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天以來,趙風一直沒有給這群噬心蠱食物,母蠱其實對食物的需求很小,對母蠱而言,是可以通過停止繁衍後代來實現近乎辟穀的狀態,只要沒有外因侵擾,母蠱可以在不進食的情況下存活至少一甲子!

相較之下,子蠱對食物的需求就相對較高了,一隻飽食狀態的子蠱,可以保持一個月的正常活動,但如果在這一個月內沒有任何進食,子蠱將在之後的半個月內逐步進入飢餓狀態,在此狀態下,對進食的慾望會不斷飆升,它們將所有能接觸到的東西都吃下去,哪怕是致命的人血。

不過,子蠱至死,不會將母蠱視作進食目標。

如今,距離百器爭道已經過去將近兩個月,趙風一直沒有給這群噬心蠱食物,蠱群中的子蠱基本都已經進入了飢餓狀態,它們有的啃食土壤,最終因為無法消化,活活被撐死,也有的開始互相吞食,使得子蠱群體數量不斷銳減……

這樣的事情如果發生在人類社會,那無疑是殘忍的,但這種情況在噬心蠱的族群中卻是常態,或者說它們本就是以這種形式才能夠繁衍下去:母蠱繁衍,子蠱尋找食物,如果環境惡劣,子蠱互相吞食,確保種群戰力不會在短時間內全部消亡,必要時刻,子蠱會自願成為母蠱的食物。

這群子蠱如果出現在世俗,必將成為禍端,如果要餵養它們,最終只會步上刀窟的後塵,趙風所能想到的最好的處理方法,就是將它們困在玄元界,任其消亡隕滅,而母蠱,如果不逼它們繁衍,其本身是無害的,在想到更好的處置之法前,也只能將其留在玄元界。

趙風看著這數量驚人的噬心蠱,還是忍不住犯怵,他隨手一揮,面前的蠱群自覺分開,此時,一座山峰出現在視野內,山峰之巔,可見望舒、羲和兩者身影。

「喂!你到底要將我們困在這裡多久?這裡這麼多蟲子,噁心死了!你快放我們出去!」羲和極其不滿,一旁望舒弱弱地拉扯著她的衣袖,用目光示意她態度好點。

「現在還不行,再過幾天吧……嗯?」趙風一口回絕,此時,他落在山峰之頂,發現山頂有一座石台,這石台長滿了青苔,可唯獨檯面上出現了一道長方形的新印記,就好似原本有什麼東西放在那上面。

趙風注意到:自己看著那石台的同時,羲和的神情明顯露出了一絲慌張,甚至原本囂張的態度也平和了許多,還自以為不留痕迹地躲到瞭望舒身後,企圖消失在趙風的視野里。

「這裡原本的東西呢?」趙風指著平台上的印記,向羲和詢問道。

「什麼東西?我不知道!別問我!」羲和矢口否認,但那態度顯然不像不知道。

趙風本來是沒興趣追問的,相較之下,他更在乎外面即將發生的事情,便想先將這件事情壓下,等之後回家后再追問,卻在此時,一件東西從羲和后腰脫落,啪地一下,摔在了地上。

趙風順勢望去,只看到那是一卷竹簡,就好似當初的《八荒武脈》,可沒等他看仔細,便聽見羲和發出一道慌張的尖叫聲,隨後俯身撿起竹簡,並死死抱在懷中。

羲和注意到趙風的目光,當即警惕地望著對方,並一邊後退,一邊不安地說道:「你……你看什麼看……這……這個是我帶進來的……才不是我從台上拿的!你別看!」

趙風一臉不信,那竹簡上明顯還附著青苔。

羲和慌了,眼看著趙風沒有放棄的意思,當即捧著那竹簡,並伸出舌頭在上面來回瘋舔,就像是要在上面留下屬於她的印記,奈何動作太大,直接導致些許青苔入嘴,她又不得不往外吐,折騰了好一會兒,才叫囂地說道:「你看吧!這上面都是我的口水,已經被我弄髒了!你一定不想要了,對吧?」

趙風也不言語,直接隨手一招,那竹簡當即脫離羲和掌控,懸停在其面前。

「鎮妖冊……這竟是一件法器……」

趙風念出了竹簡上的三個字,隨後開始往這卷鎮妖冊內灌注靈力,最終確定其品階為天階超品。

唰――!

隨著靈力灌注,法器被激活,竹簡當即攤開,並震落竹簡上附著的青苔,一旁羲和都看傻了:她拿到這鎮妖冊之後,也嘗試將其打開,然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卻是無用功。

而今,這竹簡直接在趙風面前自行打開,這種挫敗感讓羲和一時難以接受,當即撲到望舒懷中哭了起來。

「壞人欺負我!就連這破竹簡也欺負我!明明是我先找到的,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我不服!我不能接受!」

趙風無視了羲和的哭鬧,只留下一句「再等幾天」,而後便帶著鎮妖冊離開了玄元界……

……

房內,趙風攤開右手,隨心念一動,鎮妖冊出現在掌中。

「看著像是竹簡,其實觸感上更像是鐵質品……我雖然已經灌注了靈力,但仍無法知曉此法器之用途……看來這是屬於必須要認主之後,才能使用的法器。」趙風墊了墊鎮妖冊的分量,隨後花費五分鐘的時間,將一道意識玄印打入其中,完成認主儀式,當即明白了鎮妖冊的用途,並大為震驚。

手中枯黃的竹簡,竹簡的第一片木牘上鐫刻著「鎮妖冊」三個小篆體的大字,字體大氣磅礴、瀟洒不羈,只此三字,造詣通神!

趙風隨手掀開,映入眼帘的是四句話:

今朝策妖靈,提筆鎮乾坤。

還須錄心魂,滅天只一瞬!

趙風再往後翻開,四句話後面的第一片木牘上刻著「劍妖」兩字,趙風以左手托著鎮妖冊,再以右手劍指輕點冊上「劍妖」二字,雙眼一閉,腦海中便見一道嬌小的身影蜷縮在黑暗中,它雙目緊閉,一頭雪白長發垂落過腰,且身上不著一物,無論怎麼看都是一個十一二歲模樣的孩子,但它身上沒有任何器官可以區分性別,就連它的肉身都是通過趙風的靈力,藉由鎮妖冊而衍生的「靈體」,沒有溫度、血肉,也不知疲倦、痛苦,只因靈力加持而存在,也因靈力損耗而消散。

此時,劍妖那修長且雪白的睫毛一抖,緩緩睜開了雙眼,那是一雙銀白色的眼睛,正如它的面無表情,眼神同樣淡漠冰冷,完完全全的機器人氣質。

劍妖與趙風隔空對視,眼中沒有任何情緒,就像是在等待命令……

趙風重新睜開雙眼,重重地吐了一口氣。

鎮妖冊的作用,就是將肉身死去的靈魂收納其中,通過賦予妖名,使其與鎮妖冊共存,之後只需要提供靈力,便可實現理論上的――永生!

: 各位讀者,除了我那天公布的群,最好不要加別的萬古神帝書友群,以免上當受騙。

剛才,有讀者找到我微信,告訴我,在qq上有人假冒「我」的名字,借了他四萬,錢都已經轉了!

72966xx60——這個是假群,騙子群,記清楚了!

千萬不要信!

千萬不要信!

千萬不要信!

以前,有人假冒我,在群里,在書評里,胡亂劇透也就罷了,不想多說。

現在這樣騙讀者的錢,就是雜種,是要斷子絕孫的。

網上,千萬不要借錢,小魚也絕對不會向任何讀者借錢……

大家提高警惕,加群也要謹慎。

還有,不是qq名叫「飛天魚」,就真的是飛天魚。

《至尊神皇》緊急公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在宇宙,是有極限的!100倍,這是一個宇宙極限。無法超越!

像宇宙霸主希羅多實力堪稱『宇宙之主之下無敵』,他創造的《獸神變》身體振幅秘法,分為六層,第六層的振幅也才64倍!

而實際上不談64倍的……能夠練成第五層振幅32倍的都已經屈指可數了。

由此看出想要達到宇宙極限是何等的艱難,不管是靈魂振幅,還是身體振幅,不談達到宇宙極限。單單達到50倍……已經足以讓無數超級存在止步了。

《魔音神將傳承》,很多封王級不朽神靈即使去接受傳承,有這番奇遇,很多都無法完成第一階段!

王毅能夠修鍊完整第二階段,已經超過九成九來這裏接受傳承的不朽神靈!

這和他天賦,三大身體,以及時光界都有關係!

不過能到6666層,王毅已經感覺到吃力了,如果沒有新的提升,他也繼續走不遠。

雲霧中懸浮出兩團氣流,一團紫色氣流,一團黑色氣流朝着王毅飄過來。

王毅目光也落在這兩團氣流上,心裏忍不住有些激動,忍不住想。

「不知道這兩樣是什麼獎勵?」

而那雲霧中懸浮的那尊石碑中再度浮現文字:「真傳者的獎勵,第一樣是「九重山」,配給精神念師的防禦器物,九重山防禦極強,妙用無窮,能大幅度提高精神念師在戰鬥中的防禦。第二樣是星魂珠,用來自宇宙奇地「死亡星淵」深處的大量星光露經過特殊煉製而成,星光露數量稀少,即使宇宙尊者想去採集都會有危險,每一顆星光露都價值連城,珍貴無比,服用后能夠徹底改變靈魂,可以令靈魂更加適合接受傳承!」

紫色氣流炸開,露出了裏面正懸浮着的一座紫色小山,它長約四米、寬約兩米,而頂部尖銳,上面刻着神秘繁奧的秘紋,散發出一股沉重無比,彷彿連星空都能壓塌一樣的氣息。

黑色氣流也炸開,露出一水滴狀的漆黑深邃的奇異晶體,它彷彿能把周圍空間一切光線都吸收進去,對其他生命具有無法形容的吸引力,王毅只是看了它一眼,就感覺自己的靈魂都要被吸進去一樣,不由大吃一驚。

王毅對精神念師防禦秘寶「九重山」倒是不怎麼在意,目光炯炯的看着面前的「星魂珠」。

這「星魂珠」的效果,恐怕比先前的「金魂果」還要高出十倍百倍!就算尊者,都會垂涎三尺。

如果王毅拿這「星魂珠」去和那些尊者們交換,相信那些尊者,都會很樂意用大量珍貴寶物來換取這顆「星魂珠」。

當然,王毅並不會這麼做。

如今最重要的,還是用「星魂珠」幫助自己來接受更多的傳承。

有了訊息,他自然知道該如何使用這種珍貴瑰寶。

王毅直接把『九重山』收進空間戒指,然後伸手把如一塊漆黑晶體周圍隱隱呈現黑暗區域的「星魂珠」抓過來,一把按在自己的額頭上,同時操控體內精神念力,去牽引「星魂珠」。

「嗤嗤~~」星魂珠在接觸到生命靈魂的精神念力后,表面立即冒出一股股黑霧,黑色霧氣被精神念力牽引,滲透進王毅的體內,化作一條黑色小流,湧入原核之中,和王毅的靈魂融為一體。

王毅本來金紅駁雜的靈魂,再次染上絲絲黑色,而且這黑色還在迅速擴大。

同時一股難以形容的美妙快感從王毅靈魂深處湧出來,讓王毅差點沒呻吟出來。

「好舒服!」

王毅享受着這來自靈魂深處無法言喻的舒服感覺。

到最後,整個「星魂珠」都被王毅靈魂吸收掉,王毅的靈魂也變成黑中隱隱透著金色,紅色的奇異狀態。

王毅能夠感覺到自己靈魂本質再次強大很多。

王毅滿意的點點頭。

這下他能接受更多的傳承了。

……

一轉眼,又是50年時間過去。

王毅來到魔音山傳承宮殿,已經過去整整70年。

而魔音傳承神殿被兩個不知名者佔據的消息早已經傳出去,那兩個失去傳承資格的倒霉傢伙憤怒無比,大吵大鬧,想要鴻盟給一個說法,而鴻盟的答覆就是要他們繼續等10081紀元後的下一批傳承!

他們再不滿,心裏再恨,也沒用,也無法反對最高層的決定,只能不停詛咒那不知道是誰搶了自己資格的傢伙。

羅峰雖然離開,但被使用過的傳承宮殿已經關閉,必須等待10081紀元後才能開啟。

而羅峰在交了魔山任務后也去了血洛世界,目前還在血洛世界冒險。

這幾十年,王毅也變得沉寂許多,除了偶爾在虛擬宇宙露下面證明自己還活着,平時基本上沒什麼消息傳出來。

其他虛擬宇宙公司的這一批年輕新人們也在努力,包括在魔山待了三個月平安歸來的艾辰,都在為了將來而拚命修鍊,去做任務,也不斷有人死去。

魔音山,傳承宮殿,一層層延伸到虛空深處的階梯上,一位黑髮少年如雕塑似站在那裏巋然不動,閉着眼睛,胸口緩緩起伏。

「恫!」

「貰!」

無形魔音直接鑽進少年的意識之中,卻被他磨礪的堅韌純粹的意志給直接擊碎。

魔山70年,時光界過去7000年,加上魔音傳承的磨鍊,王毅的意識和意志早已經遠遠超過70年前,達到一個無比可怕的地步。

意志,並不是天生的,基本上都是後天磨鍊出來的!

王毅本來就是地球出生,靈魂特殊,加上曾經簽到過心靈意志上天賦,就好像一顆特殊的種子,在經過這漫長歲月的「澆灌」,逐漸開始生根發芽,茁壯成長,並且長成一株參天大樹,風雨不動。

或許論心靈境界,他不如「洪」,但論意志之強大,他現在絕對是地球四強者之最!

王毅身體微微顫抖,欲要強行踏出一步,但是腳步剛踩到石質階梯上,一股更加可怕的魔音悄然無聲襲入王毅靈魂意識,王毅雖然發現不對,竭力掙扎,但在那如深淵一樣的魔音力量下,他還是無法避免的意識陷入暈迷。

「呼!」

下一刻,他已經被一股神秘力量給直接包裹,傳送到廣場宮殿外面。

王毅也馬上清醒過來,明白了自己這一次傳承失敗,臉上卻沒什麼波動。

他看着閉合的宮殿大門,緩緩出了一口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