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鵬此刻也十分激動。

他終於可以報仇雪恨了。

他也終於可以殺掉秦巖了。

至於他們殺完秦巖後再怎麼辦,那就是後話了。

看到這些人都站出來反對自己,秦巖忍不住仰天哈哈大笑起來。

“不錯!不錯!你們的想法非常美好,但是我告訴你們那是不可能的實現的。”

秦巖早就預測到了這一天。

他之前就想到過金王水王火王和趙鵬聯合,在他的登基大典上坑他。 好在秦巖也做了準備。

所以秦巖在剛纔木景年連說話的時候並沒有打斷他,反而希望木景年促成這件事。

這樣的話他就可以大開殺戒了。

他也有理由殺掉金王火王和水王了。

他唯一沒有算到的是,木景年會在這個場合中出現。

不過多一個木景年和少一個木景年,秦巖根本不在乎。

別看剛纔木景年施展出來的實力很高,超出了金王火王以及水王。

但是在秦巖看來,依舊與他相差很遠,他如果想殺木景年,就像探囊取物一般簡單。

“好啊,你們來吧。”

秦巖攤開雙手聳了聳肩,表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秦巖,我今天就要替我父親以及我木王府中所有的人報仇。”

木景年大喝一聲,第一個向前衝去。

因爲是他提出要聯合殺秦巖的,所以他就要以身作則,身先士卒。

看到木景年動手了,金王三人和趙鵬也分別出手。

他們從不同的方向向秦巖衝去。

“螳臂擋車,不自量力。”秦巖冷笑起來,一把扯掉自己身上的披風大喝一聲,“開陣!”

秦巖的命令下達後,整個廣場的地面上立即綻放出無數道金光。

原來爲了防備這一刻,秦巖讓周小雨他們二十四守護在廣場上佈下了陣法。

這個陣法絕對可以壓制住金王他們。

其實秦巖也能以一人之力殺掉這些金王他們,不過那樣太麻煩了。

更何況還容易讓他們逃走。

現在這個陣法將廣場上所有的人都困住了。 爹地給錢,媽咪求帶走 那就表示他們肯定不會逃走。

更何況這裏面還有金王他們很多的親信。

秦巖想將他們一網打盡。

也就是說,秦巖準備在今天把所有反對他的人全部剷除掉。

看到一道道金光就像一根根鐵絲一樣從地面下伸出來,然後和天空中連了起來,廣場上所有的人都驚駭無比。

他們發現這些金色的光絲就像牢籠一樣將他們困在這裏,令他們一動也不敢動。

即便他們使出了身上所有的力量,也無法揭開這些金絲。

不過金王他們還是有些實力的,他們將這些阻攔住他們的金絲一根根切開,然後再次向秦巖殺去。

他們心裏面此刻也充滿了恐懼。

他們看得出來,秦巖的這個陣法是一個非常厲害的陣法,壓縮了他們百分之五十的實力。

事到如今,他們也只能硬着頭皮往上衝了。

秦巖大手一揮,分別向金王等人點去。

他們如受重擊,在秦巖點中他們的時候,他們嗖嗖地向後倒飛出去,砰砰砰的撞在了一根根金絲上。

看到這一幕,趙鵬等人臉色煞白。

他們沒有想到秦巖的實力在陣法的加持下,居然提升到了這麼厲害的境界,彈指間就把他們全部打倒在地。

他們還發現他們在陣法裏面只能發揮出一半的實力,這讓他們驚恐無比。

別說秦巖現在的實力得到了大幅度提升,就是秦巖的實力沒有提升,以他們以前最巔峯的狀態,想要打敗秦巖也需要運用得當。

但是現在秦巖的實力提升了,而他們的實力卻被削弱了。

此消彼長之下,他們現在在秦巖的面前就像是一羣小孩子在面對一個受過訓練的成年人。

而且他們這些小孩子還只有五六歲,身上一點力氣都沒有。

“怎麼樣?舒服嗎?這個陣法,可是我精挑細選出來的,就是爲你們準備的。我沒有想到這裏面會多一個木景年。不過這樣也好,也算是一個意外驚喜。我就不用再去鬼谷中找他了。”

妖孽傳奇:王爺活見了鬼 聽到秦巖的話,金王他們恍然大悟,他們現在才知道爲什麼木景年沒有死在木王府,而是直到此刻纔出現在這裏,原來木景年去了鬼谷。

同時金王他們也弄明白了,木景年的實力爲什麼比之前提升了一倍左右。原來木景年在鬼谷中獲得了奇遇。

“各位怎麼樣?你們是準備自裁?還是再陪我玩一玩。”

秦巖眯起眼睛向趙鵬等人一一看去。

原本秦巖是笑眯眯的,可是在趙鵬等人看來卻覺得陰森而恐怖。

“各位,事到如今。我們只能孤注一擲了。我們一起殺了這個王八蛋。”

木景年大喝一聲,立即向前衝去。

不過這一次金王火王以及水王並沒有動手,而是站在原地靜靜的看着木景年。

碰的一聲,木景年和秦巖的拳頭撞在了一起。

秦巖安然無恙,木景年不但被秦巖巨大的衝擊波反彈出去。

他的整條手臂也被震的骨頭粉碎,已經變成了一條廢臂。

看到木景年的下場,金王三人既痛苦又無奈。

他們現在非常後悔,剛纔爲什麼就聽信了木景年的讒言,要和秦巖作對。

現在他們暴露了自己想要推翻道皇的目的。

那麼秦巖就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們。

“道皇,我錯了。求求你饒了我吧。”

金王第一個跪在了地上,向秦巖祈求。

他不想死,他還要好好的活着。

“一切都晚了,金王,你去死吧。”

秦巖隔空對着金王劃了幾道。

只見這幾道無形的氣波就像一把把鐮刀一樣,瘋狂的切割在金王的身上。

金毛在瞬間被大卸八塊。

他身上的肉噼裏啪啦的掉在了地上。

這一幕極大地震撼了火王和水王,他們嚇得全身顫抖。

“你們兩個是自殘呢,還是等我動手?”

秦巖看向了火王和水王。

火王大喝一聲,拿出他的保命武器向秦巖瘋狂的殺去。

他要做最後一搏。

“愚蠢。”秦巖平靜的說了兩個字,然後對着火王劃了三道。

火王感覺自己的身上突然傳來一陣涼意。

他發現他的身體也被大卸八塊了。

被切割後的肉塊碰碰碰的掉在了地上。

火王就此一命嗚呼。

水王忍不住了,他大聲叫起來:“我自殘,我自殘。”

總裁霸愛甜甜妻 說罷,剛登基還不到十天的水王一把扭斷了自己的脖子。

他這樣是可以保留全屍,雖然肉身死了,但是他的靈魂還可以重新投胎。

如果他被秦巖剛纔那樣殺掉,那麼他的三魂七魄同樣也被秦巖砍成無數段,那樣根本沒有再投胎轉世的機會。

“爲什麼這麼強?爲什麼這麼強?”趙鵬嘴裏面喃喃自語着。

他真的沒有想到秦巖的實力會這麼強大。 “趙鵬,接下來該你了。你準備怎麼辦?”秦巖向趙鵬看去。

“我就是死,也不會向你投降的。”趙鵬大喝一聲向前衝去。

但是他沒有走出幾步就變成了一堆碎肉,散落在地上。

“該你了,木景年。”

秦巖眯起眼睛冷冷地看着木景年。

木景年攥緊拳頭,一句話也不說。

他知道自己現在變成了一隻關在牢籠裏的小野獸,想對秦巖伸爪子爪子被砍了,想對秦巖露牙齒,牙齒被拔了。

也就是說,他現在變成了一個沒有任何依仗的傻缺,只能任憑秦巖處置了。

不過他心裏面真的不甘心。

他在想自己爲什麼不是秦巖,自己爲什麼努力了那麼多次,依舊無法和秦巖相提並論。

要知道,他的出身非常高貴。因爲他爸是木王。

“你不說,那就讓我來吧。”

秦巖伸出手再次向木景年劃去。

木景年和金王,火王一樣,也在瞬間變成了一堆碎肉。

殺掉了主謀後,秦巖看向了他們的那些親信。

他們似乎也知道自己必死無疑。

他們突然咆哮起來,以示對秦巖的不滿。

秦巖沒有理會他們,轉過身繼續向高臺上走去。

與此同時,陣法中的一根根金色鐵絲就像一個個刀片一樣,從他們的身體裏面穿過,將他們劃成無數的碎片,散落在廣場的地面上,看的人驚心動魄。

金王以及他們的親信全部都死掉了。

這一刻秦巖也登上了高臺。

隨着秦巖一揮手,陣法也被二十四守護撤掉了。

廣場的人們愣怔的看着這一切,他們感覺就像在做夢一樣。

周小雨從隱祕處走出來,對所有人說:‘道皇即位,行大禮。’

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向秦巖磕頭。

半個小時後,祭拜大禮完成了,秦巖也算是正式登上了道皇的位置。

秦巖下令,讓金王府,水王府、火王府的人來參見他。

同時秦巖在木王府管轄的範圍內提拔了一個名望比較高的人來讓他繼承木王的王位。

就這樣,四象中再次擁有了四王,不過現在四王和以前的四王完全不一樣。

現在的四王都站在秦巖這一邊,他們都以秦巖馬首是瞻。

統一了四象後,秦巖覺得有點在像做夢,因爲後期在尋找二十四守護的時候出奇的順利,而前期的時候非常的困難。

每走一步都困難重重,特別是他前期在木王的監視下舉步維艱,因爲他的一舉一動全部都被木王監視着。

好在秦巖最後在大世界將真正的周小雨找到了,否則他直到現在都說不定還被矇在鼓裏。

有時候不得不說,這就是命運。

或者叫做上天的旨意。

這一天,秦巖將周小雨等人召集到了身邊:“我們在四象呆的時間也不短了,我是這樣想的,過一段時間我準備找到進入三才的通道,進入三才,你們是想回大世界,還是想留在四象或者跟着我去三才?”

說到這裏,秦巖向大家看去。

慕容雪菡第一個站起來:“秦巖,我和你去三才吧。”

李天霸也大聲的說:“我也去三才。”

周小雨有些惋惜的說:“秦巖,我父母的恩情還沒有報,我想去大世界待一段時間,等我報完恩後再去三才找你。”

其他人也都有事情要做,都表示目前也都不去三才。

而是要去做他們想做的事情。

秦巖沒有勉強任何人。

秦巖和大家又聊了一會就離開了。

他開始爲進入三才做準備。

兩天後,秦巖覺得準備的差不多了,他帶着慕容雪菡和李天霸以及馬嬌來到了進入三才的通道。

打開通道也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秦巖和大家合力佈下陣法,準備打通通道。

陣法佈置的比較順利,但是陣法佈置完,將要打通通道的時候,卻遇到了一點麻煩。

因爲他們發現,他們沒有打通三才世界的通道,反而回到了樹人世界,這讓秦巖十分詫異。

按理說,他計算的一點都沒有錯,不應該進入樹人世界纔對。

回到四象中,秦巖又在另一個地方佈陣,打開了一條通道。

這也不是進入三才的通道,而是進入魚人世界的通道。

這就更讓秦巖詫異了。

他回到四象,再次佈置陣法,發現打通的第三個通道是石人通道。

秦巖覺得有蹊蹺,不可能每次打開的都不是進入三才的通道。

慕容雪菡摸了摸額頭:“秦巖,莫非三才世界出現什麼變故了?所以他們把通道轉移了?”

秦巖想了想,說:“說不準,畢竟已經有很久很久沒有人去過三才世界了,兩個地方的通道年久失修,說不定早就不能用了。或者是三才世界發生了大變故,他們怕某個勢力引來外援,所以移走了通道,不管怎麼說,我們肯定是要進入三才世界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