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白秋樂過來,頓時開口:「小五,你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

「差不多了,該搞定的都已經搞定了。現在就差你了!」說話間白秋樂頓時不懷好意的盯著白易川,前後上下將對方打量個遍兒。

白易川被她盯著有些發毛,頓時心虛的退後了一步:「小五,你讓三哥幫你辦的事情,三哥都已經幫你辦妥了,消息也已經傳出去了。我…我還有事,先走一步。」

話音落,就準備開溜兒。

「站住!」白秋樂神色淡然的盯著他離開的背影,慢悠悠的朝著他走去。

白易川腳上的步伐一抖,身板挺的僵直的站在原地:「小…小五,你可是答應過三哥,這件事幫你擺平之後,我可就自由了的。」

「當然!我什麼時候說話不算話了。」白秋樂繞到他面前,微微蹙眉的盯著他:「我都什麼還沒說呢?你腿抖什麼呢?」

「哈?有…有嗎?」白易川有些尷尬的掐了下自己的大腿,示意自己冷靜一下。

「說話都開始打結了,還說沒有。」白秋樂不滿的皺眉:「你在心虛什麼?」

「我虛嗎?」白易川無辜的眨了眨眼睛,裝作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模樣:「可能是這兩天腎虧,虛了點。」

「我說的是你心虛,和你腎有什麼關係?」白秋樂無語的翻了翻白眼,這傢伙很明顯就沒聽清楚自己在說什麼?

白易川聞言,猶豫了下,這才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小五,你就放過你三哥吧!我是不會穿女裝的。」

白秋樂淡淡挑眉,不悅的盯著他:「誰說我要讓你穿女裝了?」

「欸?我不用穿女裝?」白易川心中一喜,頓時眼眸亮晶晶的注視她。

白秋樂搖了搖頭,一臉認真的解釋:「當然不用,好歹你也是我這個主辦方的家屬,我怎麼能這麼坑自己的親哥哥呢?」

白易川一臉喜悅的盯著她,感動的開口:「那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我們家小五長大了,現在是只坑外人,不坑自己……」

話還沒說完,白秋樂便打斷了他:「既然你這麼喜歡泡妞,今晚對於你來說那可真是一個大好機會!所以我想了一個辦法。」

「什麼辦法?」白易川激動的盯著她,覺得自己果然沒有白疼這個妹妹,這麼好的事兒,都不忘想著自己,太知道為他這個三哥著想了。


白秋樂笑得一臉和藹的看著他:「你等著!我把東西拿給你。」說話間轉身回了化妝室。 白易川站在外面等了沒一會兒,白秋樂便抱著一身淺灰色的衣服遞給他:「喏~找個沒人的地方換上!」

白易川接過衣服抖了抖,頓時一臉嫌棄的蹙眉:「這是什麽啊?」

白秋樂無辜的看著他,唇角帶著笑意:「大尾巴狼啊!是不是很適合你?」

白易川有些難以置信的盯著她:「哈?你讓三哥裝扮成大尾巴狼去泡妹子?這不是在明確的告訴別人,我是大尾巴狼,我很危險,姑娘們快跑吧!」

白秋樂認真的盯著他手中的衣服,無辜的眨了眨眼:「這可是我專門跑了好幾個服裝道具店,特意為你準備的。」

白易川無語的翻了翻白眼:「我不穿,太影響你三哥的顏值和魅力了。」

白秋樂見他拒絕,頓時不滿的瞪著他反駁:「你怎麼一點犧牲自我的精神都沒有,我好歹也是你的妹妹。你怎麼能連這點小忙都拒絕?」

「你要是要三哥這條命,三哥眼睛都不會眨一下的交給你,可是你讓三哥出賣自己的顏值和魅力,三哥實在是死也干不出來啊!」白易川一臉為難的低著頭,愧疚的嘆息。

白秋樂失望的垂眸,不滿的鼓起臉頰:「我就說,果然就只有二哥最疼我,回去之後,我跟爺爺打電話,讓他把你召回去,讓二哥來吧!」

話音落,白秋樂再次無奈的搖了搖頭:「順便給爺爺提個醒,告訴他你在這裡不務正業,拈花惹草,敗壞白家的名聲。」說話間轉身向著化妝室走去。

白易川聞言,咬了咬牙:「白小五,算你狠,你是我祖宗!」說話間頓時妥協的抱著衣服離開。

白秋樂聞言,彎了彎唇角。

推開化妝室的門,頓時嚇得豁然後退了一步,望著一臉羞澀地靠在更衣室門口的藍羽寒,白秋樂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藍羽寒臉頰微紅的盯著她,一臉羞澀的沖著她眨了眨眼睛:「怎麼樣?小樂樂。」

白秋樂望著一襲女傭裝的藍羽寒,有些尷尬的移開眼,那黑色性感的黑絲襪穿在一個男人身上,的確讓人有些難以接受。

再看看對方不知道從哪裡翻出來的假髮造型,頓時有些無語的扶額:「我讓你穿女傭裝,你怎麼把自己打扮成金剛芭比娃娃了?」

話一出口,連向來面色冷漠的東南浩都有些綳不住表情了,望著一臉傻愣愣的藍羽寒,頓時忍俊不禁瞥開視線。

聽到白秋樂這麼說的藍羽寒,頓時不滿的哼了哼,很不高興的坐到一邊:「本來還想給你一個驚喜呢?現在徹底被你傷透了心。」

白秋樂聞言,嘿嘿一笑:「好了,時間緊迫,我現在就給你們化妝。」說話間,瞬間開始忙碌起來。

等到會場開幕時,整個會場人潮擁擠,白秋樂戴上面具,擠在最不顯眼的人群中感嘆:「不愧是貴族學校啊!花錢也來了這麼多人,早知道應該漲票價的。」

望著周圍人的奇異裝扮,白秋樂忍不住笑了笑,轉身又回了化妝室。 伊人淚看到倆人撲來,身上發出嘩啦啦的聲響,好似一泉泉流水之音不斷,猛的朝著那金色的光華籠罩而去。

水至柔,化作水之囚牢,要將對方的身體阻擋住,然金卻至剛,滔天的鋒銳之意綻放,那強者的身體穿透水牢,頓時好似一輪雨幕從天而將,又似汪洋大海沖刷而出。

金色的大掌印奪目無比,無堅不摧,要將伊人淚活擒,然而伊人淚卻在那金色手印要觸及到她身體的剎那,柔美無比的身軀奇妙的扭動了下,竟然在間不容髮的剎那間閃避躲開,赫然正是閃避奧義的力量,讓伊人淚的身體如同水蛇般。

「幫我擋住一人!」伊人淚對著林楓傳音說道,只見此刻另外一股毀滅風暴朝著她捲去,鋪天蓋地,黃沙滾滾,這片天地彷彿都要被風暴毀滅掉,此次面臨的風暴,比林楓上一次見到的還要強盛許多倍。

林楓的眸子冰寒,雙眸全是滔天魔意,但他很清楚,這兩位殺向伊人淚的強者都是尊武六重,若是對付他絕對是摧枯立朽,無法抵擋,想要拖延片刻都非常難,尊武六重和尊武五重相差一個境界,實力的差距卻是恐怖的。

「我對付這金之奧義強者!」林楓心念一動,頓時手中出現了一支權杖,頃刻間,恐怖的詛咒之力從中蔓延而去,極其的恐怖。

「殺!」詛咒權杖陡然間化作一恐怖的詛咒之樹,朝著那金之奧義掌控強者猛的砸了過去,帶著強盛詛咒力量的古樹讓那強者眼眸一滯,盯著林楓化為詛咒權杖的古樹,這是一件強大的聖器。

「拿來!」金色的大手印猛的朝著巨大的古樹扣去,金之大手竟然直接將古樹抓在其中,猛然往下一拔,將林楓的身體都帶著飛了起來。

「咒!」林楓一字吐出,頓時詛咒權杖之中恐怖的詛咒力量蔓延到那金色大手當中,無堅不摧的金之手掌印竟然漸漸的消融,在被詛咒之力融化掉,轉瞬間化為一灘金水。

「嗡!」那強者面色一變,陡然間將手掌收回,只見他金色的掌心,一縷縷融化的金水出現在那,其中甚至有絲絲鮮血滲出,讓他面色一凝,不能碰這顆巨大的古樹,其中蘊含的詛咒力量非常強盛。

「你要找死,我便成全你!」那強者盯著林楓冷哼一聲,身上金色光芒大放,手掌伸出,一虛幻的金色高塔浮現,其中烙印著恐怖的金色紋路。

「殺!」金色的高塔擲出,直撲林楓,那金塔放出萬丈光,要將林楓活生生的輾壓滅掉。

「出來!」林楓心念一動,頓時手掌中托著一張古床,抬手朝著虛空中的金塔轟去。

「轟咔!」金塔無邊耀目,鎮壓而下,轟擊在古床之上,林楓只感覺手臂上的骨頭都斷裂掉,肺腑翻騰,腳都插入了地底,只剩下半截身體在上面。

金,重而鋒,金之奧義所化的金塔神通,比一座山峰好要沉。

「你命真硬!」那人冷哼一聲,頓時金塔呼嘯騰空,再度朝著下空壓迫而下,空間都發出爆裂的刺耳嘯聲,極其的可怕。

「轟!」林楓身上滔天的魔氣翻滾不休,一縷恐怖的空間波動傳出,當金塔朝著下空墜落的千鈞一髮之時,他的身體陡然間消失在了原地,彷彿穿透了虛空,出現在了那強者的面前,詛咒權杖猛的朝著對方腦袋砸了過去。

「轟咔!」金塔轟在大地之上,地面皸裂,林楓雖通過剎那長袍離開,但依舊感覺一陣心顫,還好身上的絕品聖器不止一件。

「亡魂咒!」林楓怒喝一聲,頓時好似這片戰場上無數的亡魂在咆哮,滲透進入對方的腦海當中,要腐蝕對方的意志。

「驅滅!」那強者怒吼一聲,金身籠罩全身,腳步一踏,身體陡然間消失,朝著林楓殺了過去,嘩啦啦的恐怖聲響傳出,他的血脈力量翻滾了起來,頓時這一片虛空,彷彿化作重金的世界,林楓感覺自己的身體沉重如山,整片虛空都是沉重無比的金色。

那尊武六重的強者幾次出手都沒能斬殺林楓,顯得有些不耐了,使用了血脈的力量。

林楓目光陡然間凝固,空間之力波動,想要再度遁走,然而這一次他卻只退後了幾米的距離,依舊在那片重金的世界當中,絕品聖器雖強,但受他本身實力的限制,無法發揮出真正的威力,無論是詛咒權杖還是剎那長袍。

看著對方朝著自己殺來,林楓目光卻盯著地面上躺著的屍體,那是剛才擊殺的十二人中的幾人。

「亡靈咒術!」詛咒權杖之中,瀰漫著恐怖的詛咒力量,頓時屍體爬了起來,亡靈復甦。

「殺!」林楓吐出一字,幾道亡靈眸子中閃過一道黑芒,朝著那殺向林楓的強者攻擊而去,而在同時林楓的詛咒權杖則是轟擊在了那重金世界,他知道亡靈擋不住對方的攻擊。

「咒金!」

金色消融,林楓腳步猛的抬起,魔氣滔天,朝著重金世界外面沖了出去。

「哪裡走!」一道金色的掌印追擊林楓的身體,快若閃電,瞬間轟殺而至,林楓反手便是一掌,魔氣強盛,翻滾不止,大魔掌印融入金之奧義力量。

「轟咔!」林楓的身體被轟飛了出去,落在地上之時腳步連退,手臂微微垂在那,骨骼斷裂了不少。

嘩啦啦的聲響傳出,林楓體內的血脈翻滾了起來,雖然未入尊武,但他依舊有血脈的力量,他體內的血液有妖龍精血。

心念一動,林楓取出生命淚滴服下,同時生命奧義籠罩全身,飛快的恢復著自己的傷勢。

然而那陰魂不散的身影根本不容他有喘息的時間,身體飛速的朝著他撲了過來。

看到這一幕林楓的眸子當中閃過一道極其妖異的光芒,他的眉心彷彿張開,這一刻的林楓變得無比的妖異,魔、且妖。

「神念有用?」對方眸子中閃過一絲不屑,金色的手掌轟殺而至,這一掌就要林楓的命。

「妖海、開!」林楓眉心裂開,妖海現,頃刻間,荒海汪洋猛的撲了出去,這是真正的荒,林楓以玲瓏聖仙氣禁錮於妖海當中的荒。

恐怖的荒之河流撲向了對方,腐蝕一切,金之力量,彷彿都要消融。

「啊……」那強者慘叫了一聲,最為脆弱的眼睛被荒侵蝕,瞬間無比刺痛,只感覺再也無法睜開來。

「殺!」

「殺!」

林楓和對方几乎同時喝了一聲,詛咒權杖砸向對方的腦袋,而對方的金之手掌穿透荒的轟向林楓的身體。

「死!」林楓身上魔氣滔天,翻滾不休,透著一抹瘋狂之色,身上除了一股浩瀚的魔氣之外,還有一股仙之氣息,玲瓏聖仙氣護體,同時雷電淬身。

「轟咔!」詛咒權杖帶著滔天的巨力以及詛咒的力量砸在了對方的腦袋,將對方的腦袋都砸裂開,而同時對方掌力轟在林楓的胸膛,咔嚓的聲響不斷,骨骼碎裂的聲響非常清脆,五臟六腑彷彿都被震碎裂了般。

林楓的身體飛了出去,飛出了幾百米才狠狠的落在了地上,哇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胸口有著一隻金色的手掌彷彿烙印在了那裡,但他眸子中的嗜血之色依舊,透著一抹瘋狂之意,拼了命總算將對方給斬了,不過從荒海中取來的荒河都用掉了。

此刻伊人淚的情況也不怎麼秒,同樣受傷了,還好她擁有閃避而已,才能夠一直堅持下去。

「父親!」此刻,刀河朝著遠處怒吼了一聲,一行強者急速的趕來,頓時讓那襲殺伊人淚的強者露出瘋狂的神色,那片天地全部都是風暴,狂沙飛舞,像是有一場滔天的沙塵風暴般。

「嗤、嗤……」一道刀光直接射殺過去,快到不可思議的地步,隨即天穹之上出現了一道刀芒,從空中斬殺而下,撲哧的聲響傳出,鮮血從風暴中飛灑而出,漸漸的,風暴才平息了下來,伊人淚的身體再度出現在了裡面,甚至衣衫和長發都微有幾分凌亂之意,不過卻絲毫不影響她那種孤傲的美。

「殿下!」這到來之人乃是一名刀之尊主,對著伊人淚微微躬身,頗為恭敬,而在同時,其它的強者幫刀河將人清理乾淨,也都到達伊人淚身邊,躬身高喊殿下。

「多謝諸位及時趕到!」伊人淚美眸閃爍,掃了人群一眼,竟沒有太大的波瀾,隨即她的腳步朝著林楓閃爍而來,她自然也看到了那被林楓斬殺的尊武六重強者的屍體,美眸中不由得閃過一絲異色。

「很刺激吧!」伊人淚對著林楓露出一抹笑容,動人心魄的笑,不過身後的強者卻無法看到,只是聽到伊人淚的聲音似乎不那麼冷了,這讓刀河的父親眉頭皺了皺,看了刀河一眼,而刀河的眸子中也閃過一道寒芒,頓時雙方心中瞭然。

「殿下,此人是誰!」刀古大步走到林楓面前,一抹殺意毫不掩飾,讓林楓眼眸微滯,這老傢伙想要滅自己啊!

「注意你的言辭!」伊人淚冷漠的吐出一道聲音。

「刀古明白,只是殿下此次歸來事關重大,為了殿下安危,此人不能留!」刀古聲音霸道,刀鋒更厲,殺意絲毫不掩。

伊人淚眸子一冷,掃視刀古一眼,隨即走到林楓的身邊,身體微微蹲下,竟扶著林楓的手臂,這一幕讓人群眼眸都微微僵了僵。

「他是我男人!」伊人淚將林楓的身體扶起,盯著刀古,目光冷漠的道!

ps;額,爆發完鮮花就停了,汗顏,求給力啊,我這天地已經零度了,兄弟們注意保暖。

感謝lite707打賞作品100幣;邪神(雨痕)打賞作品1888幣;彩雲之南0413打賞作品100幣,謝謝 白易川一臉鬱悶的走在會場中央,臉上帶著大灰狼面具,屁股後面托著一條長長的大尾巴,看到一些長相好看的妹子,還沒來得及打招呼,就被人躲開了。

這樣下去,別說是泡妞了,就算是躺在地上讓人泡,都很難。

不過既然是狂歡夜,晚會才剛開始,所有人都開始亂作一團,裝扮成各種各樣的妖魔鬼怪,開始到處嚇唬一些年輕漂亮的小姑娘。

他幾次都想衝上去英雄救美的時候,卻發現那些妹子,看到他的裝扮跑的就更快了。

仗著自己是這次主辦方的家屬,白易川可以說在這裡面混的是如魚得水,抱著一旁的紅酒、威士忌、香檳各樣都喝了不少。

等到他準備轉身去衛生間時,卻突然在拐角處,聽到幾個女生在悄悄地議論著什麼?

聽聲音倒是有幾分耳熟,只是會場里太嘈雜了,聽得不是太真切,隱隱約約聽到她們提起白秋樂的名字,緊接著又是一番爭論。

「貝貝,你確定這樣做行嗎?不會再像上次那樣吧!」林璐茜有些懷疑的看著她。

肖貝貝不屑的冷哼,冷眼輕瞥了她一眼。

「不要再跟我提上次的那件事,既然校長大人把這次的主辦權交給了白秋樂,那我們今天就非要搞點亂子不可,到時候出了岔子,看她怎麼向校長大人交代。」

「話雖如此,可這次活動畢竟是學校讓舉辦的,咱們要是故意從中惹事,校長大人那邊恐怕也不好交代吧!」林璐茜有些猶豫的提出自己的疑慮和擔憂。

一旁的柳慕雅聞言,也同樣一臉贊同的點了點頭:「茜茜說得對,我們覺得我們還是再想想別的辦法吧!」

「怕什麼?單靠我們幾個人的力量肯定是不行的了,所以我們一定要煽動現場的所有人,大家跟著一起起鬨,到時候我倒要看看她白秋樂能有多大的本事,去平息這場暴亂,維護現場的秩序!」

想到此,肖貝貝頓時神色微眯,嘴角勾起一抹陰狠的笑意。

白易川趴在牆角邊上仔細聽了聽,隱約聽出個大概,頓時不滿的微微蹙眉:「這些人,又在打我們家小五的主意,還想對我們家小五不利,你們死定了!」

白易川再次仔細聽了聽,這聲音聽起來好像是肖貝貝和林璐茜那幾個人,猶豫的想了想,這才悄悄的轉身去找白秋樂商量對策。

找到白秋樂,把事情大致的說了一遍之後,白秋樂頓時無語的翻了翻白眼:「這幫子人怎麼還不死心啊!」

「現在怎麼辦?」白易川也同樣一臉無語的盯著她,無奈的嘆息:「總不能非要等著她們鬧起來才制止吧!」

白秋樂聞言,頓時『啪』的一聲拍在了桌子上,握緊了拳頭,狠狠的反駁:「當然不能就這麼坐以待斃!我們一定要先發制人,主動出擊!」

「你打算怎麼出擊?現在這晚會已經差不多都開始了?再不阻止,一會兒就來不及了。」白易川有些疑惑的看著她,也不知道這丫頭在想些什麼? 「他是我男人!」伊人淚的聲音以及親密的動作讓刀家之人眼眸都凝在了那裡,尤其是刀河,本就鋒利的眸子這一次更為銳利,彷彿要將林楓穿透來。

就連林楓自己的漆黑眼眸之中也閃過一抹異色,不過只是一閃而逝,那雙黑暗冷漠的魔瞳盯著眼前的人群,這些人竟然想殺他,只是因為他和伊人淚在一起么!

這樣看來,他們是想要撮合刀河以及伊人淚了,這家族和伊人淚的關係,似乎並不那麼簡單!

「殿下即便為了保護他,也不需要損害自己的名聲。」刀古目光深邃,從林楓身上移開,對著伊人淚客氣的道。

「你覺得我像是在開玩笑嗎!」伊人淚倚靠在林楓的身上,倆人似乎更為的親密了起來,但她的眼眸卻依舊帶著冷傲之意。

林楓眼眸盯著刀古,此人乃是尊主級別的人物,若是放在八荒境,即便在武皇勢力當中,也是屬於核心人物了。

「刀古,殿下與心愛之人一起回歸帝國是喜事,你這是何意!」此時,後面一位老者踏上前來,這老者身如扎龍,虎背熊腰,極其的壯碩,而且氣息強大、呼吸綿長渾厚,一看便是血脈強盛的強大武修,同樣,也是一位尊主級別人物。

「我只是擔心殿下受人蒙蔽而已,既然殿下說不是開玩笑,我刀古當然開心,刀家,恭迎殿下回歸帝國!」刀古話音落下,頓時刀家之人紛紛閃退到兩旁,讓出一條道路來,將伊人淚護在其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