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了,道行不夠,千萬不可強行催動大威力的法術,否則,必然引起法術的反噬,將修行毀於一旦。”

葉知秋不住地點頭,忽然問道:“對了師父,孫靈聰有沒有學過這些?”

鐵冠道長搖頭:

“孫靈聰下山之時,也是弟子級別,還沒學到這些。你現在是法師了,我纔給你看這些的。但是孫靈聰天賦極高,經過這麼多年的歷練,真實道行,肯定不在法師之下。而且他有茅山五行法旗,一旦催動,可以抵抗所有的茅山術。”

“知道了師父,我會小心的。”葉知秋點頭。

此時已經是拂曉時分,葉知秋看見師父有些倦怠之色,只好告辭,讓師父休息。

畢竟師父年紀大了,精力不比年輕人。

葉知秋卻沒有休息,和以往在乾元觀一樣,先打坐練功,然後灑掃庭除。

日出東方的時候,葉知秋已經將乾元觀內外打掃得乾乾淨淨。

回山一趟不容易,葉知秋總要做些什麼,才感覺對得起師父。

柳雪等人也起了牀,在乾元觀前散步,活動身體。

葉知秋將柳雪拉到一邊,把昨晚上的事說了一遍。

“冥界這麼看重都金城?你斬殺了胡三和陸錦龍,還有大戰陰兵部隊,就這樣一筆勾銷,還給你五錢鬼捕的身份?”柳雪驚愕不已。

冥界的態度轉化太快了,簡直兒戲,誰也想不到。

葉知秋點頭:“昨晚上我和師父也分析了,認爲冥界在利用我們尋找無極之地,所以,暫時不跟我們爲難,還封我爲五錢鬼捕,爲的是安定我們。我們此去終南山,冥界一定暗中監視跟蹤。”

“然後,他們坐收漁人之利?”柳雪問道。

葉知秋點頭:“總之,冥界對我們,是不友好的……甚至,是我們今後最大的敵人。”

“關係複雜,撲朔迷離,只能多加小心了。”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雪兒,我們多陪陪柳煙吧,下午我們就動身出發,讓柳煙在茅山安心靜養。”

柳雪點點頭,和葉知秋一起,去找柳煙和王晗聊天。

對於葉知秋和柳雪的安排,柳煙並無意見,答應和王晗一起,留在茅山。

飯後,葉知秋帶着柳雪等人,辭別乾元觀,準備前往終南山。

柳煙和王晗一直送到半山腰,臨別時,柳煙拉着柳雪的手,眼圈微紅:“姐姐,我在這裏等你們回來……”

“放心,我們一定會回來的,也會幫你找回失去的命魂,找回以前的記憶。”柳雪緊握妹妹的手,動情地說道。

……

兩日之後,葉知秋帶着柳雪和小太歲,出現在終南山南麓的一個山谷裏。

蘇珍和幼藍,另作一路,暗中跟隨葉知秋等人,遙相呼應。這兩人都是精怪,野外生存能力強大,可以適應任何環境,所以,風餐露宿,對她們來說不值一提。

葉知秋就在山谷裏露營,喚出三個鬼童子,說道:“最近事情太多,一直沒有將你們三個放在一起祭煉。今天晚上,先解決這件事,把你們三個放一起祭煉一下,好讓你們建立默契,便於今後的行動。”

許兆麟和譚思梅,在一起祭煉過,還是在雙樓裏的時候。

但是縮頭鬼沒有,雖然也是鬼童子,卻並不能發揮大的作用。

隨後,葉知秋佈下三才陣法,將三個鬼童子各自置於一方,自己在中間,展開祭煉和洗禮。

這樣的祭煉,不僅僅是鬼童子之間產生默契和靈犀,也可以讓鬼童子和葉知秋心意相通。

柳雪在一邊安靜地看着,偶爾擡頭看看夜空。

半夜時分,葉知秋的祭煉即將結束的時候,夜空中,破軍星忽然一閃,光華大放,接着迸出一點流星,其大如鬥,直墜於北方的山頭另一側。

轟……

隨後,山那邊傳來轟鳴震盪,經久不息。

柳雪吃驚,卻不敢打擾葉知秋作法,只好等待。

葉知秋也不敢分心,繼續施法祭煉鬼童子,直到一炷香以後,才祭煉結束。

柳雪這才說道:“剛纔的動靜,知秋也看到了吧?流星從破軍落下,墜落在那邊的山頭後面。”

“我看見了。思梅,你們三個過去看看,立刻回報。”葉知秋點頭,對鬼童子說道。

鬼童子得令,結伴而去。

葉知秋和柳雪,也帶着小太歲,向山頭走去。

十四主星之中,七殺星,破軍星,貪狼星,最爲厲害,合稱殺破狼。現在破軍星發威,恐怕不是好事。

大約過了五六分鐘,鬼童子回來報告,恰好迎頭遇上葉知秋等人。

許兆麟說道:“老大,山那邊是一個峽谷,幾十個道門弟子,聚集在峽谷入口。剛纔的流星,就落在峽谷之中,震死了三個道士!”

“終南山,是全真派的地盤,峽谷口的道士們,都是全真派的嗎?”葉知秋問道。

“全真派爲主,但是也有其他門派的弟子,據說,已經有很多人進入峽谷中了,都在尋找什麼無極之地。”許兆麟又說道。

“峽谷到這裏,還有多遠?”葉知秋問。

“還有七八里路。”

“帶路,我們去看看。”葉知秋說道。

既然這裏這麼熱鬧,想必孫靈聰也在這裏了,葉知秋自然要去看看。 鬼童子得令,前..lā

葉知秋和柳雪各自拉着小太歲的一隻手,展開奇門遁形之術,飛縱而去。

全力奔行的情況下,七八里的山路,也不過就是幾分鐘的時間。

鬼童子降下速度,說道:“老大向前看,前面有燈火的地方,就是峽谷入口。”

葉知秋停下腳步,站在半山腰向下探視。

峽谷東西走向,幽長深邃,不可見底,兩邊懸崖峭壁,如刀砍斧削。

在峽谷的西側入口,有帳篷、篝火和燈光,還有些人影,正在忙忙碌碌,走來走去。

在這些人當中,葉知秋一眼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嶗山派的張水生。

這孫子,哪裏熱鬧就往哪裏去,卻一直死不了,也算是堅強的小強了。

柳雪問道:“要不要下去看看?”

“走吧,去看看。”葉知秋點頭,和柳雪攜手而下,直奔峽谷口。

下面的露營地上,早有人發現了葉知秋和柳雪,叫道:“什麼人擅闖終南山禁地?報上名來!”

“茅山弟子葉知秋,特來拜山!”葉知秋哈哈大笑,話音未落,已經帶着柳雪,站在了衆人的面前。

真是人的名樹的影,葉知秋報上名字,營地上立刻一片驚訝的議論之聲,紛紛道:“原來是茅山派的葉知秋,太湖降妖的那個!”

太湖降妖,葉知秋奪魁,名動天下道門,無人不知。

葉知秋稽首,團團施禮:“見過各位前輩,各位道友。”

營地上,有全真派的三個老傢伙,紛紛打量着葉知秋,還禮,問道:“原來茅山葉道友,也來終南山了,真是幸會。”

全真派是王重陽創立的,繁衍至今,又分爲七大分支和好幾十個小門派。

金庸小說裏的王重陽和全真七子,也都是根據真實歷史改編的,無論是王重陽,還是全真七子,都曾經在歷史上真實存在過。

目前全真教派之中,最大的就是龍門派,丘處機傳下來的。

後面還有馬鈺的遇仙派,譚處端的南無派,劉處玄的隨山派,王處一的嵛山派,郝大通的華山派,孫不二的清靜派……

而且全真派在華夏北部,聲勢浩大,影響深廣,和南方的龍虎山、茅山、閣皁山,隱隱呈南北對峙的局面。

現在,和葉知秋說話的是龍門派掌門姜銘濤,和清靜派掌門女道長張大仙,還有南無派的的掌門孫婆留。

其中,姜銘濤和張大仙,在道門中的級別,都和茅山五老一般,是宗師級別的人物。張大仙的名字很怪,但是從小就這個名字,倒是和道門有緣。

葉知秋再一次稽首施禮:“來得太匆忙,原本打算明日拜山,去重陽宮上香,拜見各位道長的,但是剛纔看見流星墜落於此,便直接來了。失禮之處,還請幾位道長原諒。”

剛纔姜銘濤等人的話,暗含不悅,意指葉知秋不懂事,來到終南山,怎麼不去重陽宮報個到,就滿山亂跑?我去了茅山,不跟茅山五老打招呼,你高興嗎?

葉知秋聽出了這意思,所以解釋了一下。

人都好面子,姜銘濤聽了葉知秋的話,覺得面子有了,換上笑臉說道:“原來如此……對了,葉道友來到終南山,也是爲了什麼無極之地吧?”

“是啊,最近關於無極之地的傳聞,沸沸揚揚,所以我也來看熱鬧。另外,我也是奉師父之命,前來清理門戶,尋找茅山叛徒孫靈聰的。”葉知秋說道。

姜銘濤點點頭,說道:“我們也收到消息,說孫靈聰來了終南山。但是孫靈聰並沒有張揚,只是在暗中行動,加上這又是你們茅山派的內務,我們也就不好插手了。現在葉道友來了,如果有什麼事需要我們幫忙,請直說。”

“多謝幾位道長,孫靈聰的事,不敢勞煩各位。”葉知秋道謝,又看着峽谷說道:“這條峽谷,可有什麼祕密?我看大家都在這裏,似乎有事?”

有事是肯定的,被流星震死的三個道門弟子,都是全真派的,此刻橫屍在地,因爲雷火的焚燒,面目全非。

女道長張大仙嘆氣,說道:

“這條峽谷叫做斷魂谷,是我們重陽祖師爺鎮妖之地,歷來是終南山禁地。谷中有飛瀑深潭,傳說中有惡龍在內,被重陽祖師爺用鐵劍鎮住。現在,道門中人蜂擁而來,說無極之地就生在這裏,要進去查看……我們攔不住,只好和大家一起進去,誰知道,破軍星上降下天雷,要了三個弟子的性命。”

姜銘濤也點頭,說道:“很多道友不聽勸告,一定要進去,峽谷全長二十里,我們不可能在峽谷兩側,實現完全封鎖。所以乾脆放開,讓大家各安天命。”

“大約有多少人,進入斷魂谷了?”葉知秋問。

姜銘濤搖搖頭:“具體數量不清楚,但是我覺得,不下上百人。你要找的孫靈聰,想必也在其中。”

“幾位道長,我也可以下去看看嗎?”葉知秋又問。

姜銘濤苦笑:“當然可以,只是希望葉道友小心,這裏面的兇險,非我們可以控制。”

“峽谷裏有禁制,鬼魂之身不得進入,很多法術也不能使用,所以才叫斷魂谷。”張大仙說道。

“多謝幾位道長提醒,我打算等到天亮時分,看看再說。”葉知秋點點頭,帶着柳雪和小太歲,走向山谷北側的山嶺。

這時候,天色漸亮。

葉知秋也不着急,先找個避風的地方休息一下,靜待天亮。

譚思梅等鬼童子自報奮勇,要去斷魂谷中探路。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全真派的道長們說,斷魂谷裏有禁制,鬼魂之身不得進入,想必是真的。你們下去查看,小心爲上,別傷了自身。”

鬼童子領命,小心翼翼向山谷中而去。

葉知秋和柳雪依偎在一起,背靠山石,小憩一會兒。

天亮時分,鬼童子迴歸,向葉知秋彙報:“斷魂谷的禁制,在中段,大約有四里多長的一段距離,我們無法進入。一旦靠近,就有魂魄搖動難以凝聚的感覺……”

葉知秋點點頭,問道:“看見孫靈聰了嗎?”

手機站: 許兆麟說道:“山谷中有人氣,但是考慮到都是術派中人,所以我們不敢接近,也沒發現孫靈聰的..lā”

“好,你們去把蘇珍和幼藍叫來,我們商量一下。”葉知秋說道。

鬼童子領命,前去通知幼藍和蘇珍。

上午八點,蘇珍幼藍一起趕到,大家會合。

昨晚的破軍異動,蘇珍和幼藍都看見了。這兩人作爲精怪,看見天威顯現,更是嚇了一跳。因爲精怪的修行,達到一定的年限和層次以後,就會有天劫。以狐族爲例,基本上百年一小劫,五百年一大劫。而天劫降臨,往往都是天雷轟頂。

看見破軍星上天雷滾落,幼藍和蘇珍自然心驚。

“天雷不是針對你們的,別怕。”葉知秋安慰着蘇珍和幼藍,說道:“斷魂谷中有禁制,天雷降臨,應該是守護禁制的。就是說,昨晚上有人觸動了禁制,才招來破軍異動,天雷降臨。”

蘇珍皺眉:“難道山谷裏埋有寶物,所以纔會有這麼高級的設置?”

“全真派的老道士們說,下面是王重陽鎮妖的地方,沒聽說有寶物。”柳雪說道。

“牛鼻子們瞎扯淡,王重陽我也知道,雖然有些法力,但是當世哪有什麼妖怪,需要他來鎮壓?”蘇珍嗤之以鼻,說道:“以破軍天雷守護禁制,非常高明,絕對不是王重陽搞出來的,他沒有本事調動星力。”

王重陽是北宋末年的人,他十幾歲的時候,北宋滅亡,進入南宋。而白素貞第一次修煉成人,就是在南宋期間。二者生活年代,相差只有百年,所以蘇珍纔敢這麼說。

“以你的看法,這裏的禁制,是很久以前設置的,目的是爲了保護什麼寶貝?”柳雪問道。

“通常來說,是這樣的。”蘇珍說道。

葉知秋站在懸崖上,下視深谷,說道:“具體情況,下去看看再說吧。”

鬼童子領命,再去探路,尋找適合下谷的地方。

從谷口自然可以進去,但是葉知秋嫌麻煩,希望另尋蹊徑。

小太歲閒的蛋疼,從身邊拾起石頭,不住地丟下深谷,聽那轟鳴震盪之聲遙遙傳來,覺得好玩。

柳雪急忙阻止小太歲:“別亂扔石頭,假如山谷裏有人,會被砸死的。”

“不要緊,只要我們不說,他們被砸死了,也不知道是我們乾的。”小太歲說道。

柳雪苦笑,急忙拉着小太歲的手向前走,另找話題,引開他的注意力。

鬼童子探路回來,說道:“只有東西入口可以進谷,其他兩側,都是懸崖峭壁,沒法下去。”

“峽谷二十里,沿途就沒有平緩一點的地方?”葉知秋皺眉。

“向前三四里,有個地方稍微平緩,但是也很危險……”譚思梅說道。

“無妨,我個蘇珍姐姐可以下去的,然後在下面接應你們。”幼藍說道。

她本是狐狸成精,翻山越嶺的,自然不在話下。

葉知秋點頭,帶着大家一起向前走。

來到譚思梅說的這個地方,往下看,果然不是那麼陡峭,但是坡度也不小,而且光禿禿的,沒有什麼植被可供攀援。

柳雪探頭看了看,說道:“如果下面的禁制,和我們不起衝突,那麼使用奇門遁形之術,可以下去的,如履平地。”

“再向前三四里,纔會有禁制。”許兆麟說道。

“那不就行了,大家一起下去吧。”葉知秋說道。

幼藍和蘇珍點頭,各自拉着小太歲的一隻手,從崖頂上飛馳而下。

葉知秋也和柳雪拉着手,一起跟上。

鬼童子擔心有失,緊緊護衛在葉知秋和柳雪的身邊。

耳邊風聲呼嘯,過了七八分鐘,衆人方纔下到谷地。

擡頭看,因爲兩側石壁的遮擋,竟然不見天日。

峽谷裏也一片幽暗,有風吹來,陰涼徹骨。

雖然這時候真是中午,但是在谷地看來,卻是黃昏的景象。

谷底都是嶙峋亂石,上面遍佈青苔,一走一滑。

大家向東走去,一邊注意觀察。

幼藍說道:“這裏腳步紛亂,還比較新鮮,應該有大隊人馬,纔過去不久。”

“想必是全真派的人了,他們明知道這裏危險,還是按耐不住好奇心,走了進來。”柳雪說道。

“彼此彼此,我們也是。”葉知秋笑道。

話音未落,忽然間頭頂上有亮光一閃,將谷地照得一片通明!

衆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聽見前方峽谷裏,傳來轟隆隆的巨響,震人耳膜!

“大家注意安全,靠着一邊行走,別走山谷中間!”葉知秋急忙帶着柳雪,貼在了陡壁之下。

柳雪擡頭看天,視線卻被山壁阻斷,皺眉道:“難道這又是破軍異動,落下的天雷?”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