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說看……”我一邊說着,一邊不動聲色的從懷中,摸出了那支沒有信號的手機,瞄了一眼屏幕上的時間,還有五分鐘,就是神州隊與神祗軍團決戰的時間了,“如果你說的簡單一些,我想,我們會有足夠的時間,返回教廷,去進行神州隊與神祗軍團的那一戰……”

我的話還沒說完,米諾陶立刻冷笑出聲,道:“神州隊與神祗軍團的決戰?楚風!如果沒有意外的話,那條九尾仙狐,很快就會死在樂雲霄的手中!”

聽了米諾陶的話,我的雙眼,不由的眯了起來,貌似……我中計了! 如果我猜的沒錯,米諾陶,應該是故意引我離開教廷的,而且,這裏並沒有什麼樂雲霄的埋伏,樂雲霄,還在教廷,而且,他還會登上戰臺,與神州隊決戰!

“調虎離山之計?”我冷冷的笑出了聲,“我們神州隊,尚有一戰之力的人,只有我和胡墨而已,如今,我被你引了出來,那就說明,胡墨,將會代表神州隊,與樂雲霄決戰,而你,則會在這裏拖住我,對吧?”

“你很聰明,不過,你現在才察覺到我們的目的,已經晚了!”米諾陶很爽快的大笑了起來,“我和樂雲霄,都十分忌憚你手中的劍,一旦你將神劍召喚出來,樂雲霄根本沒有把握打贏你,所以,纔會出此下策,讓我來引誘你離開教廷,由樂雲霄幹掉胡墨,這樣,神州隊,便會被直接淘汰出局……”

米諾陶的話還沒說完,便被我直接打斷了,“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會跟你出來?而且,你又怎麼知道,胡墨絕對不是樂雲霄的對手?”

如果,我之前沒有和胡墨聊過,我現在肯定會慌張,可現在的情況不一樣了,胡墨親口對我承諾過,她有把握幹掉樂雲霄,這樣的話,我也就不着急直接與米諾陶攤牌了,倒不如和他聊一聊,因爲,我還想最後確認一下那件事情的真實性……

“胡墨的實力,雖然我們不太清楚,但她,絕對不可能是擁有兩種神祗之力的樂雲霄的對手,這一點,我堅信,樂雲霄也堅信!”米諾陶一邊說着,一邊陰惻惻的笑了起來,“至於你爲什麼一定會跟我出來……難道,你來參加世界靈戰,不是爲了找我嗎?”

聽了米諾陶的話,我心中的疑問,也終於瞭然了……

“這麼說,你真的是它?”我似笑非笑的盯着米諾陶,毫不意外的說道。

“沒錯,我就是……牛頭,叛出地府的陰司牛頭!”米諾陶不再掩飾,而是光明正大的對我說道:“地府的那些傢伙,不會主動破壞陰陽兩界的秩序,但是,那些傢伙也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叛出地府的我,所以,我猜測,那些傢伙,一定會找陽間的人來對付我,而最適合的任選,就是你,渡鬼人,楚風!”

“我猜的沒錯,你真的就是牛頭,而且,你好像早就知道我這次來,就是爲了對付你而來的,對吧?”我也不和米諾陶廢話,不對,現在,應該叫牛頭了,“那麼,你能告訴我,你爲什麼要叛出地府嗎?當然,你不說也無所謂,地府那邊已經下達了委託,必要時刻,可以幹掉你,當然,在我心中,每時每刻都是那所謂的‘必要時刻’,因爲,我根本就沒想過要放過你!”

“楚風,不要太囂張!”牛頭冷笑一聲,道:“你的神劍,根據我的推斷,似乎並不能隨時隨地,隨你心意的召喚而出,沒了神劍,你認爲,你會是我的對手嗎?當初在鬼門關,我可以打的你毫無還手之力,現在,獲得了新生的我,同樣也可以!”

“新生?你叛出地府,該不會就是爲了獲得新生吧?”我捕捉到了牛頭話中的漏洞,當即便說了出來。

“當然!我叛出地府,是因爲,八部衆可以讓我重新獲得再世爲人的機會,如此籌碼,我爲什麼不叛出地府呢?”牛頭衣服理所應當的說道:“我早已厭倦了地府的生活,能夠獲得新生,我願意一拼!”

我的表情,沒有任何的變化,仍舊掛着淡淡的微笑,“八部衆能讓一隻陰魂,地府陰司,重新爲人,而且好像還沒有經過輪迴和轉世的過程,看來,這八部衆的確有些門道!”

“與其說是八部衆手段通天,倒不如說,是大虞王朝手段通天!”牛頭好像吃定了我似的,無所顧忌的說道:“以及,身兼大虞祕術的八部衆首領……” 八部衆首領!

難道說,是八部衆的首領,親自爲牛頭完成了重新爲人這等逆天之事?

“你見過八部衆的首領?”我下意識的脫口而出道。

“我沒見過!”牛頭緩緩的搖了搖頭,這才繼續說道:“不過,的確是那個人,幫助我從陰魂,變成了人類,而且,我還繼承了我在地府的能力,比如說,我的神祗之力,其實,就是我當初擁有的陰司之力,轉化而來,而且,再次爲人之後,我的力量,更強了,甚至強大到我都不敢相信的地步!”

牛頭越說,笑容便越癲狂,就好像,他叛出地府的決定,是他最正確的選擇一般!

話說回來,能讓陰魂變成活人,而且那陰魂還是地府的陰司,這等事件,當真是逆天,完全違背的大自然的法則,人死不能復生,這是亙古不變的規律,而八部衆的首領,或者說,大虞王朝的祕術,竟然會有這種逆天的神力,當真是徹底顛覆了我對整個世界的認知!

只不過,讓我略微遺憾的是,牛頭並不知道八部衆的首領,究竟是誰……但是,牛頭的事件,卻可以證明,八部衆的首領,是真實存在的,而且,至今未死!

我盯着牛頭,而且還是雙眼一眨不眨的盯着牛頭,忽的,我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另外一種可能……

我不相信大虞王朝的祕術之中,會有這等逆天改命的神術,包括曾經傳說中的長生之術,我亦是不相信!

至於,讓陰司牛頭,重生爲人的這件事,倒是讓我想起了當初在港島,同樣與人形態出現在我面前的酒吞童子和九尾妖狐!

那兩隻妖怪,利用假活之術,短暫的脫離的妖怪的身份,變成了人類,那麼,我眼前的牛頭,爲什麼不行呢?

反正,不論是樂雲霄還是八岐羅迦,都聽命於八部衆的首領,這假活之術,或者,比假活之術更加高級的法術,八部衆的首領,一定都精通!

說不定,牛頭現在,便是被八部衆的首領,利用比假活之術,更加高級的法術,短暫的變成了人類……完全有可能!

雖然我是術人,我接觸過太多普通人無法理解,也無法接受的事情,但是,在我們術人的世界中,也有許多事情,是術人無法理解,無法接受,甚至是無法企及的事情……所以,我相信,我的推斷,並非是臆想,而是,完全有可能是現實!

“牛頭,你真的,從陰魂,變成了人嗎?”我似笑非笑的盯着牛頭,別有深意的對其問道。

“當然!”牛頭狐疑的盯着我。

“那好吧!”我聳了聳肩,又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四點零五分,神州隊與神祗軍團,也就是胡墨和樂雲霄的戰鬥,應該已經開始了,當即,我便無所謂的對牛頭說道:“不管你是真變成了人,還是假變成了人,你現在,都要死!”

“楚風,沒了神劍,你未必是我的對手……我承認,你燒死亨利的火焰,很強,但我不會給你機會佈置陣法的,別以爲,我沒看見你與亨利對戰之前的小動作!”

牛頭猙獰一笑,下一瞬間,牛頭一揮手,陡然間,一道烏黑的光芒乍現,他的手上,便多出了一柄巨斧,不僅如此,包括牛頭的周身,也都被一層黑氣籠罩了起來,並且凝聚出了一隻牛頭的光罩!

這便是牛頭爲人之後,所獲得的神祗之力!

胡墨與樂雲霄的擂臺對決,現在應該已經開始了,而我與牛頭的場外決戰,也是一觸即發! 望着火力全開,氣勢驚人的牛頭,我不由啞然失笑了起來……

“牛頭,你該不會是認爲,你能拖住我,甚至是殺了我,然後樂雲霄可以擊敗胡墨,你們順利晉級總決賽吧?”我似笑非笑的對牛頭說了一句。

“爲什麼不能呢?”牛頭好像很有自信一般的冷笑了起來,“楚風,你太低估我的力量,也太低估樂雲霄的實力,而這,便是你最致命的失誤!”

“我低估了你們的實力?”聽了牛頭的話,我仰天狂笑,當即,我雙手翻轉之間,左手烈火,右手金芒,兩種不同的力量,分別被我抓在了手中,正是普通版本的烈火咒,與簡易的鬼脈之力,“其實,你與樂雲霄,又何嘗不是低估了我與胡墨的實力?也好!今天,我和胡墨,就先給你們來一個場內場外的雙殺,也讓超能力戰隊見識一下,神州隊的真正實力!”

牛頭聞言,表情一滯,不過,下一瞬間,牛頭的臉龐之上,便寫滿了憤怒與殺戮,“死吧!狂徒!”

牛頭厲聲高喝,同時,也將手中巨斧揚起,作勢便欲朝我重來,而我,面對牛頭的攻勢,自然不會掉以輕心,我已經準備好,將手中的兩股力量打向牛頭,爲我爭取一些時間來佈置玄火陣……

可是,就在這時候,我與牛頭這一戰即將打響之際,異變陡生……

一條全身被黑色夜行衣包裹的纖瘦身影,猶如天神一般,毫無徵兆的從天而降,穩穩的飄落到了我與牛頭之間……

而且,這道身影雖然用後背對着我,但我卻能看出,這是一條女人的身影,最關鍵的是,這身影,我還無比的眼熟,就像,我認識她似的……

不過,我的思緒,很快就從這個問題上,掙脫了出來,因爲,這神祕人的出現,我的神識,並沒有給我任何的提示,也就是說,這神祕人的實力,絕對要強於我,或者說,神祕人擁有某種祕法,能夠避開我的神識窺探!

當然了,這神祕人的突然出現,也打斷了我與牛頭之間的對決,我們二人,幾乎都是下意識的停止了攻擊,目光,盡數鎖定在了那神祕人的身上……

“你是誰?”牛頭皺着眉頭,狐疑的望着神祕人。

牛頭不認識那神祕人?

也對,我從身後看,這神祕人穿着夜行衣,那神祕人的臉上,也有可能蒙着面紗……

不過,神祕人並沒有回答牛頭的問題,陡然之間,我的眼前,突然綻放出了一團詭異而妖豔的赤色光芒!

就像是……化瞳天機眼的光芒!

沒錯!

就是化瞳天機眼的光芒!

因爲,當赤色光芒綻放而出的時候,我能清晰的感覺到,一股極其熟悉的能量波動,充斥在整片樹林之中,而這股能量波動,便是天機眼獨有的能量氣息!

那神祕人……是陸家的人?

根據陸茗軒所說,陸家的年輕人之中,只有她和陸天成,擁有化瞳天機眼,可關鍵是,陸茗軒並沒有說,陸家的上一輩,有多少人擁有化瞳天機眼,而且,這人還是個女人!

我的大腦在飛速運轉,但是,那名神祕人,好像並沒有打算讓我在這個問題上多想,當即,那神祕人便直接朝着牛頭髮動了化瞳天機眼的攻勢,而且,還是那種極其狂暴的攻勢! 神祕人釋放的赤色光芒,毫無保留的將牛頭那巨大的身軀,以及巨斧,甚至,還有凝聚在牛頭身體之外的黑色神祗之力,直接包裹了起來!

被赤色紅芒包裹之初,牛頭的臉上,盡是不屑的表情,很顯然,牛頭並沒有把那名神祕的黑衣人放在眼中!

可是,僅僅是數秒鐘過後,牛頭的臉色,竟然變得僵硬了起來,就好像,他正在經歷某件堪稱奇蹟,並且讓他根本無法接受的事情……

其實,不僅僅牛頭無法接受,就連我,也有些無法接受……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被赤色光芒完全包裹在內的牛頭,只見,牛頭身體之外的黑色神祗之氣,竟然在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在不斷化成沙粒一般大小的顆粒,然後,就這麼輕而易舉的被空氣,被微風捲走,彌散在天際……

十幾秒鐘之後,牛頭身體之外的黑色神祗之氣,已經完全被分解了,沒錯,就是分解,變成無數黑色的顆粒,飄散在樹林之中,就像是數不盡的蒼蠅,開始四散飛走似的,場面無比的詭異!

然而,更加詭異的,還在後面呢!

我陡然瞪起了雙眼,彷彿,要將我的雙眼瞪到最大限度似的,就連眼球,都已經開始向外凸出了一部分,因爲,我見到了有生以來,最爲震撼的場面……

沒了神祗之氣護體的牛頭,他那巨大的身軀,開始被赤紅色的光芒籠罩,甚至是蠶食!

最開始,牛頭手中的那柄巨斧,也與他的神祗之氣一樣,化成了數不盡的金屬顆粒,隨着微風,卷向空中……

沒多久,牛頭手中的巨斧,完全被分解了,接下來,就輪到他的身體了……

只見,牛頭的身軀,彷彿受到了赤色紅芒擠壓,竟然開始變得扭曲了起來,沒多久,牛頭的身體,也開始化成點點碎屑,一點一點的脫離牛頭的身體……

如此震撼的一幕,我該用什麼話來形容呢?

就好像,某種神祕的力量,將牛頭的整個身體,完全分解了,比凌遲還要凌遲!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某種易溶解的物體,放入水中之後,那物體就會變成點點滴滴的顆粒,在水中溶解……

而此時的牛頭,與我舉的例子,幾乎沒有什麼兩樣,水,就是這片樹林,而易溶解的物體,便是牛頭,至於催化劑,毫無疑問,就是神祕人釋放的赤色光芒!

不過,話說回來,這神祕人未免也太神通廣大了吧?

竟然擁有這等逆天的能力,而且,根據我的推斷,這種能力,很有可能是化瞳天機眼衍生出的能力!

畢竟,每個人的化瞳天機眼,所擁有的能力,都是不相同的能力,而且千奇百怪,各有所長!

我呆滯的站在原地,甚至忘記了呼吸,雙目只是死死的盯着那條我無比熟悉的背影……

一分鐘之後,牛頭,已經徹底消失在我的眼前了,就好像,他從來都沒有存在過世間一般……

牛頭死了,而且死的很徹底,他的神祗之氣,巨斧,以及身軀,全都被分解了,甚至,連牛頭的靈魂,都完全湮滅了!

我仍舊處於震撼之中,可這時候,幫我解決了牛頭的神祕黑衣人,卻突然動了……

只見那神祕的黑衣人,輕緩的邁出一步,作勢,便朝着我的遠處,走了去……

“等一下!”我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而出,喊了那黑衣人一聲。

出乎我意料的是,那黑衣人聽了我的喊聲之後,竟然真的停下了腳步!

只不過,黑衣人並沒有轉身面對我,她,仍舊用背影對着我…… “你是誰?”我微微的皺起眉頭,沉聲問道。

其實,黑衣人是誰,並不重要,或者說,我的心中,已經對她有了一個輪廓!

最重要的是,黑衣人是站在我這邊的,她只是單純的在幫我而已!

婚戰:只結婚不說愛(全文) 黑衣人幫我解決了牛頭,那麼,我也算是保存了實力,這樣,對戰超能力戰隊,我也就又多了幾分把握!

可不知道爲什麼,我還是想聽黑衣人,親口說出她的身份……

可惜的是,黑衣人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她的身影,只是在原地停頓了那麼幾秒鐘的時間,便繼續向前邁出來步子。

“你是暗中保護我的那個人?也就是,當初寄給我神祕信件的那個人,對吧?”我再次發問,而且,還提高了語調。

這一次,黑衣人並沒有停下腳步,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

正當我想要說出,我心中的那個名字之際,黑衣人,卻突然揚起了手,朝着她身後的方向,也就是我的方向,扔出了一件東西……

我見狀,連忙快走了兩步,伸手接住了黑衣人扔出的東西……

我定睛一看,竟然是白玉牌!

而且,這塊白玉牌,我還很熟悉,甚至還畫過它的紋路……沒錯,就是當初,單猛給我,然後又被我弄丟了的那塊白玉牌!

可是,這塊白玉牌,爲什麼會在黑衣人手中?

又怎麼可能會在她手中?

也許,也只能在她手中了!

我緊握着手中這塊尚有餘溫的白玉牌,深深的吸了一口氣,當我從驚訝之中回過神來的時候,那黑衣人,已經消失在我的眼前了……

我環視起了四周,並沒有發現黑衣人的蹤影,隨後,我深深的看了一眼這塊失而復得的白玉牌,貌似,八塊白玉牌,我馬上就要湊齊了……

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忽的,大地,彷彿地震一般,竟然產生了一陣陣輕微的震顫!

當即,我猛的將視線投向了教廷的方向,便見此時的教廷,一股近乎於透明的白色妖氣,沖天而起,狂暴而現,好似欲衝破天際一般,無比壯觀,無比絢麗!

這股妖氣,我很熟悉,是胡墨的妖氣!

胡墨,竟然強大到了如此地步?

妖氣爆棚之間,竟然能引發整個帝梵國的大地震顫……雖然帝梵國並不大,但也不算太小!

將白玉牌收入了懷中,我毫不猶豫的朝着教廷的方向,反衝而去!

也許,現在的胡墨,正在與樂雲霄進行生死決戰,我必須要儘快返回教廷才行,如果,我是說如果,胡墨和神州隊,真的發生了什麼意外,遭遇了滑鐵盧的話,我也能在第一時間完成救場,確保我們神州隊,不被淘汰掉……

我的速度,比來時候,快了無數倍,因爲我來的時候,是跟着牛頭,慢悠悠的走過來的,而此時,我卻是馬力全開,將自身的速度催動到了極致,拼命的朝教廷的方向狂奔而去!

牛頭死了,靈魂也湮滅了,神州隊的一大勁敵已經消失,地府交給我的委託,我也順利完成了,此時,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儘快趕回教廷,幫助神州隊,幫助神州,斬獲世界靈戰的桂冠! 沒過多久,我風風火火的身影,便已經出現在了古老的教廷正門前了。

當即,我毫不猶豫的衝進了教廷之內,而讓我意外的是,對於我的闖入,看守教廷正門的那兩名身穿鎧甲的騎士,卻並沒有阻攔……

其實,想一想,我也就釋然了……

哥們我可是連守護騎士團的副團長,亨利都幹掉的人,教廷上下,尤其是這羣低級的騎士,又怎麼可能不認識我呢?

男神請上位 雖然我不認識他們……

但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認識我,也知道我是參加世界靈戰的神州代表隊隊長,所以,他們不會阻攔我,也不敢阻攔我,畢竟,亨利在十二個小時之前,纔剛剛被我幹掉……

才一衝進教廷,一股滔天妖氣,便猶如狂風一般,將我整個人都包裹了起來!

這就是胡墨的力量?

好強!

毫不誇張的說,胡墨如今展現出的力量,最巔峯的李昌容,也完全不是對手,包括不久之前,亨利的銀鎧,大殺四方的米諾陶,與之相比,都要弱上許多!

擁有如此強悍力量胡墨,拿下樂雲霄,應該沒有什麼問題吧?

心中抱着疑問,我的腳步,也不由的加快了幾分,直奔圍城區域而去!

當我衝進圍城區域之後,我眼前的景象,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第一輪戰鬥打響的時候,圍城區域內可是人山人海,而此時,卻冷清了許多……

生化戰士隊,聖騎士隊,以及吸血鬼軍團,都已經被淘汰了,自然不會出現在這裏。

我們神州隊,除了胡墨,以及後來趕到的我之外,並沒有其他人到場。

包括第二輪輪空的超能力戰隊,也只派了一個人來觀戰而已。

甚至,連高臺上,也只剩下了特里自己罷了!

種田刷錢 還有,之前聳立在圍城區域的那座巨大戰臺,此時,已經不復存在了,而是,變成了一處直徑約爲幾十米的大坑,而且,大坑之內,遍佈變色的妖氣!

很震撼的場面,就像是某座剛剛挖完地基的樓盤!

而在深坑之中,胡墨衣袂飄舞,腰間處,八條几近透明的尾巴,不斷晃動,整個人,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妖媚之氣!

最關鍵的是,胡墨身上,貌似連一點傷痕都沒有,包括她的衣角,彷彿都沒有沾染上絲毫的灰塵……

而與胡墨形成鮮明對比的,便是倒在胡墨身前的那具屍體了……

屍體,是樂雲霄的,而且,這傢伙的屍體,已經沒有一處完成的地方了,全部皮開肉綻,鮮血淋漓,就像是有某種強大的力量,在他的體內爆開了似的!

還有一點,成樂雲霄的屍體,爲屍體,似乎有些不妥,因爲,那明明就是一具碎屍!

最誇張的是,樂雲霄的靈魂,也完全湮滅了,我連一點陰魂波動的氣息都感覺不到!

剛纔那一戰,到底發生了什麼?

胡墨難道強大到,沒有受到任何傷害的情況之下,便直接將樂雲霄幹掉,並且滅殺了他的靈魂?

我瞪大了雙眼,無比震撼的凝視着深坑之中的胡墨……

就在這時候,站在高臺上的特里,極不情願,但卻充滿震撼的聲音,也在空蕩的圍城區域之內,迴響了起來,“神州隊胡墨,戰勝了神祗軍團的隊長樂雲霄,神祗軍團的米諾陶何在?”

米諾陶?

他已經掛了!

當然,我現在仍舊陷入胡墨帶給我的震撼之中,無法自拔,自然沒精力告訴特里這件事……

圍城區域內,一片死寂,只有特里的聲音,還在不斷的迴盪……

當特里足足喊了三次,米諾陶都沒有現身,特里這才用一種更加不情願的口氣,大喊出聲道:“神州隊,戰勝了神祗軍團,挺進決賽,十二小時之後,與超能力戰隊,爭奪世界靈戰最後的桂冠,至於決戰地點,另行通知……” 特里的聲音,仍在圍城區域內迴盪,只不過,聲音尚未消散,特里便一甩袖子,直接躍下了高臺,奔出了圍城區域,就好像,這傢伙已經不想再見到如此強勢的我們似的……

不過,話說回來,特里如何看待我們,並不重要,如果這傢伙不老實,世界靈戰結束之後,我介意連他一起幹掉!

我根本就沒理會離開了圍城區域的特里,直接一個箭步,衝進了深坑之中,來到了胡墨的身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