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完後之後,被上身的值班警察已經打開了拘留室的門,兩人同時朝着我走了過來。我立刻翻起包裏的桃木劍,朝着兩個警察身上拍了過去。這一拍還挺管用,那兩個值班警察直接就被我給拍的行動遲緩了不少。

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繼續朝着他們頭上拍去,希望能夠把附身在他們身上的那隻鬼給逼出來。但是好像最近只剩下黴運,再拍過去,誰能想到桃木劍竟然直接斷成了兩截。就在桃木劍斷了的那瞬間,兩個被鬼上身的警察速度快了好幾倍。我幾乎已經能夠看見他們朝着我脖子上咬過來的獠牙。

原本以爲桃木劍可以搞定,誰能想到竟然那麼不結實。情急之下,隨手在包裏翻出來兩張紙貼在了兩個鬼上身的警察額頭上。

貼上去之後,我暗道一聲這回完蛋了。那兩張符雖然我看不懂畫的是什麼花紋,但是“長命百歲”“歲歲平安”幾個字我還是認識的,竟然是兩張平安符。這兩張貼上去任何作用都沒有,我徹底有些絕望了。

兩個人一左一右同時朝着我咬了過來,顧不得那麼多了,只能舊技重施,兩隻胳膊擡起來擋住他們的嘴。 龍鳳雙寶:總裁爹地追妻令 接下來,兩隻胳膊傳來鑽心的疼。

但是和上次相同的事情發生了,明明是他們咬到我的胳膊,可兩個被鬼上身的警察卻在地上不停的打滾,好像是遭到了毒打一般,嘴裏還發出那種悶哼的聲音。看到他們這樣子,我就知道那上身的鬼應該是受了重傷。

所謂趁它病要它命,我立刻撿起地上的銅錢把在地上擺起銅錢八卦陣,將兩個人圍在了裏面,然後從包裏掏出兩張驅鬼符,貼在兩個警察的額頭上。做完這一切之後,兩個警察徹底的安靜了下來,看到這兒,我才鬆了一口氣。

“兩位大哥,醒醒,趕緊醒醒。”我把東西都裝進包裏之後,拿着鈴鐺邊搖邊喊着。還好,三魂七魄都還在。

好一會兒,兩個值班警察才慢慢的醒轉過來。他們對於我說的話,是一百個不相信,不過當他們看到剛纔的監控畫面的時候,臉上都跟上了一層霜一樣,慘白慘白的。 樂天狠狠的靠了一句,沖著車屁股豎了一個中指。

把自己扔這……自己累的就像條狗似的,一點也不顧及自己的感受!

不過仔細的回想一下,自己剛剛可真的是佔了大便宜了,蘇紫萱胸前軟綿綿的感覺到現在還在樂天的記憶力回蕩。

算了,一步步的往回蹭吧。

剛走了兩步,樂天的手機就響了。

「喂?」樂天有氣無力的說道。

「我只給你十分鐘,到不了案發現場,你就直接滾回你的心理診所!」蘇紫萱的聲音傳出來。

樂天看著被掛斷的電話,久久無語。

這女人真是狠。

「滴滴……」

一聲汽車的喇叭聲傳來,樂天猛地轉過頭,一輛拉生豬的小貨車開了過來。

「哈哈……天無絕人之路啊!蘇紫萱你想砸我的飯碗?沒門!」

樂天吼道。

小貨車司機驚恐的看著這個狀若瘋狂的傢伙,慢慢地靠邊停了車。

「你幹嘛?」他看著樂天。

「載我一程。」樂天說道。

「前面坐不了人了……」小貨車司機指了指。

前面還坐了兩個人呢,駕駛室滿員了。

「沒事!我去後面。」樂天說道。

說完他就跑到了車斗的位置,伸手就往車上爬。

「哎……那上面臟!」小貨車主喊道。

「算了,人家都不怕臟,你管那麼多做什麼?趕緊吧……」副駕駛坐著的人勸道。

司機在後視鏡看了看,樂天已經上了車,他搖了搖頭,一腳油門車子再次跑了起來。

「喂!兄弟你馬上要死了,有什麼遺言要留的嗎?」樂天看著在自己身上拱來拱去的大豬。

「哼哼……哼哼……」

大豬彷彿很喜歡樂天身上的味道,一邊哼哼唧唧一邊繼續往樂天身上湊。

「喂!都是男人,你這麼熱情不太好吧?」樂天推開大豬的腦袋。

「哼哼……」

大豬看了看樂天,晃了晃頭。

「哎……見面即是有緣,你們這些豬今生落入畜生道,說明你們的上一世不是好人,希望你們下一世可以重新為人吧,我也沒什麼好表示的,就給你們念一段往生經吧。」樂天說道。

「哼哼……」

大豬看起來依舊對樂天的味道比較有興趣,至於樂天說的什麼,它們才不在乎。

「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彌唎都婆毗……」

樂天念念叨叨,整個人看起來就是一個極其專業的神棍。

「兄弟……下車吧,再往裡就是市裡了,車斗不讓帶人啊!」小貨司機將車停下衝車斗裡面喊道。

樂天急忙下了車。

「謝了啊。」他說道。

小貨司機退了一步,這傢伙……一身豬糞的味道,噁心死個人。

他急忙擺擺手,重新上了車,小貨車快速的離開。

樂天看了看時間,估算了一下,在規定時間內他應該是可以趕到的。

老舊小區裡面的人看到樂天就好像看到了一坨移動的大便,每個人都捂著鼻子離他老遠,樂天挑了挑眉,自動忽視了這種嫌棄的眼神。

兩個站在案發現場家屬樓外面的警察看到樂天,一個個驚訝的瞪大了眼睛。

「不要和我說話了!我自己上去,在幾樓?」樂天問道。

「一樓。」一個警察強忍著臭味說道。

樂天看了他一眼,轉身走進了樓內。

「嘔……你是掉進豬圈了嗎?」蘇紫萱差點沒吐了。

原本看到這具屍體她就有點想吐,被樂天這麼一刺激,隔夜的飯都差點沒竄出來。

韓妮妮只是臉色變了變,看得出來她抵抗力極其強大,小助理也是在強忍著,目前看來適應的還挺不錯。

「我搭了一輛車!」樂天直接無視蘇紫萱想吐的表情,主動湊到蘇紫萱的面前。

「你給我站住!別過來……」蘇紫萱一陣陣的噁心。

「怎麼了?你嫌棄我?我為了趕時間,我和一群待宰的生豬待在一起?我容易嗎我?我被你打被你追被你非禮也就罷了,你知道我被一頭豬非禮是什麼感覺嗎?現在你嫌棄我?好……我走,我走行了吧!」樂天幽怨的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看著樂天,頭一個勁的蹦著疼,這個王八蛋現在還倒打一耙?

樂天轉身要走,小助理急忙攔住樂天。

「你不能走啊,這具屍體好奇怪的,你不看看的話……我們都不敢動手。」小助理急聲說道。

「我看個屁!給我滾開。」樂天瞪著眼珠子。

蘇紫萱看了看,這傢伙還真的鬧脾氣了?

「咳咳……蘇隊啊,大局著想,趕緊安慰安慰啊。」韓妮妮沖著蘇紫萱一個勁的使眼色。

蘇紫萱無語的看了看韓妮妮。

「那個……是我說話有點重,你不要介意啊。」她簡直就像是吃了一隻蒼蠅。

吞又吞不下去,吐又吐不出來……

「哼!既然你誠心的認錯了,我就原諒你一次。」樂天馬上又湊了過來。

蘇紫萱瞪著眼睛看著這個給台階就下的傢伙,嚴重懷疑這傢伙剛剛的惱怒也是裝的。

「好了好了,樂天……你快點看看這具屍體到底有什麼問題?」韓妮妮急忙打圓場。

樂天點了點頭。

死者是一個年輕的女人,多半是租住在這裡的租客,這個女人被人用繩子吊在屋頂的吊燈上,她被人開膛破肚,死狀極其恐怖。

最讓人奇怪的是,她的眼睛是圓瞪的,直直的看著前方。

樂天伸手拂了一下她的眼皮,卻發現這個女人死不瞑目。

「原本我是準備自己動手的,可是你看這個……是不是不對勁?」韓妮妮指著角落的一隻小狗。

這隻小狗的身上不斷的打擺子,大張著嘴巴,看樣子是想嚎叫,可是卻沒有聲音發出來。

樂天蹲下看了看,微微皺眉。

「可憐啊,我以前也餵了一隻小狗,就和這隻一模一樣……」

樂天伸手將這隻小狗從籠子里拿了出來,他不知道做了什麼,小狗突然發出哀哀的叫聲,然後就一動不動了。

「你殺了它?」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這傢伙這麼殘忍?

「你想多了,我這麼愛狗的人怎麼會殺狗呢,這狗沒死,我只是讓它睡著了罷了。」樂天說道。

可是蘇紫萱無論怎麼看,這狗都像是死了。

「你喂的那條狗怎麼樣了?」她問了一句。

樂天看了看蘇紫萱,依稀有點猶豫。 小助理和韓妮妮也看著樂天,樂天被三個女人看的有點頭頂冒汗。

「那個……我的那隻小狗超級可愛,它和我感情非常的好,曾經有一段時間,我們是相依為命的,可惜後來它病了,我花了我所有的積蓄也沒有救的過來……」樂天嘆了口氣。

小助理看著樂天難過的神色,心有戚戚然,就想過來安慰安慰。

蘇紫萱一把拉住心軟的小助理,她謹慎的追問:「然後呢?」

「然後?然後我就想……我們的關係這麼好,我一定要好好地安葬了它,我甚至想給它買一小塊墓地,可是墓園的人告訴我,墓園不接受狗墓葬,路邊的綠化帶也不讓我亂挖,公園也不行……」樂天慢慢的說道。

小助理歪了歪腦袋,她的大眼睛看著樂天,就連一向遲鈍的她都好像聽出來了一點什麼?

「你能不能一次說完?那狗最後到底怎麼了?」蘇紫萱哼了一聲。

「你急什麼?你這麼著急怎麼現在連個孩子都沒有生出來?」樂天瞪了蘇紫萱一眼。

蘇紫萱差點被噎了個跟頭。

「後來我又想水葬,可是我家不遠處的小河裡魚蝦很多,我一想到小狗死了還要遭到魚蝦的啃咬,我的心痛的不行,最後我只好選擇了火葬……」樂天說道。

「呼……火葬也是好的,狗是我的夥伴,我們不能讓它們活的更久,但是我們可以在它們有限的生命里好好的對它們。」小助理依稀被樂天感動了,她吐了口氣說道。

「是啊,要不然我也不會這麼大動腦筋了。」樂天點點頭。

「繼續說,火葬之後呢?」韓妮妮聽出了興趣,她追問道。

「你們這些女人,就是喜歡打破砂鍋問到底,就不能給我留點秘密嗎?行……我就告訴你們,當時火越燒越旺,燒著燒著我就聞到了香味,實在沒忍住……我就去買了兩隻冰鎮啤酒!」樂天說完了就直勾勾的看著三個女人。

小助理圓瞪著眼睛,這最後的結局老司機轉的彎太大,直接把這個萌妹子給轉暈了。

「噗……你吃了?吃死狗你也不怕中毒!」韓妮妮沖樂天噴了口氣。

蘇紫萱哼了一聲,她就知道這傢伙不會有多正經。

樂天笑呵呵的抱著小狗,一副喜愛的不行的樣子,小助理看了看,不由分說將樂天的狗搶了回來,說什麼也不鬆手。

「你幹嘛啊?這狗你不能養……」樂天看著她。

「我絕不允許你吃了它!」小助理叫道。

「你有病啊?我怎麼會吃這麼可愛的狗?」樂天想搶回來。

「你走開!你要是再搶,我就把狗從窗戶扔出去!」小助理威脅道。

蘇紫萱和韓妮妮驚詫的看著小助理,這小妞看起來比那個吃狗的白痴兇殘多了……

「行了!我們是來搶狗的還是來勘查現場的?你們有完沒完了?」蘇紫萱不耐煩的說道。

樂天這才放棄了搶狗。

「屍體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小妮子你可以放心的勘驗。」他說道。

韓妮妮這才示意同事將屍體放了下來,她先是簡單的看了一遍,小助理看了看懷裡的小狗,小狗一點反應沒有,她估計可能是死了,把狗放到了一邊,去幫師父的忙了。

樂天又在房間里轉了轉。

「財物什麼的都沒動!」蘇紫萱說道。

「看起來也不像是仇殺!死者被一刀劃開了肚皮,也沒有其他的虐殺痕迹……」樂天皺眉說道。

「你的意思這起案子和巫門無關?」蘇紫萱看著樂天。

「應該無關。」樂天點點頭。

「那……那隻狗你怎麼解釋?」蘇紫萱問。

「那隻狗那是患了腦炎……」樂天說道。

蘇紫萱扭頭看了看被放在一邊的狗,這傢伙難道給狗來了一個安樂死?

「可惜了……」她嘆了口氣。

「什麼?」

樂天好像發現了什麼有趣的東西,蹲在角落不斷地看著。

「我現在迫不及待的想要找到和巫門有關的信息,上次救走那個死掉的傢伙的那些人現在在什麼地方也不知道。」蘇紫萱嘟囔。

樂天看了看這個女人,奇怪的問道:「你不怕嗎?那些傢伙的手段陰險無比,惹上他們或者被他們盯上,是很麻煩的……」

「我才不怕!」蘇紫萱哼了一聲。

「那你過來看看吧,這個女人說不準還真的和巫門有那麼一點關係。」樂天說道。

蘇紫萱馬上蹲在樂天的身邊,樂天指了指面前的一張照片。

「咦?這不是那個鬧鬼的幼兒園?」蘇紫萱看了一眼。

她馬上就認出了這張照片的背景就是那個發現第四個死者的廢棄幼兒園。

「你記不記得……我們那一天去那個廢棄的幼兒園,有一個老嫗和我們說,有一群年輕人來過那個案發現場,說是探險?」樂天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點點頭。

「其中之一已經死了。」樂天說道。

他指了指照片上的一個女子。

重生之不負韶華 「為什麼?難道他們在那個幼兒園發現了什麼秘密?」蘇紫萱驚訝的看著樂天。

樂天攤了攤手。

「我又不是神仙……這個我還真不能回答你。」他說道。

蘇紫萱馬上拿起那張照片,回去讓技術部的人查查,能不能找到這些年輕人。

照片的背景看起來像是晚上,幾個人就站在幼兒園前面,幾個人的臉上還帶著燦爛的笑容。

「死亡時間是昨晚的下半夜三點到四點之間!單純的為了殺人而殺人,手法乾淨利落,死者幾乎沒有什麼反抗的能力,不過我發現死者的死前應該是受到了什麼驚嚇,她的臉上不是被開膛破肚的痛苦神色,而是瞳孔放大,面目猙獰,眼珠瞪大……的驚恐神色!」韓妮妮說道。

蘇紫萱點了點頭。

「門鎖也沒有被暴力破壞的痕迹,現在也不能排除是熟人作案,或者是小偷入室,被屋主發現后,由偷盜變成殺人。」她補充說道。

「應該不是小偷……如果是小偷,殺人還有必要特意費力地吊起來?而且財物沒有丟失。」樂天搖搖頭。

「那也有可能是殺了人後驚慌失措忙著逃走呢。」小助理插了一句。

「你有什麼看法?」蘇紫萱看著樂天。 “葉凡秋,這事兒你先彆着急,我給隊長打電話,讓他過來處理。”其中一個警察顫顫巍巍的關上監控錄像,立刻打電話給他們隊長,也就是那個方臉警察,讓他趕緊來一趟這邊。打電話的時候,我看到他竟然都敢跟隊長髮脾氣了,看樣子剛纔嚇的着實不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