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身看着沐雲軒:“雲軒,別院裏的丫鬟沒有少嗎?”

沐雲軒目光溫柔的看向她。

“昨夜我以讓青楓把莊裏的丫鬟全部換了,他們幾個都是雲城那邊過來的,不會有問題。”

“這就好,昨夜給我下毒的人是蘇紫雲,沒想到那個老巫婆連蘇紫雲都不放過。” “這次是我大意了,很多別院都重新裝潢,需要大量的人手,就在人販子那買了一匹丫鬟,沒想到讓庚樂羽的人鑽了空子,錦程和子默已經去排查了。”

沐雲軒眼裏無比的內疚,那庚樂羽動作這麼快,說明皓月國京城裏有很多她的人。

等回到城裏以後,他要好好徹查一番。

沐雲軒心裏殺機驟現,握着書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現在我們要多加小心,像昨晚這樣的事情,可能會經常發生,若是在發現我向昨晚一樣的消失了,你也不要太擔心,迷迭之翼會把我送到安全的地方,你要做的就是保護好自己的安全。”

蘇紫陌洗漱好走到他的身邊。

“對了,雲軒,蘇紫雲說你在充滿毒氣的結界裏,你沒有中毒嗎?”

沐雲軒起身,寵溺的拉着她坐到自己的身邊。

“陌兒不用擔心我,那點毒對我沒用。”

“這就好!”蘇紫陌燦爛一笑。

丫鬟們上了早膳,兩人邊聊邊吃。

午時,兩人回到了明月山莊裏。

慕容邵峯早早等在了明月軒裏。

慕容邵峯一身白色衣袍,一件白色的狐裘大氅,一眼看去,清逸出塵,宛若神明,美得讓人移不開眼。

看到蘇紫陌回來,他溫潤如玉眼眸裏瞬間暈染出溫柔。

沐雲軒一看到慕容邵峯,心情莫名的不好。

“邵峯。”蘇紫陌老遠就喊道!

“回來了。”

“找我有事?”

“嗯!”慕容邵峯笑着點了點頭。

“那進去說吧!”

“不,陌陌,我想單獨和你聊一會。”

說完,慕容邵峯看向沐雲軒。

沐雲軒心裏的怒氣突然騰昇起來。

“本座就在門外等着,你們進去聊吧!”

蘇紫陌看了一眼怒氣凜然的沐雲軒,最後還是和慕容邵峯進入了內院。

“邵峯,坐!”

蘇紫陌給慕容邵峯倒了一杯茶水。

慕容邵峯一直溫柔的看着她。

“煤廠的事情我已經和雲霆談好了,我今日過來,是來跟你道別的。”

“哦!”蘇紫陌猛的看向他。

“邵峯你要回去了。”

“呵呵!”慕容邵峯低聲笑了笑。

擡眸,又是滿滿的溫情:“看你的樣子,好像是捨不得我走一樣。”

“大家在一起住習慣了,突然少了一個人,還真的有些不習慣。”

蘇紫陌心裏很內疚,她知道自己這一輩子無論做多少都無法還清楚他的情和她對自己的好!

慕容邵峯莞爾一笑,是呀!大家在一起住習慣,突然之間少了誰,心裏都會空寂不適,可他留下來又能爲她做什麼呢?他已經沒有什麼能爲她做的了,她現在已經變強了,又有沐雲軒在身邊,心裏徒然失落起來。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星月國已經下雪了,很快就會大雪封路,過了年我在來看你。”

“過了年嗎?”蘇紫陌突然起身。

她背對着慕容邵峯的臉上一臉憂傷。

“邵峯,若是過了年,我去了巫族你就不要在來了。”

咚!!!

慕容邵峯的心彷彿被錘狠狠的砸了一下。 慕容邵峯痛楚的看着她的背影,對不起,陌陌,這件事情我這真的沒有辦法能幫你,若是用我的命能換你這一世的平安,那我會毫不猶豫的去做。

可是你,明知道是飛蛾撲火,明知道會把自己推向萬劫不復之地,卻依然還要無怨無悔的去做。

蘇紫陌轉過身,又是一臉的笑意絕絕。

“對了,邵峯,你什麼時候走。”

“一會就走,就會特意過來跟你道別的。”

慕容邵峯起身,也許他真的該走了。

“那你一路多加小心。”

“好!”慕容邵峯點了點頭。

他一步一步艱難的越過她,高大的身影滿是落寞。

蘇紫陌看着,心裏莫名的疼痛。

“邵峯。”她突然開口喊道。

慕容邵峯讓自己笑起來纔回頭。

“還有事嗎?”他的聲音很輕,很溫柔!讓人聽着很舒服。

“邵峯,謝謝你,所有的一切都謝謝你!”

蘇紫陌抿了抿脣,“我欠你的,我知道自己這一輩都還不清了。”

慕容邵峯緊緊的咬了咬脣,一臉苦笑。

“若是這一世還不清,你可願用下一世來還?”

下一世,蘇紫陌看着他:“若是還能有下一世,我一定會還你!”

我一定會還你!

我一定會還你……!

她清靈的聲音,在慕容邵峯的心裏足足響了三遍。

慕容邵峯心裏很開心,他擡眸,溫潤的眼眸有泛着水霧,看着波光瀲灩又悲痛人心。

“陌陌,你可知道,不管我爲你做過什麼,我從來沒有想過讓你還我,那都是我心甘情願爲你做的,若真的是有下一世,什麼都不用你還,留在我身邊就好。”

說完,慕容邵峯柔柔的看着她一笑,轉身,大步往外走去,他不敢停留,他怕自己一停下來便沒有勇氣在離開,他捨不得,看不到她的日子,他很痛苦……。

蘇紫陌看着他的背影,兩行清淚滑落,在她的臉上異常的滾燙。

欠別人的,終究是要還的。

邵峯,若是那天,我沒有遇到你,沒有救過你,你也許現在你會過得很幸福很快樂了,可是遇到我之後,你的生活裏邊充滿了血腥與痛苦,若是下一世有機會還,我便會用一世來還清欠下你的所有。

直到慕容邵峯的背影消失,蘇紫陌才擦乾眼淚。

院外,慕容邵峯看着沐雲軒。

“好好照顧她。”

沐雲軒愣了愣,在看向慕容邵峯時,是他決然離去的背影,沐雲軒微微凝思着。

“爹爹,你們回來了。”

蘇櫟和蘇齊一起出現在院中。

沐雲軒溫和一笑,“是啊! 豪門隱婚:總裁的有限寵妻 你孃親在屋裏,我們進去。”

“太好了。”蘇齊笑眯眯的。

沐雲軒看向蘇櫟:“櫟兒,你的傷勢可好些了?”

“爹爹,用齊兒的泉水泡過以後,已經好得差不多了。”

蘇櫟表情柔和,不是之前那般冷冷的。

“那就好!”

“孃親。”蘇齊快速的跑到蘇紫陌的身邊伸出小手要抱抱。

沐雲軒一看,快速的抱起他。

“齊兒,你孃親身上還有傷呢?”

“哦,對呀! 武道邪神 始武大陸 齊兒都忘記了,齊兒是太想孃親了,不過孃親,齊兒是來更孃親道別的。” “寶貝,你怎麼又要走了?”

蘇紫陌一臉不捨的看着兒子。

“孃親,生死魔圖還沒有聚齊呢?已經快入冬了,齊兒想早些找尋回來陪孃親呀!若是大雪天齊兒還要在外邊跑,那孃親得多擔心呀!”

蘇齊眨着大眼,他也不想離開孃親,冬天的時候,要睡在孃親的懷裏纔會很溫暖的。

“過來孃親這裏。”

蘇紫陌招了招手。

蘇齊一看,滿心歡喜的滑下沐雲軒的懷裏,小跑到蘇紫陌的懷裏。

“齊兒最喜歡孃親的懷抱了。”

“你的意思是爹爹的懷抱不好嗎?”沐雲軒突然怔怔的看着兒子。

這麼明顯的話可是很傷心的。

“不是,不是。”蘇齊快速的搖了搖小手。

快速的解釋道:“爹爹的懷抱讓齊兒覺得很安全,可孃親的懷抱很特別,很溫暖。”

“你這小傢伙,這腦袋裏想的都是什麼呀!”

沐雲軒搖頭失笑。

“爹爹,這你還感覺不出來嗎?齊兒在孃親懷裏感覺到的是母愛,而孃親在你的懷裏感覺到的是愛意。”

“哦!”沐雲軒驚奇的看向齊兒。

“這一點你到是說對了,爹爹知道你的想法了。”沐雲軒恍然大悟,這就是孩子的感觸,單純又真實。

“齊兒,那你什麼時候走?哥哥說,這次他想和齊兒一起去。”

“哦!”蘇紫陌看向蘇櫟。

“櫟兒,連你也要走嗎?”

蘇紫陌這下更難過了。

“孃親,櫟兒想和齊兒一起去,小舅舅不是要跟孃親一起回去黎夏國嗎,櫟兒就當是歷練吧!珠寶拍賣的事宜,赫叔叔已經知道了,他會着手準備的,眼下冬至,櫟兒想去邊境看看我們以前的家,還有去邊境的看看世譽叔叔。”

“櫟兒想得到是挺周到的,你就替孃親去邊境給大家問一好吧!冬天雪大,廠裏都要停工幾個月,你讓世譽處理好邊境的事情回來京城幫雲霆吧!”

“好的,孃親。”蘇櫟走到蘇紫陌的旁邊,心裏陣陣難過。

“孃親,櫟兒會照顧好齊兒的,孃親勿要擔心,危險的事情,櫟兒都不會讓齊兒去做,但孃親也要答應櫟兒,一定要好好的照顧自己。”

兒子暖心又懂事的話讓蘇紫陌心裏頭暖暖的又酸酸的。

“好!櫟兒做事,孃親一向放心。”

蘇紫陌低頭,在蘇櫟的額頭上親了一下。

一滴眼淚不由自主的滑落,“孃親的寶貝們都是最棒的!”

蘇紫陌聲音有些哽咽,很是傷情。

“孃親,這是齊兒送給您的生辰禮物,齊兒怕耽擱了來不及回來送給孃親。”

蘇齊拿出落霞送給他的龍羽遞給蘇紫陌。

“謝謝寶貝!”

“孃親,這是櫟兒自己設計的珠花,是孃親喜歡的紫色。”

蘇櫟也拿出自己準備好的禮物遞給蘇紫陌。

“真漂亮!不愧是我蘇紫陌的兒子。”

蘇紫陌寶貝似的收起珠花。

“孃親,那我和哥哥走了,爹爹,幫我們照顧好孃親,不要在讓我孃親受傷了。”

蘇齊走到沐雲軒的身邊,抱了抱沐雲軒。

“放心去吧!”

沐雲軒笑着捏了捏他粉嫩的小臉。 是夜,涼風有意,月色溫婉。

皎潔的月光,溫柔如水,清澈明朗,靜靜的掛在天邊。

蘇紫陌坐在院子裏,心裏有些空空的。

擡眸,看着天上的明月,她微微一笑,道:“月亮真是一個好東西,多少癡纏,幾多思念,都在一輪明月中得以釋懷。”

輕風輕輕拂過耳邊,蘇紫陌似乎聽到她的孩子們在耳邊呢喃着溫暖的話語。

凝望着明月,心似琉璃,眼眸裏的期許,希望她的兒子們能早一點歸來。

“陌兒,外邊很冷,進去吧!”沐雲軒知道她心裏在想兒子。

“好啊!這兒子纔沒有走多久,我就開始想他們了。”

“孩子們長大了,你不是經常說,讀萬卷書不如行千里路嗎!齊兒也不是第一次出去了,不會有事的。”

“話是這麼說,可畢竟是自己的孩子,心裏哪有不擔心的。”

她一直想把生命活成一場歡喜,這纔是生命生存的意義,哭過笑過,纔是生活中的意義,希望她的兒子們在遠方都能平平安安的的。

是夜,慕容邵峯一路沒有停下來過,他和讓朱巖連夜趕出,看着馬車外那時隱時現的明月,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習慣於在安靜的夜裏緬想。

想一些深藏在往事裏的細節,陌陌,我喜歡這樣靜靜的想你,便勝過千言萬語。

默默望着車窗外的月光,夜盡顯的如此溫柔,此刻,萬物歸於沉寂,唯有云朵在靜夜裏悠悠,馬車軲轆滾動的聲音,像是某種思念的餘音,環繞在他的耳際,陌兒,這樣的夜晚,願你一切安好!

突然,外邊傳來一股強大的玄氣波動。

慕容邵峯雙眸猛的一凜,人已經疾速的飛出馬車外。

外邊的朱巖一看,暗道不好,現在天下形式嚴峻,有巫族的人窺視天下,皇上隨時都有危險的。

感覺到來人氣息不凡,慕容邵峯手中的日月乾坤扇上已經亮出鋒利的刀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