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劍島還能容得下你嗎?”

土長老撫須陰沉沉道。

端木尊平素頗有謀略,只是這次的事一鬧,讓他有些分了神。尤其是秦羿強大的氣場下,他完全喪失了主見。

這會兒土長老一提醒,他才發現自己像是掉進了一個深坑,越來越無法自拔,根本無法抽身了!

“長老,你我是一家人,我要亡了,你也沒好下場。”

“你有什麼話,不妨直說。”

端木尊皺眉道。

“老夫的意思是,按照宋先生和親王的意思,一不做,二不休,今晚便殺了裘無敵!”

“一旦老賊死了,宋先生會想法把羅剎軍團調出海,留下你的心腹,掌管劍島!”

“這樣一來,你就是東陰皇室的代言人,擁有強大的靠山,豈不正好?”

土長老道。

“等等,殺裘無敵?”

“這太可怕了,我得想想!”

端木尊仍是下定不了決心。

“富貴險中求,還有何可想!”

總裁的女人(全本) 土長老拍桌而怒。

就在這時候,外面傳來了一陣喧鬧之聲,蹲在角落假寐的火凰鳥陡然像是受到了驚嚇,扇動着翅膀,很是煩躁不安。

幾人出了大殿一看,只見天衍島方向,禮花沖天!

這是周密發的信號,一旦裘無敵歸來,便以歡迎禮花暗示島上的人。

裘無敵回來了!

“端木門主,你還有兩個時辰的時間考慮,是要做狗,還是做皇帝,自己選擇吧。”

“另外,我告訴你,這地方太危險了,明早我和宋先生就會離開。”

“自求多福吧。”

羽人親王揹着手,冷笑道。

端木尊臉色難看到了極點,他還有得選擇嗎?從殺了遊森那一刻起,便已經再無退路了。

想到這,他看向了那個負手而立的少年!

他真的能幹掉裘無敵嗎?

“宋先生,你有幾成把握?”端木尊深吸了一口氣後,緩緩問道。

“百分之百!”秦羿凝望天際,自信道。

“反正橫豎是個死,那咱們就幹了這一票!”端木尊咬了咬牙,下定了決心。

……

裘無敵!

華夏四大高手之一,數十年前,武道界的出名的魔頭,曾掀起過無數的腥風血雨。

此人當時號稱華夏第一高手,與人決戰從不留手,犯者即滅滿門,深爲武道界所懼。

後來,燕九天橫空出世,在天山論武大會上,與裘無敵血戰幾天幾夜,這才逼的這老魔頭,退出了華夏,逃到了天衍島,引來了莫氏族人的悲劇!

自從敗於燕九天之後,裘無敵幾乎一直在瘋狂的閉關修煉。

這次前往北極,正是爲了借天地奇寒之力,淬鍊凡體,於火山之中不化,於奇寒之中不僵,煅經脈,淬鐵骨,達到凡體的極限!

夕陽如血,染透了海平面。

一扇竹排,橫渡汪洋大海而來。

竹排之上的中年人,劍眉入鬢,星目如目,雕刻一般的容顏與披肩的長髮,飄逸絕倫!

若非那眼中看透世間繁華的滄桑,沒有人會知道,他其實已是年逾七旬的老者。

此刻,竹排逆浪而上,穿行於大海之間。

沿途所到之處,海浪紛紛退讓,形成一條丈許的寬闊大道,任期馳騁!

待離天衍島還有數海里!

裘無敵清喝一聲,雙手負背,踏浪而飛,速度快若閃電,身後只留下一連串長長的水花。

叱!

一個起落,裘無敵飛身掠出數丈,穩穩落在了天衍島的觀龍臺上。

“燕九天,昔日在天山,我慘敗在手上!如今我的冰火不死體已經煉成,修爲達到了神煉後期大武尊,定要與你再戰。”

裘無敵望着蒼茫的大海,冷冷自喏。

早已經在海岸邊上迎候的周密,率着數百弟子,連忙迎了過來,同時跪地拜道:“恭迎門主法駕歸來!”

“你是何人?”

“遊森與端木尊呢?”

裘無敵猛然轉過頭來,雙眼之中,殺氣如刀,壓的周密喘不過氣來。

“我是端木門主手下的堂主!”

“端木副門主特意把天衍島騰了出來,他與遊森長老去了劍島,門主遠途勞累,還請裏邊歇息。”

周密恭恭敬敬道。

“告訴遊森,今晚我去劍島。”

裘無敵劍眉微微一凜,身形一動,人已在百米開外!

從踏入島上起,他就覺的有些不大對勁。

雲子龍與龍船,還有數百鮫人被關押在此,島上居然只有一個小字輩坐鎮,這有些不大尋常。

更讓他狐疑的是,遊森與端木尊歷來不合,是他用來權衡島上權勢的兩枚棋子。

如今這兩人明知道他回來,卻躲在劍島避着他,這裏面到底有何深意?

……

夜色如水,與蒸騰的霧氣瀰漫在海平面上,仿若人間仙境一般。

裘無敵站在戰船上,凝望着越來越近的劍島,眼中的殺機愈盛。

律政甜妻:墨少,你被捕了! 嗚嗚!

火凰鳥嘶鳴着,自雲層中飛了出來。

“大火、小火,過來!”

見到靈獸,裘無敵臉上微微有了一絲笑意。

縱使千萬人負我,至少還有大火、小火是永遠不會背叛他的。

然而,讓他詫異的是,大火、小火眼中再無往日的親暱,只是冷漠的從他頭頂一掠而過,便呼嘯而去了。

“怎麼回事?”

裘無敵心下殺意更勝了。

不對勁,太不對勁了?難道遊森與端木尊聯合,要謀奪他的門主之位嗎?

想到這,裘無敵喝令戰船加速。

一路乘風破浪,過大陣,直達了海岸。

島上,只有穆通海領着百十個羅剎軍團的士兵,在寒風中迎接他。 “見過門主。”穆通海拜道。

“他們呢?”裘無敵冷冷問道。

“劍島西南角的一座鐵礦山崩了,長老正調集羅剎軍團的人前去救急了!”

“我已經派火烈鳥前去通知他,這會兒應該快回來了。”

穆通海恭敬道。

“哼,早不出事,晚不出事,本門主一回來,事都找上門來了,還真夠巧的啊。”

“不了,我親自去見他們。”

裘無敵冷笑了一聲,衣袖一拂,往西南礦山去了。

劍島擁有全世界最好的玄鐵礦,可以說是羅剎門的命脈!

此刻,在西南的礦場上,一千多名羅剎軍團的士兵,正死盯着正在趕工的莫氏族人。

而在礦山一側的山坡上,秦羿正悠悠然喝着茶,端木尊等人則是坐立不安。

“宋先生,你就憑這杯茶,能搞定裘無敵嗎?”端木尊這個晚上已經問了第三遍。

沒錯,一整個晚上了,這位神祕的宋先生什麼也沒做,就在那喝茶,就算是下毒,也得有個準備不是?

端木尊有些後悔上這條“賊船”了,現在是進退兩難,好生煎熬。

“端木門主,該來的總會來,安心就是!”羽人佯作淡定道。

就在這時,秦羿的耳廓微微顫動了一下,來自裘無敵強大的神識覆蓋了整個漫山遍野!

這股強悍、霸道的神識,讓每個人的心同時一顫!

哈哈!

一陣狂笑自又遠而近,在山谷中迴盪着,震的衆人耳膜生疼。

“好強大的神力!”羽人皺眉驚道。

“是裘無敵,他,他來了!”端木尊噌的就站了起來,往東邊方向眺望而去。

只見一道白色的身影,在島上山坡間飛奔,如律平川,快若奔馬!

幾個起落,裘無敵便如狂風般捲了過來,負手而立,傲然立在了幾人跟前。

裘無敵就這麼站在那,渾身的無敵霸氣,充斥在這方天地之中,唯我獨尊。

他就像是天生的王者,梟雄,目光所及之處,便是天地也要爲之色變,有着無與倫比的震懾力。

那種來自靈魂,來自每一個細胞的殺氣,根本無須刀槍,便可折煞天下英雄。

“端木尊拜見門主!”

“土旺拜見門主!”

王爺,聽說你要斷袖了! “裘門主,久違了。”

羽人三人不約而同的向裘無敵躬身相拜。

在裘無敵看來,這三人幾同草芥,他的目光停留在秦羿的身上。

這不是遊森,而是另一個人。

一個無懼他的殺氣,足夠與他抗衡的可怕對手。

裘無敵頓時變的興奮起來,他的冰火體煉成以來,尚未找到試招之人,突然有這麼一個對手,無疑是件大喜之事。

“來了?”

秦羿淡然一笑,如老友相晤,擡手示意裘無敵坐下。

裘無敵雙眼一眯,強大的殺氣催發到極致,他就像是一柄天下至利的殺器,殺機所致,四周的草木在一陣窸窸窣窣的響聲中,全都枯萎了。

就連島上沙土裏的蟲子,也停止了聒噪。

剎那間,整個天地都彷彿安靜了下來,端木尊三人由於離的太近,在這股滔天殺氣威懾下,三人就像是置身於寒冰地獄一般,痛苦不已。

修爲較低點的土長老,口鼻流出了血水。

高手,這纔是真正的高手!

沒見到裘無敵的時候,他只能假想這位能與當年武神激戰的絕世高手,修爲幾何。

然而裘無敵站到他跟前的時候,秦羿才知道,武道界確非那麼簡單,無論是裘無敵還是燕九天,修爲突飛猛進,早已非是當年了。

秦羿心頭暗驚。

但對於他來說,任何人的氣場都不可能壓制他。

除非是至尊鬼王秦廣王、撒旦、光明神這種頂級神魔,或許能破他的天人合一心境!

“喝茶!”

“我跟端木尊說,這茶水裏放了東陰劇毒,神仙難擋!”

“就不知道裘門主,敢不敢飲了。”

秦羿再次擡手相請。

九重華錦 端木尊臉都綠了,這聲音根本就不是遊森的。

而且這傢伙一出口就把他賣了,這,這是個陷阱!

他往土長老與羽人看去,兩人縮在一旁,嚇的腿都軟了。

裘無敵與秦羿在對視了幾秒後,緩緩走到了桌邊,平靜的坐了下來:“你有資格讓我喝你一杯茶了。”

說完,他端起茶杯,聞了聞,滿臉陶醉,又品了一口,這才道:“裘某已經多年未曾喝到這般香茶了,不錯!”

“你就不怕這裏面有毒嗎?”秦羿笑問。

“裘某縱橫一生,喝過的毒酒千千萬,也不差你這一杯。”裘無敵一口飲幹,傲然道。

“門主不愧爲當世人傑,你我的仇人都是燕九天,仇人只有一個,劍島歸我,羅剎門解散,我給你一個去找他報仇的機會,如何?”秦羿讚許之餘,又給裘無敵斟了一杯茶水。

“你的意思是,我不走,今晚必喪於你手?”裘無敵劍眉一沉,少有的笑了起來。

“沒錯,從我出道至今,所有的敵人都敗在了我的手上,從來沒有例外。”

“你也一樣!”

“走吧,趁我還沒有改變主意之前。”

秦羿放下茶杯站起了身,於坡崖邊,負手遠觀蒼茫,修長的身形一如此刻的雲淡風輕!

端木尊在一旁都聽傻了!

居然敢有人跟裘無敵,如此說話,這不是瘋了嗎?

“你是誰?”

“我又是誰?”

裘無敵問道。

“江東秦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like