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幕,簡直…

凄慘到了極點!

周澤韜的小腿,大腿,乃至整個下半身…

都是,被車輪碾壓而過,徹底成了血肉模糊…!!

這一幕。

簡直,凄慘到了極點!

而直播,仍在繼續!

軍區醫院內。

沈珊猛然捂住了紅唇,美眸中熱淚湧出,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一旁,妹妹沈恬恬,傻乎乎的看着這一幕。

但,不知為何。

她的臉上,似乎…也掛着一抹笑容。

姐妹二人的大仇。

終於,得到了回報…!!

而,此刻。

正瘋狂往回趕來的周家父女,都是面色陰沉到了極點!

砰!

手機,被重重摔在了地上!

瞬間爆裂!

但,下一刻。

汽車上,中控電腦屏幕…

赫然,浮現出了直播的那一幕!

這,簡直…!!

殺人,還要誅心啊!

……

廣場上。

凌虐,還在繼續。

秦蒼穹駕駛着越野車。

在周澤韜的身上,來回碾壓了數十個來回…!!

終於。

周澤韜的下半身,都是徹底,化作血肉模糊!

而,在劇痛之下。

他整個人,都是徹底崩潰,疼的昏了過去…!!

但…

讓周澤韜就這麼死去。

似乎,太便宜這傢伙了。

秦蒼穹面色平靜,從西裝口袋內,掏出了一根針劑。

旋即,他緩緩走上前去。

直接將這針劑,注入了…周澤韜的靜脈內!

「嘶,啊…!!」

伴隨着一道凄厲慘嚎。

周澤韜,再度恢復了清醒!

這…是興奮劑啊!

讓他整個人的神經,始終處於興奮狀態…!!

根本,就不可能再昏過去了!

這,簡直…

狠辣到了極點!

「殺了我…!求求你,給我個痛快!」

此刻,周澤韜渾身顫抖,凄厲慘嚎…!!

這,簡直…

就是生不如死啊!

他,寧願去死!

而,此刻。

秦蒼穹,卻是吞吐著煙捲,淡淡開口,「放心,我怎會讓你輕易去死?」

「做出那種事情,死,對你是一種寬恕。」

「我會讓你活得好好的,親眼看着自己周家,徹底破裂,家破人亡…!!」 第094章他已經淪為備胎

目睹燕太子丹的痛苦表情,眾多門客驚慌地大呼小叫,竭力表現自己對主子的擔心。

高漸離忙問:「荊兄,你是否攜帶蒸饃或油餅?」

荊軻搖搖頭:「馬車上只有盤纏……還有幾壺酒……」

高漸離急得直跺腳:「不吃蒸饃或油餅,無法咽下喉中的魚刺啊!」

林宇瞅著燕太子丹的模樣,知道他喉嚨里的魚刺扎得比較深,難以取出。

忽然,身後響起「嘎嘎」的叫聲。

回頭尋望,見河面上游著幾隻野鴨子。

林宇忙說:「荊軻,秦舞陽,你倆都是武功高強的勇士,快去抓一隻野鴨子!」

秦舞陽憤慨地說:「太子殿下被魚刺卡住,你竟然有閑心烤野鴨子吃!」

林宇呵斥:「你特么懂個屁!抓野鴨子不是為了烤著吃,而是消除太子喉嚨里的魚刺!」

秦舞陽愣住,表情迷惑。

荊軻也詫異:「如果吞鴨肉,可以把魚刺送入肚內,不吃鴨肉,怎麼消除魚刺呢?」

林宇說:「沒時間給你們講解科學知識,兩位敢去秦國辦大事,還愁抓不到一隻小小的野鴨子?」

荊軻的神態窘迫:「林兄有所不知,我不擅水性,也不會使用暗器。」

林宇問:「射箭總會吧?」

荊軻說:「我乃一名劍客,不是騎馬射箭的士兵。」

趙穎兒趁機嘲笑:「你除了舞劍,啥也不會,能幹什麼大事?娶老婆嗎?」

瞬間,荊軻的臉色通紅。

他瞅了瞅趙穎兒的雪白長腿,咽下反駁的話。

燕太子丹又「嗷嗷」幾聲,指著自己的喉嚨,額頭冒出一層冷汗。

他少年時當人質,遭遇各種屈辱,逃回燕國后,加倍地享受奢靡的生活,再也沒受過半點委屈,也未受過一分苦。

此時,魚刺卡喉,猶如一把匕首,令燕太子丹恐慌!

林宇故意嘆了口氣:「唉……關鍵時刻,還得老子出手!」

說完,林宇撿起一顆鵝卵石,奔向易水河!

他再次施展輕功「水上漂」,同時投出鵝卵石,準確地擊暈一隻野鴨子,輕鬆擒獲。

返回岸邊,林宇折斷一根細樹枝:「拿空酒杯!」

高漸離聽從吩咐,忙取來酒杯。

林宇手持樹枝,叉入野鴨子的嘴裏,反覆搗弄了一番,繼而拎起它的雙爪,鴨頭朝下。

忽然,一股透明的液體,從鴨嘴裏滲出,順着樹枝,流到酒杯中。

荊軻睜大眼睛:「這……這是野鴨子的口水?」

林宇說:「準確地說,是野鴨子的唾液和胃液混合物,簡稱為口水!只要太子緩緩地喝下野鴨子的口水,便能軟化溶解喉嚨里的魚刺。」

高漸離聽完,茅塞頓開:「明白了,野鴨子經常吞吃田螺與河蚌,利用口水,進行消食。」

林宇說:「玩音樂的人,智商果然高一些,不用我親自科普了。」

荊軻也恍然大悟,由衷地說:「林兄文武雙全,見多識廣,經驗豐富,令人欽佩!」

秦舞陽叫道:「太子殿下的身份尊貴,怎能喝野鴨子的腥臭口水,簡直荒唐!」

瞬間,門客們也議論紛紛。

林宇聳聳肩:「死要面子活受罪,讓太子決定吧!」

眾人收聲,默默地看向燕太子丹,不知他是否願意喝野鴨子的口水。

趙穎兒湊近酒杯,認真地嗅了嗅,眉頭緊皺,厭惡地捂住鼻子。

燕太子丹的喉嚨疼痛,他又急又氣,顧不得自己的形象,忙揚手示意,命令高漸離端來野鴨子的口水。

隨即,燕太子丹忍住刺鼻的腥臭氣味,喝了一小口,慢慢地下咽……

趙穎兒直搖頭,滿臉的嫌棄。

燕太子丹的臉色漲紅,又喝了一口……

最終,卡在喉嚨里的魚刺,被野鴨子的口水溶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