,太傅府來人了,說要見莊主。”

外邊傳來青蓮的聲音。

“帶她們去偏聽等着。”

蘇紫陌面具下的眉頭輕攏,比她想象中的晚了些,她還以爲那蘇紫雲有多厲害呢?

應該早就想到辦法來對付她了。

“是,小姐。”

“陌陌,那太傅府的人一定是來找麻煩的。”

赫雲霆一臉無所謂的說道,嘴角泛着迷人的笑意,區區一個太傅府,連他都不看在眼裏。

而柳世譽皺了皺眉頭,心裏有些擔心的看着蘇紫陌,畢竟莊主剛剛到京城,莊主做事一向雷厲風行,只怕落人把柄。

“找麻煩那是自然的,王議程的納妾雖然不是皓月皇親自下旨,但皓月皇也是知道的,現如今婚事告吹,讓婚事作罷的又是我們明月山莊,這麻煩呢?他們是一定會找的,你給世譽安排住處,之後的事情你們自己去解決。”

蘇紫陌丟下話,起身往外走去,她現在有其他事情要做,太傅府那些曾經欺負過原主的人,她一個都不會放過。

蘇紫陌帶着青荷到了偏廳,一進門就看到了蘇紫雲和蘇魏晨,還有解冷嬋,讓人意外的是君臨天也來了。

要說這君臨天,自從在青雲街遇到蘇紫陌之後,聽了蘇紫陌的話以後,他就有些心神不寧,心裏就像貓爪一樣難受,今天碰巧蘇太傅要來明月山莊,他也一起來了,他到是要看看這個女人想怎麼對付他,從來沒有被女人威脅過的他,心裏憋屈得緊。

幾人看着蘇紫陌進來,每個人臉上的臉色都好不到哪裏去,因爲他們被請進偏廳的,特別是君臨天,他已經是第二次被請進偏廳了。

“聽聞明月山莊莊主家大業大,只是待客之道真是讓本太傅不敢恭維。”

蘇太傅冷冷的說道,第一次被人帶到偏廳,對於驕傲的他說,無疑是一種侮辱。

蘇紫陌聽完,並沒有太多計較,從容不迫的往自己的位置上走去,坐下後才風輕雲淡的說:“蘇太傅此言差矣,是客人,自然以禮相待,不是客人,自然想是想怎麼待就怎麼待。”

後半部分的語氣夾雜着冷意。

“你……。”

“大人……。”解冷嬋一看苗頭不對,立刻出聲制止蘇魏晨。

蘇紫雲心裏怒氣沖天,卻只能硬忍着,看着不可一世的蘇紫陌,她的心裏要多難受就有多難受,特別是看到自己喜歡的男人的視線一直跟着移動,她的心裏莫名的不安起來。

“莊主,這中間一定還有什麼誤會吧!咱們有話好好說,前日念兒和絕兒不小心誤闖明月山莊,還請莊主見諒,讓他們兄妹二人和我一起回去吧!時間長了只怕會打擾到莊主。”

解冷嬋面帶笑意,說的委婉,可是蘇紫陌知道,這一切都是她掩飾自己惡毒的一面,這解冷嬋心思毒辣且手段高明,父親對她是事事順從,就是以前蘇府中的下人欺負或大傷原主,她也能輕而易舉的瞞天過海。

“太傅夫人,本莊主和你們之間無話可說,蘇紫陌對本莊主有恩,如今她的姐姐被父親利用,讓她嫁給一個她不喜歡的人,本莊主自然是不能袖手旁觀,人本莊主保下了。”

蘇紫陌的話說得很直白,目的就是想讓他們知道,想把人帶回去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二來也想讓他們蘇家明白,就是有皇室的人坐在這裏,她明月山莊依然不會給半點面子。

這裏是半個君主社會,只要你有能力,皇室不足爲懼,她蘇紫陌敢回來報仇,自然也做好了萬全的準備。

“有恩?”

解冷嬋的臉上有些不自然,蘇紫陌那個小踐人什麼時候救過人了,就她那個廢物也有本事救人嗎?

“敢問莊主,那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蘇紫雲也很疑惑,蘇紫陌膽小無能,只有被人欺負的份,什麼時候有了救人的本事,她怎麼會不知道呢?

而君臨天卻猛的深深的注視着蘇紫陌,心裏充滿了各種猜疑。

“本莊主爲什麼要告訴你們,如果沒有其它事情就請回去吧!”

蘇紫陌冷冷的下逐客令,接下來有她們好受的,當然,她也不會認爲解冷嬋是一個好打發的人。

果然,解冷嬋出聲說道:“莊主莫要生氣,莊主既然是我們陌兒救下的人,那和我們蘇家就是一家人了,如今陌兒已逝,莊主還記得這份恩情,莊主真的是讓人敬佩,不如莊主就借這個情,讓念兒和絕兒回太傅府吧!”

解冷嬋不放棄,蘇紫念可是關係着她女兒一生的命運啊!只要蘇紫念和王將軍成婚,不管是妾室還是正室夫人,三王爺肯定會二話不說,把雲兒娶回三王府,雲兒這年紀可是經不起等了,好不容易看到了三王爺有了一點鬆動,又被這突然冒出來的女人給破壞了。

-本章完結- “夫人真會說話,從來沒有聽說過,這情也是可以借的,本莊主欠的是蘇紫陌,而不是你們蘇府 。”

蘇紫陌的語氣中帶着深深的冷意,陰鷙的眼眸凌厲的看着解冷嬋,這個女人才是最陰毒的,到現在她還沒有放棄要姐姐嫁給王將軍的想法,想借姐姐嫁王議程得勢,讓君臨天娶蘇紫雲嗎?她做夢。

解冷嬋臉色瞬間難看起來,本想着自己出面能擺平這女人,誰知這女人這麼難說話。

“難道莊主所說的報恩只是報思云云,當兒戲嗎?”

蘇紫雲實在是看不下去了,一個又市儈臭銅的商人也配在他們面前擺架子。

“報恩的對象又不是你,你這麼激動幹什麼?”

蘇紫陌得意的笑着,看着蘇紫雲氣綠的臉,她的心情大好,遂把目光凌厲的轉向君臨天。

“三王爺,本莊主奉勸你一句,想把某些目的寄託在某人的身上來達到自己的目的,無疑是在自尋短見。”

蘇紫陌語氣狂傲,神色募然冷凜,微微對視,讓人寒風刺骨,同時,君臨天明白她在說什麼。

君臨天這才意識到,她真的很恨自己,可是真的只是因爲蘇紫陌而恨自己嗎?作爲男人,作爲高高在上的王爺,他怎麼能娶一個廢材當王妃,不錯,他是有想過如果蘇紫念嫁給了王議程,他娶了蘇紫雲,兩邊他都佔優勢,如今,太子的實力越來越強,而他也要儘快壯大自己的勢力才能與其抗衡,連這點都被她看出來了,可見,她真的想爲蘇紫陌報仇。

“莊主知道的是不是太多了?”

君臨天冷冷的語氣中夾雜着威脅,被這個女人看得透徹,讓他感覺自己就像光着身子在衆人面前一樣。

“不是太多,但是該知道都知道了。”

蘇紫陌淺淺一笑,毫不掩飾眼底的仇恨。

君臨天黑眸流動着波光,一個蘇紫陌真的值得她與三王府和蘇家結怨嗎?

“你好大的膽子,王爺是什麼人,容得你說出這麼大不敬的話來。”

蘇魏晨起身,振臂高呼,指責蘇紫陌,有些混濁的眼眸怒視着蘇紫陌,這個女人好大的膽子,居然連三王爺的面子都不買。

“蘇太傅,不要太激動,有些事情面子比裏子更重要,三王爺當街退婚,說要娶您的另外一個女兒爲妻,您卻裝聾作啞,默許了此事,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不算,還葬送了一個女兒的性命,現在連另外的一個女兒和兒子也不想放過嗎?真是沒人性。”

蘇紫陌冷冽的聲音傳遍整個偏廳,晶瑩如寶石的黑眸裏,閃爍着深深的恨意。

偏偏那聲音又震撼着每一個人的心底。

“明月莊主,我蘇家的事情不勞煩你插手,還請把蘇紫念和蘇清絕交出來。”

蘇紫雲怒目圓睜,溫柔的形象消失殆盡,她一向心高氣傲,老是被人戳着痛處,就是在能忍的人都忍不下去了。

“哦!怎麼不裝了,別忘了,三王爺還在這裏呢?要是你自己把自己那溫柔又善解人意的面具給撕了下來,露出惡毒的心思,指不定三王爺又要變心了呢?”

風涼又諷刺的語氣氣的蘇紫雲想殺人,她蘇紫雲什麼時候被人這般欺負過了。

“放肆,她是本王的女人,當着本王的面,你休得放肆。”

怒吼的聲音就像要掀翻屋頂一樣,君臨天猛的起身,有蓄勢待發的氣勢。

就連蘇魏晨和蘇紫雲,解冷嬋都被君臨天的氣勢給震住了。

唯獨蘇紫陌,無關痛癢的慢慢的端起桌子上溫度剛剛好的茶水輕輕的抿了一口,這麼沉不住氣,還想做皇帝,蘇紫陌搖了搖頭。

遂莞爾一笑,說道:“王爺,這無名無份的說蘇紫雲小姐是你的女人,這可是會損壞紫雲三小姐的閨譽的,在說紫雲小姐的二老還在這裏呢?王爺這不是空口說白話嗎?”

蘇紫陌說的是紫雲小姐,而不是三小姐,很明顯的,在蘇紫陌的心裏,蘇紫雲纔是多餘的那個,而她姐姐纔是蘇家嫡出的大小姐。

“你……。”

蘇紫雲恨恨的看着蘇紫陌,心裏卻不得不承認蘇紫陌說的是對的,她爲了他忍受着世人異樣的眼光,六年過去了,他依然不肯娶自己,皇上那邊不是最大的阻撓,有阻撓的是他的心。

看着蘇紫雲的表情,君臨天皺了皺眉頭,知道這明月山莊打的是什麼主意。

“雲兒,你不要多想,她想離間我們之間,你難道看不出來嗎?你放心,本王會盡快進宮向父皇請旨,儘快娶你過門的。”

君臨天急着安撫着蘇紫雲,冷眼看着蘇紫陌,這女人見縫就插針,看來,留不得她。

看着君臨天眼裏已經萌發殺意,蘇紫陌只是冷眼看着,要的就是他的衝動。

“各位請回吧!這裏沒有你們要找的人。”

蘇紫陌漠然的起身離開,那傲然屹立的身姿和氣勢凌人的氣勢,既然沒有人敢出聲攔住她。

“雲兒,我們回去,你放心,本王一定會盡早娶你過門的。”

君臨天顧不上其他的,走到蘇紫雲的身邊,柔聲安慰她,蘇紫雲跟了他六年了,好歹他也會給她一個名分的。

“只要有王爺這句話雲兒就放心了,雲兒又怎麼會看不出那明月莊主在挑撥我們之間的關係呢?明明知道了她的目的,雲兒又怎麼會上她的當呢?”

蘇紫雲一臉柔情,臉上沒有一點責備之意,她要的不多,只要能當上三王府的正妃她已經心滿意足了,她原本是庶出,努力爬了這麼就,才讓爹爹費嫡提庶,這一路的艱辛,只有她自己知道。

“本王就知道雲兒是最善解人意的,走,我們回去。”

“嗯!”蘇紫雲點了點頭。

而這一切,都被蘇櫟看得清清楚楚,看着他們都離開了,蘇櫟才轉身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本章完結- “哥,你幹嘛呢?世譽叔叔回來了。”

這是,蘇齊也回來了,只是看到了君臨天他們離去的背影。

“沒幹嘛?舅舅和姨娘呢?”

“我沒看到。”蘇齊搖了搖頭。

蘇櫟皺了皺眉頭,大步走了出去。

“哥哥,你去哪?等等我。”

真是的,明明他們兄弟兩人一樣大,可是哥哥做事情讓他一向摸不着頭腦,蘇齊快速的跟了出去。

“喲!姐姐,你在這明月山莊吃香的喝辣的,可曾想過爹孃的感受。”

蘇櫟和蘇齊剛剛到門口就聽到蘇紫雲的聲音。

幾人剛剛出來,正好遇到要去找蘇馨的蘇紫念。

蘇紫雲見到蘇紫唸的瞬間,微斂着的眼眸裏全是嫉妒,幾日不見,這蘇紫念居然穿上了綾羅綢緞,比昔日更加漂亮,她一生最嫉妒就是這兩姐妹如花似玉的容貌了,同時一個爹爹的女兒,她就是沒有蘇紫念和蘇紫陌漂亮,而且更讓她奇怪的是她的身後還跟着兩名丫鬟,好像是這裏的大小姐一樣?

“哼!感受,他們什麼感受?沒有得到預想當中的權利還是你嫁不了三王爺的感受,你們給我聽着,從今往後,我們兄妹兩人不在和你們蘇家有任何的關係。”

蘇紫念說完,把臉邁往一邊。

“蘇紫念,你大膽。”蘇魏晨不打一處來,最近是怎麼了?諸事不順。

“大人,稍安勿躁。”解冷嬋拍了拍自個夫君的手。

解冷嬋上前了幾步,一臉慈愛的看着蘇紫念。

“念兒,這血緣關係不是說斷就能斷的,咱們都是一家人,你這樣說,多傷你爹爹和母親的心啊!跟我們一起回家吧!至於王將軍,你不想嫁,母親再給你無色一個如意郎君可好?”

“收起你的假慈悲,要不是你從中作梗,我怎麼會做出這大逆不道的事情,從小你就視我們兄妹三人是外人,苛扣我們兄妹三人的月奉也就算了,你還縱容下人欺負我們手無縛雞之力的陌陌,還讓你的女兒從中勾引三王爺,讓陌陌名聲狼藉,這些都是你一走策劃的,你還提什麼家,你配嗎?”

蘇紫念恨之入骨的看着解冷嬋,真想親手撕破她那層僞裝。

“念兒,你怎麼能這樣說母親呢?母親每天都很忙,難免疏忽大意啊!”

解冷嬋一臉內疚,輕輕抹着眼淚。

“姐姐,你說孃親苛扣你們的月奉,這事從何說起,姐姐穿的用的都是孃親一手打理的,就拿姐姐衣櫃裏的衣服來說,那都是孃親讓布莊一針一線做出來的,哪一件不是上好的絲綢?”

在王爺面前,蘇紫雲哪容得蘇紫念詆譭自己的母親,往自己臉上摸黑呢?她更氣的是蘇紫念那嘴邊經常掛着的是她勾引的三王爺,就是她勾引的又怎麼樣,她蘇紫雲就是有這個能耐,她蘇紫陌一個什麼都不能修煉的廢材憑什麼命這麼好,一出生就是三王妃。

“大人,都是妾身不好,都是妾身的錯,沒有替大人照顧好念兒,讓念兒對妾身產生了這麼大的誤會……。”

蘇魏晨那看得嬌妻這般楚楚可伶的模樣,忍不住怒聲吼道:“逆女,休得對你母親無禮,快點跟我們回去,我蘇魏晨的老臉都被你丟盡了。”蘇魏晨被氣得七竅生煙,在王爺面前,她這樣七長八短的,讓雲兒嫁過去以後如何服衆,現如今,他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雲兒的身上了,他年事已高,在朝忠的聲望也越來越低,現如今只能攀附皇權來保住自己的地位。

蘇紫念不理會蘇魏晨,只是冷冷的看着蘇紫雲。

“哼!上好的絲綢,蘇紫雲你怎麼不拿去穿呢?虧得你好意思提,那些花花綠綠的連你母親都不穿的衣服都送到我那裏去了,至於吃的,那更不用說了,到了用膳時辰,不見人送去,等冷了才送過去,而且都是殘羹冷炙,試問,沒有姨娘你的允許,府中的丫鬟婆子敢這樣做嗎?”

正在擦眼淚的解冷嬋一聽姨娘兩個字,手瞬間頓住,心裏瞬間被激怒,眼眸有些嗜人,這個小踐人,進了明月山莊沒幾天這翅膀就長硬了,以前在府中大氣都不敢喘的人,現在居然敢當着她的面叫姨娘,她是怎麼坐上正妻的位置的,想想她自己都覺得心酸。

君臨天冷冷的皺着眉頭,一張冰冷的臉冷的可以把人凍成冰棍,今天已經很觸黴頭的了,他還要在這裏聽他們這些噁心的宅鬥嗎?

“閉嘴,你母親對你什樣子我還不知道嗎?”蘇魏晨心裏就是在有疑問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質問解冷嬋,他雖然是一個勢力只爲自己着想的人,但對自己的兒女,他還不至於吃穿的苛扣。“來人,將大小姐帶回去。”

蘇魏晨命令着不遠處他們帶來的人,這一刻,他完全忘記了自己還身在明月山莊裏。

“是,大人。”

四名護衛剛剛擡腳,就被一陣橫風狠狠的掃了出去,連是怎麼一回事都弄不明白。

蘇櫟身形化作一陣風似的來到蘇紫唸的面前。

寒光冷冷的盯住幾人,“誰敢在明月山莊放肆就別怪我不客氣。”

冷冷的聲音讓人頭皮發麻,蘇魏晨可沒有忘記,站在他眼前的這個孩子可是金玄期六階的修爲了,這一刻他纔想起來,他還身在明月山莊裏,後知後覺的讓他的心裏有了一絲恐懼。

“哼!今天本王就來會一會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

君臨天忍無可忍,就是在能忍,也不能忍受被一個五歲的孩子威脅。

瞬間,一大一小如風的速度交鋒在了一起。

明月樓二樓上,站在窗戶邊的蘇紫陌和赫雲霆還有柳世譽靜靜的看着。

“陌陌,君臨天的修爲已經到了神玄期一階,並且有突破二階的趨勢,櫟兒可能不是他的對手。”

-本章完結- 赫雲霆有些擔心的說道。

“不見得,櫟兒雖然是金玄期六階,但君臨天也不見得能討到便宜,櫟兒的幻影迷蹤已經修煉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一般人想要傷害到櫟兒,那可是件難事。”

蘇紫陌對自己的兒子很有自信,同時,心裏也有些害羞,她這做孃的修煉速度還沒有自個兒子的快,如今,她兩個兒子的修爲均已超過了她。

果然如蘇紫陌所說,君臨天每次出手都傷不到蘇櫟,而且還被蘇櫟忽隱忽現的身形搞得暈頭轉向。

“唉!”

蘇齊看着君臨天搖了搖頭,還好孃親當時沒有嫁過去,就這能耐,還真不配做他們的父親。

“嗯!這就是神玄期一階的修爲嗎?還真不怎麼樣?”

蘇齊搖頭擺腦的走到蘇紫念身邊,蘇魏晨幾人又看到一個一模一樣的小孩,不由自主的退後了幾步。

“哇!”蘇齊看着他們的動作大叫氣來,又讓父女三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三位爺爺奶奶大嬸,我是洪水猛獸嗎?你們這麼怕我。”

蘇齊指着自己,圓滑的眼眸在三人身上轉了一圈,模樣很搞笑。

“大,大嬸?”蘇紫雲咬牙切齒的看着蘇齊,她居然被人叫大嬸了。

“呵呵!難道還叫你姐姐嗎?”

蘇齊一臉取笑的看着蘇紫雲,丫的,氣死你,誰讓你欺負我孃親了,還敢搶她孃親的夫君,她從今往後只能在夢裏做做三王妃的夢了。

“哎呀!看來還是我錯了,聽說你是三王爺的女人,叫你大嬸確實是我的錯,對不起啊!”

蘇齊嘴上說着抱歉,只是臉上一點都沒有歉意的意思。

“你,你這個臭小子……。”

蘇紫雲怒得正想出手,之間君臨天握住胸口落在了他的身邊,臉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