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阿姨,爲了儘快抓到殺害你兒子的兇手,我希望你能配合我們做調查。”釋彌夜蹲在中年‘婦’‘女’的對面,“阿姨,這是你家的房子對吧!”

旁邊一個小警察拽了鄭文俊一把,壓低了聲音:“小鄭,你說這個‘女’生就這麼詢問被害者的家屬,會不會太殘忍了一點?”

鄭文俊無奈的攤手:“宋隊長叫我們有問題找她商量,可沒有說我們可以干涉她啊!”

中年‘婦’‘女’還在痛哭着,她一手死死的抓着自己的心口,哭的幾乎要喘不過氣來了,根本就不能回答釋彌夜的問題。

釋彌夜伸手把這個中年‘婦’‘女’扶了起來。她不經意之間用上了自己的妖力,很輕易的就把她給扶到了沙發上:“你現在哭有什麼用?能把你兒子哭活嗎?那兇手殘忍到連你兒子的全屍都沒留……”

鄭文俊的嘴角‘抽’了‘抽’。

果不其然,那中年‘婦’‘女’哭得更大聲了。

“你再哭,再哭也不能讓那個兇手被千刀萬剮。”釋彌夜其實自己也有些頭疼了——她並不擅長安慰人或者是開解人,“你能不能別哭了?”

最後還是鄭文俊走了過來:“這位‘女’士,鑑於這次案件比較特殊,所以還是麻煩你協助我們調查。” 兩個警察一邊勸一邊帶走了中年婦女,鄭文俊這才無奈的看着釋彌夜:“釋彌夜同學,我見你剛剛一直在這房間裏轉悠,到底看出了什麼名堂沒有?”

“沒有。”釋彌夜很乾脆的一攤手,“我想,我需要去見一見那個倖存的女孩子。”

鄭文俊點點頭:“那好,我陪你去醫院。”

坐上警車,釋彌夜就開始整理這整個的意見事情了。

昨晚十一點二十三,她接到了這幾個高中生惡作劇的“鬼電話”,而最後一個“鬼電話”是臨近十二點之前掛斷的。之後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或者是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直到了凌晨的四點多鐘,四個高中生突然爆成了漫天的血肉,而僅存下來的女孩子因爲過度的驚訝而精神崩潰了。

現在要解決的問題就兩個:他們爲什麼會死,他們又爲什麼會是這麼一種死法。

釋彌夜覺得這件事情肯定不會是人做的,但是她卻又不知道爲什麼那棟樓裏完全看不到一隻鬼。

警車一路行駛到了醫院,下了車,釋彌夜立刻就皺了皺眉。

這個醫院,煞氣沖天的,看起來可真是不祥。

跟着鄭文俊走進了醫院,剛走到了那個女生的病房所在的樓層,就聽到了一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這是怎麼了?”釋彌夜偏頭一看,就看到那個女孩子被綁在牀上,卻好像看到了什麼超級恐怖的東西一樣,面目扭曲,瘋狂的尖叫。

“現在怎麼辦?”病房裏的一個警察開口詢問。

釋彌夜這菜發現,在病房裏除了四個警察之外,還有一個穿着便服的女人。那個警察就是詢問的她的意見。

“你們不讓她安靜下來的話,我什麼都不能做。”那個女人面上帶着一些厭惡。

“那還是先注射鎮定劑吧!”另一個警察提議。

“我不管你們怎麼弄,反正她現在這個樣子,我什麼都做不了!也不會做!”那個女人斬釘截鐵的說着。

我的一天有48小時 釋彌夜和鄭文俊已經到了病房門口,跟守在門口的兩個警察點頭致意之後,鄭文俊推開了門。

所有人的視線都投了過來,包括那個女人。

一看到釋彌夜,那個女人立刻不悅了:“這是怎麼回事? 穿越之變身絕色女主角 怎麼讓無關人等也進來了?難道在調查期間還允許探病?”

“曲小姐,這位是釋彌夜同學,跟你一樣,也是宋隊長請來協助調查的!”鄭文俊趕緊介紹,“釋彌夜同學,這位是曲林靜曲小姐。”

“你好。”一聽說是宋宸雲請來協助調查的,釋彌夜立刻就意識到,這位曲林靜肯定也是有妖力的人。

曲林靜卻沒有理她,只是從一邊的手提包裏摸出了一個手機,只是輕輕一按,電話就撥了出去。

“喂。”電話一接通,曲林靜的聲音立刻就柔和了下來,“宸雲,聽說你還叫了人來協助我調查?”

釋彌夜的臉微不可查的抽搐了一下。

曲林靜又柔柔的講了幾句之後,才依依不捨的掛了電話。

電話一掛斷,她又立刻換上了那副冷臉:“釋彌夜是吧!宸雲說你是來協助我的?”

“是嗎?”釋彌夜雖然心軟,雖然愛管閒事,但是她從來都不是一個習慣受氣的手。她手一翻,手機就出現在她手上,“我可沒有聽說過要我去協助誰這樣的話,我還是大哥電話問清楚比較好。”

曲林靜的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不用了,宸雲現在在桐明縣忙着那邊的事情,你最好還是不要去打擾她。”

釋彌夜這才又把手機塞回了兜裏:“那麼曲小姐,請問你的……是什麼?”

“催眠。”曲林靜沉吟了一下,才又看着釋彌夜,“那你呢?”

釋彌夜指了指自己的眼睛:“我能看見。”

“看見什麼?”曲林靜下意識的問道。不過馬上她就驚呼起來,“你,你能看到?”

釋彌夜點了點頭。

病房裏的四個警察面面相覷,鄭文俊倒是模模糊糊的像是明白了兩個人在說什麼,目光下意識的投注到了病牀上的女生身上。

那個女生的慘叫慘叫還在繼續,一聲比一聲驚惶。

“不是說要注射鎮定劑嗎?”釋彌夜看向了方纔說話的那個警察。

那個警察愣了一下,才又打開門跟外面的人說了什麼。

釋彌夜靜靜的站在原地,看着這個面容扭曲的女孩子,腦子裏轉過了無數個念頭。

爲什麼其餘四個同伴死的那麼悽慘,這個女生卻一點事情都沒有?

醫生和護士很快就來了。

見他們要強制給那個女生注射鎮定劑,釋彌夜退到了一邊。她不經意的瞥了一眼曲林靜的方向:“曲小姐,你還是不要站在空調下面了。”

“什麼?”曲林靜漫不經心的開口,她還在談着頭看那個女生的情形。

“一個面目猙獰口角滴着黃色的膿液和暗紫色的血液的鬼就吊在空調上。”

曲林靜一聲驚叫,立刻跳到一邊,拼命的拍打着自己的後腦。

釋彌夜嘴角一翹。那鬼本來就沒有實體,就算真的有什麼滴下來了,也不會在她身上留下痕跡的——更何況那空調上面根本什麼都沒有。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壞啊!”曲林靜氣急敗壞的看着釋彌夜。

“我好心的提醒你。”釋彌夜撇撇嘴,沒有再理她。

由於鎮定劑的關係,那個女孩子漸漸的安靜了下來。

曲林靜渾身不自在的挪到了釋彌夜的身邊,又警惕的看了看左右,一扭頭見釋彌夜一臉的淡然,才放下心來對着幾個警察吩咐:“你們幾個先出去吧!”

五個警察對視了一眼,有些爲難——這兩個女孩子雖然都是宋隊長叫來的,可是也不能就這麼讓他們和重要的線索人呆在一起啊!

“沒關係,你們出去吧。”釋彌夜衝着鄭文俊點了點頭。

見釋彌夜也這麼說,鄭文俊才猶猶豫豫的跟着那四個警察出去了。

對於他們聽了釋彌夜的話纔出去這件事情,曲林靜有些不滿。她白了釋彌夜一眼,才又坐到了病牀邊。

“你現在就要對她進行催眠嗎?”釋彌夜坐到了另一邊。

曲林靜深深的呼吸了幾口:“是的。”

“需要我做什麼”

“你什麼都不要做!”曲林靜又是一個白眼,“你只要給我乖乖的坐在那裏,不要讓……不要讓那些鬼靠近我就好!”

釋彌夜攤了攤手:“我能看到沒錯,但是不代表我就能驅逐它們啊!”

“那你有什麼用啊!”曲林靜狠狠的白了她一眼。

釋彌夜一聳肩,不說話了。

曲林靜也被她氣的沒話說,只得又把注意力轉移到病牀上的女孩子身上。

她把右手輕輕的放在了那個女孩子的額頭上,來回的撫摸了幾下,才輕輕的開口:“你叫什麼名字?”

“我……”女孩子閉着眼睛,猶如夢囈一般的開口了,“我叫黃玲靜。”

曲林靜的臉抽了抽。她瞪了釋彌夜一眼,才又繼續發問:“昨天晚上吃了晚飯之後,你都做了什麼?”

釋彌夜很是無辜,她突然瞪自己幹什麼?她又沒有惹她。

“吃了晚飯之後……我接到了劉霜霜的電話,說今天晚上我們去楊文磊家去玩……”

女孩子的聲音還是飄飄忽忽的,但是看得出來,她已經完全被催眠了。

曲林靜的催眠跟一般心理學家的催眠是完全不同的。她的是用妖力催眠,是絕對的,不容抗拒的,是一種類似與直接從你的大腦裏挖掘東西一樣的催眠。

“吃過晚飯之後呢?”曲林靜的手溫柔的在女孩子的額頭上撫摸着,“來,慢慢的來告訴我……”

“晚飯之後……”

黃玲靜前幾天剛剛期中考試了沒多久,成績還不錯,所以媽媽特意的一頓大餐。吃過晚飯,黃玲靜正要回房間去看小說,電話卻響了起來。

“喂?霜霜?什麼事情?”

劉霜霜是黃玲靜的同桌,兩人關係非常好。因爲劉霜霜的爸爸是手機通訊營業廳的負責人,所以班上的同學總能辦到各種有優惠的套餐,所以劉霜霜在班上也格外的受歡迎。

“小靜,你跟你爸爸媽媽說一下,就說到我家來跟我一起復習!”劉霜霜的語氣很興奮,“今晚我們有活動!”

“活動?”黃玲靜有些疑惑,“什麼活動?”

“你先別管啦!你趕緊出來,我在你家小區門口等你!”劉霜霜說完了就掛了電話,黃玲靜倒是對劉霜霜說的那個活動很是好奇,便跟爸爸媽媽說去劉霜霜家去複習功課,出了門。

走出小區一看,果然看到了劉霜霜,站在劉霜霜身邊的,還有劉霜霜的男朋友,周曉龍。

“該不會是你們倆要約會,所以把我叫來當電燈泡的吧!”黃玲靜有些無奈。

“怎麼會呢!”劉霜霜親熱的玩着黃玲靜的胳膊,“我們一起去楊文磊家!今晚的活動就在他家舉行。”

“你總說活動活動的,到底是什麼活動啊?”黃玲靜的好奇心已經完全被勾起來了。

劉霜霜卻是一臉的神祕:“等我們去了你就知道了。”

周曉龍去過楊文磊的新家,他帶着兩個女孩子說說笑笑的就往楊文磊家走去。一路上黃玲靜都在猜測,這所謂的活動到底是什麼活動。

她跟劉霜霜的關係一直都很好,以前倒也有過幾次亂七八糟的活動,什麼八卦大會啊,唱歌比賽啊,劉霜霜總是能提出很多有趣的點子。

到了楊文磊的家裏,黃玲靜才發現這裏根本就是一處新房子,裏面除了簡單的傢俱之外,別的什麼都沒有。

“這麼空蕩蕩的,到底能搞什麼活動啊?”黃玲靜更是不解。

“就是要空蕩蕩的纔好呢!”劉霜霜的表情得意起來,她拉着黃玲靜的手就往一邊的房間裏走去,“我們快進去吧,楊文磊和郭天明都等了好久了呢!”

三人進去一看,果然看到兩人正盤坐在地上,研究着一個手機,旁邊還放着一大堆的零食。

“喲!你們來了啊!”郭天明揮揮手。

“坐吧,地面不髒!”楊文磊嘿嘿一笑,“劉霜霜,你的電話本帶來了嗎?”

“當然帶來了!”劉霜霜立刻從外套的包裏摸出了一個電話本,“這就是我今天抄下來的電話,都是剛繳過費的,保證能通!”

“這到底是要幹嘛啊!”黃玲靜完全糊塗了。

“小靜,你有沒有聽說過鬼電話這個故事?”劉霜霜神祕的一笑,“就是在午夜十二點之前給一個人打了電話之後,在第二天的同一個時刻再給她打第二個電話,如果這兩個電話是用一個時間、同一個人、同一個號碼打過去說了同樣的話的話,第三天這個時間,真正的鬼就會給那個人打電話哦!”

黃玲靜打了個寒顫:“真的假的?霜霜你別嚇我啊!”

“誰知道是真是假呢?”楊文磊也是一臉的狡黠,“所以我們才說來試一試啊!”

“可是,你們也沒有必要給這些不認識的人打電話吧!”黃玲靜很是不安。

“不給不認識的人打,難道給認識的人打嗎?”劉霜霜翻了個白眼,“快,快,我們來排好順序!我打第一個!” “那我打第二個!”周曉龍立刻舉起了手。

“那我就第三個好了。” 總裁的首席小甜妻 郭天明終於擺‘弄’好了手裏的手機,“文磊你就第四吧!黃玲靜,你第五應該沒問題吧!”

“我,我……”黃玲靜心裏還是有些忐忑。她生‘性’膽小,如果早知道是這樣的一個“活動”,她就不來了。

“算了,小靜你就不要參與了。”劉霜霜無奈的看了她一眼,“你看看你,別待會打電話就去都磕磕巴巴的,人家一下子就識破了……你就負責給我們標記那些是打過了的吧,免得我們一個一個的查。”

黃玲靜這才安心了不少,順手就接過了那個本子。

“那我們電話打過去了說什麼好呢?”周曉龍‘摸’着自己隱隱有胡茬冒出的下巴,“如果太複雜的話,第二天不小心說錯了一個字,那就不知道效果了。”

“那就簡單點好了!”楊文磊想了想了,“就說‘你去死’好了。”

“你不覺得這句話很像泄憤嗎?”劉霜霜白了他一眼,“還不如‘去死吧’呢!”

“那也行啊!”楊文磊痛快的一攤手。

“不如說三個‘去死吧’好了。”郭天明沉‘吟’了一下,“免得別人還沒聽清我們說了什麼就給掛了電話了。”

“好!”四人當機拍板。

黃玲靜還是有些惴惴不安:“可是人家不會打回來嗎?”

“你笨啦!”劉霜霜又好氣又好笑的戳了戳她的腦‘門’,“我們當然是有所準備的!前幾天郭天明不知道從哪裏‘弄’來了一個軟件,下在了曉龍的手機裏的。待會我‘門’就用那個軟件,打過去就是‘未顯示號碼’。”

“有這樣的軟件?”黃玲靜還是有些‘迷’‘迷’糊糊的。

郭天明得意的一伸大拇指:“我無意中發現的……你們再來聽聽這個。”

他一按手機,立刻就傳來了詭異的電流的嘶嘶聲:“如果說話的時候配上這個,是不是效果更好一點?”

“郭天明你簡直就是天才!”劉霜霜興奮的拍了郭天明一把。

“那好,我們現在就開始吧!”

黃玲靜有些心神不定的翻開了那個小本子——她總覺得在這個房間裏有人在窺視着。或者,不是人?

想到這裏,黃玲靜的心撲通撲通的狂跳了起來。

“小靜?趕緊找個電話號碼報給我啊!”劉霜霜有些不耐煩了,“現在都快九點了,我們要爭取在十二點之前多打幾個!”

“哦!”黃玲靜趕緊找了一個看上去還比較順眼好唸的號碼,唸了出來。

劉霜霜撥通了電話,剛剛想了兩聲,那邊就傳來了“喂”的一聲。

畢竟是第一次,劉霜霜還是有些緊張,郭天明也沒有配合好,電流聲還沒有放出來,劉霜霜就已經快速的把三個“去死吧”說完了,然後啪的掛了電話。

“哎呀,失敗了!”一掛掉電話,劉霜霜自己也吐了吐舌頭,“小靜,再找一個,我們再來!郭天明,你一定要在我按了通話鍵之後就開始放那個電流聲,不然等對方接了再放就來不及了!”

郭天明點了點頭。

第二個電話也打通了,劉霜霜刻意的放慢了語速:“去……死……吧……去……死……”

只可惜她連第二個“去死吧”都還沒有說完,那邊就罵了一句“神經病”,掛斷了電話。

“哎呀,這也不行!”劉霜霜皺了皺眉。

四人又聚在一起,商量起了語速的問題。

黃玲靜卻坐在地上,覺得冰涼的地板帶着一股寒意從尾椎骨一直竄到了頭頂,整個背部都是一片冰涼。

未關嚴的玻璃窗被封吹得嘩啦啦的響,讓黃玲靜生生的打了個寒顫。

四人很快就決定了語速,然後便又開始了“鬼電話”的活動。

黃玲靜一直心不在焉的,凡是打過的電話,她都粗粗的在上面化了一個勾,表示這個已經打過了。

見劉霜霜他們四人已經完全玩開了,再聽着耳邊的風聲,黃玲靜有些害怕了。她看了一眼黑‘洞’‘洞’的,沒有窗簾的玻璃窗,心裏更害怕了,生怕會突然有個鬼會打破窗戶鑽進來。

又打了幾個電話,周曉龍提議大家先休息一會。幾個人便撕開了零食的包裝袋,一邊吃着零食一邊嘻嘻哈哈的說着剛剛那些電話打過去的時候對面那些人的反應。

四人吵鬧了一會,又開始打電話。

黃玲靜一直都很害怕。她的擔心相當的小,本來只是聽着劉霜霜說的“鬼電話”的事情她就很害怕,現在再聽着他們用異常哀怨的語氣說着“去死吧”的時候,黃玲靜的心裏更加的害怕了。

“我靠!對面那個‘女’人竟然說‘祝願鬼給你們打電話’!”周曉龍的放下電話,嘴角‘抽’了‘抽’。

“啊?”黃玲靜嚇得一下子彈跳了起來。

“你慌什麼!”劉霜霜不以爲然,“估計是以前也接到過鬼電話的人吧!泄憤而已!快報下一個!”

黃玲靜吞了吞口水,才又坐了下來,心思不定的報出了下一個號碼。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