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密一點。”

他一說話,媒體區一片附和。

“no!拒絕親密!!!”

“不可以!!!”

“江婊砸,你敢靠近我男神,我黑你一輩子!!”

“你罵誰呢,罵誰呢!!”

“罵的就是江婊砸,怎麼了,不服氣?”

“你嘴巴最好放乾淨一點,不然我撕了你的臭嘴!!!”

兩家的粉絲炸開了鍋,各種咒罵吵鬧,哪一方的戰鬥力都不弱。

“你開心就好。”

顧栩面對朝自己靠近的江華卿,他配合的伸手攬住他不盈一握的細腰道。

“……”江華卿貼近顧栩的動作戛然而止,她擡眼靜靜的看了看顧栩。

江華卿放下手,她優雅的拉住顧栩的手指,把他往紅毯盡頭帶。

他從來不會對她有一絲妥協,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

江華卿在顧栩面前一直說個輸家!

江華卿的步伐越來越快,當他們的耳邊不再有相機的閃光燈,不再喧鬧嘈雜時,江華卿停下腳步。

她一停下來,顧栩立馬從她溫熱的掌心抽出自己的手。

“再見。”顧栩靜靜的從江華卿身邊走過,他聲音平靜的道。

江華卿早已經習慣他的優雅式的冷漠絕情,她不以爲意的擡眼看着顧栩離開。

江華卿高傲的擡起頭,她嘴角揚起一抹志在必得的冷笑。

顧栩,你等着,咱們的時間還長着呢,鹿死誰手還不知道!

肖柳和楊暖暖並肩走進了酒店裏,楊暖暖眉飛色舞,她對肖柳不停的說着話。

“從她剛出道時,我就特別喜歡,一直喜歡到現在,妥妥的死忠粉一枚。”楊暖暖說。

肖柳板着臉,時不時回楊暖暖一言半語的。

肖柳一看到江華卿一個人站在前面,她表情已緊張,立馬跑了過去。

“怎麼了,顧先生呢?”肖柳問。

“他走了。”江華卿回答。

“發生什麼事情了?”肖柳問。

今天江華卿可是顧栩的女伴,顧栩怎麼可以拋下江華卿獨自而行?

“什麼都沒有發生。”江華卿說。

楊暖暖小跑着過去,她不知如何是好的在肖柳和江華卿身後停留了三秒鐘。

“對不起,我先去找顧栩了。”

楊暖暖對着她們微微鞠躬說道。

“楊暖暖。”江華卿輕聲喚她名字,她眼神不明息怒。

心急的楊暖暖並沒有聽到自己女神在喊自己,她忙着去找顧栩呢。

“你認識她?”肖柳疑惑的問。

“不認識,不過,馬上就要認識了。”江華卿說。

“她是你的粉絲。”肖柳說。

“哦。”江華卿迴應。

諾大的酒店裏,工作人員比平時減少了一半,因爲舉辦這次酒會的主人不喜歡熱鬧。

工作人員減少一半,謝絕了所有的客人。

現在這家豪華五星級酒店裏,除了那些受邀參加酒會的人之外,只有少數的工作人員。

楊暖暖走在一條長長的長廊裏,在並不明亮的燈光之下,她看着前方。

腳下踩着的柔軟地毯,讓楊暖暖很不安心,她每步都走的小心翼翼。

長廊盡頭突然出現兩個穿着工作服的年輕女孩,她們有說有笑的並肩而行。

“請問一下,今天在這裏舉辦的酒會在哪裏?”楊暖暖跑上去問。

“你是誰啊?”女孩打量着楊暖暖,語氣尖酸的問。

就楊暖暖這熊樣子,怎麼配來龍家舉辦的上流酒會呢?

在這樣豪華酒店工作的人,習慣性的把人分爲三六九等。

“我是工作人員。”楊暖暖回答。

“什麼工作人員?”女孩問。

“我是顧栩的助理。”楊暖暖說。

“什麼!你是顧栩的助理?”兩個女孩驚訝的異口同聲問。

“對啊,有問題嗎?”楊暖暖說。

“沒有問題,姐姐加個微信吧,高價求顧影帝簽名照。”

女孩從口袋裏掏出手機,遞在楊暖暖面前道。

“好啊。”楊暖暖爽快的答應了。

“好了。”楊暖暖把自己微信輸入到女孩的手機上。

“酒會在三樓,那邊有電梯,樓梯在電梯右邊五米處的地方。”女孩說。

“謝謝。”楊暖暖笑着點頭致謝。

她一個人走到電梯旁邊,昏暗的燈光讓楊暖暖覺得心煩。

堂堂的五星級大酒店,居然連燈都捨不得開,燈光這麼暗,是打算拍恐怖電影嗎?

楊暖暖在電梯旁停留,她試探性的按了三樓,她剛剛按下按鍵,電梯門就打開了。

速度快的驚人,楊暖暖看了一眼空蕩蕩的電梯內部,她立馬扭頭就走。

一個人乘坐電梯實在太驚悚了,楊暖暖不敢啊!

打開樓梯口的小門,漆黑的樓梯靜悄悄的。

“不會是聲控燈吧?”楊暖暖喃喃自問。

“哈!”楊暖暖喊了一聲,啪嗒一聲燈亮了。

暖黃色的燈光很刺眼,照亮了一大片昏暗的地方。

還真是聲控燈。

一秒,十秒,三十秒,楊暖暖遲遲沒有動作,燈滅了。

“哈!”楊暖暖又喊了一聲,燈光應聲而亮。

“這位小姐,你究竟想不想上樓,請不要擋路好嗎?”

楊暖暖的身後出現一個穿了一身黑衣的男人。

在昏暗的燈光裏,若不仔細看,很難發現這個一身黑衣的男人。 楊暖暖驚喜的回頭看,太好了,她有伴了。

金俊懶散的站在楊暖暖身後,他雙手環抱在胸前,好玩的看着楊暖暖。

金俊站立的的時候,腰不挺,腿不直,這樣的站姿本來應該很難看,可金俊偏偏站出了迎客鬆氣勢。

他是金俊,不管他做什麼,他都是一個相貌俊美的可以用美麗賴形容的男人。

“你要去幾樓?”楊暖暖問。

“三樓。”金俊回答。

在這樣的燈光裏,楊暖暖並沒有看清楚金俊的臉。

“太好了,我也要去三樓,我們一起走吧。”楊暖暖開心的道。

“可以,我很樂意與美麗的姑娘並肩而行。”金俊笑着說。

“那我們走吧。”楊暖暖期待的看着金俊說。

“恩,你先。”金俊說。

“哈!”楊暖暖率先踏在了樓梯上,她一喊燈光明亮。

金俊被這燈光刺到全身顫抖,他腿軟的扭身靠在牆上。

“呼。”金俊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啪嗒”一聲燈光消失了。

才上了兩級臺階的楊暖暖,奇怪的看着眼前的黑暗。

這下時間怎麼會這麼短?

楊暖暖剛剛在心裏默默的計算了時間,應該是50秒左右。

“哈,嘿!”楊暖暖又吼了兩聲。

“呼。”金俊跟在她後面吹氣。

燈光一閃一滅,速度極快。

“哈!”不服氣的楊暖暖又喊。

“呼。”金俊吹氣。

“哈!”

“呼。”

“哈!”

“呼。”

“哈!”

“呼。”

一連三回合,燈光很配合的一閃一滅,一閃一滅,一閃一滅。

這樓梯裏的聲控燈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了,居然遇到了楊暖暖和金俊。

“小姐,你到底走不走?”恢復正常的金俊,邁步他超過了楊暖暖扭頭問。

“來了,馬上就走。”楊暖暖說。

“這燈好像接觸不良了,居然一閃一閃的。” 冰山總裁vs惹火甜心 楊暖暖邊上樓邊說。

“……”金俊不說話,他喘氣的頻率有點急促。

像他們這樣的人,最害怕明亮了。

任何一次光明的照耀,都可能從根本上傷害到他們。

“你怎麼了,不舒服嗎?”

漆黑的環境裏,楊暖暖精確的撲捉到他不同於尋常人的呼吸聲,楊暖暖問。

“沒事,只是平時缺乏運動,現在稍微一動,就有一點喘不了氣。”金俊回答。

神祕呆妃很有種 “噢。”楊暖暖迴應。

這人平時該是有多懶,才走這兩步路居然喘成這樣。

楊暖暖默默的翻了一個白眼,心裏吐槽。

“哈!”楊暖暖試探性的又喊了一聲。

“啪嗒”燈光再次降臨到金俊身上。

“噗通”一聲,金俊腦袋一暈,雙腿一軟,他左腿跪在了上一級樓梯上。

“呼。”金俊費力的吹滅了燈。

真正倒了大黴的是金俊,居然敢來單挑楊暖暖。

剛剛在酒店大堂裏,龍少決和金俊是同時出現的。

金俊趁着龍少決去衛生間的空隙,他獨自來到了楊暖暖身後。

佛系科技 金俊現在真的是連腸子都悔青了……

“你沒事吧。”楊暖暖看到他忽然倒地,她驚慌的問。

難道是因爲太久沒運動,骨頭脆了,所以沒走兩步路骨頭就斷了。

楊暖暖心裏的想法很誇張。

“沒事。”金俊費勁的說。

“咯吱。”樓梯口的門被人再次打開。

假面權婦 龍少決走進樓道里,他一隻腳踏在臺階上,勾脣看着完全被黑暗隱藏的楊暖暖與金俊。

伸手不見五指的樓道里,龍少決的視線如同獵豹,他可以清晰的看見被黑暗掩蓋住的一切。

因爲他龍少決本來就屬於這樣的黑暗,總有一天,他也一定會統治屬於夜色裏的一切。

金俊聞到了龍少決的味道,他單膝跪在地上,委屈的回頭。

“呵!”龍少決看着委屈的像個小媳婦一樣的金俊,他笑。

早知道楊暖暖是個坑,誰遇到誰倒黴,但是他沒想到金俊居然會這麼快就敗下陣。

“救我。”金俊心裏默默的道。

“我不會管你。”龍少決態度明確的迴應金俊的求救。

“NO!你不能這樣!”金俊道。

“sorry,我就是要見死不救。”龍少決說。

“你真的不救我?”金俊問。

“……”龍少決沉默。

他怎麼會不救金俊呢,玩笑話始終都只是玩笑話。

“啊,好疼。”

安靜了好長一會,結束了與龍少決腦波對話的金俊,忽然一屁股坐下,他捂住胸口痛苦的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