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帥的眼中帶着三分自傲,道:“全憑老師悉心教導,就你這點劍道之力,給老師提鞋都不配!”

神象破空勁在體內炸開,趙帥右手陡然用力,這能傷及化神期的利劍竟被趙帥硬生生捏爆,而且破空勁力餘力未消竟朝蕭蘭兒胸口撞擊而去。

“好個狠毒的小娃娃,跟着魔修一起果然連心腸都已變得歹毒。”

虛空中一道聲音響起,趙帥面色大變,因爲那狂暴的破空勁力竟攜帶着比之前恐怖十倍的力量原路返回而來。

不見其人已見其力,此人絕對是他現在不可力敵的強者。

“渡過三次天劫的老東西了,居然對一個元嬰期的小輩出手,不嫌丟人嗎?”

破空勁力在趙帥面前悉數消失,陸揚風的聲音也是悠悠傳來,大廳門口,一個神色陰沉甚至帶着幾分恐懼的中年男子憑空出現在衆人的視線中,他正東張西望,企圖找出這個聲音的主人。

“陸……陸師祖,你也來趙家了?”

此人的語氣帶着幾分顫抖,他對這個聲音顯然是熟悉的,至少他曾經一定是見過陸揚風的。

“葉無極,剛剛不還說我是魔修嗎,怎麼這會兒又稱呼我爲陸師祖呢?”

這臉打的啪啪直響,葉無極的目光陰晴不定,他其實早該想到陸揚風應該會跟着趙帥來千夜城的。

只是他還抱着幾分僥倖的心裏,再加上現在蒼州大部分勢力都已視他爲敵人,葉無極覺得陸揚風應該不會來纔是的。

只可惜他並不瞭解陸揚風是個什麼樣的人,否則就不會冒這個險。

“不……不敢,我也只是聽說陸師祖和魔修走到一起,爲了人類的發展,我不得不站在人族的立場上。”

這番話說的可是相當漂亮,既開脫了自己的罪名,又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意思你剛剛對趙帥出手,是爲了人族的發展了?還是說,你認爲我的徒兒也是個魔修?在座的各位不會也是這麼認爲的吧。”


陸揚風一句話波及到了整個大廳的所有人。

在場的人皆是陰晴不定,每個人的目光都投向了葉無極,他可是這裏修爲最高也是輩分最高的人,他沒有表態,其他人哪有說話的資格。

“陸師祖真是好大的氣派啊,這麼厲害連面都不敢露一下嗎?”

又一道聲音傳來,葉無極的身後有一個更年輕的身影緩緩走來,此人一身氣息比葉無極還要強橫許多。

他盛氣凌人,似乎並不懼怕陸揚風的名聲,此刻說話也是囂張至極。

他的到來也是讓這裏不少人出現了一絲信心,因爲此人就是葉無極的兄弟葉無君,傳言二人曾聯手擊殺過六重渡劫期以上的絕頂大能。

現在他們是不是打算聯手來對付陸揚風呢?

“兩兄弟都到齊了啊,葉無極,我記得當年和你見面的時候,葉無君還是個小孩子吧,現在你弟弟的修爲居然高你一籌,你混的不咋地啊。”

葉無極冷笑一聲道:“陸師祖,想挑撥離間,你怕是用錯了對象。”

葉無君在一旁皮笑肉不笑的說道:“陸師祖,早就聽聞過你的手段,何不出來一見,也叫我們這些晚輩領略一下您的高人風采呢?”

陸揚風淡淡道:“我想出來,但是有人不給我機會啊。”

葉無君朝四周掃視了一眼,而後冷冷一笑道:“我倒想看看是哪個不開眼的東西敢不給您機會。”

常年的不敗再加上他們特殊的身份,葉無君和葉無極兩兄弟從來沒把這裏的任何一個人放在心上,因爲這裏的所有人都沒有那個資格。

“就是我這個東西不想給他機會。”身後一道如冰寒地獄冒出來的聲音響起,然後葉無極和葉無君二人頓時僵在原地。

他們幾乎同時轉身,然後朝徐牧恭敬彎腰道:“太上長老,不……不知您身在此地,晚輩……晚輩無意冒犯您……”

徐牧目光冷冽,那雙比刀還要鋒利的目光環繞四周,最後重新回到了葉無極兩兄弟的身上。

“誰讓你們來的?”

“這……是……是趙家主……”

葉無極有心想爲趙空雲擔上這件事,但想到徐牧在萬劍宗的地位和實力,他最終還是把一部分責任推到了他人的身上。

“趙家主看來面子很大啊,讓你們來就來……”

“這個……我們平日裏有些交情,他有求於我們,自然得鼎力相助。”

趙空雲鬆了口氣,葉無極總算沒說是他送了兩串從遙遠的西域國度引進的洗魂珠,所以纔來幫忙的。

“他讓你們來做什麼?”徐牧再問。

“這……這個……”葉無極吞吞吐吐,不敢多言。

“說!”徐牧一聲厲喝,別說這兩兄弟了,就連四周其他人都嚇的瑟瑟發抖,生怕徐牧的怒火波及到自己的身上來。

“他讓我們……找時機殺了趙帥……”葉無極有些無奈,他們可能做夢都想不到閉關五十年的徐牧竟然會在這個時候出關了。

就算自己不說實話,徐牧也有無數手段知道事情的真相,倒不如直接坦白從寬。

“趙空雲,看來你對自己這個侄兒意見頗大啊。”徐牧冷冷的看着早就一緊站起來的趙雲空說道。

“您……您誤會了,您……”

“誤會個屁,你們這些人,先給我滾回宗門。”

徐牧一聲厲喝,葉無極兩兄弟再加上蕭蘭兒在內的所有人都是低着頭一臉陰霾的走出了趙家的大門。

待所有人離開之後,徐牧這才走到趙帥跟前說道,“能被師祖收爲徒弟,真是相當了不得啊,回去之後我會好好懲處蕭蘭兒他們的,給你添麻煩了。”

徐牧的話可謂是相當客氣,而且他說話的聲音並不小,就好像故意要某個人聽到一樣。

趙家的其他人,包括家主趙空雲還有趙乘陽在內已是目瞪口呆,徐牧可是萬劍宗的太上長老,竟然這般客氣的跟趙帥說話?!

只有趙帥明白,自己天賦再強,在這個老人的面前都是渣渣。

對方不過是看在自己老師的面子上纔會這般客氣,所以趙帥也沒擺什麼架子,連忙起身朝徐牧行禮感謝。

徐牧離開之後,氣氛就顯得比較尷尬了,特別是趙懷衛父子和趙空雲父子。

趙懷衛當然是一臉自豪得意,誰不是望子成龍,現在自己這個兒子基本已經是人中龍鳳了,他當然是爲之自豪。

而趙空雲呢,今天的目的沒達到,而且還給徐牧留下了如此之懷的印象,趙家接下來在萬劍宗的日子只怕是不好過了啊。

要知道給萬劍宗鑄劍的勢力可不止他一家,沒了趙家,會有無數個其它的趙家蜂擁而至來萬劍宗爭取機會,所以趙空雲的身上已有冷汗冒出,一旦脫離了萬劍宗,趙家的地位必定會下降數個檔次。

趙乘陽從頭到尾都沒說話,只有那雙眼睛,看着趙帥恨不得將其抽筋扒皮才能解恨。

趙帥冷冷一笑,雙手朝他狠狠比劃了兩個中指,然後他才春風得意的回到後院。

待他離開,趙乘陽的雙目變得更加陰狠,“陸揚風不愧是妖孽人物,徒手接蕭蘭兒一劍,現在連化神期的強者估計都不是趙帥的對手了。”

趙空雲有些擔心的看着自己這個兒子,道:“那你……準備怎麼辦?”

趙乘陽陰冷着臉說道:“沒關係,我已經聯繫上大妖國的人了,他們很快就會趕到蒼州的……” 陸揚風和丁紫瑤行走在大街上,他本來是一個人想出來給給趙帥買點藥浴的藥材。

趙帥的身體目前已經到了極限,但想把神象破空勁修煉到大成,這點身體強度是遠遠不夠的,所以陸揚風打算再給他提升訓練強度,所以也就需要更好的藥浴配方給他做身體恢復才行。

不過丁紫瑤非要和他一起出門,陸揚風拗不過他,只好帶着輕紗遮面的丁紫瑤行走在大街上。

至於小黃,已經在趙家和趙夢靈玩的不亦樂乎,這可能是小黃第一次主動和除了陸揚風之外的人這麼的親近。

逛了一大圈,讓陸揚風和丁紫瑤都感到吃驚的是,藥方裏面所需要的一味藥材竟然在任何藥鋪裏面都沒了。

並不是他們不賣,而是賣空了。

當他們從第七家藥鋪出來之後,陸揚風說道:“能用上離火草的配方少之又少,所有藥鋪全賣空了?”

丁紫瑤忍不住說道:“該不會是有人知道老師你也買那個,故意提前把所有的離火草洗劫一空了吧。”

陸揚風說道:“絕不可能,這件事我誰都沒說過,怎麼可能提前有人知道。”

丁紫瑤喃喃道,“那就奇怪了……”

陸揚風說道:“這個人買走了所有的離火草應該和我無關,不過他要用這些離火草去做什麼是我更好奇的事。”

丁紫瑤在一旁忽然指着街道的盡頭說道:“那裏有一個小藥鋪,我們再去看看吧。”

雖然那已經不抱希望了,不過陸揚風點了點頭,二人加快腳步快速朝街道盡頭走了過去。

眼前這家顯得有些寒酸的小藥鋪內,正有二人在和掌櫃交談什麼,陸揚風耳目通神,瞬間便已聽到了他們的談話。

過了一會兒,只見掌櫃從後面拿出了一個大袋子交給了這兩個人,二人欣喜若狂,付了錢之後拿着袋子轉身便走。

陸揚風說道:“走,我們跟上去。”

丁紫瑤乖巧的靠在陸揚風身邊,什麼話也不說,就想永遠這麼跟着身邊的這個人。

而這兩個人也是鬼鬼祟祟,不時的回頭東張西望,好像生怕有人跟蹤他們似的,這就更加引起了陸揚風的好奇。

買個藥材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離火草雖然珍貴,但還沒珍貴到那種會隨時被人打劫的程度吧。

這玩意兒畢竟不是金子,並不是誰都認識的。

經過大街小巷的千轉百折,這兩個人最終在一個小院門口停了下來,陸揚風和丁紫瑤也在幾十米外的拐角處駐足觀望。

這兩個人沒有敲門,而是直接推門進去,然後轉身小心的掩住門之後快步走進了院內的房間。

其中一人帶着一絲興奮說道,“大人,沒想到那個小藥鋪有這麼多離火草,這些應該夠了吧。”

在他們眼前有一個臉上橫着一條刀疤的男人,他看了看地上這一袋子離火草,然後淡淡的說道:“嗯,差不多夠了。”

“那大人,我們的錢……”

“錢?什麼錢?”

這兩人頓時急了,“大人,您說我們只要買到足夠的離火草,您就給我們一人一百金幣的,您……”

“我現在改變主意了。”

“大人你……”

“我現在不想給你們錢,只想要你們的命。”

森然的聲音發出,門外的光線正好落在他臉上那猙獰的刀疤之上,此刻他看起來顯得更加可怖。

話音落下,他陡然朝這二人一抓,這兩個人都只是普通老百姓,哪頂得住這種恐怖的威壓。

可是讓這個人驚愕的是,自己這一抓竟然並沒有取得什麼實質性的效果。

刀疤臉本想把這兩個人抓到跟前,可是自己的力量彷彿失效了一樣,他們還是好端端跪在那裏。

“怎麼回事?”

刀疤臉皺了皺眉,再度朝他們抓了過去。

這回他們非但沒有到近前來,這二人竟忽然好似被大力擊中倒飛而去落到了院子之中,刀疤臉面色頓顯駭然。

“誰,誰敢壞我好事?”他一個箭步踱出,就見陸揚風正懶洋洋的站在院落之中。

“別人替你辦了事,你卻不願給錢,太黑心了吧。”

“老子的事,用你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