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滑入浴池之中,心中的鬱結之氣全都消失了,其實他不用解釋她也知道他有苦衷。

如果他不在乎自己了,又怎麼會在飛機上安慰她,怎麼會精心給她布置那一場盛世煙火?

當時自己和顧南滄他們在一起,司厲霆刻意將她引開,直升機,糕點都是給她準備的。

包括為什麼在島上他會幫南宮熏,自己生產的時候他一直緊緊抓著自己的手。

仔細想來這件事之中最痛苦的不是自己而是他。

在海島上自己見到他那幾次都不是夢,他是真正陪在自己的身邊。

他想認卻又不敢認,還不知道內心之中有多糾結。

想著想著顧錦心中就只剩下了重逢的喜悅,雖然她每天都在自我催眠他會回來。

但那只是一個夢,一個她從來不敢奢求的夢。

如今他是真的回來了,顧錦看著自己身上留下的那些紅色痕迹,可見昨晚兩人的瘋狂。

這都是他活著的證據,不管他現在叫什麼,他終究是自己認識的那個司厲霆。

錦諾,對顧錦的承諾,他實現了。

想著想著顧錦心裡哪裡還有半點生氣,只留下愉悅罷了。

因為是司厲霆的地方,顧錦也並沒有一點不自在,用他的浴巾擦乾了身體。

她驚訝的發現不管是沐浴露還是洗髮水都是她以前喜歡用的那個牌子,連香味都是。

如果一個男人愛你愛到了極點,連你的生活習慣也照單全收。

顧錦嘴角勾起一抹微笑,吹乾了頭髮出來。

等她再出來的時候司厲霆乖巧的坐在床上,猶如犯錯的孩子。

「蘇蘇,我錯了,你原諒我好不好?」

「哪裡錯了?」

「我不該瞞著你我還活著的消息,不該讓你擔心受怕,讓你孤苦無依,讓你一個人懷著孩子不照顧你。」

「看樣子你對自己的罪行還是很清楚,那我就給你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告訴我為什麼要瞞著我?」

司厲霆將他落海之後的事情娓娓道來,「蘇蘇,我發誓從來沒有一刻我對你的心是變過的。

可是當時情況很危急,我爸的身體很差,如果我離開他,不僅史密斯家族會落入卡特之手,而且他也活不了多久。

從小到大我就沒有體會過爸爸的溫暖,好不容易找到了親人,知道他並不是故意扔下我們,我還沒有給他盡過一天的孝道……

思慮再三我選擇留下來幫他,我知道你想說明明有那麼多的機會我為什麼不告訴你真相。

哪怕給你發一封簡訊,或者打一通電話也好,可是蘇蘇,你該知道我有多愛你。

我生怕我一告訴你了之後你就會有所期盼,我會想要去聯繫你。

你不知道卡特是個怎樣厲害的人物,他心狠手辣,連我爸都敢下毒。

只要我和你靠近一定會露出蛛絲馬跡,一旦被他們父子知道你和寶寶的存在,一定會對你們下毒手。

人一旦有了弱點就會被對方抓住把柄,正是因為知道這一點,所以我不敢拿你和寶寶以身犯險。

為了怕自己離你越來越近,就算在飛機上我也只能抱著你不敢說出我是誰。

蘇蘇,你和寶寶就是我的全世界,我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去保護好你們不受到傷害。

所以我只能出此下策,等我搞定了一切沒有後顧之憂才出現在你的面前。

千算萬算我還是沒有算到在島上會被愛莉絲髮現你的身份,她對你們下了毒手。」

提到愛莉絲,顧錦臉色一沉,「你和她又是什麼關係?」

司厲霆哭笑道:「如果我說我和她沒有一點關係你信嗎?」

「沒有關係她會以女主人自稱?還要殺了我的孩子,而且她怎麼發現我們的事情?連我都不知道你的存在。」

不提這件事還好,提到這件事顧錦心中冒火,寶寶就是她的全世界,她怎麼能允許別人對寶寶下手!

「蘇蘇,對不起,我以為我做得足夠好,沒想到百密一疏。

那一晚她來找我,在我房間里發現了一本育兒經。

其實你住的那個房間本來就是我為你設計的,那個島也是我為我們大婚買下。

愛麗絲一直在自作多情,她以為我要娶的人是她,所以才會在知道你住在那間房的時候找麻煩。

正是因為那一本沒有收起來的育兒經,再聯想到你住在隔壁,還懷著孩子。

她自然而然就會起疑,儘管我提前將我的資料抹去,但從你身上還是會找到一些蛛絲馬跡。

綜武俠論西毒吃蘿蔔的節奏 她查到我們的關係,所以對你下了毒手,想要打掉錦諾,還好你那天吃的很少,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想到那時候的情景司厲霆就一陣后怕,他的老婆孩子差點出事了。

「怪不得你抱孩子的手法,連換尿不濕都是井然有序,原來你一直都在學習。」

司厲霆要是不說,顧錦永遠都不知道居然是一本育兒經引發的血案。

「我知道你懷孕很辛苦,雖然不能陪在你身邊,但我將產前產後所有知識都系統的學習了一遍。」

想著司厲霆以前對她所做的一切,這還真是他能做出來的事情。

不過顧錦的重點可不在這裡,她手指戳著司厲霆的胸膛。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她跑你房間做什麼?吃夜宵?司厲霆,你不給我解釋清楚,這件事我們沒完。」

司厲霆可憐兮兮,兩人的形象一個瞬間高大,一個則是縮小成一團在角落瑟瑟發抖。

「蘇蘇,天地良心,我連她的一根頭髮都沒有碰過!」

「那你說,她來找你做什麼?」顧錦索性抓住了他的衣領。

司厲霆支支吾吾、結結巴巴,「那個……不做什麼。」

「說!」顧錦吼上一吼,司厲霆嚇得身體顫了三顫。

嚶嚶嚶,這樣的蘇蘇好可怕,司厲霆就像是咬著小手絹被人欺負的小可憐。

「她想勾引我,不過蘇蘇你知道我對你的心,我,我根本就沒有正眼看她,天地可鑒,除你之外我對其她女人都沒有二心。」

顧錦顯然不滿意他的說法,「這種事情發生過多少次?」

「我,我不太記得了。」司厲霆都被逼到了床角。

「三叔,我記得你的記憶力很好的,給我說!一字不差的給我說清楚,要是隱瞞一點,休想我原諒你。」顧錦一手抓著他的浴袍,一手襯在床頭,以壁咚的姿勢按著司厲霆。 大廳越來越熱鬧,表面大家相談甚歡,實際上心裡都在想著James早點出現。

然而那人卻遲遲沒有出現,讓不少人心情浮躁,很多人為了能夠吸引James,都把自己家底都掏出來了。

人人都在擔心是不是能夠見到James,只有司厲霆寸步不離的守著顧錦。

要是哪個男人敢多看兩眼必定會被司厲霆死亡凝視。

「厲霆哥哥,你放鬆點。」顧錦溫柔的拉了拉他的手,給他順順毛。

「蘇蘇,你都不知道你有多美。」司厲霆反手將她拉入懷中。

自打顧錦生了錦諾以後,她從少女徹底蛻變成女人,哪怕是隨便一笑卻也透露著無限的風情。

她的一顰一笑有多吸引人她自己卻一點都不知道,這才是最致命的。

之前有幾個不懷好意打量她的男人都被司厲霆給瞪了回去。

「厲霆哥哥,哪有那麼誇張,你看今天大廳里女人哪個不比我這個省了孩子的媽媽好看?」

「她們加起來也不如你好看。」司厲霆緊緊攬著她,「我的老婆才是最漂亮的。」

「你啊……」顧錦輕笑一聲。

正好南宮熏朝著兩人看來,司厲霆直接在她臉頰上親了一下。

「幼稚。」南宮熏又轉開了頭。

別人心裡只有James,唯獨司厲霆心裡只有顧錦。

晚宴正式開始,大家都自豪的將自己帶來的東西給拿出來。

有珠寶首飾,有名畫古董,每當一個昂貴的東西出來就會引得大廳之人一陣唏噓。

顧錦也是從自己的首飾之中隨便拿的一件,她可不認為東西越是貴重就能見到James。

這種事情講究的是緣分,顧錦和司厲霆都不在意。

然而當她的首飾展露出來,一個身穿西服的男人朝著她走來。

「你好顧總,我家主人邀你一聚。」

別說是其他人,就連顧錦自己都嚇到了,她不過隨便帶的一個首飾,想都不曾想過會抽到她。

「我?」她有些錯愣之色。

「是的,請顧總跟我來。」

顧錦只好起身,司厲霆當然也要和她一塊。

到了一扇門前,「顧總可以進去,我家主人就在裡面,這位先生請留步。」

「我是他老公。」司厲霆冷冷道,「你覺得我會讓我老婆單獨去見一個男人?」

「請先生放心,我家主人只是想要和顧總聊聊合作的事情,要不了多久。」

「厲霆哥哥,你放心,總不可能把我吃了吧?也許人家也有自己的怪癖,我很快就出來。」

「好,我就在門外等你,有事情叫我。」

「厲霆哥哥,你就放心吧,我能出什麼事?這裡連凳子都沒有,一會兒我來大廳找你。」

顧錦推開了門,一扇門阻隔了司厲霆的視線。

兩人分分合合這麼多次,任何一點風吹草動都會讓司厲霆害怕。

明知道顧錦也是顧家的家主,她需要做更多的事情,在司厲霆心中還是覺得她像孩子一樣。

「蘇蘇,我等你。」門外傳來司厲霆的聲音。

「嗯。」顧錦微微一笑,門遮住了她最後一抹倩影。

這是一間十分奢華的房間的,顧錦腳下是綿軟的地毯,踩上去軟軟的像是漂浮在雲端一樣。

房間是歐式建築風格,華麗得讓人覺得很是扎眼。

一個男人背對著她坐在沙發上,茶几上放著精緻的茶點。

本以為他應該是半百的老人,看他的背影倒是看不出來。

「James先生,你好。」顧錦柔和的打了一聲招呼。

「你好,顧小姐。」他起身朝著她看來。

當看到他的臉,顧錦有些驚訝,「是你,穆塵大哥。」

之前在山莊司厲霆和他聊得很好,司厲霆說他很厲害,但顧錦怎麼都沒想到他竟然會厲害到是最牛投資人。

「弟妹。」他謙和的笑著,「真是有緣。」

「厲霆哥哥就在門外,要是讓他知道James是你的話,他一定會很激動的,不如讓他進來……」

「不,今天我是單獨想和弟妹你聊聊。」

顧錦雖然覺得奇怪,不過想著人家肯定也有一定的道理,顧錦也就沒有多說什麼。

「是,不知道穆塵大哥想要說些什麼?」

「弟妹先坐,我記得你喜歡吃甜點,這些可以隨便享用,這次來的人都是為了投資的事情,弟妹也是吧,我們可以聊聊投資。」

顧錦之前還和司厲霆開玩笑說要比他先拿下,沒想到還真是這樣。

只不過她覺得似乎太容易了些,她還什麼都沒做呢,畢竟天上沒有掉餡餅的事情。

「穆塵大哥,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你說。」

「為什麼你挑選了我?我自認為那件首飾也沒有什麼太吸引人的地方。」

穆塵輕笑一聲,「因為那個吊墜有海豚,我一個很重要的人喜歡海豚。」

見穆塵的眼中有些星光閃動,這種表情顧錦很熟悉,司厲霆看著她的時候就是這樣的表情。

「那個人是穆塵大哥的心上人吧。」

「是。」穆塵並沒有否定,反而很爽快的承認。

一個讓人聞風喪膽的穆爺,也是備受所有人追捧的投資者,他喜歡的人會是什麼樣呢?

這麼想著顧錦也問了出來,「穆爺的女朋友很漂亮吧?她是一個怎樣的人?」

穆塵給自己倒了一杯紅酒,手指搖晃著紅酒杯,想到那個女人的時候他嘴角微微勾起。

「她很漂亮,就像是墜落凡間的天使,當她笑的時候,我覺得整個世界的花都開了。」

看穆塵的樣子就知道他很喜歡那個女孩兒,顧錦也被他身上的氣息所感染。

「穆塵大哥,那她現在在哪呢?我可不可以見見她?」

「她的身體不太好,沒有在這邊,不過有朝一日你肯定能見到她的。」

顧錦盯著他的臉,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他的笑容有些奇怪。

「我很期待有那樣一天。」

「弟妹是顧家的人?」

「是的,怎麼了穆塵大哥?」

「這些年我四處投資,美國也去過很多次,對於顧家倒是有些了解,很期待我們的合作。」

「不知道穆塵大哥這次想要投資的想法是什麼?」提到工作上的事情顧錦也來了興緻。

穆塵看著那一張小臉,眼中亮得彷彿有星光一樣,他心中微微一動,仰脖將酒杯的酒喝下。

「弟妹,你見過你爸爸媽媽嗎?」穆塵突然換了一個話題。

顧錦有一瞬間的錯愣,她也喝了一口酒杯裡面的酒,「沒有,在我出生的時候我就離開了父母。

顛沛流離這麼多回到顧家,我從來沒有見過她們,不知道爸爸是誰,也不知道媽媽是不是還活著。

如果她還活著,那麼為什麼不回來看看我和哥哥。」顧錦想著一口氣喝光了所有的酒。

「你想要見她們么?」

「當然,我也想問問,為什麼她們要扔下我和哥哥這麼多年,穆塵大哥,你怎麼突然問這個問題?」

「沒什麼,我只是好奇生下你的人會是什麼樣子,你這麼漂亮,相信你的母親也很美。」

「我看過媽媽的照片,我好像不太像她,大概是像爸爸多一點吧,不過我的爸爸會是誰呢?」

顧錦撫著額頭,她覺得頭有些昏昏沉沉的。

難道是好久沒有喝酒,她的酒量不至於這麼差。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