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的就是這地炎火蓮了。”蘇齊邪氣的勾了勾脣,縱身一躍,往碧藍的天池飛去。

一旁的火銀蛇看着蘇齊的修爲,紅眸裏閃過一絲驚訝!小小年紀,金玄期七階的修爲,真的是逆天而行,它以前也算是神一般的存在,可是現在,它居然成了人類的契約魔獸,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八朵,有整整八朵。”

蘇齊粉雕玉琢的小臉上止不住的興奮,一雙大大的眼眸裏綻放出異樣的光彩。

“八朵?”火銀蛇疑惑了一下,說道:“那我已經在這個洞裏四百年了。”

“四百年,你吹牛不打草稿嗎?有魔獸活了四百年的嗎?”

蘇齊抱着八朵地炎火蓮回來,一臉鄙視的看着火銀蛇,這火銀蛇就像孃親說給他聽得一知半解的話,那就是大炮筒一個。

“不是告訴你了嗎?我可是半獸半神獸,反正本神就是神獸級別的,你可別看不起本神,要是沒有本神,就沒有這些地炎火蓮,這地炎火蓮一百連生長兩朵,這個不是一般的地炎火蓮,是本神供養出來的,而且本神能識別天下所有的靈草和藥材。”

火銀蛇不滿的反駁蘇齊,以後在讓他知道它的厲害,火銀蛇賭氣一般的想着。

“好,好!你說什麼就是什麼?不過小爺我現在時間緊的很,還要去找融魂參,缺了融魂參就沒有辦法煉製出天魂壽丹。”

蘇齊看着手中的八朵地炎火蓮,額,他該往哪放?他還沒有尋到能和他契約的空間指環戒呢?小布包裏已經塞滿了靈草和藥材了,看來他得快點去尋一枚空間指環才行了。

“去那邊的石壁上,有一個盒子裏有一枚蛇形空間指環戒,你看看能不能和你契約。”

火銀蛇鄙視的看着蘇齊,都是金玄期七階的人了,連個空間指環戒的沒有,它的主人可不能這樣的窮酸。

“沒想到你還藏了寶貝,看來我蘇齊也讓上天眷顧了,能體會一次天上掉餡餅的好事!”

蘇齊嘴上說着,腳下生風的舉着玉明珠往火銀蛇說的地方走去。

真的有一個紅色的錦盒,看到錦盒的材質,是金包玉石打造的,而且玉色透明透光,非常的珍貴,蘇齊不由得對火銀蛇的身份更加的疑惑。

快速的打開盒子,果然看到一枚銀色的蛇形戒指。

小巧玲瓏的而且非常的精緻,蘇齊一看就非常的喜歡,快速的把戒指帶到白希細長的手指上,瞬間,戒指慢慢縮小,剛剛合適他的手指帶,手指上傳來微微的刺痛,戒指契約成功。

哈哈……!蘇齊心裏狂笑不止,人家是跌跟頭撿金條,運氣好!他蘇齊是站着運氣也能好到爆發。

“契約成功了,謝謝你!”蘇齊眉開眼笑,那長長密密的睫毛輕輕顫動着,那小模樣萌噠噠滴!別提多開心了。

憑着意念,蘇齊把地炎火蓮放入空間指環戒裏。

“看來和你挺有緣分的,要去找容魂參,我帶你去,我知道哪裏有。”

火銀蛇想了想,既然他已經成爲了他的主人,就儘量幫助他。

“太好了!我們快走,要不然時間趕不上了。”

蘇齊快步往前走,突然,腦海裏劃過一道精光,那姬煜和那賀蘭敏一定在外邊等着他自投羅網呢?

“對了,火銀,你以後就叫火銀吧!你能不能在縮小一點,我孃親要是看到你,準暈過去。”

要是讓姬煜看到他身邊有一條大蛇,那且不是不好玩了。

火銀一聽,吐了吐不經常吐出的蛇信子,叫什麼沒關係,關鍵是他孃親真的有那麼怕蛇嗎……?

火銀聽話的又縮小到只有蘇齊的手拐那麼高,它可是高貴典雅的蛇族高貴的公主啊!它們不像其他蛇類那樣需要整條的趴在地上爬行,它們可以揚起高高的頭顱,能上天,能遁地,要不是爲了脫困,它纔不會心甘情願的做別人的獸寵呢?心裏暗忖,不能在小了,在小它就成蟲子了。

“走。”蘇齊剛剛走到洞口,春風吹過,迎風而立的他,衣袂飄飄,大大的眼眸流轉着。

“蘇公子,救救我們。”

“蘇公子,快救救我們。”尋聲看去,有七八個人背靠背的,被四頭魔獸圍在中間。

呃!蘇齊一看,汗顏,他們七八個大男人對付不了四頭地獸期的魔獸嗎?可能是剛剛他殺了那頭聖獸期的鎳豬大耳朵魔獸,這四頭地獸期的魔獸纔敢到這邊來的。

有一名白衣男子看到蘇齊身邊的火銀,用異樣的眼神看着蘇齊,他掩飾着臉上的貪婪,可一雙眼卻緊緊地盯着火銀蛇魔獸。

口中恭維喊道:“蘇公子,既然你已經契約到魔獸,那就是說蘇公子已經找到地炎火蓮了嗎?不過在下有一個不情之情,請蘇公子助我們脫困。”

蘇齊一聽,眼眸閃了閃,這丫的擺明了就是給他下套罵,說着無意,聽者有心,這些那些人都知道他蘇齊找到地炎火蓮了。

看着離劉長老規定的時間越來越近了,蘇齊心一橫,就暫且救他們一命,省的說他蘇齊不近人情。

“火銀,看你的了。”

“小主人等着。”火銀快速的過去,身上散發出聖獸期八階的修爲施壓地獸期的魔獸。

很快,地獸期的魔獸不約而同的轉身就走。

“多謝蘇公子,只是蘇公子這隻獸寵真乃得天獨厚,這麼小便能嚇走四頭地獸期的魔獸,難不成已經是聖獸期魔獸了?”

蘇齊沒有回答白衣男子的話,幽幽的聲音從紛嫩的脣間溢出,“告辭。”

那稚氣未脫的聲音中透着一股讓人說不出的陰冷之氣。

蘇齊帶着火銀昂首挺胸的在他們異樣的目光中離開。

“姬公子,怎麼辦?蘇齊好像拿到地炎火蓮了。”

“你急什麼?他現在去找融魂參了,我們跟着過去。”

姬煜心一橫,雖然不知道蘇齊進山洞裏遇到了什麼?不過看到他身邊契約的獸寵,他心裏後悔自己剛剛沒有進去,要不是那羣人離洞口近,他早就進去了,這次不能讓蘇齊在拿到融魂參了。

有這樣想法的不止姬煜和賀蘭敏,就是蘇齊剛剛救下的八名男子,互相之間眼神交匯,也悄悄的跟在蘇齊的身後。

蘇齊眼尾掃了掃身後,粉雕玉琢的小臉上一臉的鄙夷。

心裏忍不住罵了一句“一羣想一勞永逸的混蛋。”

“所以說人類是最貪婪了,剛剛讓你就他們的白衣男子,那眼神貪婪無厭。”

“你怎麼知道我心裏在想什麼?”

蘇齊滿臉驚訝!

“小主人,我們已經契約了,我當然能知道你心裏在想什麼了。”

“那以後我且不是沒有任何祕密了?”蘇齊迅速的吼道,心裏非常的後悔契約火銀。

“小主人,你淡定一點好不好?也不是所有的都能知道的。”

“這還差不多。”蘇齊一聽,放心了不少。

看了看四周,“你這是要帶我去哪裏,怎麼越走越陡了?”

-本章完結- “能去哪裏?自然是帶你去找融魂參。”

火銀扭動了一下身子,變得這麼小,它還真的不習慣,它還是習慣高高在上的感覺。

蘇齊腦海裏突然劃過一句話,“你說你識天下靈草是真的還是假的?”

“那是當然的,所以你契約了本神,是你的榮幸。”

說起這個,火銀蛇魔獸全身上下散發着自豪。

與剛剛的狠厲相比,蘇齊能感覺眼下的火銀有那麼些不同,但只是有些而已,那語氣還是目中無人的感覺。

“不過小主人,你打算怎麼處理你身後那羣貪婪的人。”

“先不用理他們,時間已經不多了。”

蘇齊眼眸裏閃過一絲陰霾,只要他們不對他動手,那一切順其自然,不過可能嗎?

“姬公子,蘇齊身邊的那條銀蛇很漂亮,不知道是什麼魔獸?”

賀蘭敏一臉貪婪的看着火銀蛇,那是她見過的最可愛的魔獸了。

“不知道,本公子也是第一次見到銀色的蛇魔獸。”姬煜一臉陰霾,心裏後悔不已,剛剛他就應該親自進山洞裏去的,白白錯過了一個契約獸寵的機會。

“等姬公子你殺了蘇齊,那條小蛇就讓蘭敏帶回去當獸寵吧!”

“它願意和你走你就帶走。”

姬煜敷衍着賀蘭敏,一雙眼眸緊緊盯着蘇齊的背影,這次的機會他一定不會放過的。

看着前邊的七八個人,姬煜心思百轉千回。

“小主人,融魂參就在這裏。”

火銀帶着蘇齊放過一座小山,映入眼前的是一望無際的葉子,對,葉子,只見葉子,蘇齊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一堆堆看起來鏤空的亂石周圍,沒有一顆樹木,到處是綠油油的有人深的尖葉子植被,就連蘇齊自己也叫不出名字來。

“火銀,你說融魂參在這裏面?”

蘇齊瞪大眼眸,一望無際的密密麻麻的葉子搭在一起,他真的能從裏面找到融魂參?蘇齊瞬間懷疑起自己的能力來。

“小主人,融魂參在這裏是不錯,但是在這些天嬋靈葉的中間的亂石窟裏,是血魂獸供養着的融魂參,這血魂獸能見其影不見其身,它是和天嬋靈葉共存的,但是修爲也不錯的,聖獸期九階,所以咱們絕對不能惹怒它,它白天睡覺,夜晚纔會覺醒,小主人你等一下動作輕一點,只要拿到融魂參就快點出來,血魂獸一但發現融魂參不見了,就是在白天也會快速驚醒的。”

“你不去?”蘇齊眼尾掃過火銀,只能見其影不見其身,那就是說沒有實體的魔獸?他蘇齊怎麼都趕上了天下最奇特的事情了。

“我,我不去……。”火銀吐了吐粉色的信子,紅色的眼眸裏閃過一絲懼意,那紅色的眼眸在陽光下卻更加的血紅,比寶石更加的漂亮。

而那一閃而過的懼意沒有逃過蘇齊的眼眸。

蘇齊譏諷的冷笑道:“你怕血魂獸?”

“誰說本神怕了?”火銀蛇快速的反駁道。

“不怕那就前邊開路吧!”

蘇齊努了努嘴,靈動無比的大眼讓人清風明月。

“去就去,誰怕誰啊?”火銀瞬間變大身體,比剛纔大了幾十倍。

“上來,要拿到融魂參,必須穿過這天嬋靈葉才行。”

猛的,晴朗的天空下,瞬間出現的一條黑影,蘇齊身後跟着的八個男子和姬煜,賀蘭敏都震驚的停了下來。

驚訝!害怕!羨慕,嫉妒,恨,通通充斥在每個人的眼裏。

八名男子臉帶懼色,不敢在上前一步。

特別是那名白衣男子,貪婪的眼眸眯成了一條縫。

火銀直立起來的身子,巨長高大,影子直直的越過了他們的頭頂,讓他們如泰山壓頂。

“能自由變大變小的魔獸,到底是什麼魔獸?”

姬煜心裏嫉妒的發狂,融魂參也一定有神奇的魔獸守着,這一次,他一定不能在讓蘇齊得手。

“你待在這裏,我很快就回來。”

姬煜知道,帶上賀蘭敏只會成爲他的累贅。

“不要嗎?姬公子,你就帶着蘭敏一起去拿融魂參吧!”

賀蘭敏蹙眉撒嬌,語氣軟軟的酥骨魅惑,當額頭上的額頭紋更加的深壑,硬生生的破壞了那一份小家碧玉的美感。

“放開,要不然就別怪我不客氣。”姬煜一臉陰沉,目光如虎豹一樣冷眼看着賀蘭敏。

賀蘭敏猛的放開姬煜,眼帶懼意楚楚可憐的看着姬煜。

她瞭解這個男人的脾氣,所以絕對不能再惹眼前這個陰晴不定的男人了。

賀蘭敏思緒卻是百轉千回,抿着脣,心裏不斷的想着辦法,絕對不能讓自己這一次白跑一趟。

可是看着姬煜冷酷無情的表情,賀蘭敏到最後只是撇了撇微紅的秀脣,沒有在說話,乖乖的站在原地。

姬煜見蘇齊他們已經進去了,心想不能在等下去了,這一次他必須捷足先登才行,遂喚出自己的契約魔獸,暗魘魔龍,快速的朝着蘇齊他們的方向飛去。

賀蘭敏有些詫異地挑了挑柳眉,不甘心的跺了跺腳。

這個該死的姬煜和既然不帶着她一起去。

可是看了看四周,她始終沒有膽量衝出去,只能放低身子,儘量減少自己的存在感,她怕身後突然冒出魔獸來。

那八個男子看着姬煜騎着魔獸從他們頭上飛過,也不甘落後的召喚出自己的契約獸寵,紛紛跟了上去。

蘇齊回頭看了一眼,大大的眼眸裏閃過一絲陰鷙。

“火銀,我們拿到融魂參就出來,然後驚醒血魔獸對付他們。”

“好啊!一舉兩得,剛好我也不想和血魔獸交手。”

火銀興奮的說道,還是出來自由自在的,她被封印洞窟已經有四百年了,時間過得可真快!火銀心裏感嘆道,她一定要找到封印它的人,然後回家。

“還有多久纔會到?”蘇齊看着下面綠油油的一片,風景秀麗,但是他沒有任何心思欣賞,剛剛這麼一會,他覺得心裏非常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心裏空空的,心慌慌的感覺。

“快到了,小主人,你看到最大的那顆石柱了嗎?融魂參就在那石柱的洞窟裏,它的旁邊會有三隻血蝙蝠魔獸守着,你必須快速的解決掉那三隻血蝙蝠魔獸,纔不會驚醒血魔獸。”

“好!這個交給我。”蘇齊快速的幻化出大冶神弓,手中多出了三支短箭。

剛剛擡起大冶神弓,就聽到血蝙蝠的怒吼聲。

翅膀煽動的聲音傳來巨大的響動,迅速的朝着蘇齊衝了過來。

蘇齊大眼清冷,臉上不驚不懼,三支短劍快速的飛了出去。

“唰……!”三聲,三隻漆黑的血蝙蝠應聲而落。

蘇齊可是的煉化血蝙蝠的屍體,吸盡他們的修爲,血蝙蝠瞬間化爲灰燼。

姬煜看着蘇齊小小的背影,在巨大的銀蛇身上,他小小的身體幾乎被埋沒,心想着和他保持着一段距離還是有好處的。

不過蘇齊衝着那石柱而去,融魂參肯定會在那石柱裏。

“魔龍,超過他們,直飛石柱。”

姬煜冷冷的下命令。

“是,主人。”全身漆黑的魔龍眼眸裏閃過一絲興奮,加快的速度。

“快點,姬煜快要跟上來了。”

“小主人不用擔心。”火銀行如流水,一舉一動氣吞山河。

“小主人,到了,快點拿融魂參。”

只見火銀用蛇尾捲起蘇齊,蘇齊準確無誤的到了石柱的洞窟。

蘇齊不管三七二十一,白希的小手一伸一抓,三個前身通體的血娃娃如桃子般大小的融魂參出現在他白希的小手裏,長着三片不大不小紅葉子。

“小主人,你先拿三顆就好,全部拿完,血魔獸會快速醒過來的。”

“好!”蘇齊快速的把x融魂參放進空間指環戒。

“我們……!”

蘇齊話還沒有說完,姬煜的劍已經抵到了他胸口上。

蘇齊心裏暗罵一聲該死,他剛剛專注拿融魂參,忽略了姬煜在他身後了。

“蘇齊,把融魂參交出來,本公子饒你不死。”姬煜陰冷的吼道,這一次,他終於給趕上了。

蘇齊擡眸,一雙無辜的大眼萌萌的的看着姬煜。

“雞公子,你激動什麼?融魂參一共有六顆,洞窟裏還有三顆呢?你是煉丹師,不會連這個藥理都不懂吧!”

蘇齊一臉你白癡的模樣,那語氣中滿是諷刺。

姬煜來不及和蘇齊計較,轉念一想,對,他剛剛的確只見蘇齊拿了三顆,那石窟裏還有三顆。

“你看,後面那八個男子已經過來了哦!姬公子,你要是還不動手,就沒有機會了,他們可是一夥的。”

蘇齊意有所指的看着朝着他們飛過來的八名男子,心裏暗忖,這麼多人過來,血魔獸不醒纔怪。

-本章完結- “哼!蘇齊,和你交手過,你以爲本公子會相信你的話嗎?你的狡猾之處絕不會低於大人,那三顆融魂參就由你去拿給本公子。”姬煜一臉貪得無厭的冷笑,本是俊逸的臉上猙獰不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