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墨九狸也有些反應不過來是怎麼回事!

墨九狸特意詢問了萬虎和萬山聖殿的事情,但是萬虎和萬山卻並沒有聽聞過聖殿!

墨九狸猜測可能三等城池是沒有人知道聖殿的吧!

不然,除了萬虎和萬山不知道就算了,就連白簡和令狐雲等都沒聽過聖殿的名字!

墨九狸只是心裡記下了蕭會長的話,然後在地圖上找了一遍,最後在其中一個名字叫做天地城的地方做了記號,打算前往天地城!

墨九狸選擇前往天地城,除了覺得這個城池名字順眼之外,天地城也在眾多一等城池偏向中心的位置,按照蕭會長給的地圖來看,一等城之中,最中心的位置有三座最大的城池,而天地城就在三座最大的城池的外圍,雖然有些距離,但是也算靠近中心區域了……

而且天地城的城池名字也是金紅色的,證明可以一個擁有永久令牌的人,可以帶五十個護衛入城!

墨九狸身上有十枚一等城池的永久令牌,但是表面上外人知道的,她只有五枚一等城池的永久令牌,剛好她身邊有安老,萬虎兄弟加上白簡,五個人每個人一枚一等城池的永久令牌,可以帶二百五十人入城,這樣那些獸族也可以跟著白簡一起入城了!

令狐雲跟墨九狸契約之後,城主府的那些獸族,原本都是跟令狐雲有契約的,所以也都算是墨九狸的獸了,至於聖獸森林內的獸族全部都被白簡契約了!

自然也都是墨九狸的獸族了,墨九狸決定好之後,將二百多個獸族全部收到了空間裡面,外人只是覺得被白簡和令狐雲收回了契約空間而已!

一切準備好之後,墨九狸讓白簡,安老,令狐雲等人,帶著剩餘的120人,分批量出了城,墨九狸則提前一個人離開了聖獸城,在聖獸城外等待著眾人!

深夜,白簡等人已經陸續來到了城外跟墨九狸匯合了!

「主子,我們現在去那裡啊?」萬虎看著墨九狸問道。 整幅畫的完成也不過是在幾個呼吸之間,在蔡秉集剛剛收筆的時候,衆人在畫紙上看到的是一個樸素清新的村莊的影像,但是當他在吹了一口氣之後,沒有完全風乾的墨跡在整個畫紙上鋪開,把這個村莊變得朦朦朧朧的,好像是在剛剛經歷了一場風雨之後,遠遠的看到這個村莊的場景。

無論是畫出樸素的村舍,還是勾勒出雨後村舍的景象,在場的很多畫師都可以做到,但是在短短的幾個呼吸中,尤其是在同一幅畫中,能夠展現出這個效果,還真是讓在場的畫師都自愧不如。

之前馬前卒滴下的那一滴墨水,因爲早就已經風乾了,所以並不會因爲蔡秉集吹的那一口氣有什麼變化,在朦朧中只有那一點顯得非常突兀。好像這個怪石就要從畫作中跳出來一樣,整個村莊都是爲了烘托這個石頭的一樣。

等做完了這一切,蔡秉集雙手背在身後,仰着頭對陳叔寶說道:

“請萬歲龍目御覽!”

“好!”

陳叔寶不由得大聲叫好,皇帝都表態了,其他人自然也都隨聲附和,雖然有的人在心裏暗自不服氣,可是在皇帝的面前也不好說什麼。

“神作,神作啊!”

陳叔寶將畫卷放在手中認真的端詳,說不出的喜歡。

“這幅畫就送給萬歲了,相信萬歲的智慧不是尋常愚民能夠相比的,萬歲如果仔細觀察這幅畫,相信以後還會有新的發現。”

“哦?”

聽到了蔡秉集說畫中竟然還另有玄機,不由得更加的感興趣了,眼睛一刻也沒有離開畫紙的村莊。孟落日看着蔡秉集的樣子,心裏把他鄙視了無數次,給蔡秉集現在的樣子只能夠有兩個字,那就是——神棍!

看到火候已經差不多了,蔡秉集再次向陳叔寶深施一禮:

“萬歲,如果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草民和幾個不成器的屬下就先行告退了?”

陳叔寶現在正在琢磨着手中的這幅

畫,也沒有在意蔡秉集說的是什麼。只是點了點頭。村莊和石頭因爲風乾的時間不一樣,所以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種層次感,這種層次感讓看着這個畫的人時間長一點就會感到自己置身在了這個村莊一般。用後世的話來說,這幅畫有點類似於三維立體畫了。

越是如同身臨其境越是讓陳叔寶無法自拔。蔡秉集看到陳叔寶已經完全陷入其中了,看了看仍舊守在畫室門口的幾個護衛:

“萬歲正在琢磨這幅畫卷中的奧妙,請各位將軍帶路,讓我們離開吧?”

陳叔寶在迷迷糊糊中已經答應了蔡秉集可以離開了,而且看到蔡秉集和他們說話的時候,陳叔寶也沒有反對的意見,那些御林軍自然也不好違逆皇上的旨意,又怕驚擾了皇帝的興致,只好小心翼翼的讓開了門口的位置,同時一個太監衝着蔡秉集等人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有了這個機會還不走的,那是傻子,孟落日和馬前卒在這個畫室,乃至整個皇宮中,已經感到非常的窒息了。連忙跟在蔡秉集的身後就往出走。

很快幾個人穿樑繞棟的就來到了皇宮的外面,看到左右沒有什麼人了,孟落日才猛的一拍蔡秉集的胸口:

“我靠,老蔡,沒想到你還有着這個本事啊!厲害,厲害,還真是深藏不露啊,真是嚇了我一跳。”

馬前卒倒是眉頭緊鎖:

“不對啊,老蔡,在你生活的那個時代應該並沒有筆墨紙硯之類的東西啊,可是你怎麼會弄這玩意的?”

“呵呵,是在後來的幾次時間隧道的落腳的時候啊,你們都有事兒忙着,只有我沒什麼事兒,無意中見識到了筆墨紙硯這些東西,所以才自己琢磨出來的。”

孟落日豎起了大指:

“厲害,你這是自學成才啊,真沒看出來你還有這個本事,哈哈。”

“這裏不宜久留,我們馬上回我們的地方去看看其他人有沒有新的發現!”

蔡秉集低聲的說道

,然後跳上了在皇宮的範圍之外他們早就準備好的馬匹,揚長而去。

眼前就是一個小巷子,他們一些人已經在這裏購置一個閒置的院落,作爲在健康城中打探神祕的珠子的衆人暫時落腳的地方。蔡秉集率先進入,然後和其他幾個在院落中的兄弟說話,齊天更是直接將在大樹上玩耍的小猴子揪下來,玩的不亦樂乎。

本來孟落日還有很多話要找齊天說,比如他在皇宮中到底偷到了什麼東西沒有。可是這小東西哧溜一下就溜走了,想要和他說話都沒有機會。

一回頭,正好看到馬前卒站在自己的身後,眉頭已經擰成了一個大疙瘩。自從從皇宮中出來,馬前卒就一直好像心事重重的樣子:

“小財迷,你怎麼了?”

馬前卒看了看孟落日,然後向身邊掃視了一圈,發現沒有其他人了,他才壓低了聲音:

“你不覺得老蔡忽然能夠露出這一手非常奇怪麼?那個畫,他畫的太神奇了。”

“嗨,不神奇怎麼能夠忽悠住陳叔寶那個傢伙,你想多了。”

“但願是我想多了吧!”

那麼穆亦漾 蔡秉集畢竟是很早就跟着他們的人,從大周朝開始,到現在已經有幾百年的時光了。這些人的忠誠馬前卒是沒有話說的,也不會感到一絲一毫的懷疑,只是對於蔡秉集的這幅畫他也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看蔡秉集落筆時候的胸有成竹,那可不是孟落日和馬前卒雕琢蘿蔔白菜的時候的那種即興之作。

不過現在想什麼都沒有用,還是踏踏實實的詢問下在健康城中行走的那些兄弟們到底有沒有什麼收穫要緊。

可是,那種能夠激發時間隧道啓動的寶珠,可不是想要就有的,更是多少錢都買不到的東西,問了一圈,所有人都一無所獲。只好安排衆人休息,同時也讓一些人出城到他們的軍營中和在軍營中守衛的一些兄弟們換崗。

小小的住所,簡直成爲了軍營和健康城之間的一箇中轉站了……

(本章完) 第3136章

「我決定去天地城,從這裡到天地城中間需要先經過四座三等城池,五座二等城池和三個一等城池,才能去到天地城!」墨九狸看著眾人說道。

「那我們先去滄海城做傳送陣么?」萬虎聞言說道。

「不用,雖然距離聖獸城最近有傳送陣的城池是滄海城,但是如果從滄海城坐傳送陣的話,要多繞三個三等城池,所以我們不去滄海城,直接前往明新成乘坐傳送陣……」墨九狸解釋道。

眾人聞言都沒有意見,在城主府內,大家就已經知道了墨九狸才是主子,而且他們將跟著墨九狸前往一等城池,這是他們做夢都沒想過的事情!

所以,對於墨九狸的話,所有人都沒意見,完全服從!

墨九狸跟眾人解釋過之後,所有人乘坐萬虎的飛行獸,目標自然是明新城!

明新城距離聖獸城的距離可是很遠的,飛行獸正常趕路的話,差不多也要三個月的時間!

當然了,這是別的飛行獸的距離!

如果是小鳳的話,差不多也要一個半月的時間!

其實白簡可以帶著墨九狸等人更快的前往明新城的,但是因為白簡傷好之後,天賦技能不知道怎麼的用不出來了,墨九狸幫忙檢查過,也沒發現問題,所以一時間也只能用飛行獸了!

墨九狸之所以讓眾人乘坐萬虎的契約獸,最為主要的是,一路上墨九狸打算修鍊提升實力,畢竟她現在的實力並不算強的,雖然前往一等城池她有信心,但是到達天地城的時候,自己實力能再提升一點,還是更好的!

一路上有墨九狸的丹藥,萬虎的飛行獸基本是沒怎麼停下來,大概十多天的時候,才會停下來休息一晚!

墨九狸也一直都在空間中修鍊,外面則是用幻陣讓眾人以為她坐在安老身邊修鍊!

一直到明新城的時候,墨九狸已經突破到至尊六層了!

墨九狸等人到達明新城后,剛好趕上了傳送陣,也就沒有停留,直接乘坐傳送陣離開到達了肆元城,在肆元城停留了三天後,再次乘坐傳送陣到了飛戈城,再飛戈城停留了一天的時間來到了三等城池最後一個城池風沙城!

在風沙城停留了大概五天的時間,來到了第一個二等城池無痕城!

因為無痕城是二等城池,因此傳送陣都在城門附近,有城主府的人看守著,畢竟想要進入二等城池,是需要令牌的!

墨九狸選擇的路線,都是能夠帶著紅色城池名字的,畢竟她身邊有一百二十人,一般的二等城池和一等城池,都只能讓帶十個人,顯然是行不通的!

所以,她一翻算計和選擇后,才選出了最適合的路線!

墨九狸能準確的算出路線,也多虧了蕭會長給的地圖上面提示的很詳細!

墨九狸等人剛從傳送陣內出來,立即就有人走過來查看令牌了!

著傳送陣是緊靠著城牆搭建的一個空闊的院落,顯然是專門為傳送陣修建的,整個院落很大,容納個萬人是沒問題的! 土豪金也在健康城中,不過,這傢伙沒有那麼高的藝術細胞。也聽說了關於什麼畫師鬥畫的事情,可是他對這玩意好感缺缺。經過了虞姬的鍥而不捨,現在土豪金也算是認可了。妹的,看着他左擁右抱的,竟然還非常勉強的樣子,弄的其他人看着一陣的不爽。

土豪金的懷裏是什麼人啊,一個是褒姒,另外一個是本來應該成爲霸王項羽的老婆的虞妙弋,這真是享了齊人之福了。看的孟落日等人都想要上去咬他。

現在三個人依偎在河邊,看着江面上往來的船隻,低聲的說着話。偶爾經過岸邊的一些路人,都用嫉妒的眼神看着土豪金。

忽然,河水浪花一陣的翻涌,接着一個肥大的身體從水裏冒了出來。把坐在河邊的幾個人都嚇了一跳。

褒姒和貂蟬可都不是溫柔的小女子,幾乎在同時都拔出了自己腰中的佩劍。

從水裏冒出來的正是之前在船上刺殺陳叔寶的胖子,他沒有想到在岸上竟然會有這樣三個人,不久之前在船上他還驚魂未定,現在忽然被人拔刀相向,心裏立刻緊張了起來。

等到看清楚了眼前的一男兩女不是士兵打扮的人,他才冷靜了下來:

“呃,你們要幹什麼?”

“廢話,你在水裏忽然冒出來,嚇了我們一跳,你說我們要幹什麼?”

“哦,沒事沒事!”

胖子連忙說道,然後大步上岸,就要離開,在大船上,他可是曾經露面的人,在這個時候如果被人看到他真正的樣子,估計很難逃出去。陳叔寶早就已經把自己恨得牙癢癢了。

“等等!”

虞妙弋忽然大聲的喊道。土豪金和褒姒都奇怪的看着她,不知道這個小丫頭要幹嘛。

“聽說皇帝佬被人刺殺了,殺手是一個胖子,跳到河裏逃生了,你不會就是那個刺客吧?”

陳叔寶遇刺的事兒,已經在那些沿着河岸走過的士卒

口中傳開了,其實不只是虞姬有這樣的想法,就是土豪金和褒姒也已經想到了。不過他們都是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刺殺陳叔寶和他們一點關係都沒有,可是好奇心奇重的虞妙弋卻一定要弄出個水落石出。

聽到虞妙弋說出了這樣的話,胖子的臉色立刻不好看了,戒備的後退了兩步:

“在秦淮河中游泳的人多了,我怎麼知道我是刺客,毛病!”

說完,轉身就要走,虞妙弋可是那種打破砂鍋問到底的人,一個箭步衝上去,攔在了那個胖子的前面:

“哈哈,看你眼神閃爍,一定就是你了。”

胖子的手指節捏的格格作響,本來在水中浮出來的時候,沒有發現岸邊有人,可是沒想到還有三個人躲在草叢中聊天,看來自己是遇到麻煩了,眼中一陣歷芒閃動。就在虞妙弋眨巴着可愛的大眼睛看着他的時候,胖子猛的衝上去,一張蒲扇一樣的大手,抓向了虞姬精緻的小臉。

虞姬驚呼一聲連忙閃避,土豪金已經看到了這個傢伙的面色不善了,在胖子身體移動的同時,他連忙衝了上去,揮掌狠擊胖子的後背。

胖子經過了長時間在水中的遊弋,早就已經體力透支了,但是現在到了生死關頭,他也不得不亡命一擊了。一個急轉身之後,雙掌護住了前胸,對於自己的力量,胖子還是有信心的,就是在他體力已經透支的情況下,自信擋住尋常人全力的攻擊也沒有問題。但是,土豪金可不是一般人,何況胖子要攻擊的人還是自己的女人。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這在土豪金的心中,是莫大的恥辱。

砰——

一聲悶響之後,大個子就感到自己兩個手掌痠麻,兩條胳膊好像被千斤的重錘砸到了一樣,整個人也立足未穩,噔噔噔的接連後退了幾步。

虞妙弋和褒姒已經準備好了上去幫忙了,可是看到凶神惡煞的衝出來的傢伙,竟然在土豪金的一招之下就坐在

了地上,因此沒有衝上去,只是站在旁邊看着胖子。不過,在無形中已經將胖子的退路給堵住了。

胖子胸口一陣的發悶,知道自己今天遇到了一個厲害角色,還想要掙扎着坐起來,但是兩條胳膊已經失去了知覺,掙扎了一下,最後還是嘆息了一聲,低聲的說道:

“算了,我認命了,你們把我交給那個狗皇帝請功領賞去吧。”

虞妙弋奇怪的歪着腦袋,看着坐在地上的胖子:

“請功領賞,爲什麼,我們又不是什麼皇帝的手下,再者說了,你能夠值幾個錢啊,不值得,不值得。”

軍營中的衆人,可都是實實在在的富翁,隨便揪出一個來,身價都不菲,經過了這些時間的遊弋,馬前卒等人在搜刮財富上可沒閒着。就是當有人出去執行一些任務的時候,在軍營中也總有好事的將領們領着手下去打秋風。

每當他們出現在一個地方的時候,他們附近的那些土匪可就倒了黴了,一個個都被洗劫乾淨,有抵抗的,他們會弄出一些人命來,沒有什麼抵抗的,他們也本着賊不走空的原則,將人家打劫來的東西搜刮一空,然後一走了之——嗯,他們已經不能夠用賊不走空來形容了。

久而久之,現在軍營中的這些傢伙,一般的錢還真的看不上眼,如果打架得來的,還能夠體驗一下打劫的快感,請功領賞?對於他們來說,真的感到太麻煩了,尤其是虞妙弋幾個人,對這種沒有技術含量的活,還真的是興致缺缺。

這下輪到了坐在地上的胖子疑惑了,他可知道刺王殺駕這樣的罪名,朝廷給出來的獎勵肯定不會少,沒想到對面的幾個人竟然絲毫沒有感覺出任何感興趣的樣子來,那費這麼大的勁兒把他放倒了幹嘛。尤其是他從虞妙弋的嘴裏聽出來,這幾個人好像對當今的天子,也不是非常的感冒:

“那你們爲什麼把我留下,好像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吧。”

……

(本章完) 第3137章

而且通往二等城池的傳送陣也比較大,一次可以容納五百人左右!

墨九狸他們一百多人下來並沒有引起太大的轟動!

墨九狸看了眼走進來的一隊人,身穿都穿著統一服飾,應該是無痕城城主府的人才是!

為首的是一名灰袍老者,白髮鬚眉,身上的氣息若隱若現,實力也是至尊六層!

老者看到墨九狸等人後,微微一愣,然後客氣的對著墨九狸眾人道:「諸位,我是無痕城城主府的客卿長老陸長老,負責檢查入城令的,還請各位出示入城令牌……」

「陸長老你好,這是我們的令牌!」墨九狸看了眼萬虎,然後萬虎拿出自己的令牌,又去接過了墨九狸,安老,白簡,令狐雲身上的令牌,然後上前遞給陸長老道。

陸長老接過令牌一看,微微一愣,沒有想到墨九狸等人擁有的竟然是一等城池的永久令牌,再看墨九狸等人身後的人數,一下明白了過來,客氣的把令牌交給萬虎。

「諸位擁有的是永久令牌,每個人可以隨身帶三十名護衛,不知道諸位是路過我們無痕城,還是打算在無痕城久住?」陸長老笑著問道。

「我們路過無痕城!」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好的,我看著護衛認輸頗多,路過無痕城可能也要休息的吧,城內客棧怕是很難住下這麼多人,我們城主府有單獨的別院出租,諸位如果想租別院,我可以帶諸位去看看……」陸長老聞言說道。

「好,那就麻煩陸長老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好,諸位跟我進城吧!」陸長老聞言說道。

墨九狸等人隨著陸長老走出去,直接從城門進城,然後跟著陸長老來到了一座別院外,陸長老隨手指著周圍幾座差不多大的別院道:「諸位,這三座別院都是沒有人租的,其中中間的別院比較大,容納千人不成問題,左右兩座別院比較小,差不多都能容納五百人左右!」

「裡面那座吧!」墨九狸聞言指著最裡面的一座別院說道。

「好的,諸位跟我來吧!」陸長老聞言說道。

然後直接帶著墨九狸走過去,拿出鑰匙打開門后,直接走了進去,這院子確實不小,三進三出的院子,十分規整,裡面的花園也都很整齊,看樣子常有人打掃的!

墨九狸讓萬虎等人帶著人下去選擇房間,只留下安老在身邊,看向陸長老說道:「麻煩陸長老了,這院子的租金我是給你還是……」

「不急,等會兒城主府的管家會帶著合約來的,簽約之後再把租金給管家就行了,我只是負責引領諸位來看院子而已!」陸長老笑著說道。

「好的,陸長老能跟我們簡單說下無痕城的情況嗎?」墨九狸看著陸長老問道。

「可以,我們無痕城是……」陸長老聞言將無痕城大概的情況,都跟墨九狸簡單的說了一遍。

墨九狸幾人也算是了解了無痕城的大致情況,沒過多久, 夜色已經降臨了,喧囂的城市也安靜了下來,在城牆的外面,有一片偏僻的小樹林,樹林中,胖子已經穿上了一身乾淨的衣服,坐在一個火堆的旁邊,虞妙弋和褒姒就坐在土豪金的左右。

看着享盡了豔福的土豪金,就是在向來非常淡定的胖子的眼中,也露出了一絲嫉妒的神色。

“靠,原來你和陳叔寶那個傢伙竟然還有着這樣的仇恨,我還想呢,陳叔寶除了愛好詩詞歌賦之外,沒有什麼愛好,就是在政績上也是碌碌無爲,怎麼竟然還有人閒的蛋疼去刺殺皇帝。”

閒的蛋疼?刺殺皇帝?胖子怎麼聽着土豪金的話都感到彆扭,但是他再一次從土豪金的言語中聽出來了,這個傻大個對於陳叔寶的不屑,尤其是土豪金對於陳叔寶的評價,詩詞歌賦中的巨人,政界中的矮子。

這個胖子可是一個有來歷的人,他已經將自己的經歷和土豪金說過了,提起他的父親,也是在南朝時期頗有名望的一個人物,王僧辯。

王僧辯曾經和南朝陳的開國皇帝陳霸先同殿稱臣,後來王僧辯和他的哥哥有自立爲王的想法。陳霸先奉命圍剿,併成功的將王僧辯殺掉。不久,陳霸先自己接受樑朝皇帝的禪讓,將皇位讓給了自己,開創的南朝陳。

本來這樣的事情在動亂的南北朝時期真是屢見不鮮。圍剿反叛,最後自己變成反叛,其實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弄的尋常老百姓都不關心天下到底算是誰家的,大家已經都習慣了帝王的變遷,就拿現在的陳朝來說,在歷史上也不過存在了三十二年而已。南北朝時期朝廷政權的短命,除了五代十國那個時期之外,恐怕還真是沒有什麼朝代可以與之相比的。

說陳霸先是踩着王僧辯兄弟兩個的鮮血走上了自己的皇位的也不爲過,可是王僧辯並不是沒有後人,不管其他人怎麼樣認爲,父仇子報貌似沒有什麼不正常的。

這個胖子就是王僧

辯的二兒子,如果對南朝的歷史稍微多知道一點,也能顧聽說過這個人的姓名,隋朝大將之一的王頒。

在父親被害之後,年紀幼小的王頒隨着鄉親四處流浪,後來隋文帝自立爲王,逐漸顯露出了爭霸天下的野心。王頒也正好成年,而且在他的心中始終留着對自己父親被害的巨大仇恨,他將這種仇恨發泄在了戰場上,殺敵勇猛,官職一路飆升。但是他的心願始終未了,就是要滅掉陳國,給自己的父親報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