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我們去找他。”就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宮宇便直接拉着我走人了。

這個男人現在這是怎麼了?怎麼拉着我就走人了呢?這是要幹什麼去?一時間,我真的不知道了。這個男人這轉變的未必也太大了吧。這纔多久的功夫啊,就變成這樣了。不是說來看風景的嗎?不是說好的二人世界嗎?現在這拉着我往回走,是幹什麼?變卦了嗎?

一時間,我只有這樣的感覺,那就是這個男人不靠譜。真是的,看看他現在這弄的,什麼也不說的就往回走,誰知道他要做什麼啊。真擔心這傢伙直接耍賴將我拎回去,然後再也不讓我回去。想想啊,這是在人家的地盤上,還不是人家說了算啊。不行,一定不能讓這個傢伙得逞。可是不管怎麼想逃脫,結果都是無濟於事。事實證明,我真的是太弱了。

看着這眼前的景物,我就知道,又回來了。真是的,不是說好了出去好好享受的嗎?這又回來了,那還享受個屁啊,真是的。這個男人,真的是太不靠譜。

本想着只要把這幾天給度過了,就可以離開了。現在這倒好,又回來了。那到時候這個傢伙是不是要說,一切重新開始呢?要真是這樣的話,就更耽誤時間了。看看現在的我,臉都在老去了。要是再耽誤的話,等我回去,恐怕就成老太婆了。 “爸,我現在有事要問你。”直到找到了翟龍天,宮宇這才停了下來。沒錯,他剛纔說的人,就是這個男人,他的爸爸。在這裏,能力最高的人就是他了。要想知道前世的話,也只有他才能做到。想想,這薑還是老的辣啊。雖然這心裏多少有些不服氣,但宮宇還是認了。沒辦法,這是事實。像他這麼傲嬌的男人,怎麼可能隨隨便便的認可別人比他強呢。但是現在,他不得不承認,人家這老傢伙確實是比他強。

看着眼前站着的兩個人,翟龍天皺了皺眉。雖然只是那麼一下,但眼尖的我還是看到了。

這小子現在是在找死嗎?剛纔的一切就是最好的證明。按照他們的因果循環來說,這一世的他們應該是仇人纔是。可沒想到,他們竟然相愛了。這,完全沒有按到常理來。還有,這個女人的能力在慢慢的顯現,而這,也是不好的徵兆。因爲能力的顯現,沒準會讓這個女人想起某一世的他們。只是具體是哪一世,他翟龍天也不知道了。一切,還是看這個女人的了。如果是好的還行,就怕這不好的,那就麻煩了。現在倒是不用擔心,可以後呢?這個誰說的準呢。萬一她真想到仇恨一世,那他們之間的關係,就麻煩了。到那個時候,怕是十個他,都不是這女人的對手。這一點,他翟龍天絕對不是誇大其詞,更不是危言聳聽。

這個男人是怎麼了?爲什麼剛纔會有那樣的表情?是不喜歡我嗎?可是之前,他並沒有不喜歡我啊?真是奇怪。

不過也沒什麼啊,反正我以後有我自己的生活,又不會和他兒子在一起,我管他喜歡不喜歡我啊,真是沒事幹。從今往後,只要我自己活得好好的就行了。

既然人家不明說,我又何必自討沒趣的去問那麼多呢。

要不是看在這地盤的份上,我纔不會這樣呢。不喜歡就不喜歡,也沒什麼,我纔不在乎呢。

“什麼事情?”翟龍天淡淡的說道,他的語氣並沒有什麼不耐煩或者是其他的情緒。不過他好奇,這小子突然這樣跑回來,到底是因爲什麼事情。

不過可以肯定的是,這一定和這個女人有關係。

“爸,夏天想知道她的前世,我知道你有辦法的對不對?”宮宇開門見山的說了起來,完全沒有思考一下。

反正對他來說,這個遲來的爸爸就是有能力,不管是什麼樣的事情,他都有辦法。所以現在來找他,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什麼?你再說一遍?”不是他翟龍天沒有聽見,而是想確認一下,看看自己剛纔是不是聽錯了。知道前世,這傢伙是豬嗎?他翟龍天的兒子,怎麼可以笨到如此地步。丟臉,真的是太丟臉了。

“夏天想知道她的前世,我知道爸你有辦法的。”這一刻,宮宇還真就單純了,說出的話,也是沒有經過大腦的。他以爲這男人是沒有聽見,所以給重複了一遍。

暈了,真的要被氣暈了。這小子,是不把他氣死不甘心了是不是?

“夏小姐,能麻煩你先出去一下嗎?我有話跟他說。”翟龍天淡淡的說道,顯然已經將剛纔的怒氣給壓下去了。他當然不會傻到表現的這麼明顯,沒有人是傻子,怎麼會不知道看臉色呢。

既然人家都這樣說了,那我還能說什麼,還是出去的好,沒準人家這兩爺子有話說呢,我這個外人在一邊,也不好是不是。“有什麼話好好說,我到外面去等你。”說完,我便轉身離開了。現在這個時候,不管有什麼,就讓他們父子兩個人好好的說吧。反正他們之間要說什麼,我是絕對不會參與的就是了。

本來宮宇是打算叫住夏天的,但夏天剛纔說的話,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他就不懂了,他們現在是夫妻關係,有什麼是她不能知道的嗎?這個老傢伙到底是在想什麼?

老傢伙,雖然,這臉看上去不是很老。 太子妃總讓本殿傷神 可這要說歲數的話,那就有點兒嚇人了。所以說,他根本就是個老東西。

直到夏天消失,翟龍天的眉頭都沒有緩解的跡象。說真的,現在這個時候,他不知道這個女人在這裏到底是對還是錯。如果他所擔心的事情真的發生了的話,那這裏,一定不會有好日子過。或許,會天翻地覆也說不準。

“爲什麼不讓她在這裏,你到底是怎麼了?”宮宇疑惑。這要是之前的話,有什麼話,他都是當着人的面說的。可現在這,卻只有他們兩個在的時候才肯說,這是爲什麼,他想知道。“夏天是我愛的女人,她以後會成爲我的妻子,有什麼事她不能知道的嗎?再說了,她只是想知道前世而已,有那麼難嗎?”意氣用事永遠都是這樣,分不清楚,也不動腦子想,宮宇救這麼說了出來。現在的他,一心只想着夏天,什麼事都爲夏天着想。

“你知道什麼?前世,是隨隨便便就可以知道的嗎?別說是她了,就是你,也不能知道。”翟龍天嚴肅了,這是他第一次這樣,比之前修煉的時候還要嚴肅。看着這,宮宇就更是不懂了。只是想知道前世,用得着這麼嚴肅嗎?好像是什麼大事一樣,至於嗎?“別亂想,我也是爲了你好。有些事情,你們還是不要知道的好。不然的話,你們以後,只能是仇人。”話說到這裏,也算是透露了一些信息,信不信,那就看這小子自己的了,反正這說了,也就跟他們看了是一樣的。“別以爲我是在危言聳聽,要想好好的,就不要知道過去,懂嗎?”

想說什麼,可這些話,不是沒有道理。要說,這個男人是自己的爸爸,沒有理由要騙自己啊。想來,宮宇也就閉嘴了。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反正只要他能和夏天好好的在一起就好了。

“老婆,對不起,不能讓你知道了。要是知道了的話,就算是泄露天機了,只怕到時候又要……”

“我知道,雷罰嘛。沒事啦,不知道也沒什麼啊。再說了,那都是前世的事情了,知道也沒用。”又要什麼,我當然知道。這怎麼說也算是天機,是不可告人的祕密。要是違反的話,自然會受到責罰。要是因爲這樣而受罰的話,我心會過意不去的。就像我說的,那是前世的事情,現在知道了也沒用,因爲一切不可能再重來的。

宮宇沒想到,這個女人竟然這麼理解他。原本是想着找個藉口給搪塞了,只要說的過去,這個女人應該就不會懷疑。可沒想到,她竟然這般善解人意。呵,他宮宇的女人,還真不一般。

“你啊,還真是亂來。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是什麼嗎?前世,對於你來說並不是什麼好東西。若是讓她知道的話,你們的關係,將會終止。到時候,別說我這個當爹的沒有警告你。”只要當事人不在,一切,就好說了。醜話說到這裏,想不想的明白,那就看這個小子自己的了。這是在出來之前,翟龍天說的一句話。他不敢將事實告訴這個女人,因爲他害怕,害怕爸爸說的是真的。那到時候,他就要失去這個女人不說,還要和她變成仇人。這樣的結局,不是他想要的。所以想來,最好還是不要讓這個女人知道這件事情的好。前世什麼的,他不在乎,他只要以後能和這個女人好好的在一起,就可以了。

反正事情都這樣了,知道的再多也沒用。想來也就算了,反正在這裏的日子就那麼點兒,好好的珍惜吧。

珍惜,是真的。我也沒想到,事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我們只能以這樣的形式在一起。本來可以成爲夫妻的,結果現在,哎,真的很心寒。

“安啦安啦,好好的珍惜現在吧,以後就再也沒有那個機會了。”這話現在說,是不合實際,但我還是要提醒這個傢伙一下,省得他到時候忘掉直接賴賬,扯都扯不清楚。

陰間這種地方,是沒有時間觀念的。但身爲人的我,還是有的。這瘋了累了,那自然是要休息的。

“宮宇,我的身子真的沒事嗎?”再次回到屋子裏,本想着是要休息的我卻在這個時候想到了這樣的問題。真是的,這弄的我完全忘掉了自己的身體,萬一這要是被壞人搶走了怎麼辦?畢竟來這裏的人,都是不願死掉的人。那不甘的心,我能理解。至於我的身子被安置在了哪裏,就只有眼前的這個傢伙知道了,反正我是不知道的。

“想去看嗎?”宮宇知道,這女人是在好奇,好奇他會將她的身體怎麼樣。小心翼翼的女人啊,還真是可愛。這一點,她還是和以前一樣。

不過話說回來,宮宇還是很好奇那件事,爲什麼爸爸會說那樣的話。有些事,還是不要知道的好。話是這麼說沒錯,可越是這樣的祕密,他就越是想知道。 奈何橋上,我真不懂這男人怎麼又來這裏了,難道還要上演泰坦尼克號不成?那就真的沒意思了。本來在這之前就站在這裏了,雖說有那麼小點點兒的浪漫,但再來,似乎就沒有那種感覺了。一時間,我真不知道這個男人跑到這裏來做什麼來了。

“喂,我們又來這裏做什麼啊?之前不是來過了嗎?”我想這裏這麼大,總不是沒地方去了吧。可這個男人,就是到這裏來了,看來是真的沒有地方可以去了。

一個地方,故地重遊兩次,就沒有了第一次的感覺。

而這個傢伙,我現在不知道他是在想什麼了。細細想來,也就沒什麼了。要是這個男人這麼想來的話,那就來好了,我也只是奉陪的而已。

“看着吧,馬上就好。”宮宇朝我神祕的一笑,直接來了這樣一句,弄得我是更不清楚了。這個男人現在到底是在幹什麼?神神祕祕的,真奇怪。

然而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這男人直接縱身一躍,朝着橋下撲了進去。

“宮宇……”站在橋上,我只能大叫。這裏,下去了就再也上不來了,這男人自己都知道的,可現在卻還做出了這樣愚蠢的行爲來。他有沒有想過,這要是下去,萬一上不來了怎麼辦?看着這翻滾的河面,我着急的了起來。這要下去,就算是再會游泳,恐怕也上不來啊。這上面都這樣,那下面的暗涌,誰知道會是什麼樣的。雖然之前有過下去的經歷,但身爲旱鴨子的我,只顧着喝水和下沉了,哪兒還記得下面是什麼樣子啊。

可這一直沒有看見他人上來,難道也和我一樣,就這麼下去了嗎?

不行,我這一定要去找人來幫忙。對,找人幫忙。之前這個男人有這個能力把我從裏面撈上來,那翟龍天,就更有這個能力了。現在在這裏,我也只能去找他了。

着急中的我,並沒有發現,站在一旁的孟婆,那臉上的笑意。

看着這一幕,孟婆樂了。這個女人是有多眼熟,她當然知道。每一世的她,都不願喝下孟婆湯,甚至有一世直接從橋上跳了下去。在這橋上,她這老婆子站了千秋萬載,卻從沒見過這樣的人。她,是唯一的一個。

只是這一次,這從橋上跳下去的,竟然是這裏的新主子。這兩個人的感情,還真是有夠深的了。不過看這擔心的樣子就知道,這丫頭是愛新主子的。只不過這擔心,還真是多餘了。但現在這個時候,她這老婆子還是保持看戲的狀態就好了。

“喂,老婆,我在這裏呢,你跑什麼?”就在我剛跑出幾步的時候,身後傳來的聲音,讓我停下了腳步。那聲音,是他的沒錯。只是剛纔的他明明就跳了下去一直沒有上來。而現在的我聽到了他的聲音,這是不是有些奇怪呢。想是這樣想,但我還是循聲轉過了身。這一看,確實是被嚇到了。只見他就這麼抱着一個女人站在那裏,臉上掛着個詭異的表情。那樣子,是真的把我嚇到了。這怎麼看,都像是被鬼附身了一樣。不過我也知道,他是不可能被鬼附身的。他宮宇是誰啊,陰間的新任掌管者,怎麼可能隨隨便便被鬼附身了呢。

他抱着的人是誰,我當然知道了,這一看就是我嘛。只是他剛纔這跳下去,難道說,他是將我的身子藏在下面的嗎?這樣的想法,驚得我連嘴巴都閉不上了。

“老婆,別那麼吃驚。只有這下面,纔是最安全的,別人想下去都不行。所以老婆,你就放心吧。”來到我的身邊,宮宇很是雲淡風輕的說道。這樣說,只是叫這個女人安心。況且放在那下面,沒人能下去得了,那就更不要說盜屍的事情了。不過這重點,是這個女人,爲的就是不讓她亂來。不然哪天她偷偷跑了的話,就不好說了。

但這對於我來說,就不是這樣了。真沒想到,這個男人竟然爲了我,去做這樣危險的事情。感動,怎麼能不敢動。在這裏,這個男人所做的點點滴滴,似乎都在感動着我。我還能說什麼嗎?眼淚,就這麼順着臉頰滑落開來。

這個笨蛋,真心讓我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可即便是這樣,時間一到,我還是要離開的。這裏,不是我待的地方。

看着他將我的身子再次放入忘川河,我們這才離開。只是在離開之際,我看到孟婆臉上的笑容,就像是在看自己的孩子一樣。那眼神,真的很慈祥。

“現在,總可以回去休息了吧,我走累了。”累,當然不會了,我只是不想再走下去了而已。每天幾個地方,對於我來說,真的算是多的了。要知道,我一般可是可不願意出門的。換句話來說,我就是和宅女。之前上班那是沒辦法,但是後來,在宮宇的強烈要求下,我還是將工作給辭去了。誰讓某個男人霸道的說,要養我的。既然這樣,那我何必不給這個男人一個機會呢。就這樣,我直接養成了宅女的習慣。他基本上白天都不在家,而我,則是一直在家裏,上網看書睡覺,直到晚上他回來,我也一樣不願意出門。這久而久之的,就成了這樣。所以說啊,一切都是這個男人害的。

“好,那我們回去休息吧。老婆累了,那就等不累的時候我們再出來。反正這裏那麼大,我們可以慢慢逛。”也是,反正現在時間也有這麼久了,這個小女人,肯定是累了。慢慢逛,也不急於這一時。況且,這女人現在也不會走,他完全不用擔心。

看着這男人在那裏站着,我無奈了。都現在這個時候了,這個傢伙還站在這裏做什麼?難道不知道我要休息了嗎?

“怎麼了?怎麼還不休息?不是說累了嗎?”看着這依舊坐在那裏的女人,宮宇不解的問道。的確,這剛纔說累的人是這個女人,結果弄到現在她確實坐在那裏,完全沒有要休息的跡象。

知道一個人的想法,有時候還真不是一件好事。怎麼說呢,人家這心裏面想什麼,你都知道。要是這樣的話,就真的不好玩了。不知道,或許還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所以就現在這個時候來說,宮宇沒有去看夏天心裏的想法。她自己說出來,纔是最好的。

不說話,兩個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的看着彼此。這男人到現在都還不懂我的意思嗎?或許,我們之間有隔閡了吧,隔閡到他完全不懂我的地步。這不說話,誰知道誰的心裏是在想些什麼啊。

“你到底還要站在這裏多久啊?”好吧,既然這個男人到現在都沒有反應過來,那我也就直說了。我是想休息沒錯,可問題這傢伙就這麼站在那裏,我要怎麼睡啊。

這話,宮宇愣了,但隨即他便開始裝傻了起來。夏天的意思,他當然知道,叫他迴避嘛。不過現在這個時候,叫他迴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現在他們的關係,那樣的事情根本就是不可能了。想想現在,他們是夫妻了,雖然只是一時的,但那也是夫妻。在一起休息,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這個女人,看樣子似乎是在不好意思。

“老婆,你這是在不好意思嗎?沒必要吧,怎麼說我們現在也是夫妻了對不對?這老公老婆,可不是白叫的哦。”這一刻,他竟然驚奇的發現,這女人居然臉紅了。看來,是真的不好意思了。“老婆,你是不是在亂想啊。我只是說一起休息,沒有說做其他的什麼啊?還是,你在往那方面想?要真是這樣的話,我不介意哦。”在說這話的時候,宮宇直接出現在了我的面前。那距離,近在咫尺都無法形容。這個距離,完全可以說是一毫米,那完全就是要貼上去了。只是他沒有氣息,我感覺不到。

“喂,我們只是名義上的,只是暫時的,你不能亂來。”儘可能的向後退着,和這個男人保持點兒距離。這一刻,我還真怕和這個男人有個什麼。要說以前在一起的時候,親一下,或者是其他的什麼,那都是再正常不過的。雖然很不好意思,但還是做了,娿沒有什麼。但是現在,這心裏,卻不是這麼想了。

“暫時的也是夫妻,所以,這我們之間該、做的事情,我們還是要做的,你說是不是啊,老婆。”在說的時候,宮宇已經展開了行動。在我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被他撲倒。

“宮宇,你給我起來,你到底要幹什麼啦。”一邊推搡着,我一邊吃力的說着。被這個傢伙這樣壓着,我真的沒有辦法有大的動作。

“做什麼?當然是做我們之間該做的事情咯。老婆,到了現在這個時候,難道你還要拒絕我嗎?曾經的我們又不是沒有做過,不要拒絕我哦。”說完,宮宇的脣直接pu了下來。一時間,我全然忘記了掙zheng扎。

我們之間該、做的事情,其實我能想到的最多的就是現在這樣的舉動。親wen,是我們之間做的最多的事情,他也總是說着是我們之間該做的事情。想不到現在這個時候,他還在說着這樣的話。這一刻,思緒開始紛飛了起來,朝着我們的曾經甜蜜想了過去。 反正這段時間下來,我也就習慣了。這個男人幾乎每天都在不按常理出牌,弄得我都好鬱悶,可也還是一樣沒有辦法。不過這幾天下來,我也全然忘記了要回去的事情。

要說某兩個男人的話,那都要瘋了。他們一直在等,等這個女人自己回來。電話也打了,可這不是關機就是無法接通,弄得他們都快要瘋掉了。等,等不到。找,也找不到。可除了坐在這裏以外,他們真的不知道自己還能做什麼了。

坐在沙發上,兩個男人就這樣沉默着。

人,還是沒有回來,這再坐下去,人也一樣不會回來。等,那是等不下去了。現在,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他們一起下去,一起去找那個女人。當然,這只是他們自己的想法。具體的,還是要說出來才知道。

“你,有什麼打算嗎?是繼續在這裏等下去,還是下去找?”想了又想,藍楓還是開口了。雖說這樣的舉動有些荒唐,但他,還是這樣想了。做了差不多快一個月了,先不說這人怎麼還沒有回來,就是這屁屁,也受不了啊。要再坐下去,那還不如直接死了算了。

反正現在說到底,就看這個男人的了。願意就一起,不願意就算了,他也不強求。之前他就錯過了這個女人,現在,他絕對不會再錯過了。只要能找回這個女人,那麼即便是死,他也不會在乎。說真的,在那個女人離開了之後,他就覺得自己的世界失去了顏色。說真的,這還是他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那一刻,他再次確定了自己的心。沒錯,他是愛着那個叫夏天的女人的。所以現在,他只是想問問這個男人,要不要和他一起。

這,是最好的證明,證明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愛那個女人。若是愛的話,這象徵的死亡,也沒什麼。只要愛,任何事情都能做的出來,即便是死,也無所謂,反正他藍楓是這麼想的就是了。

“隨便你吧,反正我是要去的。如果在,我會想辦法讓她回來的。但如果不在,我就當是死了吧。其實死了也好,這樣的話,我就能見到她了。”這話說的,也算是在交代遺言了吧。反正現在活着也沒有什麼意思了,倒還不如死了算了。這樣的話,也就算是一種解脫了。

聽着這話,李泰愣了。這話的意思,分明就是要去尋死。以死之舉,去找那個女人。他李泰當然不怕了,只是這樣,真的能找到嗎?他也想找到那個女人,想把她找回來。這樣的話,他一定會抓緊時間,把那些事情全部辦妥了,他們就直接結婚。不過,這要是去了的話,還有沒有那個機會回來,誰知道呢。

這人死復生,那基本上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是在夏天的身上。但他不是夏天,不可能有這樣的機會。

這個世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況且對於那個很強的男人,他李泰也算是知道了。如果是那個男人做的話,他們即便是死,恐怕也將人帶不回來吧。

“我,跟你去。”終於,李泰還是開口了。這,是他做的決定。反正現在事情到了這個地步,他也不願意再繼續等下去了。管他是不是真的能找到,反正去了就知道了。但如果夏天真的在那裏的話,或許,他們還有一線生機,當然這只是僥倖心理在作祟。事情,還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既然這樣的話,兩個男人也就算是達成了一致的念頭。死亡,他們已經做好準備了。至於怎麼死,他們現在倒是還沒有想到。不過就時間上來說,他們是確定了。現在這白天,他們肯定是不會去做的,以免造成混亂。一切,還是等晚上天黑了再說吧。

臨死前要做什麼,對於這兩個男人來說,似乎沒有。要做什麼,他們也不知道,一心念頭,就是去找那個女人。

“兄弟,我說這要死,咱是不是要死的體面一點兒呢?”坐,肯定是坐不住了。可這就算是站着,也還是一樣的不行。這屋子的範圍,真的是太小了。要是能回來,那自然是好事。但若要是回不來的話,那他們,就永遠回不來了。到那個時候,享受不了現在的生活,實在是委屈。仔細想想,若真是這樣的話,那他們倒不如現在去享受,享受這最後的享受,也讓自己死的體面點,穿點好的。

就衣服什麼的來說,他們怎麼可能會缺。至於現在這麼說,只是自己的心裏安慰而已。對於現在的他們來說,他們缺的,是同一個女人,還有就是生還的機會。

“走吧,我們也該是時候去打理一下了,這樣,總不至於輸給別人。”李泰也同意,這再怎麼比不過人家,這行頭上也不能輸下去啊。不然,他們就輸的一塌糊塗了。

看看時間,是時候準備了。只要再等等,他們就可以下去了。

這條路是不是真的那麼好走,他們就不知道了,反正都要一試,管那麼多呢。

小區的樓相對來說也算是高的了,二十四層,要是從頂樓跳下去的話,那肯定是必死無疑的。這,是他們選擇的最佳途徑,距離上來說近,而且這麼高的地方下去,想不死都困難。就現在來說,只有坐等這天黑下來了。

“有什麼想法嗎?若是現在後悔的話,還來得及。不然,就沒有後悔的餘地了。只要死了,就沒有後悔的機會了。”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男人,藍楓淡淡的說道。其實這條路,他一個人走下去就可以了。話,只是說說而已,卻沒有想到,這個男人直接應承了下來。看樣子,他這也是下定決心了啊。不然的話,他根本就不可能堅持到現在。

只是一個女人而已,死了就死了,沒什麼大不了的。可要說是真愛的話,那麼即便是死了,也不會放棄。更何況,他們所經歷了一些常人不能經歷的事情,這心裏也就有底了。

大千世界,還真是無奇不有啊。曾經一直以爲這只是那些老人編出來嚇唬人的,迷mi信罷了。但是現在,他們並不這樣認爲了。

天,一點點的黑了下來。樓頂上的兩個男人,就這麼站在風中凌亂着。

時間已經到了,現在下去的話,也沒有什麼不可以。

“你準備好了嗎?”

“你準備好了嗎?”

兩個男人互看一眼,說出了同樣的話。這要是不知道實情的人看到這一幕的話,保準會說這兩個大男人是來殉、情的,不然這好端端的跳樓是爲了什麼?看看,這兩個男人,長得多俊啊,結果就這麼尋死,太不值了。不過,現在這個時候,並沒有人看到這一幕。

星光璀璨,站在這麼高的地方看過去,夜晚的燈光還真能用這四個字來形容。以前,還真沒好好的看過。現在就這最後一眼,他們才發現了這座城市的美。

準備好了嗎?其實他們早就準備好了。現在這時間一到,兩個男人的心中更是有些迫不及待了起來。害怕,那肯定是有的,只是誰都沒有表現出來罷了。決定了的事情,他們就絕對不會改變的。

手,拉着手,兩個男人就這麼縱身一躍,開始做起了自由落體運動。沒想到,這向下衝的速度竟然這麼快。可就算是這快速下降中,兩個男人也沒有心中的害怕而閉上眼睛,反倒是看着彼此,似是在告訴對方自己的決心。事情到了現在這個地步,真不知道他們還有什麼決心可表。管你現在是不是真的要死,反正都必死無疑。後悔,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了。但顯然,這兩個男人都沒有後悔。

“夏天,我們來了。”在最後那一刻,兩個男人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砰”的一聲響,劃破了小區樓前的安靜。即便是草坪,那麼高的地方下來,也會有動靜的。

本來是在洗碗的女人,在聽到聲響後,不覺的叫了起來。“老公,外面是什麼聲音啊?怪嚇人的。”女人嬌滴滴的說着。沒辦法,這大晚上突然冒出這樣的聲音來,確實是挺嚇人的。在這裏住了這麼久,可還沒有過這樣的聲音呢,而且還是在現在這個時候。對於她們這種小女人來說,那自然是很嚇人的了。想看一下是怎麼回事,卻又不敢看,結果只能等着了。

血,在草坪上蔓延着。

站在邊上,兩個男人就這麼看着躺在地上的自己。看來,他們是真的死了。 一胎二寶:盲妻寵上天 也好,這樣他們就能去找夏天了。

要怎麼去,他們不知道。就像電視裏演的那樣,人在死了之後,一般都是等黑白無常來帶走的。不過,他們卻驚奇的發現,在他們的周圍,有很多人在看着他們,用着不解的眼神。

這裏分明就沒有人,怎麼一下子就冒出來這麼多人呢?難道說,這是和他們一樣的鬼嗎?要真是這樣的話,他們還想得通點兒,只是有些害怕而已。

真沒想到,在這個小區裏面竟然會有這麼多鬼在這裏。這要說以前的話,他們或許還會有點兒害怕什麼的。但是現在,他們也死了,也變成鬼了,大家都一樣,他們還害怕什麼,根本沒那個必要。

“現在,我們要怎麼做?是等?還是去找?”看着身旁的藍楓,李泰問道。沒辦法,他當然不知道這個了,畢竟他沒有去了解太多,知道的也就那麼點兒。就這怎麼下去,那他還真不知道。所以,他將希望放在了身旁這個男人的身上。既然這辦法是他想出來的,那他就一定有辦法纔是。不然,誰會貿貿然說出這樣的解決方案來,除非是神經病。

“等吧。”這,就是藍楓的答案。沒錯,現在這個時候,就只能等了。辦法他是知道沒錯,但這路,他就不知道了。這個辦法是他在網上查到的,誰知道是不是真的,但也只能一試了。對於這個辦法,有人睡是真的,也有人半信半疑,更有人直接說是瘋子,反正說什麼的都有。管它科學不科學,先試了再說。

其實對於這兩個男人來說,即便是他們的嘴上不說,擔心裏面是一樣的。就算是真愛,但他們卻愛到了一種離不開就會死的地步。以前,他們也有想過自己會遇到,但最後還是被自己給推翻了。這樣的事情,怎麼可能發生在他們的身上。愛上一個女人,那是正常的事情。可這愛到離開就會死的地步,那絕對不可能了。但是現在,他們認命了。真沒想到,他們還真的會有這樣的一天。這個女人,到底是有怎樣的魔力,竟然讓他們都淪陷其中。雖然這樣想,他們也認命了。一切,都是他們自願的。

等,現在也只能等了,不然誰知道這去陰間的路啊。不過說來也奇怪,按照電視裏演的來說,這人死了,不都是要被黑白無常抓去陰間的嗎?可爲什麼在這個小區裏,有這麼多的孤魂野鬼?難道是太多了抓不過來嗎?

不知道爲什麼,這是我在這裏之後第一次做夢。夢裏,那兩個男人就這麼站在那裏。而旁邊,也一樣是他們,只是那滿地的鮮紅,刺傷了我的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他們會死掉?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想問,我想大喊,但卻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天知道我現在是有多着急。

“啊……”終究還是被夢驚醒。一摸額頭,大汗淋漓。

“老婆,你這是怎麼了?”隨即坐起來的宮宇小聲的問道。其實在剛纔的時候,他就有聽到這個女人的夢魘,一直在說着不可能。在那個時候起,他便沒有再睡着。直到現在,這女人做了起來,他這才問了起來。也是,在這裏這麼多天了,這還是這女人第一次這樣。 富貴錦繡 夢,她是夢到什麼了?竟然一直說着不可能。一時間,宮宇好奇了起來。都現在了,還有什麼人什麼事情是她關心在乎的呢?

“我,我做噩夢了。我,我夢見他們,他們死了。宮宇,他們不會死的對不對?他們還可以活很久對不對?”抓着宮宇的胳膊,我很是着急的問了起來。這個男人是這裏的掌管者,他一定知道的。

經歷了一些事情,我已經害怕了身邊的人出事。父母的離世,親人的拋棄,結婚對象的死亡和失蹤,真的已經讓我怕了。而那兩個男人,都是對我好的人,若是他們也死了的話,我真的不知道了。想想剛纔的夢,我的腦子現在都是一片混亂,心裏更是害怕。

“不要着急,先告訴我你到底是夢到什麼了?他們,又說的是誰?”想想她口中的他們,恐怕就只有那兩個男人了吧。不過現在,他還是要先確認一下。實話說,在聽到她嘴裏的他們的時候,他這心裏還真不是滋味,就像是醋罈子被打翻了一樣,那叫一個酸了。只是這臉上,沒有表現的那麼明顯罷了。

我當然知道這個男人是在不高興,可是現在這個時候,我真的不能顧及那麼多了。要是那兩個男人真的出事了怎麼辦?就像夢裏夢見的一樣,怎麼辦?

“宮宇,我能不能回去看看,只看一眼就好。只要確定他們沒事,我就回來好不好?放心,我答應你的事情絕對不會食言。時間還沒有到,我絕對不會提前跑掉的。所以,讓我回去好不好?”那個夢,是那樣的真實,真實的可怕。要是不回去看看的話,我肯定不會安心的。只要讓我回去看看,讓我確定一下就可以了。

這……宮宇爲難了。現在這個時候,他怎麼可能讓這個女人離開。拋開別的不說,就說她這回去是因爲別的男人這一點,他就不開心了。而他這不開心,就不可能同意的。其實不管這女人的回去是因爲什麼,他都不會同意的。他要的,就是這個女人一直在他的身邊,就在這裏,和他在一起。

但那張臉上的痛苦,卻深深的刺痛了他的眼,更刺痛了他的心。

他知道這個女人最在乎身邊的人,不希望身邊的人出事。還記得之前他出事的時候,這個女人的眼淚,就像是斷了線一樣,每天都在刷刷的流着。爲了他,他宮宇覺得無所謂,只要這個女人想,怎樣都可以。但這爲了別的男人,他不允許。她的心,只能是他宮宇的。其他的人,想都不要想。

“不行,我絕對不允許。你的身子才放下去沒多久,要是就這樣出來,會毀了的。”這話,半真半假,反正他是不會同意的就是了。這樣說,無非是想讓這個女人打消了這個念頭。但她有多固執,他宮宇也是知道的。所以現在,他這必須要想一個折中的辦法才行。既能讓這個女人老老實實的待在這裏,又能讓他知道那兩個男人沒事。

對了,有了。宮宇想到了一個最好的折中辦法,那就是派人去看看。這樣的話,這個女人總能放心了吧。要是這樣她都還不放心的話,那他就沒辦法了。至於剛纔說的什麼身子會毀的藉口,那全是假的,有他宮宇在,他怎麼可能讓這個女人受到半點傷害。

“要是真擔心,我讓人去看看怎麼樣?這樣,你總能放心了吧?”管那麼多,先試試再說。辦法多的是,就看這個女人要怎麼選擇了。要是選擇他的辦法,那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了。“你現在這樣去,真的不行。別說到時候他們沒事了,就你出事了,你讓我怎麼辦?當然,我不怕冒死來讓你活下來。”最後這句話,其實才是重點。也正是因爲這句話,才讓這女人改變了最初的想法。

我承認,我是想着回去,就算是對我自己有傷害也無所謂,只要能確定他們是好好的,隨便我怎麼樣都無所謂。但宮宇的最後那句話,讓我放棄了這個念頭。是啊,這要是我死了的話,他怎麼辦?看着我就這麼死了,他肯定不會同意。到時候讓我復活,這雷罰,沒準會要了他的命都說不準,我不能這麼自私,我不能再讓這個男人爲了我去犯險了。

“那,好吧,你趕緊的派人去看看,快點兒。”現在,也只能用這個辦法了。或許這纔是最好的辦法,畢竟他的人,來去速度都是很快的,至少比我快。現在,我只顧着催促了。

其實早在剛纔的時候,宮宇便派人去看了。

在這段時間,我一直在不安着,不管身旁的男人怎麼安慰我,都沒有用。沒辦法,我一定要肯定的答案後我才能安下心來,不然我真的做不到。

黑白無常早在宮宇下令的時候便行動了,位置什麼的對於他們來說,那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可不是,這才一會兒的功夫,他們便找到的人了。

“既然已經死了,那就跟我們一起下去吧。”

“是時候去報道了,自己選擇的路,就不要後悔。”

看着面前這坐在地上的兩個男人,黑白無常你一言我一語的說道。人,找到了,既然死了,那就帶回去交差好了。

在黑白無常出現的那一刻,周圍本事圍滿的鬼魂在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這一襲,讓藍楓和李泰覺得好笑。要不要這樣,不就是個黑白無常嘛,至於怕成這樣嗎?才一會兒工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做鬼了還害怕這些,根本不用。這要說啊,就應該像他們一樣,坐在這裏,怕什麼啊。

不過好在這也沒等太久,其實他們還真怕這沒人來,那他們就不知道要等多久了。

“那就走吧,麻煩兩位帶路了。”說後悔,這怎麼可能,既然選擇了,那他們就絕對不會後悔。既然這都來了,那他們還是趕緊的走吧,沒準能快點兒見到那個女人呢,這也說不定嘛。心裏,還是希望那個女人就在那裏,不要讓他們白找。

等等等,這到底是要等到什麼時候啊?這個時候,我還真坐不住,就這麼一直在原地來回走着。坐不住,真心坐不住。

“行了,你就老老實實的在這裏坐着吧。估計,他們應該很快就回來了。”看着這走過來走過去的,宮宇強忍着心裏的彆扭說道。彆扭,這怎麼能不彆扭,這都說了快回來了,結果這個女人還是在擔心,真是夠了。想發火,但也不能衝着這個女人發火。所以這心裏,真的是煩躁到了極點。

“主子,這兩個男人……”本想着去大殿的,可一去,這小主子根本就不在那裏。沒辦法,這隻有將人帶過來了。只是這話還沒說完,就看到小主子那張黑雲密佈的臉。一時間,這到嘴邊的話給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看着站在那裏的兩個男人,我愣了,完全不敢相信的站在那裏。那只是夢,真的只是夢,可爲什麼這兩個男人現在卻站在這裏?就這麼站在我的眼前。以他們兩個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人,怎麼可能來這裏,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啊。但結果,這兩個男人就是站在了的面前。看來,這夢是真的了。

藍楓和李泰吃驚

坐在那裏的男人,他們當然知道是誰。只是在聽到這黑白無常叫小主子的時候,他們愣住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這,不是吧,這個男人是他們的主子?那麼也就是說,他是這裏的閻王?李泰倒是沒太大的反應,最主要的是藍楓,他怎麼也不能接受。他們做兄弟做了怎麼多年,基本上都是無話不談的那種,兩人之間更是沒有什麼祕密可言。可爲什麼,這個傢伙卻沒有告訴他這件事情。他的身份,竟然是這裏的主子,爲什麼他從來都沒有說過?

“你們,不可能,你們怎麼可能會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還是不能接受,不能接受他們就這麼死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現在我只想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們,是爲了找你。你就這樣消失不見,那天要不是我看到李泰在大街上找你跟了去,根本就不知道你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就像是人間蒸發了一樣,讓我們找不到,更等不到。沒辦法,我們只能用這樣的方法來試一試,看看能不能找到你。沒想到,還真讓我們找到了,真好。”這話,是藍楓說的。瞧他那說的雲淡風輕的樣子,就好像這件事是發生在別人的身上一樣,他只是在敘述而已。

我沒想到,到現在這個時候,在我們沒有關係的時候,他還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結果只是爲了找我,就這麼不要命的下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