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這個時候,我掙脫開他的束縛,朝旁邊的慕桁走去。

“舒淺!”容祁在我身後吼道。

我身形一滯,但沒有回頭,只是背對着他,自嘲地開口:“對了,容祁,忘了告訴你,雖然你是古代人,但在我們現代,一夫多妻,你是不用想了。”

話落,我只覺得眼睛說不出的酸脹。

明明有很多問題想要問容祁,很多話想要告訴容祁,可爲什麼,說出來的,卻只有這一句。

如此傷人又傷己的一句。

我苦笑一聲,不再轉頭看容祁的表情,就跟着慕桁走出美容所。

到了車上,我一臉失魂落魄,慕桁看着我,欲言又止地樣子,最後還是嘆了口氣,道:“你可能誤會容祁了。”

我笑得無奈。

慕桁又能知道什麼?

慕桁見我不信,也不多說什麼,只是開車將我送回了學校宿舍。

這一天晚上,我又失眠了。

閉上眼,看見的,似乎全部都是葉婉婉和容祁挽着手的模樣。

翌日,我一大早就被羅晗她們拉了起來。經過她們的提醒,我纔想起來,我們今天還約了陳煥。

我們三人梳妝打扮好後,到宿舍樓下,我詫異地看見,陳煥開了輛豪車在等我們。

“我也是後來才知道,這陳煥家好像挺有錢的。”曉敏壓低嗓子對我道,“今天他約我們去的那個美容院,好像就是他家開的。” 我怔了一下,才突然想起來,好巧不巧的,陳煥今天約我們去的也是美容院。

我現在真的是對美容院有陰影了,嚥了好幾口唾沫,才壓下胃裏的噁心。

希望今天這個美容院正常點吧。

陳煥一看見我,就笑得很開心,忙給我們開車門。

車子開了一陣子,終於在市中心停下。

我本來一路都是心不在焉地,可當車子停下,我看下車窗外我們所到達的地方時,我徹底呆住了。

眼前的這座美容院,赫然就是昨天慕桁帶我來的那家。

這家美容院,竟然是陳煥家開的?

“到了。”這時,陳煥笑眯眯道,走下車來給我們開車門。

“哇塞,你家這美容院……也太豪華了吧?”羅晗目瞪口呆。

“等等!”曉敏反應過來什麼,“這個不會是傳說中所有女明星都排隊想來的那個美容院吧?”

陳煥笑得謙虛,“父親的這家美容院,人氣的確還不錯。”

說着,他就領着我們進去。

曉敏和羅晗現在興奮的都要跳起來了。

曉敏死拽着我的衣袖,低聲道:“擦,沒想到這個陳煥竟然是個大富二代啊。淺淺,我們真是佔了你的光,竟然能來這裏美容!”

比起羅晗和曉敏的興奮,我只是臉色慘白,一臉防備地看着眼前的陳煥。

這個美容院背後的老闆,是和葉家有聯繫的。好巧不巧的,陳煥又找上了我。

這是巧合?還是有陰謀?

“羅總,曉敏。”想到這,我趕緊拽住眼前興奮的倆丫頭,低聲道,“我們走吧,這家店……有問題。”

且不論陳煥接近我,到底是不是有什麼動機。光是這個店裏的人肉小籠包,就已經夠嚇人了。

“這種檔次的店能有什麼問題!”愛美之心人皆有之,羅晗她們也不例外,此時根本不聽我說什麼,就將我拽了進去,根本不給我多加解釋的機會。

我們一路走到美容院門口,可不想還沒進門,就又遇見了一個熟人。

走到門口時,我們看見一個穿着制服的美容院工作人員,一臉不耐地站在門口,而她的面前,跪着穿着襯衫包臀裙的女人,正聲淚俱下地苦苦哀求:“拜託你了,我只有這點錢,你們再讓我吃一次吧,就一次……”

認出那個狼狽的女人時,我、羅晗和曉敏都驚呆了。

“曲老師?”羅晗這個缺根筋的,根本沒經過大腦,就脫口驚呼。

我們很快看見,那個跪在地上的女人,身子一顫,慌張地轉身看向我們。

不錯,此時跪在這美容院門口的,就是我們學校那突然變漂亮了的曲青蘿曲教授。

她看見我們,眼神閃爍,還來不及說什麼,她面前那個工作人員,就惡狠狠地開口:“沒錢就滾蛋,沒錢沒勢的,給你吃一次已經不錯了,你還想第二次?拿不出兩倍的錢,趕緊給我滾!”

我臉色微微一變。

從曲老師和這個美容院工作人員的對話來看,曲老師顯然也在這裏,吃過那種人肉小籠包。

這也就解釋了,她爲什麼突然能變瘦、變美、皮膚變好。

這人肉小籠包的作用,真的是秒殺韓國各種整形。

可更讓我在意的,是曲老師此時臉上的變化。

我清晰地看見,她的臉光潔美麗依舊,可額頭處,長出好多皺紋,乾癟、皺巴巴的,跟七十多歲的老太婆一樣,將這張臉的美感,生生破壞。

這是怎麼回事?

難道是因爲,曲老師沒有繼續吃人肉小籠包,她的臉就被打回原形了?

可不對啊,曲老師以前雖然不漂亮,但好歹只有四十多歲,臉上的皺紋也沒有到這個地步啊。

難道說,這個人肉小籠包,吃了之後,只要一停止,就會讓臉變得更蒼老?

想到這個可能,我就覺得可怕。

而且聽這個美容院的工作人員說,似乎第二次吃這個人肉小籠包,價格會更高,恐怕就是因爲這個原因。

這時,曲老師被那工作人員說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最終是拉不下臉,站起來跑掉了。

只留下我們一行人尷尬地站在原地。

“少爺?”那個方纔辱罵曲老師的工作人員,這纔看見了陳煥和我們,立馬露出了尷尬的神色,趕緊笑得諂媚熱情,“少爺你帶客人來啦,趕緊這邊請。”

“不好意思,剛纔讓你們看笑話了。”陳煥對我們笑了笑,道,“我們進去吧。”

經過曲老師這一出,我對這個美容院更加恐懼,想拉住羅晗她們。

可她們顯然沒從曲老師這件事上看出什麼不妥,只是歡天喜地連蹦帶跳地跟着陳煥走進了美容院。

我氣得跺腳,可也只能跟上。

再次走進這金碧輝煌的美容院,我心裏頭卻絲毫沒有上一次的激動和喜悅,只是防備和警惕。

隱約間,我感覺到這美容院有些不對。

今天美容院裏,似乎特別冷清?

雖然這種店本來就不可能擁擠,但我還是意識到,和昨天比起來,今天實在人太少,甚至前臺的小護士,都只有一個。

我狐疑地擡眼,正好對上陳煥的目光——

不是昨日那種帶着欣賞的目光,而是陰測測的,嘴角帶着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

我心裏一涼。

但陳煥很快注意到我的注視,微微一笑,又恢復了原本溫和的樣子。

可我已經起了疑心。

說起來,陳煥爲什麼對我感興趣?

雖然我不算難看,但他家開這種美容所,應該撲上來的女明星、模特多如牛毛,憑什麼就瞧上我了?

想到這,我心裏的防備不由又多了幾分。

這時,我們已經走進一個包廂裏坐下,一個小護士,端着三盤小籠包上來。

“吃小籠包?”羅晗和曉敏果然一頭霧水。

“嗯,我爸爸這家店裏的美容祕方,就是就是食補。”陳煥微笑道。

“原來如此。”羅晗她們說着,就不疑有他要去夾小籠包。

“別吃!”眼看着她們的筷子都要遞到嘴邊,我徹底慌了,直接將羅晗她們眼前的小籠包,給砸到地上。

小籠包的皮兒破了,湯汁頓時淌了一地。 羅晗和曉敏看到地上的天價小籠包,肉疼得都要出血了。

“淺淺!你幹什麼!”她們心疼地喊。

可我沒有答話,只是冷冷看向陳煥。

“你們家賣的這個小籠包,到底是怎麼回事?”我終於忍無可忍,決定打開窗戶說亮話。

陳煥的臉繃得緊緊的,但過了許久,他還是扯了扯嘴角,道:“什麼怎麼回事?”

“你不要給我裝傻。”我的聲音更冷,“你這個小籠包,根本是死嬰肉做的!”

身後的曉敏和羅晗,聽見我的話,臉色頓時一片慘白,直接俯在桌子上,陣陣乾嘔起來。

聽見我一語道破他們小籠包裏的祕密,陳煥臉色有些難看。

但他還沒來得及說什麼,他身後房間的門外,突然傳來一陣陰測測的笑聲。

專屬戀愛二次方 我心裏一沉,擡眼看去,就看見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帶着一個穿着長袍的清瘦老頭,走進了門。

“爸。”陳煥看見那胖男人,頓時不多看我一眼,恭敬地退開一步。

我瞪圓了眼睛。

這胖子,就是這家美容所的老闆,那個和葉家有聯繫的人?

“不錯,小煥,竟然真的把人給帶來了。”那胖子笑眯眯地道,小眼睛落在我身上。

我忍不住倒退一步。

竟然真的把人給帶來了?

果然,陳煥接近我,纔不是什麼偶然,而是故意安排!

那曉敏和羅晗他們……

“羅總!曉敏!”我剛想回頭叫她們快跑,可不想不知從哪個角落裏跑出了兩個黑衣人,直接將羅晗她們迷暈了。

該死的!

我轉頭去,就看見那胖子朝我陰森地笑,“你就是那個命格奇硬、八字純硬的女人?聽葉小姐說,只要把你交給葉少爺,葉少爺一定會重賞我?”

葉小姐?

我臉色一白,明白過來——

我還在想,這個陳胖子,明明只是葉家利用來掙錢的一個人,爲什麼會知道要抓我。

原來,是葉婉婉故意給了他提示。

我此時對葉婉婉這個女人的敬佩,又到了新的高度。

她知道陳胖子一心想討好她的哥哥葉凌,所以告訴陳胖子關於我的事,陳胖子自然會出手抓我,將我先給葉凌。

她希望我被葉家人帶走,倒不一定是誠心爲了葉家好,更主要的,是剷除我這個情敵。

好一招借刀殺人。

從頭到尾她都沒有出手,但還是不動聲色地將我給我處理了。

就我這點腦子,根本沒法和她鬥。

不過我不明白的是,她如今已經勝券在握了,爲什麼還這麼建議我這個失敗者。

看着眼前朝我虎視眈眈而來的幾名壯漢,我從口袋裏迅速地抽出黃符。

我不確定這咒符對人有沒有用,但此時也是死馬當活馬醫了!

想到這,我咬破手指,迅速地畫下兩張符,狠狠甩出!

那兩道咒符立馬燃火,直接衝到那兩個壯漢的眼前。

“啊!”那倆壯漢沒想到我有這一手,直接讓火符燃到了眼睛,不由疼得捂住眼睛倒退一步。

隨着咒符燃盡,他們兩個直接倒地,暈死過去。

我震驚。

看來這咒符,對人雖然不如對鬼那麼有效,但還是有些用。

與此同時,一連畫出兩張咒符的我,早已累得氣喘吁吁。

但我還是咬着牙撐住,迅速地蹲到地上,撿起方纔裝小籠包的盤子所打碎的瓷碎片,捏在手裏,護在昏迷的羅晗和曉敏身前,兇狠地看着陳煥父子。

不知是不是我的眼神裏殺氣太足,陳煥父子竟然露出了惶恐之色。

他們之前以爲,我們不過是三個弱女子,因此就帶了兩個保鏢,沒想到一口氣被我幹掉了倆,他倆當然怕了。

“趕緊……趕緊叫人!”陳胖子慌亂地開口,陳煥剛準備去找人,不想一旁一直陰沉着臉不說話的那個道袍老頭,突然開口了。

“陳先生,不如讓貧道來處理這個女伢子?順便讓您看一眼,貧道的實力。”

那老頭的聲音陰森森的,好像能冷進人心裏。

我身子一顫,才發現這老頭身上,帶着一股濃郁的死氣。

那老頭明明是活人,但身上卻死氣沉沉。

有這種氣息的,不用說,這老頭一定是吃死人飯的。

只是我不解的是,爲什麼陳煥家會和這種人打交道?

我正疑惑間,陳胖子眼神一轉,這才冷靜下來,道:“好,那就有請張老了。如果這次事情辦得漂亮,我們陳家自然會重金聘請您。”

重金聘請?

毒醫狂妃:邪帝請節制 我這才明白過來。

我早就聽說,很多做生意的老闆,其實私底下都有聘請一些玄門中人,就是想利用他們的力量,做些生意場裏不乾淨的事。

比如葉家和這陳胖子,其實說白了也是這種關係。

而眼前的這個老道兒,顯然也是想要陳胖子的金錢。

這時,那被喚作張老的老道兒,突然從袖子裏,拿出了一個紅繩鈴鐺,咣咣地晃起來。

我突然想起之前穿越回宋代時,在湘西的深山老林裏見到的一幕,猛地明白過來。

這老道,恐怕是個趕屍人!

果不其然,隨着他的鈴鐺聲,兩個人從走廊裏,走進房裏。

用“走”似乎不太合適,因爲那兩個“人”根本是一蹦一跳,跳進來的。

那兩具屍體一男一女,穿着普通的衣服,但身上佈滿鮮血,看上去死去並不久,呆滯着雙眼,跳入房間。

我心裏頭轟的一聲。

我記得我有聽容祁說過,這種剛死,還帶着血的屍體,是不適合用來趕屍的,因爲血氣和怨氣都太足,一不小心,就會發狂。

想到這,我不由警惕起來,大吼道:“喂,老頭子,你到底懂不懂!這是血屍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