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來,眼前就是光芒。

墮入其中,便萬劫不復。

江瀾睜開了眼,眼中有些心悸。

剛剛很危險。

他沒有去查看自己身體有沒有問題,而是看向幽冥入口。

這一刻,江瀾彷彿看到有個人影站在井邊。

是如同實質的幽冥氣息。

「幽冥氣息大爆發嗎?」

「難怪心神差點失守。」

現在應該是幽冥入口爆發的最巔峰了。

連他都不一定能守住心神,不受任何影響。 子更說的話也是這年頭絕大多數國家的常規操作了,一旦發現有其他國家遷徙到自己國家的附近,就派人過去探查虛實。如果對方實力弱小,那麼就直接吃掉。如果對方實力尚可,吃掉對方自己也會元氣大傷,那麼就轉化思路,或是聯姻,或是貿易,不一而足。

根據羿的說法,之前那幾個人只是隔河探查了一番,而後便被羿的箭術給嚇跑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應該是什麼都沒探查到的,因此短時間內對方引兵來攻的概率並不大。

但是也僅此而已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只要對方決心要來探查宜國的虛實,那麼遲早有一天他們是一定能夠探查成功的。而後,如果對方的實力要比宜國強的話,就必要會派兵前來攻伐。

別看如今宜國的聚居地四面環水,看上去似乎無懈可擊。然而別忘了對方可是百越部落,時代居住在江南的那種!幾十米寬的秦淮河對他們來說壓根就不是阻礙,只要他們想,隨時都能夠游泳游過來!

而到了那個時候,商離和他所帶領的宜國百姓,就不得不和這群人貼身肉搏了!

想到這裏,商離的臉色變得嚴峻了起來,在環視了一眼眾人之後,對着三叔子和問道:

「王叔,如今鐵器冶鍊得如何了?」

「這幾天國中共打出了五柄斧子。」

子和沒做多想,便做出了答覆。

「五柄斧子么?」

聽到這話,商離低聲呢喃了起來。

雖然早有預料,但是商離還是對當今宜國國民的打鐵效率感到吃驚。

實在是太低了。

但是商離也知道,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如今宜國的首要任務就是蓋房子,而蓋房子又少不了木材作為房梁支撐,因此宜國國民首要鍛造斧子屬於正常操作,不鍛造斧子轉而去鍛造武器才奇怪呢。

不過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是如今的形勢已經變了。敵人都已經摸到家門口來了,再繼續悶頭髮育顯然已經不合適了。因此在沉吟片刻之後,商離最終抬起頭,對着子和說道:

「五柄斧子已經基本夠用了,傳令下去,從今天開始,暫停斧子的鍛造,舉國開始鍛造武器!」

而後,商離又補了一句道:

「先鍛造矛頭,等確保所有人都有武器之後,再開始鍛造鋼刀。」

沒辦法,如果可以的話,商離也想直接鍛造鋼刀,做到人手一把。但是如今形勢對宜國這邊極其不利,誰也不知道那個百越部落什麼時候會打過來,在這種情況下,優先補充武器缺口,確保所有人都有武器才是最重要的,鋼刀什麼的就只能先緩緩了。

「喏!」

聽到這話,子和先是應了一聲,而後似乎察覺到了什麼,抬頭問道:

「那戈和戟呢?這兩樣武器我們不鍛造了嗎?」

「不鍛造了。」

商離擺了擺手道:

「這兩樣武器工藝相對複雜,而且用料也比長矛要多,與其浪費時間在這兩樣東西上,還不如直接將省下的精力和鋼鐵用來鍛造鋼刀呢。」

這年頭的戈和戟還是有一定的戰鬥力的,主要是配合戰車用來收割敵人的首級。如果是在中原戰場上的話,商離或許還會讓子和繼續鍛造戈和戟,但問題是這裏是江南。

這個年代的江南泥沼遍地,叢林叢生,戰車壓根就施展不出來。在這種情況下,步兵肉搏便成了戰爭的主要形式,而在貼身肉搏中,戈和戟的戰鬥力又極弱,因此思慮過後,商離最終還是決定放棄戈和戟,專心鍛造矛和刀。

「這……喏!」

聽完商離的解釋,子和也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在沉吟片刻之後,最終點了點頭,而後退到一邊,不再言語。

「四叔。」

等三叔子和退下之後,商離又對着自己那個負責農耕的四叔子旬說道:

「等會兒你帶幾個人,在國都附近建造幾個土堆高台。高台不用太大,只要能容納一個人就行了。不過一定要高,最好能有三丈左右,明白了嗎?」

商朝時期的一丈大致相當於後世的1.7米,三丈差不多就是5米,雖然依舊比不上那些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的大樹,但是用來充當瞭望台已經綽綽有餘了。

沒錯,瞭望台。由於如今的宜國沒有城牆保護,秦淮河又無法徹底抵禦外敵的入侵,因此思來想去之下,商離最終決定在國都的周圍建造瞭望台,用來監測周圍的情況。

雖然5米的高度可能還沒河對岸的樹高,對方只要藉助樹林就能很好的隱蔽起來不被宜國這邊發現,但是樹能保護河對岸的敵人,卻保護不了渡河的敵人。一旦對方試圖大規模渡河,立馬就會被瞭望台上的哨兵發現。而後哨兵們只要點起狼煙,就能第一時間通知到國中的將士們,提醒他們準備戰鬥。

在沒有城牆保護的情況下,這已經是商離所能想到的最佳防禦方式了。

「這!!!」

在商離介紹完烽火台的用法之後,子旬和在場其他貴族們的眼中都發出了亮光。雖然還沒驗證過,但是他們能夠清楚地預感到,這東西將會在之後的戰爭中起到極大的作用。

「行了,今日就到這裏吧。」

這時候,商離起身,對着眾人說道:

「如今大敵當前,國家正處於危難之中。希望諸位能夠以國事為重,爭取早日解決外患。」

說完,商離便對眾人行了個禮。

這是上古時期的風俗,在託付國家大事的時候,國君會鄭重地向受命大臣行禮,以示尊重。

事實上不單單是上古時期,直到漢代,這種禮儀依舊有留存。每次天子任命宰相都要鄭重行禮,以示國事之重,希望宰相能夠盡心儘力。

「敢不效死命!」

老貴族們見狀,紛紛起身還了一禮,而後轉過身,準備退下去執行各自的任務。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斥候突然朝這邊跑了過來,一邊跑還一邊高喊道:

「王上,有商人至!」 劉洵下車,站在路邊身體筆直的敬禮,但大巴車並沒有停下來。

眼看著車速減了一點,突然又加速而去。

這有點出乎劉洵的意料。

隨即他就反應過來,蘇沐這是真不想和他談什麼。

眼看著大巴車離去,劉洵露出一絲苦笑,上了軍車,追著大巴車而去。

大巴車的速度越來越快,直接超過了移動的人群。

人群再前面就是負責開路的一群士兵。

無人機畫面巡視四周,並沒有發現蟲子的蹤跡。

蘇沐停車,讓小啞巴爬到車頂上去守護著大巴車,他自己就拎著蟲足鋸子下了車。

有種煩躁的情緒堵在胸口,蘇沐覺得自己需要發泄一下。

只要沒有蟲子,有免疫感染葯和開膠囊得到的物理傷害減免衣服,蘇沐這個時候還真不懼一般的感染體。

哪怕隨著時間的推移,還「活」著的喪屍已經有了一些改變也不怕。

喪屍可以過吸食新鮮血肉來慢慢提升身體的力量和靈活度。

今天過去,還很積極的尋找新鮮血食的喪屍多多少少有一些進步。

離大巴車兩百米左右就有一小群喪屍,正迅速的,兇猛的朝著大巴車這個方向而來。

之前停車前,蘇沐故意關掉靜音,讓大巴車發動機的聲音傳了出去。

蘇沐這就是故意的發泄情緒。

八十米。

五十米。

二十米。

十米。

奔跑中的蘇沐揮出了蟲足鋸子。

這一小群喪屍應該是前方小鎮附近村子的人。

此時除了從衣服能判斷出他們的大概身份外,整個模樣已經只剩人的形狀,身體和四肢幾乎都是扭曲怪異的。

灰白的眼球在黑暗中依然清晰可見。

看見蘇沐狂奔而來,這些喪屍很是興奮。

嗓子發出怪異的聲音,就像看到了美味的食物,紛紛興奮的朝著蘇沐圍了過去。

蘇沐也有點興奮,只是他沒想到自己揮出的蟲足鋸子居然落空了!

「這些鬼東西會閃躲了?」

蘇沐此時吃驚不小。

最多十多個小時前,這些喪屍還只會橫衝直撞的撲向人類,根本就不會理會其它的任何東西。

蘇沐揮出蟲足鋸子的這一下雖說有些隨意,但也不是那麼容易躲開的。

而事實卻是,那隻喪屍在蟲足鋸子揮向它的脖子時,它彎腰躲過了這一擊。

當然,蘇沐吃驚歸吃驚,手裡的動作卻沒停。

喪屍抬起腰的瞬間,它的腦袋就被蟲足鋸子戳了個窟窿。

蟲足鋸子迅速抽回,尖處沾滿濃稠的液體,無比的惡習。

這些喪屍到了現在,身體里的血液幾乎都凝固了,黏黏糊糊的。

一腳踹飛眼前的喪屍,蘇沐一個側身,蟲子鋸子揮出,劃過一絲微風,帶走了又一顆喪屍腦袋。

這波喪屍估計有十多二十隻。

蘇沐殺起來也沒有看起來那樣輕鬆。

至少又有兩次,有喪屍躲過了他的一次攻擊。

甚至有一隻,蘇沐揮了三次蟲足鋸子才把它砍了。

殺掉這波喪屍,蘇沐總共花了接近十分鐘。

噗呲——

幹掉身體周圍的最後一隻喪屍,蘇沐皺眉,飛快的往後跑去。

在他身後一百米左右的地方,又從路邊的樹林中鑽出來二三十隻喪屍,朝著蘇沐追了過來。

這個時候蘇沐哪裡還顧得上發泄情緒,只想快點回到大巴車上。

殺喪屍已經沒有那麼輕鬆,殺幾隻就得了,不要太貪。

「難道全面進化的時間提前了?」

回到車上的蘇沐腦子裡突然冒出來一個猜測。

如果真是這樣,這次末世生存的難度無疑會大上不少。

蘇沐往回跑的時候,那些一直站在大巴車後面的士兵就迎了上去。

一時間,密集的槍聲響起。

任憑那些喪屍再會躲,也在很短的時間內被集體打成了馬蜂窩。

一步跨進大巴車,蘇沐鬆了一口氣。

「呼……還好,心跳沒有想象中的快!」

「要不然小啞巴估計就要殺過去了。」

蘇沐往回跑的時候,就感到心臟位置貼的那張卡片有點微微發熱,估計是在監控他的心臟情況。

一旦達到某個數值,估計小啞巴馬上就會出手救他。

——

蘇沐今天這個舉動,有點讓人意外。

劉洵的車一直停在大巴車不遠的地方,目睹了這一切,莫名的,他覺得有點心慌。

十幾二十隻喪屍,這麼短的時間就被蘇沐砍了個乾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