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也倒霉,遇上雷星峰這種不講理的傢伙,本身這裡就不能亂來,當然和外族人或者和星獸戰鬥,那就管不了,一般情況下,沒人會在這裡試驗攻擊的威力,所以那人才大罵著上前。

那人快速放出自己的真身,雷星峰一眼看去,頓時樂了,這人的真身比自己還小點,實力應該彼此差不多,可能自己還比對方要強點,這可是最合適的試招好手,別的地方還不一定能夠找到。

轟!

兩人也沒有出拳,就這麼硬拼硬的撞了一記。

那人感覺像是撞在山上,這一下就讓他跌倒在地,真身在地面上劃出一道巨大的痕迹,所有地面上的樹木全都壓成碎片,大約這個結果讓他很難接受,咆哮一聲,這傢伙從地上蹦起來,再次瘋狂撞擊過來。

雷星峰一拳打出,那人就像是一頭蠻牛一般,不管不顧的衝擊上來。


轟!

這一拳就打在那人胸口,這一拳的力量是如此之大,那人直接就飛了出去,雷星峰跨上一步,在那人剛剛飛離地面的瞬間,又是一拳打出,轟然巨響中,那人怪叫著被拋飛出去,兩拳就將那人拋出將近幾百米遠,那人一屁股坐在地上。

雷星峰幾大步上前,抬起巨大的腳掌,狠狠的踩了下去。

那人怪叫道:「住手!住手啊……」

雷星峰道:「我手沒動!」說著一腳就踩下去,這才繼續道:「是我腳在動!」

這一腳踩得這傢伙嗷嗷大叫,連聲道:「住腳啊!住腳……」一邊說一邊爬起來。

雷星峰道:「好,我住腳!」揚手就是一個勾拳,從下視上,這傢伙剛好起身,一顆碩大的腦袋伸多遠的,被雷星峰一拳勾上,直接翻了一個跟頭,仰面朝天的躺著,他大叫道:「你說話不算數!」

秘愛成疾,總裁大人別妄動 :「我住腳了,這次是用手啊,怎麼說話不算數?」

那人慾哭無淚,知道自己多管閑事,反而被對手虐了,早知道啥也不說了,趕路要緊啊!

雷星峰又抬起腳來,那人連連用手撐著地面,向後退去,說道:「住腳!住手!停!停!不打了啊,別……別,我錯了,我錯了……」

這是一個活寶,雷星峰原本也沒有殺他的想法,在這裡,人類之間,就算不是朋友,也不願是敵人,雷星峰只是單純的想要試試自己的實力,沒想到對方不經打,才幾下就求饒了。

當然那人也因為雷星峰是人類,才會這樣,若雷星峰是外族人,他要麼逃跑,要麼拚死,和外族人是沒有道理可講的,星獸也是如此。

雷星峰笑眯眯道:「那你收起真身啊!」

那人道:「你先收起來!」

我的體內有頭龍 :「是你敗了,所以你先收,如果不,我打到你收!」

那人可憐巴巴道:「萬一我收起真身了,你再給我一拳,這個,那個,我就完蛋了……」

雷星峰道:「你以為,你有了真身,就不會被我打爆?趕緊收起來,哪來那麼多的廢話,快點,不然我打了!」

那人快哭了,哪有這樣欺負人的?半晌,他說道:「好吧,好吧,你贏了,我收,我收還不行嘛,說好了啊……」


雷星峰道:「說好什麼了?」

~~~~~~~~~~~~~~~~~~~~~~~~~~~~~~~~~~~~~~~~~~ 那人道:「說好……我收起來,你就不能動手了,不然我就慘了……對了,我收了,你也要收真身哦,行不行啊?」

雷星峰沒好氣道:「你煩不煩啊,怎麼這麼多廢話的,快點,快點,我答應不揍你!」

那人不得不收起真身,露出自己的本體來,一個瘦弱的中年人,兩撇小鬍子,一副猥瑣樣,雷星峰嘿嘿直笑,盯著他看,嚇得那人大叫道:「喂,喂,你說話算不算數啊,快收起真身啊,你要怎麼樣啊?」

雷星峰揮動了一下手掌,那手掌劃過空氣,發出尖利的呼嘯聲,嚇得那人猛地一縮脖子,一屁股坐在地上,說道:「倒霉啊!」

雷星峰想想,還是收起了真身,走到那人面前,說道:「你是誰啊?」

那人很是意外的看著雷星峰,因為雷星峰看上去是那麼的年輕,他心裡駭然,這小傢伙怎麼有這麼強的實力?他說道:「我,我叫麻章,剛到大裂縫來。」

雷星峰道:「為什麼罵我?」

那人苦笑道:「我沒有罵啊……我,我只是阻止你破壞大裂縫啊……」

雷星峰道:「我什麼時候破壞大裂縫了?」

那人指指地面上的大坑,說道:「那不是嗎?」

雷星峰笑罵道:「你個笨蛋,這個都不知道,我又沒有打塌地面,就是一個坑而已,要不了不多久,就長滿植物了,新來的吧?」

麻章道:「是,是,我是第一次到這裡……」

雷星峰道:「難怪了,既然是新人,就要守規矩,什麼都不知道,就敢亂說,被人打也是很正常的!」他毫不客氣的開始教訓起人來,一副我是大爺,訓你也是為你好的模樣。

麻章傻乎乎道:「啊,我,我聽說這裡……」

雷星峰道:「聽說的不算!」

這傢伙被雷星峰欺負的要哭了,他說道:「呃,我,我聽說……」

雷星峰打斷他的話頭,說道:「聽說的……不算!」

麻章爭辯道:「可我沒有來過,當然只能聽說了……」

雷星峰抬手就拍了他腦袋一下,說道:「還狡辯,你第一次來大裂縫,就是一副尋死的模樣,這是遇上我了,要是遇上一個外族人,或者遇上一隻星獸,你也就沒命了,他們才不會聽什麼……聽說!」

這傢伙的實力在初級君王,進入大裂縫的基本實力,最底層的實力。

麻章被雷星峰壓制的一點脾氣也沒有,他說道:「好吧,好吧,是我的錯,我錯了……」

雷星峰欺負的很爽,可是一想到自己在邢風面前,差不多也是這個德行,欺負人的心也就淡了,沒什麼意思。

揮揮手,雷星峰道:「算了,我本來就是想要試試招式,剛晉級,實力也摸不準,既然你湊上來,打一架還是不錯的,雖然你不經打,哎,算了,欺負你也沒有什麼值得高興的。」

麻章頓時苦了臉,這可真是自找的了,沒事湊上來幹什麼,他想要試招,那就試吧,就算把大裂縫打塌了,又有自己什麼事情?倒霉催的,自己還偏偏就上來找事,沒被打死,算自己運氣!

好不容易遇上一個比自己還弱的人,雷星峰沒想放他離開,他笑嘻嘻道:「你是一個人過來的?過來坐吧,既然不打了,你又不是外族人和星獸,我們又沒有什麼生死大仇,大家都是人,也沒啥不能交流的。」

麻章見雷星峰客氣起來,頓時感覺輕鬆了許多,要是雷星峰不停的欺負自己,他也受不了,畢竟在家鄉,他也是高層人士,一般人別說欺負他了,能和他見一次,就是很大的榮幸,他的地位很高。

每個能夠到這裡的修鍊者,在家鄉,都是不容置疑的高手,不是高手也來不了大裂縫,當然,午陽他們除外,他們是借著鏡之界才進入其中的。

麻章坐在雷星峰兩米遠,他說道:「一個人過來的,聽前輩說的,這地方盛產我們需要的材料,所以我才過來。」

雷星峰道:「路上花了多長時間?」

麻章道:「很長時間,我以為很近的,結果跑了無數大陸,要不是有準確的位置,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能夠找到這裡。」

雷星峰道:「這裡很偏僻啊,你怎麼會跑到這裡來?」

麻章道:「我進入大裂縫就一直亂跑,我聽說……呵呵,真的是聽說的,有人類聚集地,可是我找不到,只好亂跑了。」

雷星峰道:「算你運氣好,若是跑到外族人控制的地方,你就跑不掉了,我可是被外族人圍攻過,一群一群的高手過來,他們高手的數量,似乎比我們人類多。」

麻章道:「這個我知道,聽說,外族人的高手在大裂縫排第一,我們人類排第二,星獸最少,排第三,主要是外族人和人類都會去獵殺星獸。」 從斗羅開始的最強神獸 ,當真什麼也搞不到,但是殺星獸就完全不同了,那就是移動的材料庫,只要殺掉星獸,就可以收集一大筆材料,所以星獸才是獵物。

雷星峰道:「我到現在都沒有見到一條星獸,它們躲得也太好了吧。」

麻章道:「你算是先來的前輩,這也不知道?」

雷星峰發現自己被鄙視了,他說道:「知道什麼?別告訴我,你聽說的……」

麻章道:「我聽說……呃,這個是真的聽說的,那個,星獸都在大裂縫的邊緣生活,它們很少進入大裂縫中來,如果進來的話,那就是成群結隊的。」

雷星峰道:「好吧,又是聽說的,不過,好像有點道理。」

麻章道:「雖然我是第一次來,也沒有到幾天,但是我們那裡可有一個老前輩,對這裡的事情很了解,我都是聽他說的。」

雷星峰道:「難怪了,一口一個聽說的,好吧,好吧,你打算去哪裡?」

麻章道:「我想去人類聚集地,本來我大概知道位置,只是進來后,跑迷糊了,怎麼也找不到,呵呵。」他尷尬的笑了一聲,又道:「大方向我不會跑錯,但是小方位就經常錯,我,我是路盲,更何況,這裡還沒有路。」

雷星峰不由得大笑,其實他也有點路盲,不過,由於這一世有鏡之界,有各種坐標在秘門,所以就算走錯路也沒有什麼了不起,重來就好了。

麻章道:「我就知道你會笑,笑吧,笑吧,你儘管嘲笑我。」

雷星峰笑道:「我之所以笑,是因為我也路盲,哈哈。」

麻章頓時也樂了,這傢伙自尊心很強,聽到雷星峰這話,什麼怨念都沒有了,原來他也是路盲,大概他是笑有人和自己一樣吧。

「告訴你一個秘密!」

麻章感覺對方沒有輕視自己,所以說了一個秘密出來。

雷星峰道:「什麼秘密?」

麻章道:「大裂縫是通向一個神秘的地方,你知道嗎?」

雷星峰道:「幻天境?」

麻章驚訝道:「咦,你怎麼知道的?」

雷星峰道:「我怎麼不知道?幻天境開啟是有時間限制的,還有,你沒有進入幻天境的鑰匙,就算幻天境開啟,你也進不去!」

麻章道:「鑰匙,什麼鑰匙?據我所知,幻天境一旦開啟后,只要有人進入,過一段時間,就可以闖進去了。」

這點雷星峰倒是不知道,他說道:「怎麼闖進去?」

麻章頓時洋洋得意起來,他說道:「這你就不知道了吧,哈哈,告訴你哦,這個消息可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哦……」

雷星峰抬手就拍了腦袋一記,說道:「啰哩吧嗦,有話快說,別說一堆廢話!」


麻章縮了一下脖子,說道:「耐心點嘛,好了,好了,我說,我說!」看到雷星峰又舉起手來,他也不得不屈服,倒不是怕受傷,而是太難堪了,還好這裡沒有別人,他說道:「幻天境之所以稱為幻天境,是因為有天然的大型迷幻禁制,怎麼形成的……我可不知道,不過,聽說非常厲害。」

「呃,別打,別打!」

看著雷星峰又舉手,麻章只好加快說話的速度,他心裡很是委屈,因為他覺得自己說的已經很快,也很清楚了,並沒有說廢話。

「當第一批進入的人,整個迷幻禁制就開始啟動,而外圍的禁制就有漏洞,其他人就可以闖進去了。」

雷星峰可是精通禁制的,他呸了一聲,說道:「扯淡!哪有這樣的禁制!」

麻章道:「你又不懂禁制,怎麼知道不可能有這種禁制?」

雷星峰道:「我不懂禁制?我可是禁制宗師級高手!」

麻章道:「別扯了,你是禁制師……我才不信啦,哄我玩吧?」

雷星峰抬手就給他一巴掌,說道:「你才扯哩,我是不是禁制師,還要你來承認?沒事我哄你幹什麼?你又不是小孩子!」

麻章捂著腦袋,說道:「喂,別動手動腳的,我也是高手好不好!」

雷星峰根本就不理會他的抗議,抬手又是幾下,說道:「這不是打你,這是提醒你,別胡說八道!」 遇上這種蠻不講理的傢伙,麻章也沒法子了,抗議沒用,打架又打不過,再說被拍幾下,並不會受傷,甚至都不會有疼痛感,可是他還是覺得憋屈的很。

麻章道:「我沒有亂說啊,有幾個高手會是禁制師啊……」

雷星峰道:「我就是!」

麻章也倔,他說道:「我不信啊!」

雷星峰點點頭,說道:「好吧,既然這樣,我讓你見識一下!」


麻章道:「見識什麼?呃,這是人偶?」

十幾個鋼鐵人偶獸出現,然後快速向周圍散開,不到十幾秒時間,這些鋼鐵人偶獸就已經站到規定好的位置,瞬間,雷殺陣就位,雷星峰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看到雷星峰臉上露出的那一絲笑,麻章突然有了不好的感覺,他說道:「這……是人偶啊,又不是什麼禁制!我也懂點禁制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