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小川看着老者“跳”了半天的舞蹈,還是沒有停下來的跡象,不由瞌睡的打了個哈欠。

就在這是,老者的眼中一閃,手中的骨棒狠狠地敲在了趙小川的腦袋上。

“臥槽,別讓小爺出來,不然你就完蛋了!”

趙小川先是一愣,隨即反應過來,對着老者破口大罵。

老者微微一色變,周圍的黑人也立刻用警惕的目光看着趙小川,不過很快老者便鼓足勇氣,再次狠狠地敲在趙小川的腦袋上。

“臥槽,你在敲小爺怒了!”趙小川悲憤的喊道:“別以爲你是老頭你就了不起了!”

咚!

老者又拿着頭骨手杖狠狠地砸在趙小川的腦袋上。

“有種你再敲一下?”

咚!

“瑪德,你有種,等我恢復了,你就……”

咚!

“大爺,我錯了,你放過我吧!我知道你姓牛!”

咚,咚咚咚……

趙小川閉上了嘴巴,竭力在缸體狹小的空間中躲避着老頭的白骨手杖。

然而老者似乎越敲越有熟練,越敲越興奮,不僅沒有絲毫要停下來的跡象,反而每一下都準確無誤的敲打在趙小川的腦袋上。

“嗚嗚,大爺,你是我大爺行不行?求你快點停下來吧!我的腦袋快要爆炸了!”

趙小川終於屈服了,雙眼含淚,滿頭頂着大包對着老者老者說道。

“你是什麼人?爲什麼要來到這裏,說是不是爲了我們部落的圖騰來的?”

老者停了下來,衝着趙小川問道。

趙小川神情微微一愣,他竟然聽懂了對方的話?

“莫非是剛纔頭骨敲擊我腦袋,所以我才聽懂了他們的話?”

趙小川心中暗道,感到不可思議,不過口中卻連忙解釋道:“大爺…..”

“叫我烏拉大祭司!”

趙小川一開口,便被堵了回去,頓時無語,但還是說道:“烏拉大祭司,我是被你們抓來的,至於爲什麼我會被你們抓來,你要問問你身後的那兩位大哥!”

烏拉聽到後轉頭看向身後的兩人,兩人連忙跪在地上驚恐地解釋起來。

“大祭司,他在天上飛,他有魔鬼的翅膀!”

“大祭司,他原本想要吃我們的,多虧我們機智才反敗爲勝!”

“大祭司,不要相信魔鬼的謊言啊!我們對部落是絕對忠誠的。”

“大祭司……”

兩人剛開始的解釋還算是公允,但到了最後卻都變成了向部落表露忠心。

趙小川終於明白過來他們爲什麼要偷襲自己了,但是卻被對方的理由弄的苦笑不得。

“我招誰惹誰了啊?這對翅膀怎麼又和魔鬼扯上關係了!”

正當趙小川心中感慨自己的運氣當真背到家的時候,大祭司冷哼一聲,打斷兩人的陳述,然後轉頭看向趙小川,道:“現在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你其實是不想聽兩個人繼續羅嗦下去,所以纔拿我當擋箭牌的吧?”

趙小川看到大祭司明顯鬆了一口氣的表情,心中暗暗鄙夷,但表面上卻高呼道:“冤枉啊!冤枉啊!大祭司,我根本就沒有什麼翅膀!和魔鬼也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啊!”

趙小川這麼說完全是瞎扯,因爲羽翅已經完全和他融爲了一體,成爲他身體的一部分,就如同自己的手腳一般。

不過當他不需要羽翅時,將羽翅收進了自己體內,如果自己不願意,是沒有人可以看到的。

“哼,果然是魔鬼的使者,死到臨頭居然還不承認!”大祭司冷笑道:“你說在我們部落的勇士和你之間我應該相信誰?”

身後的兩個黑人聽到大祭司的誇獎,立刻從地上站了起來,挺起胸膛雄赳赳、氣昂昂地看趙小川。

“只有傻子纔會相信我!不過我不把羽翅展現出來,您奈我何?”

趙小川心中鄙夷道,臉上卻越發的誠懇。

“大祭司,我句句屬實啊!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是個好人!”

趙小川痛哭流涕的說出這句話,差點就差拿一支記號筆在自己的額頭上寫上‘好人’兩個字了。

“該怎麼確定你是不是好人,這一點不需要你來教我!”烏拉打斷了趙小川的話,隨即看向自己手中的鬼頭手杖繼續道:“這一切的看神的旨意!”

“神?”趙小川微微一愣。

烏拉沒有理會趙小川,再次揮動手杖,又開始“跳”起舞來。

“你就不能換一招麼?”

原本對於神還很期待的趙小川看到烏拉的舉動,無奈的搖搖頭。

然而就在趙小川剛想完時,頓時感到大缸裏面的血液快速的沸騰起來。

身體就好像置身火中一般,但體內卻泛起一股寒氣!

一熱一冷,兩者相對,那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讓趙小川渾身漸漸顫慄起來,感覺一股恐怖的力量正在操控着自己的身體,要將自己完全刨開,完全展現在外面一樣。 此刻的大廳內,一片嘩然。

剛才,所有人都還在議論紛紛,猜測一片,談論著野豬和秦穆然究竟誰的實力更勝一籌。

下一秒。

野豬居然直接被按在地上摩擦了?

「哇靠!」

「這,這不是在做夢吧?」

趙堂主驚訝道。

「老夫自詡一生也算見過云云高手,可像秦會長這樣的實力,我還真是第一次見到……」

李伯詫異道。

上官雷闕劍眉微皺,雖然沒有多言,內心卻也被秦穆然的實力所深深震撼。

作為格蘭塞堡城地下世界野豬黨的大佬,他是何等的實力,別人不清楚,上官雷闕卻再清楚不過。

化勁強者。

放眼整個西方世界,這種實力都算得上是上等戰力。

但是,野豬在秦穆然面前,居然連過上兩招都沒有,就這麼被秦穆然給踩在了腳下,那秦穆然的實力,又將是何等的讓人震撼?

現在,不僅是華僑會的成員,就連格林家族的人,也為之震驚。

整個會場,無不驚訝一片。

秦穆然站在大廳中央的位置,在眾目睽睽之下,一腳踩著野豬的腦袋,使勁在地上一陣摩擦。

「啊呦,野豬大哥,看你人高馬大,怎麼這麼不禁打?」

秦穆然嘲諷笑道。

野豬兩拳握的生緊,可在秦穆然的一腳碾壓下,連動彈的力氣都沒有。

「混蛋!挪開你骯髒的臭腳!」、野豬氣氛道。

秦穆然微微一笑,愜意點上一根香煙,抽了幾口后,神情中帶著几絲笑意。

「哇靠!」

「野豬大哥,你居然還嫌棄我的腳臟?」

秦穆然看了下腳上鞋子,確實有點兒髒了。

「好吧!我承認,不過你的臉倒是挺乾淨,幫我擦擦鞋底兒吧!哈哈……」

言罷,秦穆然直接用腳底兒踩在野豬臉頰上,又是一陣搓腳,野豬臉上,留下一排整齊的鞋印。

「混蛋,你,你居然拿你老子的臉,擦你的腳……」

野豬氣氛的眼眶都紅潤起來。

奇恥大辱!

莫過於此!

秦穆然神情滿不在乎,拿你臉擦腳怎麼了?

秦穆然目光微抬,看向剩下的幾十餘名野豬黨高手身上,此刻,兩大護法被秒,連自己大哥都被秦穆然按在地上摩擦了,他們一群小嘍嘍,臉上除了驚恐,還是驚恐!

「哇靠,怎麼辦?」

一名野豬黨成員驚恐道。

「老大都被人家按地上摩擦了,我們這群小嘍嘍,還能怎麼辦?」

另一人回道。

野豬是何等實力,他們身為野豬黨成員,都心知肚明,連他都敗了,憑自己一群烏合之眾,現在衝上去,和自殺沒有什麼區別,對他們而言,跪下投降是目前最好的辦法。

噗通!

一聲聲膝蓋碰地聲響起,幾十名野豬黨高手,全部跪倒一片。

「秦會長饒命,我們都是為了混口飯吃,別難為我們呀!」

「我們知道錯了!」

在一片求饒聲中,秦穆然目光一愣,嘴角不禁揚起一絲苦笑。

看來,野豬黨的人都還挺聰明,懂得識時務者為俊傑的道理,跪下求饒,確實是一個聰明的選擇。

「野豬大哥,看來,你的手下比你要聰明很多呀!」

秦穆然笑道。

「混蛋,你們一群沒有骨頭的廢物!」

「等回去了,老子一定把你們統統都給廢掉……」

野豬臉頰貼著地面兒,油光滿面的臉頰上,一排鞋印兒,格外顯眼,即便如此狼狽不堪,依舊氣焰不減。

秦穆然冷冷一笑。

看來也野豬真不是一個聰明的人,事情都已經到了這種地步,難道他還以為,自己今晚能夠活著出去嗎?

「回去?這算是你的遺言嗎?」

秦穆然笑道。

野豬神情一愣,目光中流露出一絲難以掩飾的詫異目光。

「姓秦的,你到底想怎麼樣?大不了,咱們今後井水不犯河水,你看怎麼樣?」

野豬言道。

直到現在,他似乎都認為,秦穆然不會殺他。

他畢竟是野豬黨的老大,而且自己身後還有大佬罩著自己,秦穆然敢動自己。無異於自掘墳墓。

秦穆然目光看向野豬黨抬來的一口棺材。

「估計待會兒,你得被他們放裡面抬回去,哈哈……」

秦穆然笑道。

言罷,秦穆然腳尖勁氣暗涌,一股強大的力量,瞬間壓抑的野豬發出殺豬一般的痛叫聲。

「停,快停下!」

「有什麼話,咱們好商量啊!」

野豬的氣勢,終於開始有所減弱,剛才他已經嗅到了秦穆然的殺氣。

「咱們之間,難道還有什麼好商量的嗎?」

秦穆然笑道。

「姓秦的,實話告訴你,你不能殺我,只要這次你放過我,我可以保證,今後咱們新仇舊賬一筆勾銷,你們華僑會的事務,我絕不在插手……」

野豬言道。

秦穆然冷冷一笑,對於野豬這種人的話,秦穆然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相信。

他心裡很清楚,野豬現在不過是為了活命,所以才退步。

如果自己今天真的放過他,野豬黨絕不會善罷甘休,他必然會尋找機會報仇。

秦穆然冷冷一笑。

「野豬大哥,我可沒有你那麼傻,打狼不死,反受其害,這個道理我還是懂的。」

秦穆然笑道。

「姓秦的,你不能殺我,實話告訴你,我身後可是有你惹不起的大佬存在,殺掉我,你們整個華僑會都得給我陪葬!」

野豬語氣惡狠狠說道。

「啊呦,你這是在威脅我嗎?」

「說說看,你背後到底有哪路神仙給你撐腰,居然讓你這麼飄呀!」

秦穆然戲謔笑道。

「告訴你,我們野豬黨身後,可是有布朗家族給我們撐腰,布朗家族,你懂嗎?格蘭塞堡城四大家族之首,就連格林家族都不敢惹的人……」

野豬底氣十足。

格蘭塞堡城四大家族,已經名色大震,而布朗家族作為四大家族之首,影響力之大,無不讓人驚嘆。

秦穆然神情一愣,沉默不語。

說起布朗家族,秦穆然和他們也算是老相識了,只是沒有想到,如今居然又和這個布朗家族有關係。

「給你背後的大佬打個電話,讓我看看。」

秦穆然淡然言道。

野豬眉頭一皺,嘴角露出一絲笑意。

哈哈……

姓秦的一定是害怕了。

他不過是在懷疑自己剛才的話,只要自己打通了布朗家族的電話,證明自己和布朗家族的關係,秦穆然一定得請自己從地上起來,還得跪下給自己賠禮道歉。

畢竟,布朗家族的實力,實在太強悍了。

即便是放眼整個西方,布朗家族那也是能排上名次的一等一的牛掰家族。

野豬趴在地上,立刻掏出口袋手機,吃力地撥下一串電話號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