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會議,無論是有功者還是有過者,功勞多少,應該獲得什麼獎勵,全由幾位副宗主和宗門核心高層內部私下會議商量。

在這裏,我不會對給予任何人獎勵。

甚至,連之前所說五大區域殿主之位,也由幾位副宗主商議決定。

接下來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會進入閉關修行狀態,在此期間宗門一切事務皆由幾位副宗主商議決定。

或許,你們覺得在如今星空如日中天,徹底成爲這塊土地新主人的情況下,不應該如此平淡的抹去你們的功勞。

但,在這裏,我唯有一句話。

戒驕戒躁,腳踏實地!

我們星空一脈從最開始發展,度過了最艱難的時期,先是南州稱王,後豫省稱王,在然後更是搶奪先機成爲十一省之主。

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星空一脈的崛起是必然的,因爲我們佔據了優勢,從一開始就是,如同滾雪球一般,我們越滾越大,勢力越來越大,強者越來越多。

在這種情況下,若是你們不能統一國內,那纔是荒唐!

所以,一切的勝利皆源於宗門的強大,這是不可否認的,也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不過你們放心,這一戰的勝利,所得到的勝利果實不會少了你們的,幾位副宗主商議之後自然會給你們定下一個獎勵標準。

國內一統,三界歸一,接下來我們將擁有六十萬非本時代玩家,也是階段最強玩家。

在此,我宣佈,極道軍擴軍九十萬,湊齊一百萬人,星空一脈所有成員皆可以參與競選。

除此之外,三個月內,消化所有勝利果實,三個月後,對全球各國發動戰爭,務必要在一年之內,在下一次資料片開啓之前完成全球一統!”

“是!”

“我等尊令!”

“恭送宗主!”

“……”

陳默言罷邊走,二話不說,起身離開。

在下方,上千人渾身激動的發顫,雖然陳默沒有開口說任何關於獎勵的事情,但是他們都知道,以陳默的手筆,獎勵絕對不少。

同時,三個月消化完勝利果實是值得他們激動的事情。

極道軍擴軍九十萬也是值得他們激動的事情。

三個月後,對全球開戰,這更是值得他們激動的事情。

三件事情自陳默口中宣佈出來,那就註定了是一言九鼎,君無戲言,絕對會實施下去。

這一刻,連王世尊幾個老傢伙都忍不住氣血上涌。

統一全球啊,這在末世前別說是他了,縱然是各國的領導人也不敢有這個想法。

但,末世來了,這一切,皆能實現。

或許對別的勢力來說依然是夢,但對於星空宗來說,如陳默所說,一切都是滾雪球,越滾越大,已經大到了這個時代無人可以阻攔的程度。

“都是萬事開頭難,中間難,最後難,可咱們這勢力發展,完全是相反,開頭有宗主在,不難,中間有宗主在,也不難,到了現在,甭管宗主出手不出手,一切都不難了。”王世尊忍不住感慨道。

“誰說不是呢,我覺得,一個全新的時代要開始了。”丁成空微微點頭。

“諸位,努力吧,全身心投入到接下來的工作中,準備迎接新時代!”

“好!”

天門謠志 “期待已久。”

“末世一年半,當真是驚天之變。”

………..

“這個時代已經無人能夠阻攔你了。”

陳默的宅院中,剛剛盤腿坐下,一道黑影出現在陳默眼前。

陳默很平靜,甚至心中毫無波瀾。

對於黑影的出現,他一點兒也不感到奇怪,之前第一部資料片勝利他都出現了,那這一次全國統一,他沒道理不出現。

“這次出現,你又想說些什麼?”陳默淡淡道。

“從遊戲降臨至今,感覺如何?”黑影沒有直接回答陳默,而是詢問了起來。

“如同一場遊戲,毫無難度。”陳默微微搖頭。

“那就對了。”

黑影輕笑,繼續道:“還記得我說過,我引導過你好幾世麼?每一世,你都有金手指,或是天賦宇內第一,或是掌控至尊神器,或是得到遊戲部分掌控權,一世又一世,你每一世都是宇宙最出名的人物,你第一世是遊戲第一次開啓時,當時號稱萬古神帝,掌控遊戲規則的一部分,也就是那萬族論壇。

但可惜的是,金手指開的太大了,那一世你雖宇內無敵,但卻根本沒有強者之心,無法完成最終的蛻變。

第二世,你的金手指是絕世天賦,但可惜的是,金手指開的太小了,雖然天賦無敵,但奈何最終走到極境,終是被天賦所約束,無法踏出那一步,那一世,你號稱宇宙主宰,萬族盡皆跪拜在你的腳下。

第三世,你的金手指是至尊神器萬界之輪,你擁有穿梭萬界之能,掠奪萬界,吞噬萬界,被人稱之爲萬界之主,但最終受限於萬丈紅塵,心存雜念,終是無法至情至性,也無法無情無性。

第四世,你的金手指是遊戲作弊器,百倍經驗獲取,百倍掉落獲取,那一世你擁有無盡的財富,富可敵宇宙,以用不着的垃圾招攬手下,結果硬生生招攬了半個宇宙的強者,建立了至高無上的神庭,成爲那一世的至尊神主,但依然是失敗了。

第五世,你生於深淵,作爲遊戲的對立面踏入遊戲,掀翻了萬族,讓萬族遊戲失敗,被人稱之爲深淵魔主,但也是失敗了。

而今,是你的第六世!” 各旁的千金小姐都激動了起來,風雲幽暗中觀察到,就連此前一直面不露色的風雲幽眼中都閃過几絲異樣!

喲,風雲幽還真沒看出來,這勞什子王爺居然魅力這麼大,瞧把這京城這麼多……妞兒,迷得神魂顛倒。

剛剛進宮的富麗堂皇的馬車裡頭,被人們稱為「戰神」的玄王肆意的坐著,馬車外一個看似王爺貼身侍衛的人憋笑著。

「公子,你是不是因為風小姐才故意讓屬下這麼乾的啊!」他終究還是忍不住問出了口。

楚哲翰邪魅的目光冷冷的瞥了他一眼,甩出一句:「多嘴!」

楚哲翰望著馬車窗外,如沐的微風吹到他的臉龐。腦海中閃過的的卻是風雲幽一人獨自站在喧鬧人群中的模樣。突然想到了什麼,嘴角不自覺往上揚了揚……

——

宮門外,白夢珊快要氣死了。教訓風雲幽這個傻子不成,還害的自己在這麼多人面前丟臉。更可惡的是,自己還不拿罪魁禍首說什麼!

在大家眼中,雖然玄王是戰場上的英雄,但是同樣性格不羈,做事陰晴不定。即使在這樣的情況下,大家也覺得很正常,沒有一個人把剛剛的事和風雲幽聯想起來!更沒有人敢指責楚哲宇的不是。

等到白夢珊想起來要找風雲幽的時候,風雲幽早就離開這個白痴去找自己的大哥了!

一邊,風卿塵望著漸漸遠去的馬車,眼中帶了一絲不明意味的眼神!直到一雙嫩白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大哥,你在看什麼呢?」風雲幽狐疑的看著風卿塵。她這大哥是在盯著玄王爺這廝的馬車看嗎?

風卿塵轉過頭,朝風雲幽如沐春風地笑了笑:「走吧,幽兒,別人都已經進宮門了!」說完,走在了前頭,還不忘示意風雲幽跟上!

風雲幽聽到風卿塵的話,聳了聳肩,也不想再糾結,把心思集中在了這場蓮花會中。

從離開馬車開始,風雲幽就開始暗中警惕,這場蓮花節會,別的公子千金可能是費盡心思也想來的。但對她來說,就是一場鴻門宴!

別人就不說了,單單是白方芸和風雲柔,就怎麼可能放過這個讓她出醜的機會呢!

宮中眾多大臣中間有一個表演台,台上一群婀娜娉婷的舞姬一個個,正隨著樂師的曲子翩然起舞。一顰一笑,柔若無骨的身軀,真當是醉了一群大臣的心。

隨著宮中樂曲的結束,大臣和各家的公子千金,也找到了自己的位置一一落座。

當蓮花會正式開始,一個身材高挑,身穿鳳袍,顏容端莊的女子坐在了主座之一的位置上。

風雲幽就算再不明白,也猜到這大概就是楚國的皇后!

這位皇后待人親和,在東楚一直有著很好的聲譽。在她用略帶威嚴的目光掃向全場的臣子。在目光經過風雲幽的時候,微微停頓了一下。

風雲幽明顯感覺到了一絲不很明顯的敵意。風雲幽一開始有些奇怪,自己跟這個皇后應該扯不上關係吧,不知道這絲敵意從哪兒來的!

皺眉想了好一會,終於理出了一點頭緒。

如果她沒記錯,這位楚國的皇后出自白家?

東楚這位皇后名菀芸,和白夢珊母親是嫡親姐妹,從關係上來講,就是白夢珊的小姨!

呵呵,這就講得通了。

風雲幽惆悵地嘆了口氣,這莫名其妙的,又多了一個強勁的敵人! “現在,你還覺得遊戲輕鬆麼?”

臥槽!

輕鬆?

輕鬆是看和誰對比的,和普通對比,陳默的遊戲經歷真的很輕鬆,幾乎是不費吹灰之力就完成了前所未有的大業。

可對比黑影口中的前幾世呢?

輕鬆個毛,難死了。

陳默目瞪口呆,心中吐槽個沒完。

什麼鬼啊,各種吊炸天的金手指,相對來說,這一世的金手指是什麼?是‘重生’

可重生有什麼?只有前世的經驗,除此之外,毛也沒有了。

而黑影口中的前幾世呢?

遊戲的部分掌控權,宇宙第一的天賦,穿梭萬界吞噬一切的至尊神器萬界之輪,還有直接修改遊戲規則的遊戲作弊器,甚至最後一世的時候,直接站到遊戲的對立面去了。

“什麼鬼?遊戲是我家開的?”陳默忍不住脫口而出。

“是啊!”

黑影點頭,淡淡道。

???

陳默猛然擡頭,怔怔的看着黑影。

“你現在不必多問,我也不會多說,我終究只是一個引導者!”

黑影知道陳默想問什麼,但是他搖頭拒絕。

隨後,黑影又說道:“你每一世都會對宇宙造成前所未有的影響,在你的影響下,直接開啓下一世的話,你會被自己的前世所影響,從而走錯路,所以,九次遊戲開啓一世。

時至今日,你歷經了五世,這是你第六世,而遊戲也運行了整整四十九次輪迴。”

“等等!”

陳默忽然開口,打斷黑影,皺眉道:“五九四十五,就算是算上這一世,也才四十六世,怎麼就四十九個輪迴了?”

“百萬年一次輪迴!”

黑影微微一笑,道:“在遊戲正式開始前,經過了三次輪迴的調試,第四次纔是正式開始,你懂了麼?”

“四千八百萬年了。”

陳默深吸一口氣,忍不住心中震動。

“爲了一個我,值得用整個宇宙作爲遊戲場地,進行足足四千八百萬年麼?”

“爲什麼不至於?”

黑影淡淡的看了一眼陳默,道:“四千八百萬年罷了,彈指一揮間而已,你可知,在此之前,宇宙經歷了什麼?”

“什麼?”

“三千主宰,宇宙爭霸!”

黑影微微沉吟,隨後詳細道:“這個宇宙是如何誕生的待到以後你自然會知道,在宇宙誕生之初,伴隨着宇宙誕生了三千先天生靈,這三千先天生靈分部在整個宇宙中,各自形成了一個族羣,有妖魔,有鬼怪,也有仙神,更有人類。

這便是宇宙最初的三千種族。

後三千種族爆發大戰,三千先天生靈不斷強大,最終成爲宇宙巔峯強者。

戰爭爆發了無數年,無法用數字來計算,三千先天生靈任何一個都是全知全能之神靈,被稱之爲主宰。

無數年後,三千主宰一個個失敗,一個個死去,最終剩下了最後一個人。

這人,無名,其他主宰將他稱之爲……始祖天魔!”

魔?

陳默一愣,情不自禁道:“魔勝了?”

“什麼仙什麼神什麼魔?終究只是一個代號,這宇宙,本就是三千主宰的試煉場,超脫地!”

黑影淡淡說了一句,隨後又道:“宇宙有陰陽,陽之一面便是這大千宇宙,陰之一面則是深淵。

始祖天魔獲勝之後,以深淵爲家,整個深淵便是始祖天魔所掌控的勢力。

這個宇宙沒有意志,因爲它的誕生之初宇宙意志便被抹去,當然,宇宙爲了運行,雖然沒有意志,卻有規則。

因爲沒有宇宙意志匯聚,一開始時,規則是混亂的,始祖天魔以無上手段竊取宇宙意志之職能,梳理規則,建立了這遊戲。

深淵的存在,代表了混亂和陰面,宇宙有陰陽,正對反,水對火,陰對陽,一切事物皆有兩面。

始祖天魔建立了遊戲,以此作爲陽面,作爲秩序,對抗深淵。

這既符合宇宙規則,也間接性建立了這個實驗場。

何謂實驗場?

如你,便是這實驗場的實驗品,你和始祖天魔有關係,具體什麼關係我無法告知於你,因爲會被宇宙規則所捕捉,會導致遊戲崩潰。

我能告訴你的便是,你不需要磨礪自己的智慧,也不需要掌控無上的能量,更不需要在意任何東西。

或是至情至性,或是無情無性,但成其一,便可擁有一切。

這遊戲,本就是給你玩的。

不要想那麼多,所有人都是配角,唯有你是主角。”

www_ttκá n_C○

震驚?

震撼?

不!

這些都不足以形容陳默現在複雜的心情。

黑影所說雖然不多,但是各個都是足以震撼整個宇宙的驚天之謎。

爲什麼是我?

陳默沒有去詢問這種腦殘的問題。

無論如何,按照黑影所說,那首先自己的身份絕對是驚天動地的。

其次,這遊戲,自己玩錯路子了。

正如黑影所說,自己的路,真的走錯了。

不是其他方面的錯誤,而是心態方面,黑影說的一點都不假,自己真的錯了。

錯在哪裏?

錯在了自己把遊戲當成了現實來玩。

對於別人來說,這就是現實,亦或者說,這個遊戲對於別人來說是官服。

可對於自己來說,遊戲就應該是遊戲,對別人來說是官服,對自己來說,那就是私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