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偶的堅韌程度變得更加強大。

比之B級御者的人偶,還要強上那麼一絲!

嘭!

一道沉悶聲響起。

冷月兮人偶的拳頭,直接砸在了其中一個人的臉上。

只看到一道朦朧的人影,在空中滑落一道弧線。

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牙齒混雜着血水,更是從嘴中飛了出來。

伴隨着這般巨力之下。

強烈的眩暈瞬間上涌。

只看見那人撐了幾秒。

便徹底的眩暈了過去。

「發生什麼情況?!有人突然襲擊?!」

「該死!不會是人偶御行的人吧!」

僅剩下的兩名C級御者。

臉上閃過了一道慌張。

只看見他們兩人擺出格鬥姿勢。

滿臉警惕的看向漆黑的巷子。

噔~

噔~

噔~

走路的聲音響起。

此時。

旁邊的路燈閃爍了一下。

只看見人偶的身影,出現在了他們兩人的面前。

「只有一個人偶?」

「那麼操控人偶的人呢?」

正當他們的腦海中,浮現出這般想法的時候。

只看見上空踴躍出一道身影。

正是以人偶吸引注意力。

自己則偷偷爬牆躲視線的冷月兮。

因為她想一招解決他們!

自在格鬥術·一式——無極!

冷月兮從牆壁上的空調機一躍而起!

整個身體就如同彈簧一般,向下沖了過去。

霎時間。

空氣中響起了一道破空聲。

緊接着便是拳頭如同雨點般灑落的聲音。

下一秒。

倒地的聲音接連響起。

當冷月兮的身形再次出現之時。

已然站在了路燈之下。

此刻。

一道燈光打來。

人偶御行的汽車的燈光,也照耀在了冷月兮的身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樣折騰了半小時,安德莉亞才驚愕地發現,兩大瓶洗髮露和沐浴露都被她用完了。

在強勁的水流下仔細打量了片刻,她坐到邊上的浴缸上,如同小狗般抬手翹腿,四下打量,還時不時把鼻子湊上去聞一聞。

幾分鐘后,她終於鬆了口氣,因為黑色油污終於不再出現,也就意味著她終於能把自己洗乾淨了。

從浴室門裡探出個頭,她讓女安保送來了自己專用的洗髮露和沐浴露,心中慶幸,還好剛才沒想起這岔兒,不然只能讓服務員再送一瓶來。

想到服務員可能的猜測,安德莉亞就感覺渾身發毛。

能洗光一瓶沐浴露,一瓶洗髮露的女人得有多臟?那估計得是從化糞池裡撈出來的才能媲美了。

兩位女安保卻很無語:大姐,你這都洗了快一小時了,才想起沒拿沐浴露和洗髮露么?

美美地給自己最後做了一次全身清洗,安德莉亞終於渾身輕了兩斤似的走到了浴室的大鏡子前。

她還是很糾結的。

剛才洗了快一小時,她的皮膚在熱水下不知道損傷成什麼樣子,回去又要去做幾次全身護理才行。

下一刻,看著鏡子里她沒用任何化妝品掩飾的臉,安德莉亞再次尖叫一聲,門外女安保再次搖頭對視,今天這位大小姐怕是要瘋,剛才那個男人到底對這大小姐做了什麼?

兩個女安保不由得浮想聯翩。

此刻浴室里,安德莉亞驚喜地注視著鏡子里的少女,只見剛剛洗浴后的肌膚白皙中透出很健康的紅暈,充滿了活力。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原本她臉上的雀斑居然淡化了很多,幾乎看不見的樣子。

安德莉亞想到了什麼,一把扯掉了身上披的浴巾,仔細打量胸前片刻,不敢置信地再次尖叫。

門外女安保徹底無動於衷,今天就讓這位大小姐發瘋發個夠吧。

安德莉亞卻雙手在胸前摸索著,看著那同樣白皙中泛起紅暈的皮膚,以及近乎消失的雀斑,欣喜若狂。

隨即她又飛快地扭過聲,背對著鏡子,扭過頭看著自己的後背,那裡和前面的肌膚一般無二,同樣白皙美麗健康。

安德莉亞如墜夢中。

她是典型的奧美白人,且是那種天生雀斑明顯的體質,不光臉上,連身上都有不少,如今還年輕也只能靠化妝來遮掩那些雀斑。

她很有錢,進行過各種嘗試,但這些斑點卻頑固地盤踞在她身上。

可以想象的是,一旦她到了四五十歲,那身上的雀斑恐怕要用厚厚的妝容才能勉強蓋住。

因此,她都不敢穿太暴露的衣服,甚至為此上過幾次奧美時尚雜誌,不是因為她漂亮,而是被時裝雜誌調侃她沒有時尚品味,衣著保守。

但現在,安德莉亞只想對那些時尚雜誌的編輯們豎起中指大笑:老娘現在不怕你們叨逼叨了!老娘脫胎換骨啦!

興奮的安德莉亞一頭衝出了浴室,結果就聞到門口兩個女安保身上傳來隱隱的臭味,她果斷道:「你們可以去洗澡了,我要換衣服。」

兩個女安保對視一眼,還是留下一人,兩人輪流去洗澡。

二十分鐘后,兩個女安保渾身清爽地站在原地,她們平時也不會一身臭味地執行任務。

安德莉亞終於出現在兩個女安保面前,引來兩人的側目。

此刻大小姐穿著一條弔帶長裙,在兩人面前轉了個圈:「感覺怎麼樣?」

女安保再次對視,其中一人苦笑著道:「小姐,這裙子很漂亮。可這裡的氣溫才十二度,您……這樣出去恐怕會感冒。」

安德莉亞呵呵笑著,再次進屋后出來,身上已經批上了一件披肩,昂首闊步地向外走:「走吧,去見我那位神奇的……啥來著?嗯,是叫「撕…書」嗎?」

回到了張昊的那個房間,敲門后黃武曌來打開了房門。

兩人一前一後到了客廳,黃武曌才嘖嘖稱奇地繞著圈打量安德莉亞,還不時把頭湊近查看這位大小姐的皮膚:「我也見過不少奧美和西大洲的女人,她們要是見到你這皮膚,怕是要嫉妒得發狂。呵呵,她們不化妝都不敢出門的。」

安德莉亞芳心大悅,對這個性格直率的大師姐好感大升。

當然,這話要是兩小時前說,安德莉亞絕對會滿臉黑線,因為她之前就是那種皮膚不好的奧美女人,而且不化妝也不敢出門。

安德莉亞接受了黃武曌的讚賞,神態恭敬地問道:「大師姐,二師姐,那位撕……書呢?」之前被張昊給了個下馬威,此刻再見識到了奇迹發生,她這西里斯小公主也不敢象之前那樣隨便了。

黃淑儀開口道:「師……叔很忙的,已經離開了。」她差點叫出師傅了。

安德莉亞一愣,隨即吃驚道:「什麼?那我怎麼辦?」雖然改善皮膚是天大之喜,可她來的目的並不是為了這個。

黃淑儀微笑道:「師叔能做的已經做了,剩下的當然是由我們姐妹倆代勞。」

張昊的意思是讓把仙鶴神針的入門篇傳給安德莉亞,配合她改善的體質,和後續的手段,讓這位西里斯大小姐接近兩點體質就好。

安德莉亞的身上今天到底發生了什麼,當時在場的六人中,只有張昊自己清楚,連黃家姐妹他都沒說出真相。

主要是怕黃武曌這貨被安德莉亞套出話,所以面對黃武曌的好奇追問,他只是說了句:「隔空傳功當然是不可能的,隔空傳物卻不是難事。」

這話讓黃家姐妹面面相覷:隔空傳功很玄學,但隔空傳物難道就很科學么?

因此,今天發生的事,對於黃家姐妹來說,都蒙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

真實情況卻很簡單。

張昊再次把變形能力用出了新花樣。

利用傢具和地毯的遮掩,他將身體拉出了一根長而中空的細管,這根細管最後從安德莉亞的衣服夾層中穿出,混進了她的頭髮中。

在這位大小姐閉上眼后,這根和她頭髮外形毫無區別的細管尖端就垂落在了她的鼻孔下,並釋放出了千面鬼的特製迷藥。

不到兩分鐘,安德莉亞就昏睡了過去,張昊身體變化的這根細管又變成了輸液管兼針頭,給大小姐肉最多的某部位進行了一次肌肉注射,把一管覺醒藥劑緩緩地注入了她的體內。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聽到這些的李天航也愣了那麼一下,他倒是的確沒想到自己會得到如此優厚的報酬。

看來他還是低估了這款飛行器所帶來的強大震懾力,這些政策在以往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

不過說實話,他對錢這種東西並沒有那麼大的興趣。

這是超腦進化已經獲得了系統培養的各種黑科技知識,以及對宇宙的認知之後,他慢慢出現的想法。

不過現在有這麼好的事情,他倒是也不會拒絕。

「感謝教授和陳將軍的推薦,除此之外呢,我的確還有一個小小的要求。」

「噢,你說說看。」

「是這樣,我想擁有一個自己獨立的試驗基地,並且我希望我所做的一些研究和試驗能夠不受外界干擾。」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