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川很快消失在三人面前,而李若曦在趙小川匆忙離開,頓時心中‘咯噔’一下,生出一絲不祥的預感。

“不去追他麼?他的狀態似乎有些不對!”安希俊低聲說道。

李若曦微微搖頭,道:“不必了!”

安希俊不再多說什麼,沉吟片刻,問道:“小夢,你把你們和王燁之間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我們!”

趙小川離開別墅後,才發覺此刻已經到了黃昏。

夕陽的餘輝把大地染成了一片金色,趙小川蹣跚着在道路上行走着,彷彿隨時回到在地上。

然而並沒有人知道此刻他的心中卻在和鬼璽中牧童,葉楓交流着。

“你們爲什麼讓我突然離開,還有這痛苦的感覺是怎麼回事?”趙小川心中吼道。

“廢話少說!快點找一個安全的地方,你的身體必須快點治療,不然誰也救不了你!”牧童聲音響起,語氣中充滿了焦急。

“安全的地方?哪裏纔是安全的地方?”趙小川怒道。

“不要問我,問你自己!”牧童生氣的說道。

痛苦像潮水般漫來,趙小川感覺身體像一個不斷膨脹的氣球,似乎有什麼東西正在自己的體內亂竄着。

同時他的腦中也是一片混沌,眼前的視線變得越來越模糊起來。

終於,他抵擋不住身體帶來的痛苦,眼前一黑暈倒了過去。

就在他暈倒之前,看到一男一女兩道模糊的人影向他奔來。

“這是是什麼地方?”

趙小川幽幽的清醒過來,想要擡起自己手臂,頓時感到一股劇烈的疼痛從自己身體各處傳來。

趙小川一陣齜牙咧嘴,不敢再有任何動作,移動着眼珠打量着周圍和自己的身體。

周圍一片素白,蕾絲的牀紗,整潔的書櫃,還有幾張卡通造型的椅子和一臺上面佈滿貼花的電腦,讓趙小川的眉頭皺了起來。

“我怎麼好像又到了女孩子的房間中?”

趙小川皺眉搖搖頭,然後看向身體,發現白色的繃帶纏繞着自己,好像一個大糉子一般。

正當趙小川疑惑時,臥室門被打開,然後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

“咦?居然醒過來了?你的恢復力還真是夠強悍的!”

進入房間的凌風微微一怔,隨即走到牀邊輕笑的說道。

“凌風?我怎麼會在這裏?”

趙小川看到凌風也大吃一驚,剛想要詢問,但嗓子中傳來一陣灼燒的感覺,讓他根本發出不一句完整的話。

“你不要着急!之前你體內的不知火和詛咒之力發生了衝突,引發了自焚!如果不是我和崔美美及時趕到,恐怕你地小命就丟了!”凌風搖頭嘆息道。 許子顏挨了秦穆然一下,整個人都昏厥了過去。

隨後便是被龍鱗的精銳給如同死狗一般地給拖了回去。

水泥地很是粗糙,許子顏就這樣在地上摩擦著,臉上,手臂上的皮都被蹭掉了不少,鮮血直流,但是那群龍鱗的精銳好似沒有看到一般,依舊無情地暴力地拉著他,將他扔進了車裡的後備箱。

車子發動,浩浩蕩蕩離開了平房區。原地,許家的眾人親眼目睹著自家大少被秦穆然他們抓走了,頭皮發麻。

「不好!大少爺被抓走了,得趕緊聯繫家主!」

一人從剛才的驚嚇中回過神來,說道。

「是啊!我剛才算是知道是誰了,龍鱗!」

「龍鱗太過分了,到現在還不放過咱們許家,真的覺得許家好欺負嗎?趕快告訴家主,這件事讓家主決定!」

說完,便是有人拿起手機聯繫了許家的人。

許天明昨天難得睡了個好覺,今天起來的有些晚了,此時的他正在客廳里喝著已經煮好的小米粥。

突然,放在一旁的手機震顫了起來。

許天明拿起手機,一看,接通了起來。

「什麼事?」

許天明問道。

「家主!大事不好了!」

電話那邊傳來了著急的聲音。

「什麼事大驚小怪的!」

這一大早的就大事不好了,什麼大事不好,又不是天塌了,就算是天塌了,還有個高的頂著呢,慌什麼!

重生之庶女爲後 「大少爺….大少爺…..」

電話那邊來了個大喘氣。

「子顏怎麼了?」

「大少爺他被龍鱗的人抓走了!」

「什麼!子顏怎麼會被龍鱗的人抓走了?龍鱗怎麼找到他的?」

許天明聽到這個震撼的消息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甚至面前的小米粥一不小心都打翻在桌子上面,潑了一地。

「我們也不知道龍鱗怎麼知道大少爺的位置的,就在剛剛,龍鱗的秦穆然出手,如同神兵天降,我們都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控制住了!」

電話那邊很是委屈地說道。

「十大宗師呢?不是讓他們保護子顏的嗎?」

許天明皺了皺眉頭,問道。

「十大宗師,他們……」

一想到剛才的場景,他都不敢相信這會是真的。

「他們怎麼了?」

「他們都被秦穆然秒殺了!」

「什麼!你說什麼!怎麼可能!那可是我們許家的底蘊啊!就這麼沒了?」

這一刻,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許天明再也撐不住了,氣的沒直接昏過去。

十大宗師啊,那放在中海都是能夠橫掃一方的勢力。

許家能夠在四大家族之中肆無忌憚,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底蘊,可是現在,這個底蘊在秦穆然面前不堪一擊。

被秒殺!多麼震撼的消息啊!

「秦穆然動用了武器?」

許天明還是有些不願意相信這是事實,懷疑地問了句。

「沒有,甚至我們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十大宗師直接憑空消失了。」

「憑空消失……」

聽到這裡,許天明的眼睛瞪得更大了。

他多多少少這段時間調查過秦穆然,知道秦穆然的一些事情,也知道秦穆然本身的實力不俗。

但是實力強悍,也不至於如此厲害吧!

「你們先回來吧,我知道了,我來想辦法。」

許天明長嘆一口氣,臉上露出哀愁。

「是!」

聽到家主都這麼說了,許家的精銳也只能夠鎩羽而歸。

許天明掛斷了電話,看著一片狼藉的桌面,也沒有任何吃飯的心情了。

臉上帶著愁容,身軀的力氣都好似被掏空了一般,一瞬間蒼老了足足十來歲。

「賊老天,你為什麼如此不公,要這麼對我許家!這是要讓我許家絕後啊!」

許天明憤慨地仰起頭來,怒吼一聲。

許子航,許子謙都因為秦穆然被廢,現在就連唯一的倚仗許子謙也被秦穆然抓走了,似乎秦穆然出現在中海以後,許家就開始倒大霉,處處不順暢,處處被針對,秦穆然就像是天生許家的剋星。

只是,許天明此刻的怨恨全部都注意到了秦穆然的身上,卻是忘了,許家有現在的境地,都是咎由自取。

若是許子航,許子謙身正不怕影子歪,秦穆然也不會針對他們,許子謙若不是賣主求榮,背叛了國家,他也不會動手,一切的一切都是許家自己管教不嚴!

有因必有果,因果循環,不是不報,只是未到。

許家的三代全部覆滅,這才只是開始而已!

與妖同萌:腹黑學院煉妖傳 秦穆然和劉嘯帶著許子顏向著龍鱗總部呼嘯而去,一路上,不知道秦穆然是不是故意的,特地讓司機走的偏僻的路,路上皆是石子,滿是顛簸,讓原本就昏迷的許子顏傷上加傷,撞得鼻青臉腫的。

等到了龍鱗總部,汽車停下,打開後備箱的時候,許子顏的臉都已經腫了一邊,看起來狼狽至極。

「然哥,嘯哥,這小子怎麼說?」

陳龍在門口等待著,當打開後備箱,看到許子顏,笑道。

「帶到刑堂去,將他弄醒,我有事情要問他。」

秦穆然看來眼許子顏,之前許子顏雖然不如自己帥,但是怎麼說也算是儀錶堂堂,一表人才。

現在看這樣子,臉上都是血跡,身上的衣服也是殘破不堪,這些都是剛才在路上被拖著留下的。

「兇殘,沒有人性!」

秦穆然小聲地說了。

「都說了文明點,咱們都是有素質的人,怎麼能夠這麼暴力呢!哎,這群人,真的是太沉不住氣了!」

秦穆然搖了搖頭,有些失望。

劉嘯站在一旁,聽到秦穆然這麼說,嘴角微微一搐。

說他們暴力,剛剛你可是一個人直接將許家的十大宗師震成了血霧的人,連個屍骨都沒有給人家留下。

這要是都算兇殘的話,你那個恐怕就是魔王了!

只不過,這話,劉嘯自然是不會說出來的,要是秦穆然給自己的屁股上來一腳,以他那個身板,恐怕直接能夠飛上天去。

他可不想坐一次沒有任何保護措施的雲霄飛車。

「阿龍,帶下去吧!」

劉嘯擺了擺手,後者點點頭,便是將許子顏從後備箱里給拎了出來,然後讓幾個龍鱗的精銳帶著許子顏向著刑堂走了過去。 趙小川皺眉,回想着剛纔的事情,但腦中一片空白。

於是他只好繃大了眼睛瞪着凌風,希望對方可以給自己一個解釋。

凌風說道:“崔美美本身是靈媒,之前就察覺到了男生宿舍有異常!我們猜測可能和你有關,於是前往男生宿舍,果然在男生宿舍發現了你的蹤跡!”

“但我們並沒有發生你本人,所以動用了組織的力量,發現你在貴族女生別墅區,於是我們就去了那裏!”

“沒想道半路上剛好碰到了昏倒的你,所以就把你救過來了!至於這裏則是我家,準確的來說,是我妹妹凌影的房間!”

趙小川聽到前後始末,對於不知火的勢力不由暗暗心驚。

凌風似乎知道趙小川在想些什麼,笑道:“其實你不必驚訝,這種搜查的手段其實並不難,幾乎是每個老生都瞭解的常識!只要有了靈媒,這一切都非常的容易!”

趙小川眼睛動了動,凌風微微點頭,繼續道:“其實這些都是小事情,真正讓我和崔美美驚訝的是你現在體內的不知火力量居然已經變得那麼強大!”

凌風剛說完,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

“哥,美美姐來了!”

凌風一愣,轉頭看向趙小川道:“現在我先出去一趟,一會兒我再回來!”

說完凌風便站起身來,走出了房間。

“是凌風和崔美美救了我?”趙小川看着天花板,心中充滿疑惑。

就在這時,牧童的聲音在趙小川腦中響起。

“什麼他們救了你?不過是往自己臉上貼金罷了!他們充其量是把你擡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罷了!”

牧童話音剛落,趙小川眼前一花。

當他在清醒過來時,發現自己竟然又來到了那個奇異的空間中。

鬼璽碧光大放,周圍星辰密佈,似乎並沒有什麼不同。

“哼!沒有關係?如果不是美美和林夕,趙小川恐怕早就被學校的其他勢力發現了,到時候你還可以輕鬆的說出這樣的話麼?”

一個冷笑聲響起,不由讓趙小川一愣。

趙小川轉頭向着身後望去,看到在鬼璽一處不起眼的地方,一顆猩紅的眼珠正對着自己。

“別緊張!是我,葉楓!”

趙小川看到眼珠立刻想到了廁所中的鬼物,立刻那猩紅的眼珠中再次傳出聲音。

“你是葉楓?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趙小川驚訝道。

“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還不是太自大了!”牧童騎着黃牛走到趙小川身邊,看着腥紅的眼珠譏諷道。

“第九世,你這是什麼意思?推卸責任麼?”

“推卸什麼責任?本來就是你的錯!葉楓,如果不是你太貪心,小川會變成這樣麼?”

“怪我?當初你不是也同意了麼?”

大叔要逆襲 “我是同意你的想法,又沒同意你的方法,誰能想到你這麼衝動?”

“衝動?我看你是害怕吧?你個老頑固!”

“說誰老頑固,你這個眼睛泡子!”

“說誰眼珠泡子?老頑固,你想打架麼?”

“來來來,今天我非要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小兔崽子不可!”

趙小川看着掠起袖子的牧童和不知道什麼原因變成猩紅眼珠的葉楓相互爭論着,臉色立刻黑了下來。

“你們能不能等會兒再吵?現在我想知道在我昏迷的這段時間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趙小川等待了片刻,看到兩者不僅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反而越吵越厲害,頓時大怒道。

兩者聲音一滯,相互冷哼一聲,不再理會對方。

牧童偏過頭去,猩紅的眼珠緊閉,氣氛越發的尷尬。

“有事沒事?沒事我要回去了!”趙小川怒道。

“別!有事兒!”

牧童轉頭,猩紅的眼珠驟然睜開,兩者幾乎同時說道。

“說事兒!”趙小川大手一擺,頗爲豪氣的說道。

兩者相互對視片刻,幽幽的嘆了口氣,然後牧童道:“其實事情是這樣的.。”

原來上次葉楓將不知火的力量交給趙小川后,趙小川體內的詛咒之力就處於一種蠢蠢欲動的狀態。

兩人爲了封印住趙小川體內的詛咒之力,猶豫再三決定激發鬼璽本身力量來鎮壓詛咒之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