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靠近那邊的門口,周瑩瑩就越覺得渾身難受,但是反觀張昊天,並沒有什麼不妥的,一臉的淡定,就像是一個入定了的和尚一樣。

這份兒淡定讓周瑩瑩覺得心裏踏實了不少,也漸漸地不那麼在意附近的大火了。

張昊天的腳步越來越淡定,一步一步的朝着那邊的那扇門走了過去。

眼看着就要到那扇門前面了,一根不知道從哪兒來的木頭,帶着熊熊大火,就這麼哐噹一聲,砸在了張昊天和周瑩瑩的面前。

周瑩瑩被嚇的差點兒尖叫出聲,這要是被砸中了,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

但是當週瑩瑩擡頭的時候,發現之前的那三隻鬼又出現了,並且,兩隻男鬼還一邊兒一個,擡着一根也一樣着火的木頭。

之前的那個面目還算是善的小姑娘,這會兒正站在兩隻男鬼的身後,像是在指揮着他們兩個,讓他們再朝着周瑩瑩的方向丟一樣。

周瑩瑩被嚇壞了,想要喊張昊天,但是這會兒,張昊天就像是關閉了所有的感官一樣,別說是感覺到危險了,就連周瑩瑩喊他的名字,也都不知道!

這可怎麼辦?

周瑩瑩心裏着急了,剛纔這都已經有一根木頭了,要是再來這麼一根,前面的路會不會就這麼堵住了?

如果真的把前面的路給堵住了,那還怎麼出去?

就在周瑩瑩猶豫着要不要再喊依稀張昊天的時候,那隻女鬼果然指揮着那兩隻男鬼,把他們手上的那根木頭扔了下來!

周瑩瑩眼看着那根木頭掉下來,心裏一顫,猛的往後一躲閃。

這一下終於帶動了張昊天了。

原本張昊天覺得自己是走在雲端的,順着心意的方向繼續往前走,但是被這麼一帶,整個人瞬間就有了一種重心不穩,隨時要從雲端掉下來的感覺。

張昊天眉頭一皺,儘量保持着自己的平衡,最後終於還是又回到了之前的樣子。

周瑩瑩眼看着那根帶着大火的木頭從上面砸下來,也還正好就砸在張昊天的前面,可奇怪的是,張昊天邁步就這麼直接從那根木頭上邁過去了!

這是怎麼回事兒?那可是着着大火的木頭啊,張昊天就這麼走過去了,爲什麼一丁點兒要受傷的意思都沒有?

就在周瑩瑩想着這些的時候,那三隻鬼又找來一根差不多的木頭,也又開始朝着張昊天的方向瞄準,像是準備再丟過去一樣。

並且這會兒,他們的臉上全都是那種不高興的表情,就好像是對剛纔沒砸到張昊天,還有張昊天不在意的事兒相當的不滿一樣。

周瑩瑩看了看上面的那三隻鬼,又看了看張昊天,像是想到了什麼,快速的起身,又跟在了張昊天的身後。

這一次,周瑩瑩不管看到什麼都不在意了,還什麼大火,在她心裏全都跟不存在一樣了。

不過,說來也奇怪,周瑩瑩越是不在意,那些大火就燃燒的越是旺盛,可週瑩瑩也就根本就感覺不到任何炙烤的感覺,就好像是那些大火全都是假冒的一樣。

這讓周瑩瑩終於明白了,果然啊,見怪不怪,其怪自敗!

自己之前就是一直覺得那些大火是真的,所以纔會感覺到炙烤,並且那種感覺還越來越真實了,張昊天現在是入定了,根本就感覺不到那些感覺,那些東西也還就不存在了!

弄明白這個道理之後,周瑩瑩也知道了,爲什麼張昊天腦子裏的聲音會讓張昊天這麼做,原來就是這個原因啊!

既然都明白了,周瑩瑩心裏就更加淡定了,不過就是個見怪不怪的事兒了,自己也就不用太在意了。

寵妻計劃:總裁大人超給力 乾脆跟着張昊天一起是,周瑩瑩也儘量讓自己進入那種入定狀態。

上面的三隻鬼眼看着周瑩瑩和張昊天越來越靠近那邊的大門,手上的木頭丟的更加賣力了,可就算是這樣,也還是不能阻止張昊天和周瑩瑩離開這裏。

當他們兩個終於邁步走出這個着大火的房子的時候,張昊天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可算是出來了。”

說着這個話的時候,張昊天已經慢慢的睜開了雙眼,轉身看着身後已經滿是大火的醫院。

“這大概就是當年這裏着火的原因吧。”張昊天又默默的說了一句。

周瑩瑩有些不太理解,“什麼?”當初大火不是有人故意放火的嗎,真相不是早就已經知道了嗎,張昊天爲什麼要說這樣的話?

“你沒明白,他們以爲當年是那些人放的大火,但是這件事兒,弄不好就是當年這三隻鬼放的火,所以才那麼難撲滅,還有那個什麼所謂的院長,根本就是被鬼害死的,最後也纔會變成他們中間的一員。”

周瑩瑩忽然明白了什麼,“你說的也對,就剛纔那些大火,要不是咱們,換成其他的人,肯定也會被燒死的。”

說着這些話的時候,周瑩瑩都覺得後怕,要是剛纔自己沒意思到問題的關鍵所在,肯定也會跟其他人一樣,也相信了這場大火的存在,也會被燒死在這裏的。

眼看着面前的大火越來越旺盛,裏面甚至還傳出一陣陣哀嚎求救的聲音,周瑩瑩再也淡定不了了。

“你說,這些鬼要是一直留在這裏,會不會再傷害了其他的人?”今天也就是幸運了,要是再有其他的人誤入進來,估計很難走出去,到時候,這些鬼害死了更多的人,那些更多的人離不開這裏,再加入到那些鬼的隊伍當中,這種惡性循環要是開始了,那還真的就是惡性的循環啊! 第81章不然我讓你吃一輩子牢飯

「南初,我知道你是在生氣,氣我當初沒有認出你對不對。」

簡梓佑直接一把將姜南初摟入懷中,充滿溫柔的說。

「簡梓佑,你這個混蛋,你這是綁架,你放開我!」

姜南初立刻開始掙紮起來,但是她的力氣怎麼可能抵得過簡梓佑這個大男人。

無奈之下餘光瞥見辦公桌上面有一個煙灰缸,姜南初沒有一絲猶豫,直接拿起煙灰缸砸在了簡梓佑的頭上。

「嗯。」

簡梓佑痛的悶哼一聲,姜南初徹底掙脫開他的懷抱。

也就在這時姜南初發現簡梓佑的額頭有鮮血流淌出來,紅色浸染了白襯衫,自己只是想要阻止他觸碰自己,卻沒有想到會把他砸的這麼嚴重。

姜南初一時心慌意亂,煙灰缸直接掉落在了地上,發出響動。

「簡梓佑,我不是故意的。」

簡梓佑的眼皮開始漸漸變重,像是快要暈過去一般。

「梓佑,你在辦公室做什麼呢?」

簡梓佑的母親馮婭走進辦公室,沒有想到就看到了兒子受重傷暈過去的一幕,同時也看到了心虛的姜南初。

「姜南初,你對我兒子做了什麼!」

「保全呢,立刻報警!」

馮婭尖叫大喊道。

馮婭是前市長之女,認識不少人,加上有視頻為證據,姜南初直接就被關進了拘留所。

「得罪了簡家的人,吃幾年牢飯是免不了的了。」

「小丫頭說說你是那隻手打傷的簡公子。」

拘留所內警官說著就拿出了警棍。

姜南初搖了搖頭,想要逃,但是四面都是牆。

獨寵嬌妻:總裁甜愛不消停 「我要聯繫陸司寒,你們憑什麼對我動用私刑。」

「憑什麼,就憑上面交代過來,只要不死怎麼對你都行!」

警官說著一棍子打在姜南初蔥白的手指上。

都說十指連心,姜南初感受到了錐心的痛,但硬是一滴眼淚也不肯流下來。

D.E集團內,陸司寒正在會議室開會,沈承接到一個電話出去了幾分鐘,隨後沉著臉色進來在陸司寒的耳邊說了幾句話。

「沈承將會議要點記錄下來,明天給我看。」

陸司寒說完之後,拿起西服外套直接離開。

簡梓佑出事,姜南初被扔進拘留所的事情,通過馮婭已經人盡皆知。

姜南初在拘留所呆了三個小時之後,那名對自己動手的警官又一次過來。

「姜南初,出來吧,有人來看你了。」

「是陸司寒嗎?」

姜南初立刻站起來往外走去,在進入審訊室看到那背影之後,徹底失望了。

馮婭面露嫌棄的瞪了姜南初一眼。

「看到我有什麼不對嗎?得罪了簡家你認為還有人會來救你嗎?」

馮婭看不慣姜南初早就不是一天兩天了,當初梓佑要和她交往,馮婭就是百般阻止,但是耐不住梓佑喜歡她,如今好不容易梓佑擺脫她,想不到這個女人還敢臭不要臉的湊上來。

「啪!」

馮婭將一份醫院證明報告甩到了姜南初的臉上。

「重度腦震蕩,姜南初你最好祈禱我兒子沒什麼事情,不然我讓你吃一輩子牢飯!」 張昊天明白周瑩瑩的話,實際上張昊天自己心裏也正在擔心這件事兒。

這地方明顯就是一塊相當陰的地方,要是這裏的鬼聚集的越來越多,到時候死在這裏的人肯定也是越來越多的。

婚色撩人 爲了不讓這些鬼繼續傷害跟多的人,張昊天決定超度了這些傢伙,讓他們早些放棄心裏的執念,儘快的離開人世間,也就只有這樣,才能讓這塊地方重新的變得“乾淨”。

周瑩瑩自然也是贊成的,只不過,今天他們來的匆忙,也沒帶什麼東西來,甚至連一些紙錢都沒帶來,根本就沒辦法做任何的事兒。

所以兩個人簡單的商量了一下之後,決定回頭這邊的事兒全都忙的差不多了,就趕緊回來解決這裏的麻煩。

這剛商量好,不等張昊天和周瑩瑩再多說什麼話呢,張昊天的手機倒是突然響了起來了。

拿起來一看,上面竟然是殯儀館那邊的電話號碼。

張昊天心裏疑惑,心說殯儀館那邊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給自己打電話,是有什麼事兒嗎?

不等多想,張昊天就已經按下了接聽的按鍵了,電話那頭的人詢問着張昊天的手機爲什麼一直接不通,還說這邊醫院的院長都等的有些着急了,問張昊天怎麼還沒到。

張昊天真的很想說,自己不是電話接不通,是遇到了鬼,所以電話的信號才被屏蔽掉了。

還有,自己也不是不想早些到那邊的醫院,是自己以爲這裏就是那個醫院了,要是早知道這裏不是的話,那自己早就想辦法離開這裏了!

但是這些話張昊天不好直接說出來,只能拐着玩兒的說了一些其他的什麼話,最後記下了那邊院長的電話號碼,這才掛斷了電話。

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張昊天看着周瑩瑩,“行吧,咱倆還是趕緊過去好了,這邊已經耽誤了太長時間了,要是再耽誤下去,恐怕那邊要不高興了。”

周瑩瑩知道張昊天是什麼意思,人在屋檐下,官大一級壓死人,既然人家領導都說了,自己照辦就是了,誰叫自己在人家下面工作呢。

張昊天轉身又看了一眼漸漸消失的大火,沒吭聲,就這麼離開了這個地方,繼續按照之前的地址往前走。

在走出了一段距離之後,周瑩瑩轉身看了剛纔的那個醫院一眼,這會兒那邊哪兒就還有什麼醫院啊,別說是醫院了,就連一個房子都沒有,根本就是一塊空地!

就在周瑩瑩想要感慨幾句的時候,一句熟悉的話,就又出現了。

“呵呵,你們可算是來了!”

這次說話的是個中年人,大概五十來歲,穿着一身休閒的衣服,像是剛打完籃球一樣,神采奕奕。

張昊天上下打量了那個人一眼,“你是?”這傢伙是誰?不會又是什麼院長吧!

現在這種時候,不管是張昊天還是周瑩瑩,對於“院長”這倆字都相當的敏感,還什麼院長呢,剛纔那邊就倆了,要是再來一個院長,誰知道他是真的還是假的,或者說,是人是鬼還尚未可知呢,畢竟這個地方邪門的很。

“呵呵,我就是這裏的吳院長。”那個五十來歲的男人笑呵呵的說着。

這話一出,張昊天也好,周瑩瑩也罷,全都在心裏默默的冷笑了幾聲,心說今天是院長聚集日啊,怎麼就這麼多院長?這都第三個了!

想着之前的經歷,張昊天不動聲色的拿出手機,撥打了一下殯儀館那邊剛給自己的電話號碼,看看面前的這個所謂的吳院長是不是能接到電話。

這一次還好,當張昊天真的撥出去的時候,吳院長的手機,也還真的響了起來!

吳院長不知道這是張昊天的電話號碼,還在納悶兒,“這是誰給我打的電話。”

張昊天趕緊解釋,“我,我,是我打的,我怕我聯繫錯了人,你看看,咱們也沒見過面,我怕萬一錯了,不是耽誤時間嘛。”

吳院長顯然不知道張昊天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但是這都是小事兒,也沒太在意,“這樣正好,我啊,把你的手機號碼存起來,以後有什麼事兒咱們也好直接聯繫。”

說着,吳院長真的吧張昊天的手機號碼給存起來了,隨後收好了手機,開始簡單的介紹着這地方的情況。

什麼大火,什麼糾紛,吳院長說的還是跟之前那兩隻鬼說的差不多。

張昊天和周瑩瑩一邊兒跟在吳院長的後面,有一搭沒一搭的聽着他說的那些內容,一邊四下看着,想知道是不是剛纔的那些鬼來這裏搞事情了。

這四下看了一圈兒,張昊天發現,這地方也還真是邪門兒了,就算是不用那些鬼出來鬧騰,這地方也肯定會鬧鬼的!

別的不說,就說這裏太平間的方位,就是大大的有問題!

按說,一般選擇太平間的時候,都會找一個比較好的位置,不能找那種養鬼的地方,不然,那些鬼魂凝聚不散,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所在了!

就算是找不到那種能剋制的地方,也都儘量選在在那平安無事的地方,可這家醫院,居然選擇了陰氣最重的方位,這不就是在自己給自己找麻煩嗎?

張昊天心裏明白,但是也不打算就這麼直接說出來,想着還是等到全都看明白了,之後再一起解決好了。

只是,這個醫院不是很大,幾乎就跟之前看到的那個醫院差不多,轉悠了一大圈兒之後,張昊天並沒有再發現任何其他不對的地方。

吳院長把他們帶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一人遞了一瓶水之後,吳院長笑呵呵的開始說:“這麼說吧,其實我是個無神論者,在我到這裏工作之前,我覺得那些什麼鬼神之說都是忽悠人的,都是那些人找出來嚇唬人,之後達成什麼目的的,但是在我來這裏工作的這段時間裏,我算是徹底的相信了。”

“爲什麼?”周瑩瑩好奇的問,按說,人的觀念很多都是根深蒂固的那種,這也跟很多人的家庭環境,還有教育背景有關係。

比如一個人要是從小就生活在相信鬼神的家庭裏面,周圍的長輩也都是那種沒事兒就拜拜的,這樣家裏的孩子,不用多說就知道了,敬鬼神!

回頭你跟他們說這個世界上不存在鬼魂,他們還覺得是你想的太少了,沒見過不代表就不存在,沒準兒還會因爲這個吵起來。

但是相反的,要是這個孩子是生活在那種完全不相信鬼神的家庭裏,加上現在的教育也都是沒有什麼鬼神的,這樣的孩子一般都很難相信,尤其是鬼這種東西根本就不是常見的,沒聽說誰家隔三差五見到鬼的。

所以這樣的思想也是根深蒂固的,想要改變,幾乎也都是不可能。

這個吳院長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兒,爲什麼會突然開始相信了呢?

“呵呵,不瞞你們說,這事兒還要從我最開始上班的時候說起。”吳院長稍稍改變了一下自己的坐姿,換了一個比較舒服的方式,開始擰着眉頭回憶着之前的事兒。

“我是從別的醫院調過來的,之前也從來沒想過會到這種小醫院來,當中的原因咱們就不說了,直接說我來這裏工作的第一天。

記得那天是星期三,我一來就被熱情的招待了,這裏的副院長什麼的,全都來接我,還給我介紹這裏的情況。

你們也都看到了,這個醫院不是很大,就這麼幾棟樓,甚至連個手術室都沒有,這也沒什麼好介紹的,所以轉悠幾一圈兒,我們就進了會議室了。

那時候我還對這個醫院充滿了信心,想着就算是小醫院,想要建設好,也不是不可能的,畢竟這地方還有不少的居民,方圓多少裏之內,這裏也是一個比較好的選擇。

我聽着那些同事的彙報,突然很想去廁所,就讓他們先討論一下,我出去一趟。

你們剛纔來的時候也都看到了,我這個辦公室出門轉彎不太遠就是洗手間,這根本就沒幾步路,但是那天,我走了很長的時間。

我就記得那時候我眼看着那個洗手間的門,可說什麼也走不到那個地方,就好像是那扇門一直在跟我保持着一定的距離一樣,這事兒我就覺得奇怪了,但是當時也沒朝着鬼神這些事兒上面想,就以爲是我自己的問題,肯定是這幾天太累了,所以纔會出現這種幻覺的。

一想到可能是這種原因,我開始擰着眉心,之後又閉上眼睛稍微休息了一下,這一次,我很順利的走進了洗手間。

可當我走出來的時候,之前的事兒再次發生了。

我明明就看到辦公室的大門在前面不遠處,可不管我怎麼走,就是走不到地方!

還有,越走,我越是能聽到有人在哭,這讓我開始覺得更加奇怪了,誰會在辦公室這一層哭?要是真的有什麼事兒,爲什麼不是在下面門診的地方哭?

再就是,通往樓上的辦公室是要刷卡的,這也是爲了防止隨便誰都能上來這邊的辦公室,這人要是沒卡,能是怎麼進來的?

我當時就很好奇,想着會不會是哪位醫生在哭,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我可就要管管了,你們也都知道的,醫生這個崗位是不能帶着情緒上班的,要是情緒不好,真的弄出點兒什麼事情來,到時候不管是醫生本人還是醫院,都會是不小的損失。

越想我心裏越擔心,就開始順着哭聲各種尋找。

說來也更奇怪了,我竟然在我辦公室對面的牆壁上,看到了一扇門,只是那扇門跟我辦公室的門一點兒都不一樣,看着就像是過去那種老式的木頭門一樣!”

吳院長說到這裏的時候,張昊天和周瑩瑩互相看了對方一眼,心說,難不成這個吳院長當時看到的是這家醫院之前的樣子嗎?

之前那兩隻鬼也都跟自己說過的,這個醫院當初就是這種木頭門的裝修,並且還是那種老式的,上面帶着玻璃的。

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個吳院長肯定也是遇到鬼了,只是不知道他遇到的是那個高院長,還是那個王院長。

吳院長在嘆了一口氣之後,看了張昊天和周瑩瑩一眼,又繼續往下說。

“在聽到哭聲之前,我想走到我辦公室門口都不行,望山跑死馬那種,我說什麼也走不到!但是當我聽到哭聲之後,我還沒等走幾步呢,就直接到了我的辦公室門口了!

當時我心裏也是各種誘惑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啊!

我就站在我辦公室的門口,猶豫着我到底是應該進我的辦公室呢,還是應該去對面那個奇怪的房間看看。

哭聲又開始響了起來,甚至還比之前的幾聲更加悽慘。

我當時也沒想太多,就想看看到底是誰在哭,是不是真的有什麼事兒,就轉身,一把推開了那個房間的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