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那可是有名的國醫聖手啊,而且,他們也沒有聽說過,國醫聖手,有什麼師兄的啊。

「我也沒有想到,師兄,我們居然還有能見面的一天。」

孫長方見到了馮老先生,也只是在最初的時候詫異了一下,這會兒,已經冷靜下來了。

他也沒有想到,韓楉樰這樣一個小姑娘,居然能將自己的師兄給請來,看來,也是個不一般的,就是不知道,他們之間,是什麼樣的關係。

重生之萬物皆可吃 說起來,孫長方和他的師兄,馮老先生,雖然說是師兄弟,感情卻並沒有多好,年輕的時候,他的醫術,也是比不上他的師兄的。

可是,馮老先生,一向為人低調,也只有比較親近的人,才會知道,其實,他的醫術,是比自己這個,少年成名的師弟要好的。

縱然,所有的人都感覺到了奇怪,這樣的兩個人,居然會是師兄弟,可是,當事人雙方,都已經承認了對方的身份,那他們,也就沒有質疑的必要了。

「原來是師伯啊,師侄有失遠迎,實在是失禮了。」

儘管,雲之衡也在心裡詫異,自己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師伯出來了,自己可從來沒有聽自己的師父說起過,不過,面子上的工作,也是要做足的。

「好說,好說。」

馮老先生應了一聲,然後,就自己走到了安排好的,裁判的位置上去了,和孫長方兩個人,一人一邊的,坐了下來,這下,就只剩下這中間的一個空位了。

這中間的位置,就是給那天在益生堂裡面的那些圍觀的人,請來的大夫留出來的,只不過,到現在,人都還沒有來。

韓楉樰和雲之衡都是有些擔心的,萬一,那些人,很是不靠譜,沒有請人來,那這個位置,不就只能空下來了。

不過好在,他們的擔心,也沒有多長的時間,見聽到了外面吵吵嚷嚷的聲音傳來了。

「來了來了,我們請的大夫來了,快讓讓。」

等大家都讓開了一條路,讓那些人進來,就見到了一個,和剛剛的馮老先生,還有孫長方年紀差不多的人,走了進來了。

只不過,這個人,頭髮和鬍鬚都已經白了,想來,年紀肯定是比他們兩個人要大的,只不過,很會保養,臉上看起來和他們差不多一樣罷了。

「天啊,這個不是楚大夫嗎,居然有人能將他給請出來了!」

很顯然的,有人將這個老人的身份給認出來了,大聲的驚訝的喊了一聲,而聽到了他的話,想到了這個老人的身份的,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了。

「是啊,是誰,居然有這樣大的本事,將楚大夫給請出來了?!」

這些人,驚訝之中,還滿是疑問,要知道,楚大夫,可是已經很久都不出山了,也不給人看病了,沒有想到,這會兒居然會為了這件事情出來。

韓楉樰不認識什麼楚大夫,不過,見這些人的表現,就知道,這個人的身份,肯定是很不一般的。

「姑娘,這位楚大夫,在前幾年的時候,還是很有名氣的,那時,這上京,三分之二的醫館,可都是他的,而且,他的醫術,也是出了名的好。」 知道韓楉樰,不知道這位楚大夫的名號,還沒有離開的洗邑,就直接的和她解釋著,也免得她一頭霧水的。

「這個楚大夫,不僅醫術好,為人也是一等一的好,不僅嘗嘗無償的救濟病人,還時常的送一些藥材,給邊關的將士,很是德高望重,而且,也是出了名的公正無私。」

聽了洗邑對這位楚大夫的介紹,韓楉樰都不由得暗暗的佩服,想來,這上京,還真的是一個卧虎藏龍的地方。

不過是一場小小的醫術的醫術的比賽,就將這樣多的大人物,給聚集到了這裡來了。

「那他為什麼,又隱退了呢?」

對這個,韓楉樰還是有些好奇的,那可是上京三分之二的醫館和藥材的生意啊,說退出就退出了,一般的人,也沒有這樣的魄力。

「這個,屬下就不是很清楚了,說是楚大夫,一夜之間,就將這個決定給做下了,而且,還將自己大部分的家產,都捐給了國庫了。」

一開始的時候,容初璟也是有想過,去請楚大夫的,不過,想著,他可能對這樣的侍寢不敢興趣,就沒有去打擾了。

韓楉樰點了點頭,她也明白了,這有些人的決定,可能就是這樣的,對別人來說,很是突然,其實,也是自己經過了考慮的。

「難得很長的時間,沒有遇上過這樣的事情了,今天老夫就來湊湊熱鬧,你們不會有人嫌棄吧。」

這個時候,楚大夫,在上面和大家開著玩笑一樣的說著,臉上也是一片祥和的姿態。

「不嫌棄,不嫌棄,你老能來,還是我們賺了呢!」

能見到這樣的人物,那些平時可是求都求不到的,哪裡有嫌棄的道理,聽了楚大夫的話,一個個的,都一臉興奮的說著。

「我今天讓老二來看看,他還不來,看吧,這次我回去和他說了,他的後悔死!」

人群中,一個人,得意的和身邊的人說著,就光是今天見到的這些人,就夠他吹噓很長的一段時間了。

雲之衡也見到了大家的反應,知道,這個人的身份,肯定也是不一般的,那他提出來的那些條件,肯定也都是符合了的。

「既然人已經到齊了,韓楉樰,我們就可以開始比試第一場了吧。」

雲之衡已經有些等不及了,想要儘快的,將韓楉樰給打敗,尤其是,在看到坐在裁判上的人的時候。

他以為,自己已經很不錯了,沒有想到,這世上,居然還有這樣多的,自己怎麼也越不過去的人,所以,雲之衡就更加的想要打敗韓楉樰了,只有這樣,才能讓他有些滿足的感覺。

「當然可以了,不知道,這第一個病人在哪裡?」

第一場比賽,就是比他們兩個人,共同的醫治同一個病人,可是,現在,韓楉樰都沒有見到,這個病人,在哪裡,她以為,是雲之衡找的。

雖然,這樣做,對雲之衡更加的有利,不過,韓楉樰倒是不介意的,畢竟,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也不敢做的太過了。

「為了避免有人說我不公平,這病人,我們就從這裡的人當中找一個出來吧,你們有誰,身患奇病的,現在都可以站出來。」

韓楉樰聽雲之衡這樣說,是在這些人當中,找人出來,微微的皺了皺眉,這要是沒有人有病,那這場比試,不就沒有什麼用了嗎。

不過,自己既然說了,該怎麼比試,是有雲之衡決定的,韓楉樰自然是不會對他這樣的決定,發出什麼異議的。

檯子下面,看熱鬧的人,在聽了雲之衡的話之後,一個個的,都開始熱火朝天的討論起來了。

過了好一會的時間,才有一個人,戰戰兢兢的站了出來了,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臉上了。

「那個,我,我有病,不知道,可不可以,我,看了,好多的大夫,他們都說,我已經沒救了,只能等死了!」

或許是第一次,被這樣多的人看著,太緊張了,那個人的聲音,都帶上了微微的哭音,連頭都不敢抬起來了。

這個男人,看起來,瘦瘦小小的,確實像是生病了一樣的,雲之衡要的,可不就是這樣一個,大家都治不好的人嗎,這樣,在打敗韓楉樰的同時,還可以傳揚自己的醫術。

不再做你的天使 「好,就你了,你上來吧。」

還不等和韓楉樰商量,雲之衡就已經決定好了,讓那個人,走上了檯子上來了。

既然已經決定了是他了,韓楉樰自然是不會有什麼意見的,反正,這個人是誰,對她來說,是沒有什麼區別的。

「韓楉樰,你是要先看,還是后看。」

既然人是自己選的,雲之衡就將先給這個人看診的權利,交給了韓楉樰來選擇了,他可不會讓人有說自己徇私的話柄的。

「雲掌柜的是前輩,那自然是雲掌柜的先來好了。」

韓楉樰不在意的說著,她從剛剛那個人,開始站上台,就已經開始在觀察他了,而雲之衡說的,不過是診脈而已,這有什麼先後的。

雲之衡聽了韓楉樰的話,暗暗的惱怒,可是,他還是覺得,自己先診脈,還是有不少的好處的,也就沒有推辭,直接就上前去了。

給那個人把了差不多一刻鐘的脈,雲之衡的臉色,也微微的凝重起來了,然後才慢慢的鬆開了,開始觀察著這個人,其他的癥狀。

絕地追殺 「我好了,韓楉樰,你來吧。」

已經有了自己的判斷之後,雲之衡就將位置給讓了出來了,讓韓楉樰來,他則是已經開始在思考著自己要用的方子了。

在診脈之前,韓楉樰就已經有了初步的判斷了,這會兒,雲之衡離開了,她很自然的,就上前去為這個人診脈了。

不過,在給這個人診脈的時候,韓楉樰還是發現了一些,自己剛剛沒有發現的事情,微微的蹙了眉頭,不過,很快的,就放開了。

「我也好了,可以寫藥方了。」

為了公平起見,韓楉樰和雲之衡,都是要一起開始動手寫藥方的,而在他們寫藥方的時候,那個病人,會再次的,給當裁判的三個大夫診治。

這樣一來,韓楉樰和雲之衡,誰的藥方,更加的好,更加的完善,他們才會更加的有發言的權利。

沒有想到,韓楉榛居然這樣快的,就已經想到了藥方,雲之衡還有些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他都是想了一會兒的時間,才想到的呢。

「我寫好了。」

「我寫好了。」

一同起筆,一同停筆,韓楉樰和雲之衡的時間,都是差不多的,這個時候,有人上前,將兩個人的藥方,交給了裁判過目。

那三個裁判,拿著韓楉樰和雲之衡的藥方,一一的看過了,還湊在一起討論了一下,最後,才看向了他們。

「你們兩個人的藥方,都是差不多的,不過,韓楉樰,你的藥方上面,人蔘少了兩錢,還多了一味焦地榆,這是為何。」

韓楉樰和雲之衡的藥方,其實都是差不多的,所以,這樣細微的差別,就是他們做出判斷最重要的因素了。

「回前輩的話,剛剛,晚輩已經仔細的看過了,那個人,現在很是虛弱,虛不受補,這人蔘用多了,可能會引起麻煩。」

韓楉樰說著的時候,還能感覺到,雲之衡在一旁,對自己不屑的目光,不過,這個時候,她已經不在意了。

「而且,晚輩還發現,剛剛的那個人脾臟虛弱,會時不時的嘔血,而這一點,可能會被他本身的疾病給掩蓋了,不易察覺,這才多用了一味焦地榆的。」

韓楉樰平靜的,將自己的結論給說完了,在看向雲之衡的時候,就見到,他的面色有些難看了。

而在韓楉樰和雲之衡做結論的時候,大家都是很安靜的,只能聽到他們說話的聲音,這會兒,她說的這些話,大家都聽到了。

因為韓楉樰的話,那三個裁判又商量了一下,最後,由楚大夫站出來宣布結果。

精靈小鎮大有問題 「相信大家剛剛都已經聽到了,那這第一次比賽的結果,我宣布,由益生堂的韓楉樰獲勝。」

宣布了韓楉樰獲勝了之後,雲之衡的臉色就更加的差了,而地下,卻是一片歡呼的聲音。

其實,這些人,並不在意,是韓楉樰獲勝,還是雲之衡獲勝,他們只不過,就是想要來,湊湊熱鬧而已。

「真是沒用,原本,還以為,能指望這他呢!」

而這個時候,在二樓的一件包間裡面,一個蒙著面紗的女子,恨恨的將自己手中的茶杯,放在了桌子上,裡面還沒有喝完的茶水,都濺了出來。

「你著什麼急,這才是第一場比試呢,後面還有兩場呢。」

而坐在這個女子對面的,是一個男子,正在不咸不淡的安慰著她,不過,目光,卻是注意著樓下的那個傾城的女子。

「哼,容楚越,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主意,你別妄想了,現在韓楉樰那個賤人,可是和容初璟在一起呢。」

提起韓楉樰的時候,女子的聲音都變得有些尖銳了,要不是有面紗遮著的話,臉色肯定也是猙獰的。

這個女子,自然就是自作自受,將自己給毀容了的韓楉榛,而她對面坐著的,也是好長的時間沒有了音訊的容楚越了。

只不過,這會兒,容楚越用的,可不是自己原本的相容,而是一個,看起來二三十歲,長得還算是清秀的人的面貌。

「那又什麼關係,遲早有一天,我會讓容初璟,什麼都沒有的。」

容楚越平靜的說著,語氣里卻帶著篤定,就好像,他真的會讓這件事情,變成真的一樣。

韓楉榛和容楚越,也是聽說了,今天,韓楉榛和雲之衡,要在這裡比試醫術,他們才會來這裡看的。

原本,韓楉榛還想著,要是雲之衡的醫術,真的比韓楉樰要好的話,到時候,就能將她給趕出上京了,同時,還能讓他將自己的臉給治好,這可是一舉幾得的事情啊。

沒有想到,雲之衡居然這樣的沒有用,這才第一場比試,就已經輸給了韓楉樰了,韓楉榛的心裡自然是充滿了怒火的。 「行了,好好的看著吧,不是還有兩場的嘛。」

容楚越有些不耐煩的說了一句,他對於誰贏還是誰輸,都不在意,他會來,也不過是湊個熱鬧而已,而且,還能進一步的了解,自己敵人的能力。

對容楚越來說,韓楉樰,也算是容初璟的助力了,對於她的能力,他自然也是要了解一番的。

上次的事情,容楚越自己覺得,自己已經做好了很充足的準備了,可是,沒有想到,還是輸了,而且輸的一敗塗地的。

後來,容楚越反覆的想過了,這其中,可能出現的變數,可能就是在韓楉樰的身上了,這次,他自然是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了。

「哼,雲之衡這個沒有用的,第一場都輸了,後面兩場,也不見得就能贏。」

韓楉榛有些憤憤的說著,想到,不能讓韓楉樰這個女人,滾出上京,她的心裡,就很不舒服,尤其是,在自己被她給毀容了之後。

當然了,韓楉榛他們不高興,可有的是人高興呢,至少,韓遙微他們這邊,就很高興。

「我就知道,師父肯定會將這個人給打敗的,哼,就他,還想和師父比試醫術呢,簡直就是痴人說夢了。」

韓遙微有些得意的說著,在她的心裡,韓楉樰當然是千好萬好的,容不得別人說一句不好的。

而青墨和容初璟,顯然也是同意了韓遙微的話的,不過,他們兩個人,都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怦然心動:總裁的獨家祕愛 韓遙微說,可以說是小孩子的天真之語,他們說,讓人給聽了去,免不了,就回說他們太狂妄了,還會牽連到韓楉樰,這樣就不好了。

而除了容初璟和韓楉榛他們,還有許多的來看熱鬧的人呢,比如,很早之前的時候,就和韓楉樰有過爭執的,神仙醫館的梁東坡等人。

「哎,原本,還指望著,這個雲之衡,能好好的給韓楉樰一個教訓,沒有想到,居然在第一局的時候,就輸了。」

這個時候,他們也是唉聲嘆氣的,原來,他們的神仙醫館,也算得上是上京最有名的醫館了。

可是,自從韓楉樰來了之後,他們醫館的名聲,就是一日不如一日的了,這讓他們這些人,日子也很是不好過啊,現在,也不過是維持著表面的風光而已。

「這個韓楉樰,確實是有些本事的,不過,她能不能笑道最後,可還不好說呢,你們別忘了,這個雲之衡的師父,可是孫長方呢。」

有這樣的一個師父在,想來,也不會讓自己的徒弟,輸的很難看的吧,他們就慢慢的等著好了。

而這個時候,雲之衡也從自己輸了第一場比試的打擊中,回過神來了,去看了看自己師父的臉色,就見他,臉色不怎麼好看,頓時有些心虛。

「既然這第一場比試有了結果了,那就先休息一個半個時辰,再開始比試下一場吧。」

這個,也是之前的時候說好了的,畢竟,這看病,也是需要耗費精力的事情,而且接下來,可是要製作丹藥,那就更加的耗費心神了。

韓楉樰對此,倒是沒有什麼意見,點了點頭,在對著裁判席上的人行了個禮,就先離開了,往容初璟他們的包間走去了。

而這個時候,雲之衡也跟在了孫長方的後面,離開了大家的視野,想來,肯定是他的師父,有什麼話,要好好的交代他了。

「楉樰,你可真是好樣的,你一定要再接再勵,將那個什麼雲之衡的人,給打敗的徹底。」

在韓楉樰前腳剛剛到了容初璟他們的包間,還沒有來得及喝上一口水,後腳,寧靈雲就一臉高興的過來了。

寧靈雲自然也是聽說了,韓楉樰要和雲之衡比試醫術的事情了,所以,早早的,就讓人在這裡定下來包間了。

今天一早的時候,寧靈雲就拉著華若謙一起,要來給韓楉樰加油打氣了,這會兒,見她已經贏了一場,就更加的高興了。

「靈雲,你來了,快做吧。」

對於寧靈雲的到來,韓楉樰還是很高興的,而這個時候,容初璟已經很貼心的,給自己倒了一杯溫熱的茶水了。

韓楉樰接了過來,喝了兩口,她也確實是有些渴了,然後,才和寧靈雲他們說話。

「這個雲之衡,也是個有能力的人,我第一場比試能贏,也是很幸運的,這後面的,我也只能盡自己的所能了。」

對於雲之衡的能力,韓楉樰可是從來都沒有輕視的,要不然,恐怕自己這第一場,也不能贏了,他們兩個人的藥方,可就差了一點點的,當然了,雖然是關鍵的一點。

可是,韓楉樰知道,這是因為,雲之衡對自己有所輕視,所以,才會在第一場的時候,出現了這樣的失誤。

接下來,雲之衡肯定會打起百分之百的精神,絕對不會再犯這樣的錯誤了,而接下來,才是要打硬仗的時候了。

「楉樰,你啊,就是太謙虛了,你放心吧,我們都是很相信你的,你肯定能夠戰勝他的,我們還等著給你慶祝呢。」

寧靈雲聽韓楉樰這樣說,只覺得,她是在謙虛而已,她的醫術,她可是見識過的,可真的是沒有幾個人能比得上的。

雖然說,現在韓楉樰失憶了,可是,寧靈雲是知道的,她的醫術可是還在的,想要贏雲之衡,簡直就是很容易的事情了。

韓楉樰聽了寧靈雲的話,知道她也是想要給自己加油,也不想辜負了她的一番好意,只是笑著點了點頭。

這個時候,韓楉樰放在桌下的手,感覺到了一雙溫暖的大手,握住了自己,不用去看,她也知道,這是容初璟的手。

韓楉樰也明白,容初璟這是在無聲的支持著自己,這樣默默的支持,讓她的心裡,感覺到了很踏實,不由得回握了一下他的手。

「楉樰,等會兒就要開始比賽了,你要不要先去休息一下。」

得到了韓楉樰的回應,容初璟的心裡有些激動,原本,他是沒有想過,她會回應自己的,這簡直就是意外之喜了。

「不用了,一會兒就開始了,我在這裡休息一下就好了。」

韓楉樰見容初璟這樣激動的樣子,有些好笑,不過,還是溫和的拒絕了他,現在去休息,也不能得到什麼很好的效果,這外面的人,吵吵嚷嚷的,也休息不好,還不如,就在這裡坐會兒。

與此同時,雲之衡也在他們的包間裡面,和他的師父,也就是孫長方,在說著話。

「你真的是太讓我失望了,這樣的比賽,也能輸給了這樣的一個小丫頭片子。」

想到,自己的徒弟,居然輸給了韓楉樰這樣一個看起來就名不見經傳,還很年輕的姑娘,孫長方就覺得,自己的心裡堵著一口氣,上不來,也下不去。

雲之衡這個時候,心裡也是很不甘心的,他也沒有想到,韓楉樰的醫術,居然會這樣的好,可是,縱然不甘心,面對著自己的師父,他也只能乖乖的認錯了。

「對不起,師父,徒兒知錯了,是徒兒太輕敵了,才會讓韓楉樰鑽了空子,下面的比賽,肯定是不會的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