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罷,杜勒士一甩三節棍,另一端,刷的一聲,深處一把鋒銳的刀鋒。

雷凱後退幾步,站穩腳跟,輕擦肩頭血跡,面色瞬間變的有些陰沉下來。

「有點兒意思,這玩意兒歸我了,待會兒我得給我老大好好研究一下。」

雷凱笑道。

「呵呵……」

「那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從我手裡搶走他了,你要真有這個本事,我就送你了!」

杜勒士得意說道。

言罷。

杜勒士手持武器,凌空揮舞,開始向雷凱猛烈反攻,棒端寒刃,削鐵如泥,所碰之處,皆留下整齊切口,雷凱步步後退,赤手空拳,顯得有些吃力。

貴賓席上。

眾人一臉擔憂,雷凱剛剛和艾琳莎大戰一場,如今又遇上杜勒士,他們都有些懷疑,雷凱能否勝利。

「老大,那名西方強者手中的武器,可是迦索納親手打造的,雷凱會不會堅持不住了?」

曲天馳擔憂說道。

秦穆然坐在沙發上,細細觀察著擂台上的比試。

「不用擔心。」

「雷凱雖然步步後退,但步伐不亂,我感覺,他是在使用驕兵之計,故意示弱……」

「杜勒士雖然有迦索納打造的武器,但手法生疏,顯然還在磨合期內,他連武器本身十分之一的威力都沒有發揮出來……」

秦穆然淡然說道。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迦索納是太陽宮頂級武器大師,他打造的武器,向來都會賦予某種特別屬性,憑藉武器,提高使用者戰鬥力,一旦使用者能夠人器合一,使用嫻熟,足夠憑藉武器優勢,越級強殺敵人,這就是武器的重要性。

可惜,杜勒士還做不到這一點,否則,雷凱恐怕早已經敗了。

這時候,擂台上。

杜勒士並沒有意識到雷凱是有意後撤,攻勢愈發囂張,神情已經露出得意的笑容。

人在得意的時候,往往就是最疏忽的時候,而這也正是雷凱故意示弱的目的。

這時候,雷凱故意賣出一個破綻,杜勒士心中一喜,以為自己的機會終於來了。

「小子,去死吧!」

杜勒士得意說道,三節甩棍,朝雷凱迎面甩來,棍端的利刃,寒氣逼人。

雷凱瞅准機會,身體快速躲過寒刃,出其不意,反手一抓。

下一秒。

杜勒士手中的武器,已經落在了雷凱手中。

「兄弟,剛才你可是說了,我要是能搶過你的裝備,你就送我了!」

「謝謝你送的裝備,這件裝備我很喜歡,哈哈……」

雷凱笑道。

「FUCK!」

「快把武器還給我,那可是迦索納大師用玄鐵親手打造,老子拿到手才幾天而已……」

杜勒士嘶聲力竭喊道,滿臉都是心疼的樣子。

對於一名強者而言,武器能頂半條命,杜勒士丟了半條命,他內心的痛苦,可想而知,這比殺了他還要讓他倍感煎熬。 龍傲天掃視衆人一圈,看到了許多人臉上錯愕的表情,沉聲道:“若是你們要選擇盟友,是要選擇一個強大的?還是可靠的?”

“自然是可靠的!”崔美美順口說道,然後好奇地望着衆人,卻發現王燁的臉色蒼白了許多。

“怎麼?”崔美美看着成浩問道:“我說的難道不對麼?”

成浩先是看了王燁一眼,嘆息道:“沒有錯,盟友的結合是爲了利益,但前提確實要互相信任!是我們錯了,不應該拿利益來衡量一切……若是第二世真的像你剛纔所說的是個大魔頭,那我覺得趙小川是我們現在最佳的選擇。”

其實道理很簡單,沒有人喜歡強大的敵人,但同樣強大的朋友也會讓他們的生活產生麻煩。

這就是人類,渴望強大,卻又敬畏強大。

對他們而言,一個不成熟的趙小川比大魔王第二世有着更高的可塑性,完全在他們的“掌控”之中。

只是真的如他們所想那樣麼?沒人知道結果,但人類“趨吉避凶”的本能讓他們希望活下來是趙小川。

所以,第二世不能復活……

龍傲天看向賈靈瑤,道:“好了,事情如你所願!仙也已經被我們打跑,現在就只剩下一個受傷的龍王,想必你應該有方法救下第十世吧?”

摺扇美人笑 賈靈瑤冷哼一聲,道:“這一點不需要你來提醒我!”

龍傲天有些莫名其妙,不明白賈靈瑤發的哪門子的火兒。

他剛想說些什麼,但就在此時,他立刻將目光投向了成浩手中的火焰,發現一道人影浮現。

賈志文?剛剛消失的賈志文竟然出現在了畫面之中?

冷血少主狠傷心 “他的速度這麼快?這可是隔了兩個大洲的距離啊!”

凌風不可思議道,喊出了衆人心中所想。

所有人將目光投向賈靈瑤,但賈靈瑤卻不作回答。

於是,所有人有將目光投向了火焰之中,漸漸發現賈志文的異常。

賈志文臉色蒼白,衣衫襤褸,渾身被汗水浸透,似乎耗費了不少精力,而他腳下的金靴雲氣繚繞,閃爍着淡淡的金光。

“不會錯的,果然是當年的那雙踏天靴!看起來賈家真的是打算出手了!”

龍傲天眼中光芒一閃,心中暗道!

他們所有人都不知道此時賈家庭院中一個賈仁義正在破口大罵。

“蠢貨、蠢貨,這個蠢貨!說好了讓他在暗中伺機而動的,這蠢貨竟然跑到了人前頭,真是愚蠢!”

賈仁義罵了半天,漸漸平靜下來,思索片刻,拍了拍手。

兩道半透明的一黑一白,一男一女的幽魂出現在他的面前。

這對男女很顯然是鬼物,手中各自拿着一根喪魂棒,頭頂高帽,伸長了舌頭,懸浮在空中。

“黑白無常!去把靈瑤那丫頭接回來吧!我有些事情要問問她。”

那對幽魂點點頭,隨即消失在空中。

賈仁義緩緩閉上眼睛,在庭院中自語道:“靈瑤,上次在貴族學校你究竟經歷了什麼,爲什麼現在我會感到那麼陌生呢?”

話分兩頭,正當賈家這邊有動靜時,賈志文卻陷入了尷尬的局勢。

他一出現在場中,便發現趙小川被那些黑霧纏繞,整個人被鎖在了一個巨大的水球之中。

他衝到趙小川身邊,大嘴一張,黑霧如海水倒流般消失在他的口中。

“嗨!好久不見!”賈志文有些尷尬地朝趙小川打招呼。

趙小川認出了賈志文,臉上有些驚訝,道:“你來這裏做什麼?”

賈志文一愣,然後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道:“瞧你說的,忘記了!我們之前可是盟友啊!”

“哦!有這回事麼?”趙小川愣了愣。

賈志文呼吸一滯,他本來就是因爲這個原因纔有些尷尬,卻沒想到趙小川根本沒有把自己盟友的身份當一回事。

實際上,趙小川確實沒有當一會事,因爲之前他經歷了太多的背叛,實在不願意再相信別人了。

“算了,先救下你再說!”賈志文悶聲說道:“誰叫你是我的盟友呢!”

趙小川還是有些莫名其妙,但聽到賈志文的話,道:“好吧!麻煩你了!”

賈志文越加的鬱悶,現在我可是救你啊,你不要這麼理所應當,好歹說聲謝謝啊!

當然這話賈志文也不過是心中想想,很快便將實現落在了龍王的身上。

“吼~”

龍王很憤怒,他差一點就要成功了。

只要天門中第二世的殘魂和趙小川融合,吞噬了趙小川的靈魂,他的計劃就會成功,第二世就會復活了!

可是這一切卻都被眼前的這個胖子破壞了,最讓他憤怒地是他竟然在這個胖子身上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這意味着什麼?對方強於自己?自己不是對手?第二世無法復活了?

無論是那一種結論,似乎都是朝着自己不利的方向發展的,而這正是他不願意看到的。

所以他要殺了眼前的胖子,將這個不利因素消滅掉。

破濤洶涌,一條條水柱向着賈志文飛去!

賈志文腳下踏天靴閃動,身影亦跟着閃動。

那些水柱看似兇猛,卻根本連賈志文的衣衫都沾不到。

賈志文剛開始還有些緊張,但後來開始得意起來,大笑道:“老泥鰍,你就只有這麼本事麼?若是這樣,那我就要帶趙小川離開了!”

話音剛落,賈志文感到眼前金光一閃,發現一陣颶風向着自己襲來。

強大的風壓吹得賈志文睜不開眼睛,踏天靴自行發動,形成一道空氣牆出現在他的眼前。

這讓他鬆了口氣,但下一刻他發現一堵金光閃閃的牆壁向着自己壓來。

牆壁?不,那是巨龍的尾巴,龍王的憤怒。

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轉瞬便到了賈志文的身前!

火焰中的畫面讓衆人驚呼出聲,這一龍尾若是擊在賈志文身上,幾乎可以想象賈志文當場變回被砸成血泥!

然而龍傲天半點擔心都沒有,因爲他知道賈志文腳下的踏天靴還沒有發揮真正的威力。 「FUCK!」

「該死的傢伙,趕緊把武器還給我,否則,老子絕不會輕易放過你……」

杜勒士氣急敗壞,內心一陣崩潰,破口吼道。

作為太陽宮的強者,上台前,自己信誓旦旦在太陽神面前胯下海口。

可是,自己不但沒有取勝,連武器都被對手給搶走了。

恥辱!

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崔大人駕到 雷凱打量一眼手中三節棍,用力一合,咔嚓一聲,合成鐵棍,拿在手裡很是順手。

「還給你?」

「這麼好的裝備,你都送給我了,還好意思再要回去?」

「就算你給我要,我憑什麼給你,現在,他是我的了……」

雷凱戲謔笑道。

女尊之夫郎來攪婚 自己剛好沒有什麼得手武器,杜勒士上台,無疑是白給自己送了一件順手裝備。

「混蛋!」

「可惡的傢伙,我要把你碎屍萬段……」

杜勒士怒罵一聲,雙拳緊握,渾身爆出一股強大勁氣,赤手空拳朝雷凱沖了過去。

雷凱眉頭一皺,微微一笑。

「既然你還要打,那我就拿你練練手,看看這件武器的威力到底如何……」

話音落下。

雷凱揮棍而出,手中鐵棍橫掃,瞬間感覺自己的實力,彷彿都增加了不少。

杜勒士身體一閃,側步而出,想要從雷凱攻擊盲角位置發起偷襲。

可惜,他的意圖,早已被雷凱一眼洞穿。

「找死!」

雷凱微微一笑,身體凌空一轉,與此同時,用力一甩,鐵棍變成三節棍,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掃過。

啪!

一聲巨響,鐵棍末端,直接打在杜勒士肋骨位置。

啊!

深情如斯,相待何年 一聲慘叫,杜勒士被打出十幾步外,重重倒地,滿臉都是痛苦的表情。

「果然是上等玄鐵打造的好玩意兒,藉助武器,一分力能打出三分力的效果……」

雷凱滿意說道。

杜勒士忍痛起身,雙腳發軟,頭盜虛汗,艱難朝雷凱挪動身體,想要繼續奪回屬於自己的武器。

「混蛋!」

「老子跟你拼了!」

杜勒士言罷,伸手一撲,快速抓住三節棍末端,雷凱用力一甩,末端寒刃露出。

咔嚓!

杜勒士搶奪武器的右手手腕,只是被寒刃輕輕劃過之後,齊刷刷直接斬斷。

右手落地,鮮血淋漓

啊……

擂台上,杜勒士右手嗤嗤噴血,慘叫連連,彷彿比殺豬的聲音還讓人慘不忍睹。

雷凱趁勢上前,飛起一腳,直接踹在了杜勒士胸口上,他整個身體,直接被雷凱從擂台上踹到了擂台下,重重落地。

雷凱端詳一眼手中三節棍,上面還有很多紋路,看樣子,內部一定還有許多隱藏機關,只是自己剛拿到手,還不熟悉罷了。

「果然是把好武器,回去讓老大幫忙,一定得好好研究一下。」

雷凱得意笑道。

言罷,雷凱目光看向一號貴賓席,冷掃一眼太陽宮眾多強者,他眉宇間露出几絲鄙視的目光。

「還有誰?」

短短三個字,字裡行間的語氣中,卻充滿了挑釁的意味。

……

此刻。

坐在貴賓席上的秦穆然,嘴角一揚,露出几絲欣慰的笑意。

李伯等人,也激動不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