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道。

“好的,大家按照大師的說法做吧!”村長對着大家揮了一下手,衆人就擡着鐵棺材向着後山走去。

瘦子爲什麼要把這個鐵棺材擡到後山呢?難道他要把這個鐵棺材埋在後山!這個鐵棺材裏面可是千年厲鬼啊,後山的那個地方可以鎮住它?

我不解的看向瘦子,此時瘦子沒有理睬我,而是一邊嘀咕着,一邊撒着紙錢。我看向瘦子的手,他瘦子什麼都沒有,但是每次一反手,就是出現一些紙錢在手裏。

瘦子身上的道袍,手裏的羅盤,還是那突然出現的符。都是瘦子手一動就出來的,比那些變魔術的手法還要快的多。

“你這些東西是什麼來了!”我實在忍不住了,好奇的問道。

“呵呵,祕密!”瘦子笑着一下,沒有告訴我。

“好,你可以不說。但是你要告訴我,你把這個鐵棺材擡到後山幹嘛?”我吃了瘦子的一記閉門羹,心裏十分不舒服的說道。

“送他回家!”瘦子冷冷的說道,然後又撒着紙錢,嘴裏還是振振有詞的念着。

送他回家?他的家在後山!瘦子的話讓我更加的不解了。聽胖子這麼說,他一定知道這個鐵棺材裏面的是誰。而且這個人是千年的厲鬼,這麼一隻千年厲鬼的家竟然在後山,這可能嗎?

“你能不能把話說清楚啊,什麼送他回家?他是誰,他的家爲什麼會在後山。”我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你要是真的想知道,我只能告訴你。這個棺材裏面放的不是屍體,而是一個巨大的靈魂。”瘦子拍了拍我的肩膀說:“我也知道的有限,所以只能告訴你這些了。”

裏面不是屍體,而是一個巨大的靈魂。巨大的靈魂,和巨大的黑影。我的腦子裏突然想到了那個奇怪地方,看到的壁畫。

一個手拿紅色長盒子的人,和一個巨大黑影戰鬥。難道這個棺材裏面的靈魂,就是那個巨大的黑影。它就是我們村子未來的災難?

而且現在瘦子把他送回的地方就是上次我們消失的地方,難道瘦子是想要把這個棺材送到那個奇怪的地方?

我看着村子未來的災難就在我的面前,可是我現在卻無能爲力。我不要未來的那一幕出現,我要廢了這個鐵棺材,我要這個巨大的黑影從此消失。

我雙手緊握,心裏一直想着要如何消滅這個未來的隱患。就在我思考的時候,我體內的那個紅色的八卦圖,突然泛起了光芒。

一道巨大的紅色光芒從我的身體快速的向着四周蔓延,緊接着這個紅色的八卦圖慢慢的飛出了我的身體,然後把我慢慢的托起。

“道血八卦圖!”瘦子看着我,一臉驚喜的喊道。

(本章完) 紅色的光芒暴體而出的的那一刻,除了瘦子的所有人都瞬間昏倒在地上。我像是一個戰士一樣,身體筆直的站在紅色的八卦圖上,一雙眼睛死死的看向前面的鐵棺材。

“呵呵,就這點實力還想向我宣戰。”一個十分陰冷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

“不戰,怎麼知道我沒有這個實力!”我一點也不畏懼,此刻我感覺自己就是壁畫上的那個戰神,我今天就要我們村子未來的那一幕不會出現。

“真的嗎?”那個聲音再次冷冷的響起,在聲音出現的同時,突然一股無形的壓力向我逼近。

巨大的壓力如泰山壓頂一般,從我的頭頂兇猛的向下按壓。這時我才感覺到自己是多麼的渺小,我連對方在哪裏都不知道,就被打的沒有還手之力。如果現在對手出現在我的面前,我會變得多麼的狼狽。

我拼命的想要抗住這巨大的壓力,可是我的身體卻不聽我的。它開始一點點的彎曲,就連膝蓋都有下跪的趨勢。

“哈哈,這就是你的實力嗎? 將門毒妃:邪王放肆寵 就這樣的實力還要和我叫板,真是自不量力。”那個冷冷的聲音,大笑着說:“今天我就替你爺爺好好的懲罰一下,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

那個冷冷的聲音剛落,一股力道就打在了我的臉上。我感覺到嘴裏痛的厲害,然後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緊接着又是一道力勁打在了我的肚子上,這一下絕對如急速的火車撞擊一樣。我的眼前瞬間血紅一片,耳邊疾風掠過,就連體內也是波濤洶涌。

等我眼前再次清晰的時候,我還站在道血八卦圖上,只不過這時候的道血八卦圖看起來暗淡的許多。

“還不錯啊,挺耐打的。”那個冷冷的聲音戲謔的說:“不過你這樣的實力,我一根手指就可以捏死你。要不你跪下來求我,只要你今天跪下來,我就放了你。”

聲音落下,我就感覺到頭再次被人按住。好像是一個巨大的手掌,從天上按下來。我想到了孫悟空,就是被佛祖壓在五指山下。我現在的感覺就是孫悟空,正在被佛祖的手掌壓着,壓得我一點反抗的力氣都沒有。

我的雙腿開始發抖,我頭上的壓力太大了,大的我根本就承受不住。

“小軒堅持住,你不是要打敗他嗎?如果連這點考驗都堅持不住,你還怎麼打敗他。”瘦子看我十分艱難的樣子,也禁不住的上來勸說。

“滾,這裏還輪不到你說話的份!”那個冷冷的聲音冰冷的喊道。

隨後一股巨大的風就向着我的方向出來,我本來扛着上面的壓力就夠困難了,這突如其來的風更是讓我雪上加霜。

不過這風害的最苦的不是我,而是瘦子。大風急速吹來,我周圍的樹木,皆皆斷裂,有的樹木竟然被連根拔起。瘦子更是被吹的連撞幾顆大樹,鮮血不斷的從嘴裏涌出。

看着瘦子奄奄一息的樣子,我更知道我們的渺小。我

們面對他的攻擊連一點還手的力氣都沒有。

堅持住,道軒你給我堅持住。你不可以跪下,男人跪天跪地跪父母,怎麼可以給他下跪。

我咬緊牙,雙手支撐在道血八卦圖上。我不可以服輸,不可以。

我用力的嘶吼着,突然感覺到一股暖流從我的雙手,涌進我的身體。暖流快速的流遍我的全身。我一下子感覺不到頭上的壓力,此時我的身體充滿了力量。

我慢慢的站起身體,右手高高的舉起,一把紅色的光劍出現在我的手裏。我握緊手裏的光劍指着前面的鐵棺材說:“來戰!”

“哈哈,鬥志被激發了嗎?只可惜,你還沒有完全和道血八卦圖融合。你現在只能發揮它百分之一的力量,這樣的戰力可不是我的對手哦!”冷冷的聲音笑着說道。

“是嗎?那就接我一擊。道血鋒芒!”我握緊手裏的光劍,身體大步的向着鐵棺材奔去。

眼看着就要跑到鐵棺材面前,我身體一躍。光劍瞬間變得巨大,一道紅色的劍影如一道奔雷劈向鐵棺材。

紅色的劍影和鐵棺材猛地撞擊那一刻,地上的塵土四起。草木橫飛。一道巨大的紅色漣漪,從塵埃中飛出,不斷的向着四周擴散。

這麼巨大的破壞力,這個鐵棺材一定被劈的面目全非了吧。等待塵埃落定,一切都恢復如初的時候,那個鐵棺材竟然完好無損的立在哪裏。

“這,這怎麼可能!”我驚恐的看着面前沒有任何傷痕的鐵棺材,驚詫不已。

“你還不適合用道血八卦圖的威力,我真的納悶了道可道怎麼會選擇你了呢?”那個冷冷的聲音再次說:“我今天就把你的道血八卦圖給封了,以後做一個平凡人吧。”

話音剛落,突然一個黑影出現在我的面前。黑影右手輕輕的一揮,我身下的道血八卦圖瞬間失去了光芒,我身上的那種力量也隨着消失不見。

寵上毒辣小狂妻 沒有了那種力量,疲憊的感覺快速的涌上我的身體。我的雙眼變得很沉,然後慢慢的閉合在一起。

在我雙眼緊閉的那一刻,我看清楚了面前這個黑影。就是這個黑影搶走紅色長盒子的,沒有想到他竟然是鐵棺材的主人。

等我再次醒來的時候,我已經躺在家裏的牀上了。

“小軒哥哥你醒啦,媽,媽小軒哥哥醒了!”我迷糊中見到一張少女的臉出現在我的面前,然後開心的向着外面跑去。

“小軒醒了啊,太好了!”不一會母親和一些人都走了進來,母親笑着說:“餓不,我去殺一隻雞給你補補。”

“媽,我也去!”剛纔那個開心跑出去的少女握着母親的手臂說道。

媽?她竟然管我的媽叫媽?她是誰啊!難道媽認了一個乾女兒?不對啊,這少女都這麼大了,要是母親的乾女兒,我怎麼不知道。而且這個少女我有種很熟悉的感覺,現在一時還真的想不起來了。

“好,還

是我們家小穎聽話!”母親笑着摸了一下小穎的頭,就和小穎一起走了出去。

小穎,她竟然是小穎!我說怎麼有些似曾相識,原來她就是傻子小穎。她爲什麼管我媽叫媽?難道我昏迷的時候,我們已經結婚了。

我徹底的崩潰了,如果真的是老爹在我昏迷的時候,讓我和小穎結婚了,那我不就……

我連忙看向自己的身體,此時我正穿着一身紅色的睡衣。我的衣服被人給換了,還換成一身紅色的。我什麼時候有這麼一身紅色的睡衣了,我不會真的已經結婚了吧。

莊欣然好像看出了我的想法,走到我的身邊似笑非笑的說:“小穎不錯,你昏迷的這幾天都是她照顧你的,以後你要好好的照顧她。”

“我昏迷這幾天?我竟然睡了幾天!”我聽到莊欣然的話,我更加的沒有底了。我如果真的昏迷幾天的話,估計現在木已成舟,生米已經成熟飯了吧。

“一個多星期吧,要不是你還有呼吸,我還以爲你死了呢。”瘦子笑着走過來說道。

一個多星期?怎麼可能。我身上不是有道血嗎?上一次餓成那個樣子,幾個小時就醒了,這一次爲什麼這麼久。就算這次要嚴重一點,也不至於這麼久吧。

我突然想到那個黑影在我昏迷之前說,封住我的道血八卦圖!

我連忙看向身體裏面的那個道血八卦圖,此時的八卦圖不是黯淡無光,而是被一團黑色的東西包裹在裏面。我用力的去感受它,就是無法感受到它的存在。

道血八卦圖真的被封了,我以後又變成一個平凡的人了。想到昏迷之前那種控制力量的感覺,我的心裏還有小小的激動。以後再也無法控制這樣的力量了,我真的要從爺爺的棋盤上下來了。

我以後可以做自己了,我不用活在被人的操控下了。想到這裏我心裏竟然有些小小的失落,不知道爲什麼,我現在很希望繼續被爺爺控制,繼續去體驗那種擁有力量的感覺。

“那個鐵棺材呢?”我看了一眼瘦子,心情複雜的說道。

“我把它放在它該去的地方了。”瘦子依舊很平靜的說道。

瘦子不說,我也知道那個鐵棺材被放在了哪裏了。只是不知道那個黑影爲什麼不從鐵棺材裏面出來呢?而且當時瘦子也受了重傷,他又是怎麼把那個鐵棺材送到那裏去的呢?

這個鐵棺材裏面的黑影,一定就是壁畫裏面的那個巨大的黑影。但是爲什麼沒有殺了我,而只是封了我的道血八卦圖?這個人有和爺爺是什麼關係。

它村子就意味着我們村子未來某一天要遭受劫難,但是他爲什麼不選擇現在血洗村子呢?爲什麼要等到我得到了紅色長盒子裏面的東西之後才動手。

我越來越感覺爺爺的這盤棋很大,不知道還有多少人被爺爺放在了棋盤上。這一切的一切都太撲朔迷離,搞的現在我都無法判斷誰是朋友,誰是敵人。

(本章完) 我的生活真的就這樣歸於平靜,小穎已經和我結婚。不過這是老爹逼迫的,我根本就不承認小穎是我的老婆。

不過小穎也十分的奇怪,只要在我家裏或者是有我的地方她和正常人一樣。只要脫離了我,她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得,那股瘋勁瞬間就暴露無疑。

有時候我真的懷疑她是裝瘋的,爲什麼在我面前就一副正常人的樣子。不過如果一個人可以裝瘋這麼多年,她也是夠厲害的了。

瘦子處理完三爺爺的事情之後一直沒有離開,就住在三爺爺的家裏。他比小師傅還要讓人捉摸不透,要說小師傅來我們村是有目的。可是瘦子的目的是什麼?是紅色的長盒子,顯然不可能。是那個鐵棺材?這個估計是他沒有想到的吧。

瘦子一定有他的目的,只是現在我還不知道而已。有目的的不止他一個,莊欣然自從小師傅離開之後,她也沒有離開。按理說她師父都走了,她不應該離開的嗎。可是她好像把我家當成家似得,一直都沒有打算離開。

莊欣然從穿着打扮上,和個人氣質上,都是一個不錯家庭出來的孩子。不能說是大富大貴,也不至於無家可歸,她願意留在這裏一定還有她沒有完成的任務。

那個紅色長盒子是那個黑影拿走的,也就是說小師傅沒有得到紅色長盒子。既然沒有得到,她爲什麼又要離開呢?

難道她的目的真的就是放出那個黑影,還是那個黑影的實力太強,她打不過所以放棄了。還是那個紅色長盒子就在小師傅的手裏,她的目的達到了,所以才離開的。

我正躺在院子的搖椅上思考着,就看到蔡大力快速的衝進了我的家裏。

“小軒,你快看這是什麼!”蔡大力氣喘吁吁的跑到我面前,手裏還握着一個東西。

“這,你是從哪裏得到的!”我看到蔡大力手裏的東西,快速站了起來驚喜的喊道。

蔡大力手裏拿的東西不是別的,正是我天天想的那個紅色長盒子。蔡大力現在竟然把它拿在手裏,我能不開心嗎?

“別高興的太早,這裏是空的。”蔡大力很輕鬆的打開盒子,帶着稍許失望。

“你不說我也知道這裏是空的,我就想知道你是從哪裏找到的。”這個紅色長盒子對我來說是關鍵,如果可以知道它實在哪裏被發現的,也許我就可以判斷出盒子裏的東西到底在誰的手裏。

蔡大力拉着我直接奔向了後山,他說用嘴說不出具體位置,還是帶我去比較好。

我們一路跑到了後山,然後鑽進了樹林裏面。平時這裏根本就沒有人來,所以進來之後,我心裏還有有點擔心。

我問蔡大力爲什麼會來到這裏,他說這裏很多的野味

。他之前不敢進來,現在力氣大的驚人,來這裏打點野味。

我就跟着蔡大力慢慢的向着樹林的深處走去,越走我越感覺周圍的環境有些熟悉。這裏可是樹林的深處,我從來沒有來過這裏啊,爲什麼會有熟悉的感覺呢?

我不斷的看着四周,越是看越是感覺熟悉,我好像真的來過這裏。

我扶着頭,感覺腦子有點痛。這樹林深處竟然出現在我的腦子過,也太不可思議了吧。是夢!那天的白日夢!

我突然知道我爲什麼會記得這裏了,是那天的夢,讓我對這裏熟悉的。我憑靠着記憶快速的向前跑去,我要確認這裏和我夢境是不是完全一樣。

“小軒你幹什麼,這裏很危險的!”蔡大力見我從他身邊快速的跑過去,他連忙追上來說。

我跑了一會真的看到了一塊巨大的石頭,這塊石頭和我夢裏的一模一樣。夢裏小師傅就是在這個大石頭上面打開紅色長盒子的。

我站在大石頭前面,看着跑來的蔡大力說:“你是不是在這裏發現紅色長盒子的?”

蔡大力驚恐的看着我說:“對啊,你怎麼知道。”

“這就對了,看來紅盒子的東西就是被小師傅拿走了。”我一拳打在了面前的紅色長盒子說道。

“小師傅?你是說那天的那個黑影是小師傅!”蔡大力不解的問道。

那天的那個黑影當然不是小師傅,那個黑影是鐵棺材的主人。是這個黑影搶走了我們的紅色盒子沒錯,但是他沒有留下這個紅色盒子。而是把它交給了小師傅,由小師傅拿走盒子裏面的東西。

他們估計達成了共識,就是小師傅把他放出來,他幫助小師傅得到紅色長盒子裏面的東西。

這樣就可以理解小師傅的奇怪舉動,還有我經歷的一切了。現在確定紅色長盒子在小師傅手裏,我們就必須要去尋找小師傅。但是小師傅現在在哪裏,我們要如何找到她呢?

“莊欣然啊,你不感覺她很奇怪嗎?”蔡大力聽了我的分析,快速的想到了莊欣然。

“是時候要找莊欣然聊聊了。”我一直都希望莊欣然不要被捲進來,可是自從她出現的那一天,她其實已經是這盤棋上的棋子了。

我們從樹林裏面出來,蔡大力還不忘打幾隻野兔。我提着兩隻野兔回到了家裏,我的父母現在都在田裏,小穎也不知道傻到哪裏了。

我深吸了一口氣來到莊欣然門前,回來的路上我想好了很多說辭。今天無論如何,我都要問出小師傅的下落。

我準備好之後,伸出手敲了敲房門。我剛一用力,這個時候的門竟然開了。我看着突然打開的門有些好奇,裏面沒有人?還是門沒有關。

我輕輕的推開門,發現房間裏面一片漆黑。這大白天的竟然把窗簾拉上,竟然還是拉着閉光的窗簾,這到底是鬧那樣啊。

我關上門,摸着向窗戶走去。就在我快要走進窗戶的時候,房間裏面的燈突然亮了。緊接着一個身影來到我的面前,快速的把我摟在懷裏。

我還在手足無措的時候,就感覺到身上有兩個十分柔軟的東西在上下摩擦。還有一雙柔軟的手在我的後背上輕輕的撫摸。

這是初夏,我穿的衣服很少。可是我感覺到我身上的這個人衣服更加的少,甚至那兩個柔軟的東西上沒有任何的束縛,她該不會是……。

我身體僵硬的看向懷裏的莊欣然,她烏黑的長髮披散着。精緻的五官長在這張微紅的瓜子臉上,顯得更加的迷人。

白皙的肌膚在一件鬆大睡衣裏面若隱若現。特別是那兩個被擠壓的可以流出奶的柔軟,簡直讓人無法把持啊。

莊欣然柔若無骨的身體,依靠在我的懷裏,嘴裏還不聽的喘着粗氣。在等待我的愛惜,等待我的策馬奔騰。

我實在是忍不住了,我抱起莊欣然,用力的撲倒在牀上。看到她情感紅潤的嘴脣,我用力的嚥了一口唾液,把它瘋狂的含在嘴裏。

我的手開始不老實,開始去享受這麼完美的身體。就在我吻得失去理智的時候,我突然看到莊欣然眼角溼潤了,兩行熱淚從莊欣然的眼裏流了出來。

看到了淚水,我腦子變得清醒了。此時我想到那次誤吻了莊欣然,她當時是那麼的憤怒。

那麼一個在意自己吻的人,怎麼會把自己的身體隨便給一個人呢?她一定有苦衷,她一定是被逼的。

我恢復了理智坐在莊欣然的牀邊,莊欣然也雙手抱着腿,依縮在牀的一角,身體在不聽的抽泣。

我感覺自己真的不是人,怎麼可以如此對待一個女孩。我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不過看到莊欣然在哭泣,我的心不由得有些痛。

“有什麼事情可以和我說,我能幫助你,一定會盡力而爲。”我看着還在不停抽搐的莊欣然,心裏十分痛苦的說道。

“爲什麼?你爲什麼不要了我。你知道我爲了今天付出了多麼大的努力嗎?你爲什麼這麼殘忍,爲什麼不要了我!”莊欣然見到說話,她哭的更大聲了。

“我……”面對莊欣然的質疑,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我真的很想要了她,可是莊欣然的眼淚告訴我,她是被逼了,她是身不由自。如果這個時候,我要了她,我還是人嗎?

“你爲什麼不要了我,只要你要了我,我的母親就可以活過來。 小白兔與大BOSS 你爲什麼要這麼殘忍,爲什麼!”莊欣然哭成了一個淚人,眼睛怨恨的看着我。

(本章完) 我要了你,你母親就能活過來?這是什麼邏輯。你母親活不活過來,和我要你有什麼關係。

我莫名其妙的看着莊欣然,下一刻好像明白了什麼。他母親活過來?難道她母親死了!她要和我那個其實是爲了救她的母親?

我終於知道莊欣然爲什麼要和我那個了,這一定是小師傅的意思,可是小師傅爲什麼要這麼做,和我那個了,我會怎麼樣呢?

“你知道小師傅現在在哪裏嗎?”我看着莊欣然平靜的問道。

總裁的漠然逃妻 莊欣然沒有想到我會突然大喘氣,問一個和上面不搭嘎的問題。她只是看了我一眼,沒有任何的回答。

“是小師傅讓你這麼做的吧,她一定答應你,如果你和我那個了,她就會出手救你母親。”我看着身體還在抽搐的莊欣然說:“她是在欺騙你,她是不會幫你治療你的母親的。”

莊欣然聽了我的話,慢慢的擡起頭看向我。這個時候她也很迷茫,自從小師傅不辭而別莊欣然就生活在矛盾裏面。

小師傅走了,讓她心裏十分的不安。她不知道小師傅還會不會實現她的諾言,但是不和我那個的話,小師傅一定不會幫她。所以莊欣然才掙扎到現在,她實在是不想折磨自己了,纔會出現今天這一幕。

誰知道當我真的要行動的時候,她內心卻掙扎了。不過爲了母親的安危,她還是咬着牙承受這。

“我現在要去找小師傅,我相信你也想要一個答案。”我堅定的說:“如果你知道小師傅的行蹤的話可以告訴我,我們一起去找她。”

“她……”莊欣然猶豫了一會說:“你不可以去找她,你還是如黑影所說,做一個平凡的人吧。”

“你也看到那個黑影了。”我有些吃驚的看着莊欣然,我記得當時只有我和瘦子看到了,沒有想到莊欣然也看到了。

“是的,其實那天晚上我沒有離開,一直躲在你們不遠處看着。當那個鐵棺材出現的時候,我十分的吃驚。不過最讓我驚訝的是你腳下的那個紅色的八卦圖,那個八卦圖曾經我也見過,只是她失敗了。”莊欣然淡淡的說道。

她曾經也見過,而且她還說她失敗了?莊欣然的話,讓我想到很多。她口中的那個她一定是指小師傅,小師傅曾經也弄過這個道血八卦圖,而且失敗了!

還有莊欣然爲什麼見到那個鐵棺材感到很吃驚,難道她以前看過?看來小師傅和那個鐵棺材一定有關

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