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叔叔都好嚴肅哦,好像要吃人似的……

葉簡汐摸了摸天寶的腦袋,說:「寶寶,為了你爹地忍耐一下,我們等下見了你爹地就走了。」

「哦。」

天寶悶悶不樂,抓住天佑的手,不肯放開。

天佑安慰拍了拍他的小肩膀。

穿過宮殿長長的走廊,男軍官領著他們,走到一間雕花的紅色木門前。

他走到門前,按下了幾個數字。

門咔嗒一聲,從裡面打開。

「慕太太,兩位小少爺,請進。」

葉簡汐走上前,緩緩地推開了門。

隨著門打開,她看到了房間里的布置,典型的歐式風格。而房間的中央,兩道身影相對而立,其中一個是洛琛,另一個她還是第一次見到。

他穿著一身白色的西服,長身玉立,面容俊美,眼角有些細細的紋路。有錢人都保養得比較好,葉簡汐看他的面相,估摸著他大概有三十七八歲了,實際的可能比這個大一些。

葉簡汐打量完,開口想要打招呼,然而她剛張嘴,聲音便被身邊天寶嘹亮的聲音壓了下去。

「爹地!」

天寶喚了聲,撒開小短腿,快速的跑向慕洛琛。

慕洛琛聽到這邊有聲響,抬眸看過來,在看到天寶的身影的剎那,他嘴角露出一抹淡笑,然後將視線淡淡地落在天寶身後的葉簡汐和天佑身上。

天寶跑到慕洛琛身邊,揪住他的褲腿,輕輕的晃著,撒嬌說:「爹地,為什麼你要佑佑,還有我媽咪來這裡呀?寶寶想回家跟妞妞姐姐一起玩,不想在這裡。爹地,我們回家,好不好?」

慕洛琛彎腰,把天寶抱起來:「回家的事情,等下再說。」

天寶哼了聲:「好嘛~好嘛~在大人的世界里,小孩子是沒有決定權的。」

慕洛琛捏了捏他的小臉蛋,「乖,給你介紹下,這位是……你蕭叔叔。」轉眸看向身邊佇立的男人,慕洛琛聲音不卑不亢的介紹道:「這就是天寶。」

男人臉上露出激動的神情,但不知道想到什麼又強行壓抑,額頭上藍色的血管因此而暴起。

天寶見他這樣,嚇得又往慕洛琛的懷裡擠了擠。

男人注意到天寶在躲閃自己,臉上露出苦澀的笑容,沙啞著聲音問:「你叫天寶嗎?今年多大了?」

天寶伸出胖乎乎的四根手指頭:「我今年四歲了,上幼兒園中班。」

男人聞言,緊繃的面部,緩和了一些:「乖孩子,我能抱抱你嗎?」

天寶聳了下眼睛沒說話,可那張稚嫩的小臉上明明白白的寫著不願意。

男人伸出的手,懸在了半空。

慕洛琛解釋:「他膽子有些小,第一次見到的人,一般不願意接觸。」

「那我就不勉強他了。」

男人勉強笑了笑,眼底滿是失望。

葉簡汐領著天佑走到兩人跟前,叫了聲「洛琛」,然後看向那名陌生男子,輕聲說:「這位是……」

「蕭雁南。」男人自報姓名,「慕太太是吧?很感謝你,把天寶養育的這麼好。」

葉簡汐覺得他這話有些古怪,天寶是她兒子,他蕭雁南以什麼身份感謝她?

但看一旁慕洛琛對蕭雁南的話,沒有什麼特別反應,葉簡汐只好笑著伸手同蕭雁南握了下手。

接觸到蕭雁南的手,葉簡汐眉頭擰了下。

因為他的手像是冰一樣,沒有任何溫度。

葉簡汐很快便抽回了手:「蕭先生,第一次見面,請多多關照。」

「慕太太客氣。」

蕭雁南說著,目光落在天佑身上,嘴角噙了抹溫和的笑意,「你就是小天佑吧?我聽說,你很聰明呢。」

「謝謝叔叔誇獎。」

天佑用小大人的口氣,像模像樣的回答。

蕭雁南見狀輕笑出聲。

蕭雁南跟天佑說了幾句話,再度將視線落在天寶身上。

天寶被他盯著看的有些煩躁,乾脆把小臉埋到慕洛琛的胸口。

蕭雁南看出他的不耐煩,這才移開了目光,說:「都還沒用晚餐吧?我們先用晚餐,等下叔叔帶你們去看坦克還有飛機,怎麼樣?」

「真的?」

天寶聽到「飛機」「坦克」,也顧不得害羞了,眼睛亮晶晶的盯著他。

蕭雁南:「當然是真的。」

「耶!好耶!寶寶要看大坦克,還有飛機咯!」

天寶開心的在慕洛琛懷裡歡呼。

蕭雁南淺笑,將他的模樣深深的印在眼底。 第1164章這個男人不止有權,還很有錢……

他們被蕭雁南帶到一處餐廳,落座后沒多久,便有穿著軍服的人過來,詢問他們想吃什麼。

「叔叔,有牛扒嗎?寶寶想吃牛扒。」

「有,小少爺想吃什麼都有。」

「那寶寶吃牛扒,還有……」天寶眼珠子一轉,小聲的說,「一份冰激凌。」

「好。」負責點餐的軍人應答。

天寶捂著嘴巴,偷偷地觀望葉簡汐的臉色。

平日里葉簡汐怕他跟天佑生病,很少允許他們吃冷飲,天寶敢當著她的面要甜點,也就吃准了有外人在,她不會制止他。

葉簡汐無奈的搖了搖頭:「想吃就吃吧,不過吃完了肚子疼,可是要打針的。」

天寶踢了踢懸在空中的兩條小短腿,說:「不會肚子痛痛,是吧,佑佑?」

天佑肅著一張臉,點頭附和。

天寶歪著腦袋,狡黠的說:「媽咪,你看佑佑也同意我的話呢。」

在吃甜點上,這兩個小傢伙真是如出一轍,葉簡汐心裡既好氣又好笑:「好,你說不會疼就不會疼,你有道理可以了吧?」

「本來就是寶寶有道理嘛~」

天寶得了便宜還賣乖。

蕭雁南坐在天寶的對面,看著天寶和葉簡汐的互動,心裡五味陳雜,有羨慕,有欣慰,也有一絲遺憾。羨慕的是葉簡汐跟天寶的感情深厚,欣慰的是葉簡汐將天寶照顧的很好,遺憾的是這個孩子的成長完全沒有他陪伴……

葉簡汐決定不再跟天寶爭執,因為那樣只會顯得她比他還幼稚。

扭過頭看向前方時,目光不經意的掃過蕭雁南。葉簡汐滯了下,心頭滑過一抹奇怪的感覺。

這蕭雁南怎麼總盯著天寶看?

要說他喜歡孩子,那怎麼不見他多看幾眼天佑?

既然不是因為這個,那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天寶對他是特別的。而這背後隱藏的含義,讓葉簡汐心神有些不安寧,女人的直覺告訴他,蕭雁南和天寶可能有血緣關係。

如果他是……天寶的爸爸,或者和天寶的爸爸有關係。

那她是不是又要失去一次天寶?

葉簡汐內心惶惶的看向身邊的慕洛琛。

慕洛琛神色平靜,淡看著眼前的一切,彷彿沒察覺到蕭雁南的異樣。

感覺到她在看著他,慕洛琛微微的側首,嘴角綻出一抹淺笑。

葉簡汐見狀,慌亂的心安定了些。或許是自己多想了,如果這蕭雁南真的是來搶走天寶的,洛琛不會坐視不理。

晚餐后,蕭雁南起身道:「寶寶,佑佑,走,叔叔帶你們一起去看坦克和飛機。」

一頓飯的功夫,天寶已經把蕭雁南劃到「自己人」的歸類里,行為舉止間不再像之前那麼拘束,聽到蕭雁南說要去看坦克和飛機,他麻溜的從椅子上滑下來,跑到蕭雁南的身邊,拉住他的胳膊,說:「叔叔,趕緊去!再晚了就看不到了。」

蕭雁南看到抓在自己胳膊上的那隻小手,心裡軟的一塌糊塗。

若是這個時候,天寶跟他開口,別說坦克和飛機了,就是要他的命,他也會給他。

「好,叔叔這就帶你……們去。」蕭雁南輕吐出一句話,然後輕輕的握住天寶的小手。獨屬於小孩子軟嫩無骨的手,讓蕭雁南有種自己的手稍微用力就會捏疼他的錯覺。

這麼幼小的生命,當初是怎麼活下來的?蕭雁南很難想象,但他知道的是,以後他再也不會送開這雙手。

天寶張開雙臂,說:「叔叔,抱我~」

慕洛琛聽到天寶的要求,說:「寶寶,你蕭叔叔身體不怎麼好,自己走。」

「沒關係,我抱得動他。」

蕭雁南說著,毫不猶豫的抱起了天寶,入懷的香軟的小身體,提醒著他,這一切不是夢。

天寶摟著蕭雁南的脖子,說:「叔叔,寶寶重不重?」

「不重,很輕,像羽毛一樣。」

天寶咯咯的笑著,說:「等下叔叔累了,一定要告訴寶寶哦,寶寶可以自己下來走著。」

蕭雁南看著他純凈的笑容,臉上綻出一個同樣的微笑。

從宮殿里出來,蕭雁南帶著幾人,走到了一片草坪上。天寶看了一圈,沒看到飛機和坦克,不高興的問蕭雁南,飛機和坦克在哪裡。

蕭雁南指了指天上。

天寶仰頭看過去,便看到一架直升飛機盤旋著降落。

蕭雁南說:「我們先坐直升機到基地,那邊有坦克和飛機。」

天寶只顧著高興了,連他的話都沒聽。

直升機降落在草坪上,自那上面下來一名軍人,敬禮說了聲:「首長好。」

蕭雁南微微的點頭,抱著天寶上了飛機。

葉簡汐看到蕭雁南進去了,故意壓慢了腳步,拉住慕洛琛快速的問:「這蕭雁南到底什麼來頭?」住宅戒備森嚴,身邊的人全部是軍人。要說他是軍隊的高層,可安老也同樣是高級將領,也沒到這麼誇張的地步吧?

葉簡汐心裡直打鼓,總覺得這蕭雁南是個大人物,可比安老還大的人物……那會是什麼人?

慕洛琛俯首望進她茶色的眸子里,唇瓣動了動像是要說什麼,但最終他還是說:「回去告訴你,現在什麼都別管,跟著他走就是了。」

葉簡汐擰著眉頭,點了點頭。

「媽咪,爹地,佑佑,你們快上來呀!」天寶站在登機口,揮舞著小手,叫喚他們。

「來了。」

葉簡汐回了他一句,邁開步子上了直升飛機。

所有人都乘坐上直升飛機,駕駛員關上了機艙門,然後去駕駛室,開始發動飛機。

幾分鐘后直升機緩緩地上升,腳下那棟奢華的宮殿逐漸縮小。

葉簡汐從上空看到整個住宅區的規模,這才發現除了她這棟宮殿外圍建的還有幾棟別墅,別墅呈散落分佈,最遠的別墅離宮殿大概有十公里左右。如果不深入別墅區,很難知道這裡面建立的有一棟規模龐大的宮殿。如果她猜測的沒錯的話,周圍那零星的幾棟別墅,是為了掩藏這棟宮殿才建的。

這裡是帝都郊區,雖不說寸土寸金,但價格也不會便宜到哪裡。

僅僅看這宮殿的用地規模,最起碼能耗費十幾個億。

更不用說建造宮殿所需的價格了。

這個蕭雁南不止有權利,還很有錢……

葉簡汐在心裡默默地刷新了對蕭雁南的認識。 第1165章討要孩子

飛機向西南方向,行駛了大概兩個多小時,最終降落在一座山山腳下。從機艙里出來,一行人又轉乘越野車。

車開了不到二十分鐘,司機停下了車。

蕭雁南說:「到了。」

他從車上跳下去,回身張開雙臂,迎接天寶。

天寶蜷著小腿,一躍。

蕭雁南穩穩地抱住了他。天寶窩在他懷裡,開心的又笑又叫。

兩人鬧騰的時候,葉簡汐和慕洛琛帶著天佑已經下了車。

天寶笑的臉通紅,對蕭雁南說:「蕭叔叔,我要下去,跟佑佑一起走。」

蕭雁南眼底閃過不舍,但還是把天寶放在了地上。

天寶走到天佑身邊,握住天佑的說:「佑佑,咱們一起走。」

兩個小傢伙,手拉手,走在最前面。

蕭雁南三人走在後面。

蕭雁南所說的基地,在山的內部。人工開鑿出的巨大山洞,來來往往的一水的軍裝整齊的軍人。裡面的人看到蕭雁南帶著陌生進來,尤其是還有兩個小孩子,臉上紛紛露出驚訝的神情,但所有人都沒敢開口問蕭雁南一句,而是恭敬地打招呼。

蕭雁南對慕洛琛幾人,神色堪稱溫和。可當面對手底下這些人,神色淡漠了許多。

一路無數人打招呼,最後蕭雁南站定在一道鐵門跟前。

鐵門前有兩名守衛。

蕭雁南說:「把門打開。」

守衛聽他的話,將沉重的鐵門打開,裡面的景象隨著敞開的門縫,展現在了眼前。

偌大的空間里,井然有序的停放著各色的坦克和飛機。

數量之多,讓人一眼望過去看不到盡頭!

葉簡汐愕然,心裡的話脫口而出:「這些都是真的?」

蕭雁南笑著回答:「是真的,慕太太喜歡的話,可以親自開一下試試。」

葉簡汐下巴差點跌到地上,這些裝備足以把整個帝都在眨眼之間夷為平地!可這還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蕭雁南根本對這些不在乎,他看這些的時候,眼神平靜的跟普通人看到一隻螞蟻似的!

葉簡汐嗔目結舌。

天佑和天寶卻一點也沒意識到,眼前這個蕭叔叔有什麼特別的地方。他們只知道,自己平時玩的玩具,現在成為真的了!

兩個小傢伙,尖叫著跑到一輛坦克前面,格外感興趣的這裡摸摸,那裡碰碰。

蕭雁南看著他們摸了一會兒,開口道:「寶寶,佑佑,要不要叔叔帶你們親自進裡面坐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