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葉沒有說話,深深的點了一下頭,如果這次能活著回來,他一定要和這傢伙痛飲三百杯,這些年來他真是騙的自己好苦。

在荒神的帶領下,幾人沿著金光大道,殺向了天外的最深處,那裡似是可以通往天穹樓閣,也似是能通往陰森的鬼門之關,周圍飄蕩著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氣息。

「殺殺殺!」

震天的喊殺聲四起,黑壓壓的一大片人影從天外飛來,這些人形如死屍,而帶頭人,則是海域中的幾位霸主,黃金獅王,白月,青蛟王等人,惟獨大鵬王不在場,看樣子,大鵬王並未參與到他們的計劃之內。

「還真會給我們製造麻煩。」荒神苦笑道,劍匣懸浮在他的頭頂上方。

「這些都是葬神冰原挖掘出來的神靈古屍。」迦葉說道,這些神靈古屍被魔性之力操控了,即使不能回復往日的風采,但依舊是一股不可小視的戰力。

「你們前進,我們斷後!」南飛月和無滅大師站了出來,此時此刻,兩個人身上同樣散發出一股滔天的魔氣。

不出迦葉所料,無滅大師當年也被魔化過,不過他和南飛月一樣,都將這股魔性之力納為己用,並沒有被魔性之力操控。

「我狐族自然也不會落下!」沐曉站出來,身背後九根狐尾飄蕩,他繼承了先祖的力量,又或者說是狐族的先祖借用了沐曉的身體復活,現在的他,實力絲毫不弱於無滅大師。

荒神,迦葉,太2真人都是深深的點了一下頭,沒有羅嗦,繼續沿著金光大道前行。

「走吧!」迦葉拉起雪睨的小手,兩人飄身而起,龍刀在迦葉手中綻放出奪目的光芒,洪荒神兵之威乍現,在這些神靈古屍之中殺出一條血路,跟在荒神後面遠去。

這是一場大決戰,在場的每一個人都不能置身事外,迦葉再次回頭深深地看了一眼為自己斷後的等人,眼神變得比以往更加的堅定。該來的遲早會來,該結束的遲早會結束的,這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定數。 金光大道蔓延性遠方,迦葉緊緊握住雪睨的手,跟在荒神走在後面。

而就在這個時候,迦葉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他知道,該來的總會來的,當下說道:「荒神前輩,後面的事情交給我吧。」

荒神回頭看了迦葉一眼,道:「好吧,希望你儘快解決完跟上來。」

「是!」迦葉點點頭,拉著雪睨沖向了遠方,在前方,有一處魔氣巢穴,魔雲翻滾,遮住了漫天的星辰,那裡似是通往地獄的入口,迦葉握著龍刀走了過來,龍刀青光奪目,傳來一聲激昂龍吟之聲。

魔雲翻滾,在那魔氣之中,數道人影走了出來,這些人清一色的神之子,足足有十幾名,並排站在那裡,宛如一堵銅牆鐵壁攔住了迦葉的去路。

「我就知道你回來的。」魔雲之內,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

「東皇太一,你我在此做個了斷吧。」迦葉說道,揚起了手中的龍刀。

魔雲翻滾,裡面走出了一人,不是別人,赫然是東皇太一。

只不過此刻的東皇太一比之以往氣息大變,他眉心中一點黑色的魔印閃閃爍爍,嘴角帶著猙獰的笑容,鼻息中都有魔氣噴出來。

「我不是他。」東皇太一說道。

「我知道,不管你是誰,今日都難逃一死!」迦葉冷聲笑道,他知道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早已經不是那個東皇太一了,而是一直潛藏在東皇太一體內的那尊魔化神靈。

「有荒神給你撐腰,你就覺得了不起了嗎?告訴你,當年荒神失敗了,這一次等待他的同樣是失敗,我們都是殺不死的!」東皇太一冷森森的笑道。

「世間一切,都有走到盡頭的那一天,你的面前已經沒有路了,動手吧!」迦葉懶得再啰嗦,讓雪睨遠遠的退開,自己提著龍刀一步步的朝著東皇太一走去。

「當心點。」雪睨提醒一聲,複雜的望了迦葉一眼。

「殺!!」

東皇太一大手一揮,殺字訣喝出,那站在他面前的十幾名魔化神之子這一刻全都動了起來,化作了十幾尊強大的魔頭,直奔迦葉而來。

魔氣滔天,無邊的魔氣壓了下來。

兩名魔化神之子合力打出一擊,魔氣翻卷乾坤,化作兩個巨大的魔鬼臉朝著迦葉吞噬了過來,宛如兩個宇宙黑洞,恐怖森森。

「錚!」

迦葉手中的龍刀嗡鳴,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迎頭就是一刀,青色的刀芒逆襲而上,一下子將兩張魔鬼臉斬碎。迦葉幾乎是一步的距離就來到了那兩名魔化神之子的面前,刀光閃爍,兩名魔化神之子當場在龍刀之下浸滅,化為飛灰,連元神都沒有留下。

「殺殺殺!!」

又是三名神之子殺來,結成一座大陣,陣圖之內魔氣森森,彷彿有數千萬魔頭在嘶吼,吞食天地。

迦葉冷笑,身上泛起了七彩神光,這七彩神光格外的耀眼,映照的這片星河都變得五光十色。

那巨大的陣圖壓落下來,但卻絲毫不能靠近到迦葉的面前。迦葉緩緩上前邁步,陣圖中的數千萬魔頭似是冰霜遇到了烈火,發出凄厲的慘叫之聲,快速的避開,任由迦葉從陣圖中一穿而過。

「噗噗噗!」

迦葉手起刀落,三位魔化神之子的頭顱當場在刀光之下粉碎。

「這是……什麼東西?」東皇太一臉上也開始變色了,那七彩神光,讓他感覺到了一股危險的氣息。

「這是用來專門對付你們的力量。」迦葉笑道,身上泛著七彩神光,他的身形在空中閃爍,每一次閃爍,都會出現在一位魔化神之子的旁邊,龍刀落下,沒有任何人可以擋住洪荒神兵的神威。

鮮血飛濺,魔血灑落而下,一位位魔化神之子被迦葉無情的斬殺,根本就不能阻攔他的步伐。只要是與那七彩神光接觸,這些被魔化的神之子都如避蛇蠍。

眨眼之間,十幾名神之子在幾個呼吸的時間便被迦葉斬殺乾淨,龍刀刀光崩射,直逼東皇太一。

「轟!」

東皇太一臉色猙獰,一股強大的氣流從體內迸發出來,一道魔光打出,與刀光相撞,一片宇宙星河仿似浸滅在其中。東皇太一當場悶哼一聲身體向後飛了出去,整條手臂都在發麻。

「完整的龍刀!」東皇太一一字一字頓道,瞳孔緊緊地收縮起來。

迦葉將龍刀指向前方,冷聲道:「你我之間沒有勝負,只有生死!」

「生死!哈哈哈哈哈好!!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要我死!!」東皇太一狀若瘋狂,一頭長發倒豎而起,原本他那紫色的長發也變成了墨黑色,一對森嚴的魔爪探了出來,朝著迦葉拍了過去。

「鏘!」

迦葉以龍刀相抗,龍刀與魔爪抗衡,撕扯出一道強橫的氣流席捲開來。

東皇太一此時的氣息明顯的吧剛才更加強大,他的身上甚至開始覆蓋一層黑色的鱗片,頭上長出了一對龍角,張口之間,竟然噴吐出一道龍息。

迦葉一道將龍息斬碎,低聲道:「原來,你的真身竟然是一條龍!」

「嘿嘿嘿,魔化之軀是殺不死的。」東皇太一笑道,再次沖了上來。

「噗!」

然而迦葉卻在這時與東皇太一擦肩而過,刀光一閃,東皇太一頭頂的一根龍角直接被斬了下來。

「怎……怎麼會這樣!?」東皇太一臉上露出了震驚之色,回頭駭然的望著迦葉,剛才那一擊,他竟然都沒有察覺出來迦葉是如何出招的。

「現在你清楚了?」迦葉笑道。

「你……你究竟掌握了什麼力量?魔化之軀是不可能被毀滅的。」東皇太一難以置信,摸了摸頭頂被斬斷的龍角。

「你知道時空之力嗎?」這時,迦葉突然問道。

「時空…..時空之力?」東皇太一臉色蒼白了幾分。

迦葉緩緩說道:「當年荒神曾掌握了時空之力,這是一種奇特的力量,而現在被我掌控了。它可以將某件東西強行渡回到過去或者是未來。就算是一個再強大的人物,時空之力都可以將他渡回到過去,甚至將他變成一個剛出生的嬰兒,就好像時間倒流一樣。當然,這種強大的時空之力並非是人能掌控的,就算我只掌握了時空之力的一些皮毛,但在攻擊你的同時,時空之力發動,會讓你的身體在瞬間渡回過去,所以你的魔化之軀在我面前根本就沒有用。」

「這……」聽完迦葉的講述,東皇太一臉色蒼白的更加厲害,他難以相信世間竟然還存在有這種力量。

「你號稱殺不死的身體,在我面前其實如同虛設。東皇太一,結束了。」迦葉說道,話音剛落,他直接出現在東皇太一的面前,龍刀上挑,一抹妖艷的鮮血直接竄起,在東皇太一的身上留下了一道恐怖的傷口。

「啊!!!」東皇太一慘叫一聲向後退去,這傷口如此的真澈,他簡直不敢相信是出現在自己身上的。

「轟!」

而就在這時,一塊隕石從天而降,冒熊熊的天火,撞碎了空間,直接朝著迦葉砸了過去。

迦葉眯起眼睛,回身斬出一道,在這一刻,七彩神光繚繞在刀身上,那隕石一接觸到七彩神光,上面的熊熊天火當場熄滅,化作了一塊普通的石頭,被迦葉一刀斬成了兩半。

「想不到當初不殺你,竟留下了現在的禍端!」無塵子出現在虛空中,冷冷的盯著迦葉,在他身後,跟著一具神靈古屍,這具神靈古屍赫然正是當年無塵子從魔殿中帶出去的,現在已經成了魔化傀儡。

「我就知道你會出現的。」迦葉淡淡笑道。

「這樣正好,我們的恩怨一併了解。」無塵子說道。

「無塵子前輩,我們其實並沒有恩怨,只不過所走的道路不通,既然路不通,對立是早晚的。」迦葉說道:「當然,不管你以前是不是真心的幫過我,或者是利用過我,今日,我都不能讓你或者離開。」

「是嗎?那就讓我們來領教一下你的時空之力是不是真的那麼厲害!」無塵子笑道,而後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雪睨,對身後的神靈古屍道:「去把那個女人的頭顱給我摘下。」

「不用了,他的頭顱已經在我手上了。」迦葉笑道,緩緩的抬起了手,在他手中,正提著那具神靈古屍的人頭。 突如起來的變化,讓無塵子和東皇太一都回不過神來。

無塵子用震驚的眼神盯著迦葉:「你……你是什麼時候?」

迦葉笑了笑,隨手將那顆血淋淋的頭顱粉碎,道:「在我出手斬滅那顆星辰之際,他的頭顱已經在我手中了。好了,不要多說廢話了,我們來個了斷吧,你不是想要見識一下時空之力么?」

無塵子眼中殺機畢露,他沖著東皇太一望去,兩人相互點點頭,似是達成了什麼協議,而後無塵子猛地暴喝一聲,魔光噴涌,殺向迦葉。

「刷刷刷刷!」

無塵子雙手一瞬間結出數百個印記,魔光繚繞,一個巨大的宇宙黑洞,一下子把迦葉吞噬了進去。

「嘿,我就不相信在我的神通之下,你還能逃脫!」無塵子冷聲笑道。

「殺!」東皇太一也打出了驚天殺意,迦葉現在的成長已經讓他感覺到心悸,他絕不會容忍迦葉活下去。此刻一道道逆天的神通魔光轟出,打入了那巨大的黑洞中,似是要把迦葉浸滅在其中。

雪睨站在不遠處,眼中也露出一抹擔憂。無塵子和東皇太一都是超脫了半神境界的魔化神靈,這兩大高手聯手攻擊,世間還有誰能夠抵抗。

「嗡!」

而就在這時,那恐怖的黑洞中七彩神光驟然亮起,七彩神光所過之處,那恐怖的黑洞瞬息間被蒸發掉。迦葉慢慢從裡面走了出來,眼神平淡的看著無塵子和東皇太一。

「這樣也殺不了你。」無塵子臉色猙獰,一團團黑氣湧上他的面頰。

「不管你是多少遍都沒用。」迦葉語氣平淡道。

「是嗎?」無塵子嘴角猙獰,雙手再次結印,這一次,魔氣匯聚成一口黑色的大鐘從天而降,如山嶽一般巨大,上面滿是洪荒咒文,當頭朝著迦葉落了下來。

迦葉不躲不閃,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黑色大鐘落下,一下子將他扣在了其中。

無塵子冷笑道:「這口大鐘不光匯聚了魔性之力,而且具有從洪荒借來的力量,別說是你,就算是荒神來了也不一定能夠從裡面逃出來了。」

「鐺!」

一聲悠揚的鐘聲傳遍星河,如晨鐘暮鼓,那看似龐大宏偉的黑色大鐘之上,一隻泛著七彩神光的拳頭從裡面伸了出來。

「什麼!」無塵子之前的話還沒有說完,但眼前的一切已經超脫了他的邏輯理解範圍。

「咚!」

迦葉將手臂一甩,七彩神光掃出,那口大鐘當即如紙糊的一般破碎成無數片,化作了漫天的魔氣消散。

「怎麼會這樣?」東皇太一臉上的恐慌之色更勝,一步步的向後退去,現在他幾乎失去了戰鬥的心理,任何神通在迦葉的面前,竟然全都沒有點抵抗力,果斷的MISS。

「這就是時空之力,你也見識到了,好了,差不多該結束了。」迦葉淡淡說道,而後,他的瞳孔中猛地亮起了兩道七彩神光,緊接著,一道道光束從迦葉的體內飛了出來,直接將無塵子鎖定在內。

無塵子牙關一咬,揮灑出大片的魔氣朝著那七彩神光打了過去,但所有的魔氣在接觸到七彩神光之後全部煙消雲散。無塵子一下子被七彩光束繚繞在內,這一刻,無塵子清楚的感覺到自己體內的魔氣正在飛速的消失著,不光如此,就連他的生命精華似乎都被剝奪了。

「這是…..這是什麼!」無塵子開始慌了,在那七彩光束的剝奪下,他體內的魔氣飛快的消失,神通本源之力也被抽空。

「不!!!」無塵子凄厲的大吼,他想要包托這七彩光束,奈何這七彩光束在迦葉的控制下如跗骨之蛆,緊緊地纏繞在無塵子的身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無塵子的臉色越來越蒼白,任由他如何的掙扎,卻始終掙脫不了厄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神通之力和生命本源流進。

這一刻,無塵子身上在沒有絲毫的魔力,彷彿一下子蒼老了許多,滿頭白髮披散下來,臉上皺紋橫生,雙眼也失去了光澤,一股無力感襲遍全身。

「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無塵子不斷重複著,似乎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感覺自己似乎一下子變成了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凡人。

迦葉沒有再啰嗦,一步邁上去,直接出現在無塵子的面前,龍刀揚起,青色的刀光綻放,朝著無塵子落了下來。

無塵子此刻已經完全失去了反抗之力,他的一身神通幾乎流逝乾淨,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龍刀落下,眼前的所有一切在瞬間變成了黑白色,逐漸的黑暗所取代。

而另一邊,東皇太一終於再也忍耐不住,掉頭朝著遠處飛去,他想要逃離這個地方,現在的迦葉,根本不是他能取勝的,畢竟連無塵子都敗了。

「他想要逃走!」雪睨驚呼道。

迦葉緩緩地轉過身來,他望著東皇太一逃走的方向,沒有立刻追上去,而是轉頭對雪睨道:「我知道他要去哪裡,雪睨你在這裡等著,接下來的我自己去搞定。」說完,迦葉虛空邁步要離開。

「要活著回來。」雪睨開口道。

「會的。」迦葉回身一笑,而後七彩神光將他繚繞,瞬間消失在原地。

………

而此時此刻,五指大山懸浮在黑暗枯寂的宇宙中,他似是化作了一顆星球,永存於這片空間之內。

五指山內,荒神和太2真人與那名五指山內的黑影面對面而立,在黑影的後面是萬丈深淵,一根通天的大鐵柱插在深淵之下,鐵柱子上面,黑色的鎖鏈捆綁著一具萬丈魔軀。

「你已經沒有路了。」荒神淡淡說道,盯著面前的黑影。

「你還真是陰魂不散,這麼多年了,你還是要跟我作對。」那黑銀陰氣森森的說道。

「當初是我親自釋放了這股力量,所以我有義務將它們銷毀。」荒神說道:「你的計劃已經泡湯了,他是不可能幫你這種人的。」

「哦?嘿嘿嘿,那又如何?」黑影邪笑道:「即使失去了一道主魂對我來說也不算什麼,現在最大的障礙就是你,只要除掉你,我以後有的是機會,大不了再重新塑造出一道主魂來。」

「哈哈哈哈哈,誰除掉誰還不一定呢,一萬年前我可以鎮壓你,一萬年後我就能消滅你!!」

「是嗎?那我真希望你這次能給我一點驚喜。」黑影大笑一聲,突然化作一團黑煙朝著那捆綁在鐵柱上的萬丈魔軀飛去。

在黑影進入到那萬丈魔軀體內后,那高大的魔軀如同復甦了一般,猛地睜開了雙目,冰冷的眸光可以把虛空凍結。那萬丈魔軀劇烈的掙脫,捆在身上的鐵鏈「嘩啦啦」作響,根根崩斷,巨大的魔軀從深淵內一躍而起,高聳如山嶽。

吼!

魔軀發出一聲陣驚天地的咆哮聲,連整個五指山都在搖晃。

這是一頭巨型魔猿,雙足塌地,魔威蓋世,那根插在深淵中的大鐵柱被他拔了出來,帶起一股滔天的魔氣。

「殺!!」荒神大喝一聲,沒有任何啰嗦的話語,直接衝殺上去,手中的劍匣內飛出了一口神劍,這是一柄洪荒神兵,絕世鋒芒銳利,斬向面前魔猿。

「鏘!」

一聲巨響,魔猿手中的大鐵棍豎起,攔住了神劍,這根大鐵棍或許同樣是一口洪荒神兵,與荒神手中的神劍碰撞一擊后,一股澎湃的魔氣籠罩下來,蔓延到了神劍上,似是要把這件洪荒神兵侵蝕掉。

荒神飛身退後,一抖神劍,盪掉了裡面的所有魔氣。

「斷!」荒神輕喝一聲,手中捏了一個印決,虛空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斷開,朝著魔猿束縛過去。

萬丈魔軀上前邁步,勢不可擋,魁梧的身軀如同盤古之祖,大鐵棍落下,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擋住他,那原本用來束縛住他的斷裂虛空在這一棍子之下全部浸滅,化作了一個恐怖的大黑洞。

「嗡!」

一大片黃金神光從天而降,荒神施展出了自己的絕技——黃金神域。

在神域範圍內,就如同置身在荒神自己的領域之中,他就是這片領域中的神,可以主宰一切。

萬丈魔軀一步跨入了黃金神域內,這一刻,荒神的身軀也變得萬丈之高,幾乎與魔猿不相上下。兩人在黃金神域內廝殺,兩具萬丈魔軀足以把天都同個大窟窿,更何況兩人神通百變,若非是在黃金神域內,恐怕這片天地都要坍塌了。

太2真人也想衝上去,但他卻被一把巨大的鐮刀攔住身形,魔化三清子殺了出來,與太2真人廝殺在一起。

「想不到還有一具魔化傀儡!」太2真人皺了皺眉頭,他可以感覺的出來這具魔化傀儡和別的傀儡不一樣,尤其是在他手中還掌握著一件洪荒神兵,這更讓太2真人頭疼。

「嘩啦啦!」

洪荒捲軸打開,神光繚繞,太2真人直接把洪荒捲軸披在了自己的身上,如同一件天賜神衣,就算是洪荒神兵斬在上面,也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迹。

「殺!」太2真人衝殺上去,他虛空刻畫出兩道道符,道符瞬間化為萬丈戰刀,開天闢地的落下。

「鐺!」

魔化三清子持著死亡鐮刀抗衡,澎湃的死氣蕩漾而出,凝聚成一片死亡地帶,猶如萬千陰靈在怒吼咆哮。

「嘿嘿嘿嘿!」此時從魔化三清子的口中,傳來陰森至極的恐怖笑聲,他將死亡鐮刀高高舉起,斬下一道血色的大瀑布,但凡是被捲入血瀑布中的東西,全部都在瞬息間化為了死氣。

「我滴個乖乖。」太2真人大吃一驚,意識到這一擊的恐怖。

當下,太2真人手捏一道紫色的道符貼在自己的身上,他的身形當場消失無蹤,那片血瀑布落下,卻沒能捕捉到太2真人的蹤影。

而幾乎是在瞬息間,太2真人已經出現在魔化三清子的後面。

洪荒捲軸在太2真人的靈活操控下,似乎化作了一條長龍舞動,猛地朝著魔化三清子甩了過去。「砰」的一聲悶響,即使是魔化三清子背著洪荒捲軸抽中,也是身體橫飛出去好遠的距離。

洪荒捲軸舞動,與死亡鐮刀碰撞,一枚枚洪荒咒印閃爍不定。不得不說太2真人的道符神通運轉的神乎其技,即使是手持洪荒神兵的魔化三清子也一時間被他給拖住不能分身。

而另一邊,黃金神域內,荒神和魔猿的交戰已經不能用水深火熱來形容了,他們每一擊打出,似乎都蘊含的星宇之力,打在身上可是很痛的,掉血量嘩嘩的。

「吼!」

魔猿手中的大鐵棍蘊含著億萬鈞之力,一棍子掃出,竟然把荒神手中的神劍給彈飛出去。神劍一聲嗡鳴,飛出了黃金神域外,插在了地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