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卓越級的增幅裝備之所以超過精良級別的增幅裝備,並非是因為它所附帶的屬性加成有多麼強大,而是因為增幅裝備到了卓越的級別,就會附帶有一項技能。

這項附帶的技能,根據其實用性及強大程度,將每件卓越裝備都分作了種種級別。

如卡蘭多身穿的這件青皮衣,其附帶的護身技能最多僅能承受三枚火彈的攻擊,像這種程度的附帶技能,在卓越級別的增幅裝備中,只能算是低等的。

若是在之前與雷諾和步天的戰鬥當中,卡蘭多將這張底牌提前曝光,估計最後依舊是難逃一敗,反而因為底牌被暴露,被他人刻意針對。

而即使他現在施展出來,都是懷著冒險一試的心理,畢竟對於護身技能的強度,他還是很清楚的,能否支撐過兩息時間都是難說。

時間急迫,一枚火彈失效,科茲莫瞬息便操控餘下的七枚火彈成排轟去,此時卡蘭多的雙拳金光瀰漫,一息時間已過。


望著成排襲來的顆顆火球,炙熱的溫度在空中劃出道道軌跡,卡蘭多雙拳緊握,眼神中閃動著不屈的神色。他是亞瑟王室的嫡系子弟,他有著自己的驕傲,有著自己的熱血,這一戰,他將以不屈的勝利捍衛自己的榮耀。

嘭嘭嘭!一陣猛烈的轟擊聲響起,七枚炙熱的火彈狠狠地撞擊在卡蘭多的身軀之上。在第二枚火彈擊中他的身體之時,青皮衣附帶的護身青光驟然消散,餘下的五枚火彈毫無阻礙的轟擊在卡蘭多身上。

巨大的轟炸聲響起,濃煙翻滾中,一陣皮肉燒焦的氣味刺鼻傳出。

卡蘭多金髮微卷,頭髮被燒掉了一部分,他身著的那件青皮衣更是被轟出道道焦黑的痕迹,一些皮質都有些乾枯。

巨大的衝擊力將他的身體推出幾丈遠,一口鮮血從嘴裡噴出,然而此刻,卡蘭多依舊是保持著站立的姿勢,他的臉上洋溢著微笑。

望著場中不屈站立的卡蘭多,步天嘴角浮起了一絲弧度,他在對方身上,看到了些許自己的影子,同樣的那麼拚命。

時至此刻,大勢已成。

卡蘭多雙手金光耀眼,道道霞光自周身飄渺浮現。兩息過,落日霞光拳出。

輕呼出一口氣,科茲莫肥碩的臉龐一片默然,他看著對面那道金光四射的身影,不禁無語。

早先遇到一個戰鬥時拚命不已的步天,他就輸了一次。可是現在,他又遇到了一個同樣拚命的傢伙。

俗話說,橫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神經病的。偏偏他科茲莫不是什麼神經病,反而冷靜理智得很。

可是每次遇見這種不要命的傢伙,科茲莫實在是感覺很無奈、很憋屈。

「不落之神他全家!」心底狠狠地咒罵了一聲,科茲莫終止了下一道魔法的施術,見卡蘭多攜著氣勢磅礴的巨型光柱猛然襲來,開口出聲道:「我認輸。」

卡蘭多前進的身形驟然而止,場外的觀眾也是面露愕然,特別是押注在科茲莫身上的一些人,紛紛開口咒罵不已。

這也無怪眾人如此反應,雖然在卡蘭多成功施展出落日霞光拳后,戰鬥的局面就已經傾斜。但多數人還是希望看到更加激烈的戰鬥爆發,至少科茲莫應該反抗一下來著,可偏偏他直截了當的認輸了。

少數人還是理解科茲莫的做法的,雖然在均衡實力上,科茲莫並不輸於卡蘭多,但是他卻缺少一些壓底箱的殺手鐧。

儘管他所掌握的2級魔法有很多,威力也著實不錯,可若是想單單憑藉著這些2級魔法,抗衡頂尖2級的低階戰技,那還是稍顯捉襟見肘的。

魔法技能與武者技能之間並無差距,在某些方面,魔法技能所產生的威能甚至遠超武者技能。

可是,就如同卓越增幅套裝之間的優劣分別,技能與技能之間,也有許多的優劣之別。

像落日霞光拳、蒼雪刀、甚至是步天習得的幽冥十三劍,這些技能雖只是低階2級的戰鬥技能。但是這些技能的威力,卻不是普通的低階2級技能所能媲美的,而通常這些威力超越了普通的低階2級技能、堪比中階技能的強大技能,都被世人稱為戰技。

戰技雖處於技能的範疇當中,但其威力強大無匹的特殊性,使得戰技及其難得。

不論是何種戰技,基本上都算得是同階技能當中頂尖的存在,屬於頂尖技能。

武者技能當中有戰技之說,魔法技能當中自然也有與其相應的存在。

在魔法技能當中,超越了同階普通魔法威力的技能,被稱為奧術。

像蘊含雷屬性、光屬性、暗屬性的魔法,統統被稱之為奧術。

傳聞在奧術之上,魔法界還有神術一說,神術所代表的是空間以及時間等神秘莫測的屬性魔法。

當然,時至今日,法蘭大陸已經很久不曾出現掌握有神術的魔法師了。

科茲莫並未掌握什麼奧術,面對卡蘭多狂猛襲來的戰技,自知毫無勝算,以他冷靜謹慎的性格,自然是提早認輸了。

不論外人如何評斷,他心裡自有一把秤。

「卡蘭多勝,排位成功,位列種子選拔賽第三。」肖恩的聲音不徐不緩的自半空傳來,短暫而簡潔。


散去了周身澎湃的能量,卡蘭多雙手金光逐漸消失,便連懸於頭頂的巨型光柱也化作了光影破碎。

望著科茲莫一言不發走下台的背影,卡蘭多頗有些唏噓,這第三名,得來不易啊,其過程之艱辛,對手之強橫,令他感慨良多。

「現在,請種子選拔賽第一名布倫特、第二名雷諾,上比賽台。接下來的一些事宜,需要與你們三人細說一番。」卡蘭多的腳步剛動,肖恩的聲音便自半空傳出,讓他打消了準備下台的念頭。

步天眉頭微挑,轉頭看了雷諾一眼,對方也將視線落在了他的身上,眼神中無喜無悲。

咧嘴一笑,步天右手一招,作出個先請的姿態,隨後身形一動,腳步輾轉間便飛躍到了比賽台上。 三百多丈的比賽台上,三道身影卓然而立。步天位居於中,在他身旁分別站立的是雷諾與卡蘭多。

此刻所有人都將視線注射在比賽台上,這一刻,台上的三名青年無疑是最耀眼的存在。眾人似乎看到了三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光芒奪目。

台下的六名參賽者皆是目中顯露複雜之色,他們九人一同踏上這個舞台,然而到了最後,他們卻只能在台下仰望著台上之人。

肖恩的身影自半空飄浮落下,接下來的一些事宜,他需要耳提面命的對三人道說一番。這些事情,無須讓更多的人知曉,因此他也就撤銷了二級魔法廣域傳音。

步天三人恭敬的向肖恩施了一禮,隨即將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靜靜地等候他開口。

在自身的實力並不強大之時,必須要保持有一顆敬畏之心,對強者的敬畏。就算天生傲骨,不畏懼所有人,但最起碼的對於長者的尊敬還是要做到的。

即使桀驁如步天,面對一名實力達到了中階5級的大魔法師,依舊是保持著相當的尊敬。

這是一種生存之道,無人可避免,那些想要挑戰強者威嚴的傻帽,都已在歷史的長河中化作了白骨一堆,或許連骨頭都化成了灰。沒有人會過多的關注,給予同情和憐憫。

「接下來我要說的一些事情,雖不是什麼隱秘之事,但還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你們可明白?」肖恩沉吟了少許,突然開口說道,他詭異的白瞳中泛著銳利光彩,如鷹視一般牢牢的鎖定步天三人。

步天微感訝異,心裡暗自琢磨到底是什麼事情,還要越少人知道的越好。

他左右看了雷諾與卡蘭多二人一眼,發現這二人面色平淡,沒有一絲疑慮之色,似乎對於接下來的事情都或多或少都有些了解,這讓步天鬱悶不已,感情自己還是三人中消息最閉塞的一個。

雖不清楚接下來所說之事的內容,步天還是爽快的同雷諾他們一起點頭應是。

不論怎樣,面子上的功夫還是要做到的。

似乎很滿意三人的尊敬姿態,肖恩點了點頭,開口說道:「歷來聖光學院舉行學員資格挑戰賽,都會挑選數個中級王國,以及十幾個小型公國作為資格挑戰賽的舉辦地點。而克魯克公國,到現在已經是第二次被挑選為資格挑戰賽的舉辦地了。

聖光學院挑選的資格挑戰賽舉辦地,並非是胡亂的指定,而是經過了種種考察之後,達到了一定的標準,才會最終確定。

克魯克公國之所以能夠連續兩次被選中,有很多方面的因素影響。其中最重要的因素有兩個,其一便是上一屆自克魯克公國脫穎而出的學員,有一人成功的晉陞為聖光學院的金星學員。

金星學員啊……」肖恩話說到此,似乎很是感慨,他意味深長的看了三人一眼,隨即出聲道:「你們知道金星學員所代表的是什麼嗎?」

步天一頭黑線,望著這個吊人胃口的傢伙,無奈的搖了搖頭。雷諾二人也不得不跟著一起搖頭表示不知。

見三人都露出一副疑惑的表情,臉上似乎都寫著不知道三個字,肖恩滿意的笑了笑:「整個聖光學院,金星學員基本是站在了最頂峰的強者,除了最強的聖光之子外,就屬金星學員的地位最高。

每一名金星學員,都擁有著高階強者的實力,即便是在各個中級王國當中,那都是跺一跺腳,地面都要為之震動的強悍人物。

而整個聖光學院十幾萬名學員當中,金星學員僅有十人。像我這種實力,在聖光學院當中也只能算是銀星學員罷了。

不得不說,你們克魯克公國真是幸運,竟然能誕生出如此風雲人物。

院方這次繼續指定克魯克公國作為資格挑戰賽的舉辦地,從很大程度上來說,算是賣了那名金星學員一個面子。」

聽著肖恩一番話娓娓道出,步天三人都有些瞠目結舌,即便是雷諾與卡蘭多,都不知曉這些聖光學院內部的事情。

三人現在心中翻騰不已,金星學員啊,強大的高階存在,即使是聖光學院都要賣面子的狠人,就是這麼一個狠人,竟然出生自他們克魯克公國。

要知道,克魯克公國不過是數千小國中的一員,明面上最強大的護國武尊也只有高階的實力。

而就是這樣一名強者,在克魯克公國是萬人之上,便連公國之主哈比亞三世都不敢怠慢,甚至次次見面都是執晚輩禮。

一名高階巨擘,其強大的實力以及數量稀少程度,決定了他的地位尊崇。

可是在小小的克魯克公國之中,竟然能夠誕生出兩名這樣的強悍人物,怎能不令人驚嘆。

見三人似乎都處於消化之中的驚詫狀態,肖恩自顧自的笑了笑,這絲笑容若是忽略他那隻瘮人的白瞳,倒是有些風流倜儻的意味。

其實總得來說,肖恩長得也蠻俊朗的,想必年輕時一定是位美男子。

在法蘭大陸,實力只要達到了中階的強者,平均壽命都可以延長到200歲。

步入了高階的存在,其壽命更是延長到恐怖的500年。

如今四十多歲的肖恩,實力能夠達到中階5級,可以說是天縱奇才了,想必他在之後的一百多年裡,會有很大的希望突破到高階。

「好了,我所說的那名金星學員的事情,就暫時告一段落吧。

等你們有能力成為聖光學院的一員之後,自然會了解更多的內幕。不過,這件事,最好不要外傳。我僅是勸慰你們,至於如何選擇,卻不是我能管的了。」肖恩呵呵怪笑著,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似乎巴不得三人大嘴巴說出去的樣子。

有些怪異的看了肖恩一眼,步天與另外兩人面面相覷,沒有做聲。

乾咳了幾聲,肖恩又開始了接下來的陳述:「至於克魯克公國,能被選中為資格挑戰賽舉辦地的第二個重要原因,那也是與我們明日的一行有關。

我今日之所以和你們說這麼多,也便是為了給明日之行,提前做個交代。

法蘭大陸地域遼闊,小國數千,疆土連在一起不知以多少萬計。

如此廣闊的地域,許多人可能一生都難以走出數個國家,即便是強如高階的巨擘,也不可能走遍整個法蘭大陸。甚至許多強者用在趕路上的時間,都要比修鍊所耗費的時間多。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早在中古時期,就有一眾魔法師開始了長久的研究項目——空間傳送陣。」肖恩面容嚴肅中透露著一絲狂熱,他話語未停,語氣有些激動的說道:「空間,那是屬於神術的層次。

空間傳送陣,更是空間神術的結晶,是魔法世界中的神跡。這是一項偉大的創舉。」

肖恩說得吐沫橫飛,讓步天真正了解到了魔法師對於魔法狂熱執著的態度,而他話語里所表達的內容,則是讓步天有些雲里霧裡,這扯到哪兒跟哪兒了。

半晌,肖恩停緩了語氣,盯著三人、目光灼灼,繼而開口道:「我們明日便前往克魯克公國的帝都,前往帝都的方式,我想,經過我剛剛說的那番話,你們應該知道了吧?」

看著肖恩這幅神神秘秘的樣子,步天恍然大悟,他么的,自己這腦子咋就這麼遲鈍呢?他看了身旁的雷諾與卡蘭多一眼,見他們一副早知如此的神態,不禁更是撇了撇嘴。

「我知道你們有人早就知曉了這一消息,但是關於空間傳送陣的所在地點,想必你們並不知曉吧?」肖恩陰測測的笑著,詭異的白瞳彷彿能夠看穿人心。

步天老實的搖了搖頭,雷洛與卡蘭多也相顧無言,同時搖頭。

哼了一聲,肖恩當即開口道:「我們明日前往斯巴達城的空間傳送陣,關於傳送陣所在地點,我務必要慎重的告訴你們,不要輕易外傳。

雖然克魯克公國的死活並不關我什麼事,但既然在之前有過約定,我也不好坐視不理。

你們或許不知道一座空間傳送陣所代表的意義,在如今神術師久不現世的法蘭大陸,空間傳送陣是及其珍貴的一種資源。

即便是在整個神聖秩序聯盟當中,空間傳送陣的數量也不會超過一千座。

而你們克魯克公國,卻有13座空間傳送陣存在,分別座落在十二大城以及公國帝都。這對於一個小國來說,可是懷璧其罪啊。

若不是因為某種特殊的原因,一些心懷不軌的組織勢力,早就將克魯克公國滅了不知道多少次了。即便是我們聖光學院,面對這麼一大塊肥肉放在眼前,也是眼饞的緊。

所以,明日不管你們看到了什麼,我希望你們不要傳出去一個字。」

肖恩一口氣把所有的話說完便不再言語,靜靜等待三人的答覆。

如此勁爆性的消息,讓步天雙眼放光:「想不到啊想不到,小小的克魯克公國,竟然隱藏有十三座空間傳送陣,這裡面,肯定有文章。」

三人同時點頭應是,至於可信程度和各自的花花心思,肖恩卻懶得再做計較。反正該交代的他都交代完了,克魯克公國又不是他的國家,誰愛管誰管去。 「明天這個時候,你們再來此地找我。我會帶你們通過空間傳送陣,前往克魯克公國的帝都。」平淡的聲音自肖恩口中傳出,他最後看了三人一眼,隨手一拋,甩出三塊白色玉牌扔給三人,旋即身形飄浮間飛至空中,一道飄渺若無的聲音自步天三人耳前響起。

「這玉牌代表著你們的身份,證明你們是種子選拔賽的前三名參賽者。見玉牌如見人,若玉牌丟失了,則失去參加巔峰對決的比賽資格。望你們妥善保管。」

步天皺著眉頭,望著肖恩飛至半空的身影,隨即低頭看向了手中的玉牌。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