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遙聽到后,滿頭黑線。

「行,我出軌就出軌吧,能不能給我選個好看的女演員?」

路遙欲哭無淚的說道。

一連多天,唐柒柒都沒看到路遙。

好幾次都是封晏開車,路遙不知道去哪了。

每次問封晏的時候,都說路遙最近忙,似乎是老家的親戚來了,所以沒時間當司機。

唐柒柒並沒有放在心上,誰還沒有個麻煩事。

她帶着封景去公園裏放風箏,結果卻意外地在人工湖旁邊看到了路要拉着一個小姑娘的手,有說有笑的。

她趕緊蹲下身子,按住了封景的腦袋,躲在了他們後面的冬青樹後面。

她使勁揉了揉眼睛,再三確認自己沒有看錯。

而且,路遙更是親在了那個女孩的臉上,兩人舉止說不出的親密。

她距離的近,依稀能聽到他們的對話。

「路遙哥哥,你什麼時候娶我啊?」

。 三百0八、擾敵後勤線

被砸的越軍發出一聲喊叫后,便死豬般地再也不吭一聲。

他是不吭聲了,可壕溝里的那個越軍卻受不了了。他總覺得這個聲音有點慘,莫非真是有情況。不然,也不會去一個少一個,怎麼兩個人都是一去不返呢!

這個越軍警覺地從壕溝內爬起來,帶上槍,謹慎地開始朝著這個方向搜索過來。

他走的很慢,可謂是一步一回顧,一步一探頭,唯恐會漏下什麼可疑的地方。

吳江龍和崔述力兩人再次隱藏好,專等著這名越軍過來。

當他們看見這名越軍走的小心翼翼的樣子時,崔述力就有些不耐不住了。心想,反正高地上的敵人被幹掉的已經是差不多了,最後,也不在乎這一兩個敵人有什麼反抗行為。

崔述力朝吳江龍方向看了看,見他沒動靜。於是,自作主張地把身體向上挺了挺,便有想用槍敲掉這個越軍的想法。

吳江龍覺得崔述力異樣后,便從另一地點向他搖手,示意他繼續隱藏好,不要動。

既然吳江龍不讓動,崔述力只好繼續忍耐,等待機會。

過了一會,這名越軍終於走到近前。

眼看他就要過來了,得手的機會終於有了。崔述力暗暗使勁,準備下手。

可是,他突然發現這名越軍停下走了,崔述力真想伸手把他拉過來。

崔述力還沒有動,卻聽見到這名越軍開始喊話。喊的什麼聽不懂,估計是在喊那兩個同伴的名字。

這名越軍喊了幾聲后,見沒人應,頓了頓,突然轉身就往回跑。顯然,這名越軍感覺出這裡情況不妙,有問題。

都走到這了,哪能說跑就跑的了!

剛才,越軍停下的地點,與等著切斷他迴路的吳江龍還差五六步遠。如果此時吳江龍追出來,也不能把他追上,很可能還回讓這名越軍找機會,回身對他開槍。

但是,不追又不行。既然,這名越軍已經發覺這裡情況不妙。這要是讓他跑回去,大聲小嚷地這麼一吵吵,那兩個守坑道口的越軍也肯定有了準備。萬一打起來,越軍憑藉壕溝優勢,也不是能在一兩分鐘就能解決掉。等其他越軍過來一增援,到那時吃虧的,還是吳江龍他們。

因此,吳江龍一看這個越軍想跑,便不由分說,從隱藏處跳起來,從溝沿上,順著越軍逃跑方向追了過去。

向前跑的越軍聽到溝沿上有響聲,便扭過頭去看。一看不是自己人,而是中國士兵。這下他更慌了,連回身開槍的想法都沒了,一門心思往前跑。

眼看越軍就要從手中逃掉,吳江龍也急了,掄著刺刀向前比量了一下,便猛然投了出去。

此時,這名越軍只顧向前跑,其他的就什麼都不顧了,因此,把整個後背,毫無保留地暴露給吳江龍。

吳江龍扔出去的刺刀,寒光一現,便流星般直刺越軍。

如果越軍再快一點,吳江龍的手再慢一點,這把刺刀很可能就會落空。因為只有一眨眼的功夫,越軍就可以轉彎。只要彎一轉,人影也就隱了過去。可是,這名逃跑的越軍偏偏就慢了這麼一點。

就在他身體側轉的一瞬間,飛過來刺刀說到就到,帶著一股凌厲之勢,扎入越軍后胸。

突然一擊之下,這個越軍連吭聲都沒發出一個,便一頭扎向地面。

吳江龍從溝沿上跳下來,來到倒地越軍近前,小心檢查越軍是死是活。

刺刀尖從后胸真透心臟,地上是一灘鮮血,人已經是死了。而且是一刀命中要害。難怪這名越軍在臨死前沒能喊出聲來。

除掉這個越軍后,壕溝里的敵人算是全都被清理掉,剩下的,就是守坑道口的那兩個越軍了。

到這時,吳江龍和崔述力才如釋重負般地長出了口氣。

崔述力巴結般,帶著笑意對吳江龍說,「吳排長,這幾個都讓你給幹掉了,該我上場了吧!」

「好,你來。」吳江龍坐在一旁調理精神。

崔述力走過去,從屍體上拔下刺刀,看著刀刃說,「我也用這個。」

「沒必要。」吳江龍說,「用槍幹掉兩個龜兒子就行。」

崔述力疑惑地看向吳江龍,「不怕暴露了?」

「現在不怕了,」吳江龍說,「他們不是挺喜好打槍嘛!你就用槍幹掉得了,這樣也省事。」

「好。」崔述力滿心歡喜。

用槍當然比用刀來的痛快,而且把握性也大,畢竟面前是兩個越軍,萬一失手的話,不僅丟面子,也很危險。讓用槍,什麼疑問都沒了。

崔述力這樣想著,便提著槍向兩個越軍方向接近。

「想著讓裡面的人都出來透透風。」吳江龍在崔述力臨走時囑咐道。

眼看著,崔述力就要去解決那兩個越軍。在這段時間內,吳江龍也不能閑著,他還要警戒,防止再有敵人過來。

吳江龍趴在壕溝的一處較高位置上,盯著山下過往的越軍,琢磨著什麼時間,在什麼地點動手。既要擾亂敵人,還要給存活下來的戰士們留下撤退機會。

稍後,從坑道方向響起幾個點射聲。

吳江龍身體沒動,只是轉頭朝那個方向看了看,然後繼續盯著山下。對於崔述力的戰鬥能力,吳江龍心裡有數。個把越軍在沒有防備情況下,崔述力不會費什麼大勁就能解決掉,否則,那也就不成其為單獨守衛此高地的班長了。

崔述力貓腰在壕溝內潛行一段路程后,終於接近了那兩名越軍。

此時,這兩個越軍已經盯的坑道口很不耐煩。他們見中國士兵始終不出來,恨不得就想衝進去。可是,他們又沒這個膽量。大部隊在時都沒能打進去,何況他們這幾個人了。

但是,長時間見不到對手,又沒有打槍機會,還不能離開休息,一連串的問題,讓兩個越軍簡直失去了耐性。

一個越這終於忍不住了,把半個身子爬出隱匿地點,晃著腦袋朝坑道方向張望。

槍也是直挺挺地瞄了下去,專等有人出來他好開槍。似乎只有幹掉幾個中國人他才開心。

崔述力悄悄地向前接近,當確定萬無一失時,向探頭朝外看的越軍開了第一槍。

有這麼好的機會,又不用操之過急,崔述力當然選擇的是一槍斃命。所以他用單發,一槍擊中越軍頭部,來了個乾乾淨淨的爆頭。

這個越軍任何反抗行為都沒有,頭一爆,上半身便耷拉下去。

另一個越軍聽見身後槍響,又見同伴被人打死,驚慌地掉轉槍口,準備對著身後掃射。

可是,他的身體還沒完全轉過來時,崔述力開了第二槍。這一次,崔述力不是用單發,而是加上了短點射。

由於兩個人距離很近,誰先開槍,誰就有可能制勝對方。因此,時間最為關鍵。

由於越軍沒有一點防備,他轉動過來的身體當然要比崔述力射出的子彈慢許多。

因此,在這名越軍還沒完全轉過身來時,從崔述力槍口中躥出來了的子彈,便非常有序地鑽進了他身體。

隨著幾聲噗噗作響,這名越軍也被打到在地。

守候在坑道口處的小魏和其他幾名戰士正擔心著吳江龍和崔述力。兩位領導出去這麼久了,外面一點動靜都沒有,莫非是有什麼不測。可轉念一想,他們倆個都有著豐富的戰鬥經驗,比裡面的任何人都強。為他們擔心,還真有點多此一舉。

之後,一名小戰士跑到坑道里通往山頂的洞口向外看。

外面很靜,什麼情況都發生。這名小戰士感到很疑惑,但因為沒有命令,他也沒敢冒然鑽出去。

崔述力臨走時有話交待過,讓他們無論如何要守住坑道。如果大家都出去,坑道被越軍佔領了,那可不是什麼小事。

所以,這名小戰士在洞深處呆了一會後,見上面還是沒動靜,又只好跑回到洞口,跟小魏他們幾個人商量。

正在幾個人想不出主意時,坑道口,越軍防守的地方傳來槍聲。

小魏想探出頭去看看,又怕受到敵人攻擊,所以隱忍著沒敢動。

外面的槍聲不響了,接著聽見崔述力在外面喊,「小魏,你們出來吧!沒事了。」

「是崔班長,」一個戰士聽出來后說。

「對,是崔班長。」其他人也附和。

洞里的這幾個人,包括董燕在內,當他們確認外面喊話的是崔述力后,便高興地全都從坑道口鑽出來,順著小路朝高地方向跑。

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高地重又回到中國人手中。

高地是回來了,可圍繞著高地的前前後後都是越南人。

此時,敵人還不知道高地已移我手。一旦他們知道了,肯定會調兵朝這裡來。

吳江龍見同志們都上來后,又對高地上僅存的這七個人又做了一次分工。把這些人分成襲擾組,守衛組,救護組。

戰士們紛紛爭著,都要前出高地參加襲擾敵人行動。但被吳江龍拒絕了。

如果丟下坑道不管,都跑到高地上打擊敵人。萬一越軍趁其不備,從某個方向圍過來。只要把這些人往高地上一堵,回不了坑道。轉眼間,這些人就會灰飛煙滅,還何談去打擊敵人。因此,在當下,即要打擊敵人,破壞其交通線,還要做好坑道的防禦工作。一旦高地守不住,就立即撤回去。

有人說了,當初在197.7高地失守時,戰士們不也安全地撤回來了嗎!哪個時候能成,為什麼現在就不行呢!

因為那個時候在高地的後方還沒有越南人,而且,越軍也不太了解這裡有坑道。現在,他們一旦發現高地重又回到中國軍人手中,勢必會從前後左右四個方向進行圍堵。那樣的話,如果沒人去守坑道,敵人很可能回順手牽羊把坑道弄到手。

坑道一失,這些人的安身之地也就沒了。

吳江龍正是出於這樣的打算,堅持兩手抓,兩手都要硬。要以坑道為據點,不斷地打擊敵人,決不能讓敵人佔到一點便宜。

做出這個決定后,由吳江龍、崔述力和小魏三人負責前出到高地外邊,對敵人交通線進行破壞。其他人,繼續回到坑道內,做防禦和接應準備。

吳江龍在臨行前,特意囑咐人,把坑道口上方的那個洞口再封上,以免讓越軍發現后,從那裡對坑道進行攻擊。

由於剛才高地上的一場小戰鬥,槍響的並不激烈,因此也沒引起敵人重視。

越軍安排人在這裡守著坑道,自然占著先機。既然坑道里的中國軍人沒幾個,因此也形不成威脅,就是有槍聲,也是越軍阻制中國軍人出來時才打的。

所以槍聲沒有驚動任何敵人。

路過高地上的越軍,該怎麼走還是怎麼走,該運什麼,就繼續運什麼。敵人的大意,當然為吳江龍的襲擊行動帶來了便利。

吳江龍帶著崔述力和小魏選了個有利地形,把身體隱藏好,專等著運送物資的越軍過來,好打一場漂亮的伏擊戰。

高地下面有一條路。雖然不是很寬,但它做為通往老山的一條重要交通線也不為過。因為除了這裡,越軍就只好人背肩扛上山了。越軍有交通工具,自然不會那麼傻,有汽車不用還閑著他幹什麼。

天漸漸黑下來,駛過來的汽車大燈開始一束束地在這條路上晃蕩。

公路上,三條黑影穿來穿去。一會在地上挖一個坑放個東西進去,一會又換個地方。

黑暗中不時傳來叮之聲。

三個黑影做完這些后,又快速撤回到高地上。隨後,一挺機槍,兩支衝鋒槍從壕溝內伸向公路。

過了一會,從遠處橫掃過來的光束,一**地向前深,很快便淹沒了高地前這片公路。

突然,第一輛汽車的車底部發生爆炸,汽車被掀翻,掉下路基。

緊跟著,第二輛,第三輛汽車旁也發生連續爆炸。

隨後,有越軍開始從汽車上跳下來,在公路上大喊大叫,並不斷奔跑。

吳江龍望著黑暗中時隱時現的影子,對崔述力和小魏說,「幹掉幾個就得。」

吳江龍說完,三支槍幾乎同時響了。

三支槍一響,凡是在光影中露出的人影一個挨著一個倒地。

在被動挨打之後,越軍終於明白是怎麼回事了。於是重新糾集起來,開始朝高地上反擊。

這幾輛汽車,不光是運送物資的,上面還有跟隨前來的部隊。所以,敵人警覺后,很快形成了大面積的火力覆蓋面,頓時間便將吳江龍三人蓋住。

吳江龍見目的達到,便對崔述力和小魏說,「任務完成,咱們走。」

趁著敵人還沒上高地,三個人借著壕溝掩護,又撤回到坑道內。

攻上高地的越軍在這裡轉了一圈也沒查到是什麼人朝他們開的槍。因為吳江龍他們在撤出去時,一槍都不放,完全處於靜默之中。目的就是不讓敵人看見他們的來龍去脈。

新來的越軍不知是怎麼回事,可原來攻高地的敵人再明白不過了。他們很快便弄清,這是坑道里的中國軍人所為。

緊接著,越軍又組織兵力對坑道進行了幾次攻擊,但仍為得手,沒辦法,他們只得調來兵力繼續對坑道進行圍困。

怎麼圍?光是守著坑道顯然不成。原來都是這樣圍的,可還是讓他們跑了出來。

越軍也開始懷疑這裡有其他出口,但是天黑,一時半會又找不到。沒辦法,他們只好把準備送上老山前線的一個連留在這,在高地上撒糊椒面般地撒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